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4章 升高级警员

第4章 升高级警员

        郝任跟马秋带着黄毛来到医院,把他铐在床上之后就交给了医生处理,走出病房,郝任拿出烟来,拿了一支点上。

        呼……深吸一口然后嘴里吐出一道浓白的烟柱。然后打开系统看去

        能量300.1天

        “果然猜的没错,要做个能干事的警察才行,抓了个抢劫犯就又能多活90天,就这还是个小角色,要是抓个大抢匪不知道能加多少?”

        “一两年不算多吧!”

        郝任猜测

        “要是破案呢?不知道能涨多少。”

        “郝任啊!你现在还是个重症患者啊,才不到一年的寿命,要积极的自我抢救啊!”

        郝任语重心长的在心里对着自己说。

        “任哥,我今天可真激动啊!那个黄毛这么嚣张,好几次抢劫都从我们面前跑过,早就想捉他了。”

        马秋激动的道。

        郝任郝任看着马秋从捉人开始心情到现在还没平复下来的的样子,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丢丢的内疚。

        “唉!我是不是把一个警察好苗子给耽误了!”

        “不对,小年轻还没有经过社会的毒打,我这是在锻炼他,嗯,就是这样子的。”

        还没一口烟的时间,郝任就眼睛都没有眨为自己辩解了。

        跟着郝任这种老大真惨。

        “对了,任哥,你说那个黄毛会不会抖出来说我们好几次都不捉他,而是看着他跑呀?”

        马秋想到这里,终于从激动中出来了,转而有点担忧的道。

        “放心啦,你觉得别人是信我们两个警察呢还是会信一个抢劫的小混混?”

        郝任拍了拍马秋的肩膀让他安心。

        “可是……”

        郝任打断道

        “没有可是,等一下按我说的写报告就好了,这事不用管它,有人问你就说以前没见过他,就这样。”

        “哦,那好吧,我听你的,任哥。”

        “嗯,等一下写报告的时候我的那份你也给我写了吧。”

        郝任理直气壮的说道。

        看见马秋张嘴准备说话,郝任连忙解释道,

        “我这是为了锻炼你,身体素质不行就从笔杆子这里补上,以后的前途也是大大的。”

        马秋翻了个白眼,

        “别以为我不知道任哥你繁体字不太会写。”

        心里这么想但马秋可不敢说出来,免得被郝任这小心眼记上一笔。

        “好吧”

        短短的时间马秋就从激动――开心――担忧到无奈。

        等了好一会cid的人终于到了,郝任跟他们说了抓人的经过之后之后两人就回到了警署,刚进去就被被一个师兄给叫住了,

        :啊任,啊秋,莫sir在里面等你们,让你们先去他那里一趟。;

        “行,我们知道了,多谢师兄啊!”

        敲门进莫sir的办公室。

        “莫sir,找我们有什么事吗?”郝任问道

        “刚刚你们抓人的事已经传来我这了。”莫sir的神情有些恍惚

        “郝任,你怎么想着捉贼了?”

        “莫sir,你这话说的,我是警察,抓贼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郝任有些牙疼。

        莫sir斜了郝任一眼,

        “你郝任在军装组可是赫赫有名的,谁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呀,就一条咸鱼,跟我这打什么马虎眼。”

        “说说,为什么不继续偷奸耍滑了。”

        “我没有,我也是很努力的。”

        郝任弱弱的说道。

        “那我是不是对努力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啊,郝任?”

        莫sir坐在桌子后摸了摸已经开始有点稀疏的头发接着唏嘘道

        “你刚过来报道的时候我就想着,你是你们那届学员中的银哨子,以你这么出色的能力要多久就能从军装这里调离。”

        “一个月?”

        “两个月?”

        “最多就是三个月。”

        “可是呢!我是没想到啊!我估计错了,你郝任居然这么离谱,人也不查,贼也不抓,就会惦记着警署的一日三餐,一餐你都不漏,然后吃完了就把巡逻当做饭后消食。”

        “我那是没钱,不然我也不会三餐都在警署吃”

        郝任听到这里还挣扎了一下。

        不过马上就被莫sir给镇压了。

        “别插嘴,听我说完”

        莫sir不耐烦的打断道

        “你吃住都在警署我不知道吗?”

        “哪里让你出钱了?”

        “你那钱让狗吃了啊?”

        “你抠门的事整个警署谁不知道?”

        “你告诉我?”

        莫sir有点愤怒的咆哮道

        “差点让你岔开话题”

        莫sir又瞪了郝任一眼。被郝任这一打扰莫sir也没有继续唠叨的兴致了。

        “算了,懒得说你,你想怎样就怎么样吧,等下你们写份今天抓人的报告交给我,去吧。”

        :yessir;郝任跟马秋敬礼后走了出去。

        “好暴躁啊!莫sir这是更年期到了啊!做事了也挨一顿说”

        郝任摇了摇头。

        “任哥,莫si这样子也不怪他,是你让他知道自己的眼光有问题,错了一次又一次,朝你喷点口水也是正常的”。

        “你看,莫sir怎么不说我就说你咯!”

        马秋觎虐了郝任两句。

        郝任听到这句伸手就要拍向马秋,不过马秋早就猜到郝任接下来的动作了,刚说完就躲开了这一巴掌。

        郝任见马秋躲开也就没有继续再打,毕竟就是开个玩笑,拿出烟来对着马秋道。

        “啊秋,报告就交给你了,就写我们一起抓的,有功一起领,我出去抽支烟先,写好了叫我一声。”

        “我知道了,任哥。”

        马秋见郝任不过来捶自己就高兴的应道,然后去咬笔杆子了。

        两日后

        莫sir办公室

        “郝任,马秋,由于你们抓的那个犯人招供,还曾经犯过多起抢劫案,所以算起来呢你们的功劳呢不算小,所以呢,现在起,警署决定升你们为高级警员。”

        莫sir拿着一份文件对两人宣布道。

        “多谢莫sir”

        郝任跟马秋同声答道。

        “对了莫sir,那个多起是几起呀?”

        郝任单独问道。

        “这上面没写,不过我倒是听了一耳,好像是5件,6件吧。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了莫sir,我就是好奇想问问让我们可以升职的家伙是个什么情况。”

        郝任这么问就是想收集一下资料,好了解系统充能的多少是跟什么有关,当然不会照实说咯。

        ”是案件的大小?多少?严重性?还是影响力?”

        “看来要办多些案子才能知道!”

        想到这郝任也不多想了,而是拍起了莫sir的马屁来,好话不要钱似的就从嘴里冒出来,

        “莫sir,要是没有你的英明领导,我们怎么可能能立功呢,还是您带领的好!”

        “这是你们自己的努力”。莫sir微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知道郝任这是拍马屁,跟自己没多大的关系,不过莫sir听着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还有啊,你们现在已经是高级警员了,就不能在再一起巡逻了,以后自己去,行程表已经贴在外面了,自己去看。”莫sir说完就摆摆手让他们出去。

        “任哥,以后我们要分开了,我有点不习惯。”走了出去马秋有点没有精神的说。

        郝任摸了摸太阳穴,有些脑袋疼

        “啊秋,你都当了那么久的警察了,哪里你没熟?你一个人也是没有问题的,不然的话你想一辈子都跟在我屁股后面吗?”

        “我到是想。”马秋小声嘟囔道。

        “你嘀咕什么?”

        “没有,没有。”

        “以后自己巡逻长点心,小偷小摸的你可以管管,要是看到枪战你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别往上凑,知道没有?”

        郝任语气心长的嘱咐道。

        “任哥,你不是说我们已经不会继续躲了吗?”

        郝任有点气急的一拍马秋的头

        “人家枪战用的是什么家伙,你手上的是什么家伙,你自己就没有一点逼数吗?”

        “还有你敢开枪吗?”

        “任哥,你这不是看不起人吗?我的枪法是不够你好,可是开枪我还是会的啊。”

        马秋有些不服。

        “呵呵呵,你现在是觉得你可以喂!但是真发生了你就不会这么嘴硬了,打靶就是打靶,跟打人是两回事。”

        郝任想了想,觉得这样子也不行,得让他适应一下才行,不然岂不是一辈子都不开枪。想到这郝任就稍微放宽了一点限制。

        “嗯,不打人永远不会知道那种感觉,那你碰到可以远远的找好掩体开几枪试试,起码一百米吧。;

        “一百米?点三八打不了这么远啊?任哥你不会不知道吧?”

        “神经,我怎么会不清楚,我又不是要你能打中人,我只是让你趁机开几枪适应一下,熟悉一下,你想什么呢?”

        郝任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小伙伴。

        “给我躲好了,开玩枪后要是脚没软就给我跑。”

        “任哥,你怎么知道那时候脚软的?你又没开过枪?”

        郝任心想着,

        “我难道会跟你说这是我从以后21世纪网络上了解到的吗?”

        嘴上说的又是另一回事

        “训练的时候警官专门跟我讲的,你也知道叶教官对我很照顾的。”

        “哦!原来是这样,叶教官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不教给大家,就给你一个人开小灶。”

        马秋有些吃味的道。

        郝任把理由扯到教官上,就这样把马秋给糊弄了过去。反正马秋又不会跑去问。

        见马秋还是兴致不高就把话题扯到升职上。

        “啊秋,都升职了开心一点嘛,苦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人家还以为你被降职了呢。”

        “今晚要不叫上家驹跟大勇一起庆祝一下?”

        “算了任哥,昨天我碰到了家驹那家伙了,说现在有案子要跟,大勇那也是一样,等他们有时间了再庆祝吧。”马秋向郝任解释道

        “那就等有时间再说了。”

        郝任只能这样道。

        “巡逻去了”。

        “嗯,那我也走了。”

        马秋回道。

        郝任独自一人边走边给自己算了个小账,

        “这个月起工资加了500,再加上工龄,就是每月2800了,以前存有4万多了,应该可以给个首付了,等休假了就该去看看房子了。对了,下次见家驹他们也跟他们说说让他们也买一套。留着升值。”

        算完了账郝任就有些无聊的独自一人在皇后大道东这里巡逻,开始了自言自语

        “突然就自己一个人太无聊了吧!连个说话吹水的人都没有了!看来换部门的事要开始准备了,毕竟现在这身份,就是有案子了也轮不到自己经手。”

        “唉!要开始对着那些死尸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我的胃口,一天吃三顿呢!”

        接下来的日子里就剩郝任自己一个人在弯仔四处游荡。

        现在是回归前夕了,香江在鬼佬的放纵下已经开始混乱起来。案子到每天都有发生,可是呢就不关郝任什么事了,郝任也插不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