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3章 我也是有系统的男人

第3章 我也是有系统的男人

        第二天早上

        弯仔警署

        咚咚咚

        军装组啊头莫sir办公室外郝任跟马秋穿着绿色的军装身子笔挺。

        “请进”

        里面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

        “pc38438,pc38555前来报到。”

        郝任跟马秋正步走进来敬礼。

        “嗯,你们两个的档案我都看过了,还有一个银哨子奖,没想到你会被分来我这里,我还挺意外的。”

        莫sir看起来心情挺不错。

        “等一下我叫人带你们去宿舍认认路,你们两个以后就跟着他一起巡逻。”

        莫sir说完就大声的叫一个名字。“啊锋,啊锋,进来一下。”

        “莫sir,有什么事吗?”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跑了进来。

        “这是刚分来的两个新人,你给带带。”

        “yessir”啊锋敬礼道。

        “你们两个跟我走吧,我给你们说说要怎么做。”

        “yessir”郝任跟马秋一起说道。

        一年半后

        弯仔道太和街,呼……郝任从嘴上把烟用手夹着,看着对面这个已经被晒黑了很多的兄弟。

        “啊秋啊!我们两个从警校一起训练,再到弯仔一起巡逻,差不多快两年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啊!”

        “是啊,多亏了任哥你,小到偷鸡摸狗,大到开枪抢劫,每次都能带着我第一时间躲开,闪人,我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马秋有点苦笑不得的感慨人生。

        郝任被马秋这句话呛了一把。

        “咳咳咳,被烟呛到了。”

        “你看你这话说的,你任哥我也是为你你好嘛!你自己想想,每年警队有多少兄弟伤亡呀,你想过没有?要是你出了点什么事你父母怎么办呀?”

        郝任强行辩解道,一副为马秋着想的样子。

        “任哥,我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我还有三个哥哥呢。你也知道的呀!”

        马秋翻了个白眼。

        得,这下郝任被顶到墙上了,装做有些恼火的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就带着你办大事,你不要叫危险?”

        “任哥,你发烧了呀?这话怎么会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马秋一脸不信的伸手过去准备摸摸郝任的额头,刚伸到就被郝任一巴掌打掉了。

        “我这不是看到家驹进了重案组还是警长了,大勇在cid也准备一样了,我有点吃味了,我也要跟上兄弟们的步伐,不然下次在喝酒我还有脸啊?这样说行不行?”

        郝任恼火的说。

        “任哥,你突然间这样子,我有点不习惯呀!”

        “那你想不想升咯?”

        “我当然是想。”

        “那就不要那么多废话了,注意看看,哪里有案子我们就第一时间冲过去,参与一把,不会在像以前那样装作不知道躲着了,知道没有?”

        郝任扔掉烟头郑重其事的说道。

        “知道了。”

        马秋看着已经走在前面的郝任,心里特别奇怪,

        “任哥今天怎么变化的那么大,以前是苟的要死,有一点风吹草动的就马上跑路,现在怎么就准备搏命了?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失恋了?我整天跟他再一起我怎么不知道?看来得叫上家驹跟大勇他们一起探探任哥的口风了。藏的太严实了!”

        郝任走在前面,脸上面无表情的,其实心里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

        “没想到我也是个有系统的男人!”

        郝任为什么会转变的这么大呢?

        事情是这样子的

        就在跟马秋说话之前,耳朵里突然传来了句机械声“能量不足一年,请尽快在能量耗完前补充。”

        转头四面望了一圈,就马秋在旁边,那些行人也都在几米远的地方呢,郝任听到的这句话,感觉就像是在耳边说的一样,太清晰了!

        “啊秋,你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

        见马秋说什么也没听见,郝任也没有再问他。

        “看来就我一个人听到了。”

        得了,回想到那些小说的情节,郝任心里就有了几分猜测了,默念道“系统,出来。”

        呃,没动静!

        “系统”

        “系统”

        “大佬”

        郝任在心里连叫了几声都没见有什么动静,就想着不会是自己幻听了吧?

        就在郝任想放弃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知道了郝任的想法,郝任的眼前浮现了一栏数据。

        不对,应该说是更像是看着像通告,上面显示着

        正义之光系统《第一版试验版》

        能量:210天

        补充“系统已和宿主绑定,系统能量=宿主寿命,每做件正义之事计算一次,每次能充多少系统会自己算,本系统最多能充值到100年,系统能量可以为身体消除负面状态,每次消耗一天的能量。”

        (系统为了响应精简办公的号召,以后将只显示能量,请理解!)

        郝任有些无言以对“这个系统有点那啥啊!”

        “别人的系统是金手指,而我的这个嘛,最多算它是铜的!”

        “没有啥功能也就算了,还没有人工智能,连沟通都沟通不了,差评!”

        见系统这么给同行丢人,郝任只好从中挑出一点来自我安慰了!

        “不过这也好,起码能感觉到隐私有保障了,不会突然冒出来,不然正在那啥的时候突然来一句,那不得成秒男啊!”

        郝任又看了看能量那格,心里算了算“还能再充100年的,也就是可以再活100岁,就算是用一些,算它用10年的,也还有90呢,那时候我也是一个高寿老人了,110以上啊!”

        “可是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补充啊,就剩差不多7个月的命。这点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真是要命啊!”

        “要怎么做才能给它充能呢?”

        ”看系统的名字,难道是要我做好人好事?可是好人一般都是不长命的啊!”

        “试试看是不是先!”

        咸鱼的日子看来要一去不复返了!郝任的心里充满了不甘,不过想想可能能过百的寿命心里又是喜悦的,一时间郝任痛并快乐着!

        巡逻到街道十字路口处,绿灯亮起,郝任急忙飞奔而去,脸上满是焦急。

        “啊婆,我来扶着你,慢慢走啊,现在人多,别摔倒了。”

        跟在郝任后面走的马秋还以为有什么情况呢,看着郝任这么急的跑过去连忙跟着一起跑了起来,跟上一看在一听,一个仓促,差点摔倒在大街上。

        看着郝任轻柔的扶着那个啊婆,马秋的三观被彻底的打破了。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郝任任哥吗?不会是假的吧?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爱心了,还是说想扶过去了收钱?还是任哥看上了人家的孙女?;

        懵逼的跟着一路走过街头。

        “啊sir,谢谢你啊!你这样好心的小伙子太少了,要不有你,我还在半路呢!”

        啊婆拉着郝任的手慈祥的拍着。

        “小伙子,有女朋友没有?啊婆有个孙女也跟你一样是警察,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怎么样?”

        郝任看着这个有点热情过头的啊婆急忙罢了罢手拒绝道。

        “啊婆,不用了,我有女朋友。”

        “哦,那这次谢谢你了,再见了小伙子。”

        啊婆有些失望的走了。

        告别啊婆之后郝任马上打开了系统,呃,应该叫一行数据。

        这次的系统就剩一个能量格了。

        (能量:210.1天)

        “这么感人,这么正能量的事居然才给0.1天?那我不是要每天扶十个才行?要是下雨天啊婆不出来怎么办?”

        “看来我想的大体方向是对的,系统是个正能量的系统,不过在能量的充值上这种好人好事也就是个安慰奖。”

        “还有什么是比做这更有正义的事呢?”

        郝任思考着。

        “除暴安良,劫富济贫?”

        “我一个警察做这种事好像有点不好吧。”

        郝任想是这样想,不过跃跃欲试的念头占的比重更多一点。

        “警察!”

        “对哦!我可是一个警察,有什么比伸张正义还要正义的事?”

        “破案,打击犯罪,对,一定是这样的,不然我怎么会一来这世界就出现在警校门口的,原来还有这种用意!”

        郝任定定的站着,双眼无神。

        刚走过来的马秋看到郝任这样子,有些担心的问道

        “任哥,你没事吧?”

        郝任被马秋的声音喊着回过神来。

        “没事啊,怎么了?”

        “我看你愣在这里问问你而已。”

        “任哥,你今天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回去请个假休息一下?”马秋有些担心的劝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我好着呢。”

        说完郝任还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可是任哥你今天很不对劲啊!刚刚给我说的那些,还有扶啊婆过马路?这都不是你平时的风格呀?”

        “刚刚不是说了要带你升职的嘛,所以现在开始就要行动起来了,做事从扶啊婆开始嘛!慢慢来,难道马上就去跟抢匪对射呀?”

        郝任认真的对着马秋说道。

        “哦!一步一步来,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任哥。”

        马秋恍然大悟道。

        “你明白什么了你?你个傻小子这么容易就给忽悠过去了,你也太会脑补了!”

        呼,郝任放下心来心里又有点无奈。

        这时,两人肩上的对讲机传来了呼叫

        “正在太和街的警员请注意,一名身穿褐色上衣,头发染成黄色的年轻男子,目前正往太和街跑去,附近的警员马上去拦截,抢匪手里可能有刀具。”

        “警员收到请回答?;

        “收到请回答?”

        “任哥,我们继续去巡逻吧,到弯仔道?”

        马秋熟练的关掉对讲机。

        “任哥,你怎么还不关呀,吵死了。”

        “我刚刚是怎么说的,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认真的做事了,你这是在干嘛?”

        郝任瞪了马秋一眼。

        “走,跟我一起去堵人,不过你可要注意了,别傻乎乎的往刀口上撞。”

        两人说话间,突然前面的街道上传来一片骚乱声,满街的行人就像黄油被烧红的刀子割开一样,向两边挤去,中间留出了条不小的空隙。

        “都给我滚开。”

        人还未至,急躁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人行道空白处跑来了一名气喘吁吁的男子,左手拎着个女款包,看着很时尚,应该很贵,右手拿着把刀子,跟刚刚对讲机里形容的一样,那一头亮眼的黄头发不知道多醒目。

        “死差佬,给我滚开,不然我捅死你们。”

        说话间脚步也没有停下,因为两边都被人围的死死的,黄毛男子也只能向郝任和马秋的方向跑来,然后挥着刀子威胁道。

        嗖,郝任马秋两人熟练的跳到了旁边让出路来。

        黄毛看着这一幕一愣,定眼一看

        “原来是两位啊sir啊!怪不得这动作看着眼熟,我先走了。”

        黄毛边跑边嘲弄道。

        就在这时,黄毛刚准备经过郝任的时候,郝任飞快的伸出一只脚来,黄毛反应不及,被拌的向前飞去,砰的一声,黄毛已经脸朝下,摔倒在地,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啊啊啊……”

        黄毛痛的都没什么知觉,一时间爬不起来,只能在那呻吟。一看就知道摔的有多狠。

        这时,见到得手了,郝任就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把黄毛压在身下,用膝盖压住黄毛的后腰,接着伸手拿住黄毛拿刀的那只手向里一拧,

        “铛”的一声,刀子立马从他的手上掉下来,再把手向上一抬,完成了这个经典的擒拿动作。

        黄毛这时发出了更加响亮的嚎叫声,还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哀求“断……断了,你……你……轻……轻点。”

        “啊秋,还在那里看什么,快来把他铐起来!”

        制服了黄毛的郝任见马秋还在旁边傻愣愣的看着就大声的喊道。

        “哦,哦,哦,”

        马秋手忙脚乱的从身后掏出手铐上前把黄毛铐了起来。

        “哇!这位啊sir好厉害啊!”

        “是啊,是啊,那身手真快啊!我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那黄毛叫的好惨啊!”

        “看着就痛。”

        “好,抓的好!”

        四周的行人望着现场小声的讨论起来。

        郝任见马秋铐住了黄毛,就从黄毛身上下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

        “总部,总部,我是pc38438,已经在太和道捉住了抢匪,不过抢匪受了点伤,完毕。”

        郝任按着对讲机说道

        “总部收到,现在就带人去医院,然后cid的伙计会接手。”

        “收到”

        郝任说完就放开了对讲机上的手,对着马秋一招手,

        “带他走,上医院处理一下先。”

        马秋看了看黄毛那血淋淋的脸点了点头。

        “走”

        马秋重重一推黄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