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8章 编个理由 上

第18章 编个理由 上

        “请问一下,聂医生在哪里?”

        来到法医部的郝任没见到聂宝言,就随手拉着一个走过的白大褂问道。

        “聂医生在办公室里,你找她有什么事吗?我们这里闲杂人等是不能随便乱逛的。”

        白大褂看着郝任一身军装警服,皱着眉头问道。

        “我是帮cid那边来问聂医生拿报告的,他们现在很忙没时间。”

        郝任看着这个白大褂知道没有理由他是不会放自己进去的,就随便鬼扯道。

        “哦,是这样啊,那你去找聂医生吧,还有这里面的东西你不要随便乱碰。”

        白大褂听了郝任的话后给他指了指其中的一间办公室嘱咐道。

        “好的,谢谢你了”

        笃笃笃……

        “请进”

        里面传来了聂宝言那清冷的声音,结合法医部这里幽静又有点渗人的环境,能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亲爱的宝言,我来看你了,高兴吗?”

        郝任扭门进去,随手关上门后肉麻的说道。

        “一大早的来这里发什么神经,有事就说,没有就出去别打扰我工作。”

        聂宝言抬起在电脑前的头看了一眼,知道是郝任后又低下头在电脑上看了起来。

        “宝言,你怎么这么对我?你没看见我很难过的样子吗?你就不关心我一下?”

        郝任不用聂宝言招呼就自己坐在了她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郝任,你难过关我什么事?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聂宝言头也不抬,语气没有一点波动的道。

        郝任听聂宝言这么说,也不说话了,就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她的脸,哦,脸被电脑挡住了,那就头发。

        房间里只剩下聂宝言噼里啪啦的打字声。

        过了一会,聂宝言见郝任没有说话了,就奇怪的抬起头看了郝任眼。

        噼里啪啦……

        好一会后聂宝言停下了手,摘下了戴在脸上的眼镜,再次看向了郝任,认真的打量了一下

        “你穿着制服不去上班来我这干嘛?”

        郝任不说话,继续看着聂宝言……

        见郝任一直定定看着自己,聂宝言有些不自信的看了看自己上下,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啊。”

        郝任开口说话了,不过眼睛还是那种不带眨的。

        “那你看什么?”

        “看你咯,我是越看越觉得好看!尤其是戴着眼镜的时候气质更加的知性”

        郝任一脸花痴的道。

        “无聊”

        聂宝言给了郝任一记白眼。

        不过郝任还是发现聂宝言的嘴角微微向上翘了一点点,眼神也没有那么冷了。

        “你刚才想要跟我说什么事?”

        聂宝言不想再跟郝任说这些就问道郝任的来意

        “哦哦,宝言,是这样的,我刚刚被伤害了!”

        郝任听到聂宝言的问话,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没有转变过来,哦了两声才让花痴脸转成苦瓜脸。

        聂宝言看着郝任的变脸绝技,暗自提高了警惕。

        “说啊?”

        聂宝言等了一下没见郝任继续说就拿眼神示意了一下。

        郝任心里暗道,我还等你问呢,你不开口我自己一个人有什么可说的!

        “我刚刚去跟曾sir他们说我知道凶手是谁了他们都不相信我!”

        “不可能啊?他们为什么不相信你?”

        郝任就把刚刚在cid的事说给了聂宝言听。

        “没头没尾换了是我我也不信。”

        聂宝言又白了郝任眼还补了一刀。

        “可他真的是凶手。”

        郝任又嘟囔了一句。

        “你昨天说”

        聂宝言说着想到昨天楼道里的事脸微微一红接着疑问道

        “说能让倪志强成为凶手就是因为你知道了真的凶手?”

        “嗯”

        郝任点了点头。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我准备编一个过程让曾sir他们接受我说的那个人就是凶手,好去抓人。”

        “嗯,骗人的事你一向很拿手,很适合你!”

        聂宝言赞同的点了点头。

        听见聂宝言这样说,郝任有些不开心的道

        “什么叫骗人的我事很拿手?我这是为了正义才准备这样子干的,你知不知道,其实骗人这种事我做了心里也是很煎熬很愧疚的!”

        “得了吧,就你还会煎熬愧疚?我们才认识了几天你就骗了我那么多次!”

        聂宝言不客气的揭穿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郝任叫屈道

        “要不要我给你举例帮你回忆一下?”

        聂宝言闻言瞪着郝任。

        “那就算了,以前的事不要再提了,宝言,你帮我想想怎么样编喂?”

        被聂宝言瞪的有些心虚的郝任不敢再说那些事了。

        “你居然想让我跟你一起想着骗人?对不起,我做不到。”

        聂宝言冷冷的说道。

        “这只是善意的谎言嘛!”

        郝任强辩道。

        “那也是谎言!没事了你就走吧”

        聂宝言开始下逐客令。

        郝任站起来不是走出去而是来到了桌子面前,然后上半身趴了下去,盯着聂宝言的眼睛

        “宝言,你就这么狠心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凶手逍遥法外吗?你要知道他一天不抓起来,就有可能继续犯案,杀人啊!那时候可又是一条无辜的生命呀!”

        郝任一脸深情的道。

        这时候的郝任就好像是全场的最中心,被所有的灯光都照耀着一样,身后更是散发着光芒,要不是少了双翅膀,那郝任现在就是西方那种圣物(鸟人)……

        ?????……

        “郝任,你这是干什么?说话你就好好的坐着说,趴在我的桌子上干嘛?还有,把你身后的台灯给我关了放下来。”

        聂宝言平静的看着郝任的动作。

        郝任讪笑着从身后把刚从桌子上拿的台灯关了放回原位。

        “宝言,我想离你近点说,这样子我才能更好地感受到你的存在!”

        郝任嘴抹了蜜一样

        “那你的眼睛能不能老实一点挪到别的地方去?”

        聂宝言厌恶的道。

        “那你给我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李雪芬或者马丽珠给扯到凶手那里去?你不想到我就不起来。”

        郝任耍着无赖道。

        聂宝言想着昨天郝任想要为了她而想着去干违法的事,不由的心一软

        “那我们来看一下她们几个有没有什么可以联系上的地方。”

        聂宝言拿出张纸,在上面写了凶手VANNESS的名字,接着从这里分出两个箭头,指向被杀害的李雪芬跟马丽珠。

        “从倪志强说的情况来看,那时她们走的方向都是凶手VANNESS开的服装店所在的步行街那里,我也去问过那些铺面的人了,因为那里的人流量很大,所以没什么人记得有没有看到两女出现过。之后两女再次被发现的时候就变成尸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