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5章 《鉴证实录开始》

第5章 《鉴证实录开始》

        24号这天

        郝任在警局吃完早餐就出发去了公园巡逻,开着摩托车到达公园,停车在路边后走到了旁边拉开裤子撒了一泡尿,抖了抖拉上拉链正准备回到车上的时候。

        突然间,从公园里面传来了一声男子的惊呼声。

        郝任站停,想了想。

        “不能咸鱼了,小命要紧,先去看看,看能不能赚点能量”

        马上跳了上车从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开去。

        一个转弯,见到前面的草地上有两名似学生的男生正蹲着大吐特吐,脸都吐白了。

        “警察,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

        :刚刚的那声大叫是不是你们发出来的?”

        郝任站在5米外眼睛盯着那两个人连续问道,手也安全第一的放在了枪炳处。

        “啊……sir,这里有个死人。呕……”

        其中一名男生声音颤抖的说道,还一手指向了不远处一块有很多枯枝盖着的地方。

        郝任顺着男生的手看去,隐约见到了有点红蓝色,鼻子也隐约闻到了一股恶臭。

        郝任的手没离开枪柄,小心翼翼的向着那处走了过去。慢慢靠近,臭味也越来越重了。

        来到那处地方,入眼处是一架白色的模型飞机,飞机下有很多枯枝,枯枝本来是整层铺着的,不过现在被扒出了一个大洞,洞里摆着个红蓝白相间的蛇皮袋。

        郝任看到的时候蛇皮袋已经是拉开了一半的样子,里面赫然装着具女尸,女尸露出了半个身子,眼睛睁的大大的,嘴角处有点黑褐色的液体,脖子处也有一片瘀痕。

        :是凶杀案没跑了;郝任猜测道。

        闻着这味道看着这情况,怪不得那两男生吐了,郝任也有点不好受,毕竟刚吃饱嘛!连忙跑开了点,味道有点薰眼了。

        “总部,总部,郊野公园这里发现了一具女尸,怀疑是凶杀,请派人前来探查,收到请回答?”

        郝任扣起指挥部来。

        “总部收到,请在现场维持秩序,现在马上派人过去。”

        摇了哨子之后郝任也没闲着,去盘问了那两个男生跟他们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跟着忍着臭味又过去简单看了看尸体,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只是看没有动,免得破坏现场跟可能留在尸体上的证据。

        不过呢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郝任也就放弃了寻找坐在旁边的草地上抽着烟等了起来。

        最先到来的是军装的同事,到了跟郝任打了声招呼就开始熟练的封锁起现场了。

        接着cid的跟法医法证也到了。

        “曹sir,你先去看看尸体,我跟小华去问问情况”。

        cid的大华对着提着个箱子的法证道。

        “好的,那我们先做事了。”

        法医曹sir点头道。

        “伙计,这事是你先发现的?”

        大华走到郝任面前对着郝任问到。那个小华呢则在旁边拿笔纪录。

        “不是,是那两个男生最先发现的,我也是听到了他们的叫声才赶过来的。”

        郝任指着还在吐的两人。

        “他们这样子我估计问不了啊!大华”

        小华拿着笔看着呕吐中的两人说道。

        “伙计,你来的时候问过他们没有?”

        大华看了眼情况回过头来继续问郝任。

        “问了一些,他们是来捡模型飞机的时候发现的,其它的他们也不知道了。”

        “那行,多谢了,等一下他们情况好点了我再去问问”

        这时大华这组的cid啊头曾家原曾sir也到了,问道。

        “大华,小华,什么情况?”

        “大佬原,发现尸体的那两个男生还在吐,我们想等他们好点了在问,不过这位军装的伙计问了一些,你看看”。

        小华把纪录本子递给曾sir。

        “伙计,怎么称呼?”

        曾sir接过纪录看过后对着郝任问道

        “报告,军装高级警员郝任见过曾sir”

        郝任立正敬礼回道

        “不用这么严肃,除了这些还有其它什么吗?”

        曾sir扬扬手里的记录。

        “没了,就这些了”

        郝任答道

        曾sir点了点头。

        突然一阵香风传来,郝任顺着味道看到了一个打扮整齐,斯文大方,脸上带着眼镜的成熟美女向这边走了过来,曾sir也看到了,向成熟美女走了过去

        “聂医生,今天你穿的那么漂亮,哇!还戴齐了首饰,去相亲呀?”曾sir对着成熟美女调笑道。

        “无聊”

        成熟美女面无表情

        郝任都没有出过现场,所以不认识这成熟美女是谁,就向站在旁边的大小华打听道

        “师兄,这位美女是谁呀?”

        “哦,这位是法医官聂宝言聂医生”

        “哦,是她呀!”

        郝任这时突然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一幕。

        “法医聂医生,相亲,女尸,cid曾家原”

        “《鉴证实录》,对,就是这个,刚开头就是这样子的,怪不得我觉得有点熟悉呢”

        郝任恍然大悟

        接着又有点好笑的看着聂医生跟曾sir两人。

        当然,主要还是看着聂医生,不然放着美女不看难道看曾sir这个糙汉子?

        看到这有点搞笑的一幕,郝任笑了出来,声音被聂医生听到了,转头看向了郝任,见郝任看着她笑就瞪了郝任一眼

        “都是一样无聊的人,在现场还能笑出来。”

        “聂医生,我这人就是这样的,比较阳光,笑容我每时每刻都在脸上的,有问题?”

        郝任这种万年单身狗可不会忍,管她是不是美女,回怂道

        聂宝言也不理会郝任,木着脸向里走去。

        曾sir跟在聂宝言后面,对郝任伸了个大拇指。

        郝任耸了耸肩笑了笑也不说话,看着曾sir跟聂宝言对话。

        “情况怎么样?”

        曾sir就向聂宝言说了刚从郝任这了解的情况

        “情况是这样,有两个在这放模型飞机的男生无意间发现了用红蓝白胶袋装着的尸体。”

        “我闻着都有点臭了,应该死了很久了”。

        “连尸体死了多久了你都知道?曾sir,你不是想抢我的饭碗吧?;

        聂宝言对着曾sir呛道。

        “这我到还不够资格,你用不着这么挖苦我吧!”

        曾sir郁闷的道。

        聂宝言不理曾sir,走到尸体前接过同事递来的手套戴好检查起尸体来。

        大华走近曾sir打趣道

        “大佬原,又被顶撞了呀?”

        郝任也跟着怂恿说道

        “曾sir,你就这样不还以颜色?”

        “我这是大人有大量,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做事了”

        曾sir转移话题道

        郝任看着曾sir还在嘴硬,也不说破

        看着现场忙碌的人群,郝任站在旁边好奇的看着,以前郝任就知道躲着,跟本就不会凑过来,也不太清楚现场是怎么办案的!所以现在抓住机会好好学习一下,盯着聂宝言曾sir看他们怎么做。

        看到聂宝言到来,正在看尸体的曹sir站了起来跟聂宝言汇报道

        “尸体发出了很大的臭味,看来是死了很久了”。

        “是吗!”

        聂宝言语气平和的说道

        站在旁边曾sir听到聂宝言的语气,有些吃味的对着大华抱怨

        “都是同一句话,我说就被炮轰,他说就没事,为什么我们的差别这么大呢!”

        大华同情的看了眼曾sir没有说话。

        聂宝言也不理曾sir,蹲下来看向尸体,边检查边说道

        “尸体已经腐烂,初步推断是死了一个月以上”。

        法证曹sir回应道

        “死了一个月!这个郊野公园平时有不少人来玩的,现场环境证据看来都已经被破坏了。”

        大华在旁边捂着鼻子点头同意道

        “那到是啊,日晒雨淋这么久了,什么证据都被冲走了。”

        小华疑惑的问道

        “人来人往的怎么没人发现尸体?”

        “凶手用那么多东西遮盖着,人家怎么可能留意到,要不是来捡飞机的那两个小伙子,现在还没人发现呢”

        “不过呢也说不定是死者阴魂不散,想让人来帮她找出真凶”

        同组的大胡子李志奇应小华

        “那她是找对人了”

        曾sir有些得瑟自夸道

        “自吹自擂是没用的,找到凶手在说吧”

        聂宝言看完尸体见没什么好看的,站起来准备回去在仔细验验,看到了曾sir在吹自己就顶了一句。

        曾sir被噎的说不出话来,cid的几人在旁边忍着笑,不过郝任就没那么给曾sir的面子了哈的一声笑了出来。

        曾sir感觉丢了面子也回了走远的聂宝言一句,还是大声的那种

        “记得洗过手再去相亲啊!”

        可惜啊!聂宝言头都不回,一言不发的走了。

        曾sir见聂宝言走了没有了顶嘴对象,就把目光对向了还在笑眯眯的郝任

        “郝任是吧?笑够没有啊?”

        “曾sir,笑的差不多了”。

        见没戏看了郝任的笑声也停了下来,不在意的说道。

        曾sir脸上带着严肃前来拍了拍郝任的肩膀,聊道

        “现场注意点,笑嘻嘻的像什么话,要是被外人看到了影响警队的形象。”

        “曾sir,你是cid,可不是投诉科,也不是我的顶头上司,你好像管不到我吧?”

        郝任根本就不把曾sir的话放在心上,反驳道。

        “我好歹也是个督察,说你两句不行?”

        “呵,你来军装组当啊头我随便你说”

        郝任一本正经对着曾sir的说。

        “那你来cid当我小弟怎么样??”

        曾sir被郝任噎了一下,就玩笑道

        “我到是想,那曾sir你那收不收?收我就马上打报告。”

        “看你表现咯,现在知道怎么做没有?”

        曾sir看着郝任的眼睛。

        “呵,等曾sir你同意了再说吧”

        郝任还是那个态度。

        “你这眼力劲不行啊!都不给我面子还想我调你来,我可不想来一个人来气我。”

        曾sir看郝任不上钩,有些失望

        “大佬原,看来你的威望不行啊!”

        “是啊,大佬原,你又被顶撞了。”

        “小华,你话就不对了,大佬原这怎么是被顶撞呢,明明是被嘲笑了”

        大华在旁边补刀道。

        “你们啊!一点都不尊重我这个啊头,小心我给你们穿小鞋。”

        曾sir装作恶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几人都笑了起来,完全不当真。

        “走了,收队了。”

        “郝任是吧,我记住你了。”

        曾sir几人离去

        郝任看着曾sir这组人对着曾sir打趣,曾sir也不恼怒,看起来曾sir这人很好说话。

        “看起来调到这组cid也不错的样子”

        “那就以这件案子做为敲门砖让曾sir看看。”

        郝任把握十足的想道,然后对着离去的曾sir说道

        “曾sir,等我破了这件案子我就准备申请调到你这组,你等着接收吧。”

        听到郝任这话,曾sir有些意外,停下脚步转头对着郝任道

        “好,要是你能破的了这案子你要加入我这组的事我帮你搞定,让你看看我这个督察还是有点用的。”

        “你们也听到这位伙计的话了,你们可不要让他给比下了。”

        曾sir对着郝任说完后又对着旁边的组员激将道。

        “哈哈哈,那就走着瞧”

        这是大华

        “你行不行啊?”

        小华有些不服气的对着郝任道。

        “好啊,要是你可以破案,我们得一个有能力的伙计也不错啊!”

        大胡子微笑着说道。

        “你们等着看吧,不久之后我就是跟你们一组的了。”

        郝任完全不虚。

        等cid的人都走了之后,郝任回忆起这件案子来

        “(鉴证实录)的这件案子应该是件连环凶杀案,不只一件,好像还有一件还是两件了?”

        “凶手我知道是个外国人,叫,叫……叫什么来着?”

        “呃!居然想不起来了,时间太久了,细节有点记不清了”

        郝任有些懊恼,抓了抓头皮

        “现在香江的外国人那么多怎么找?”

        “不行,在想想还有什么具体点的线索”

        “记得凶手好像是个开服装店的,周围有个洗车卖车的店。”

        “对,那个车店挺重要的,好多线索都跟它有关。”

        “对了,还有,住在大浦有种好像叫什么花的地方”

        “就只想到那么多了,看来要请假几天好好的调查一下,抓凶手了”

        郝任挠了挠头,缓解了一下用脑过度

        “先偷偷跟着曾sir看他们的调查情况,再跟记忆里的线索连接起来,比曾sir他们先找到那个凶手。”

        :真是机智如我;

        郝任陷入自恋中,好像真的是自己很厉害一样,轻轻松松的就能破案似的,完全没有一点挂逼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