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诸世大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寂灭魔道,弥勒佛主

第一百六十二章 寂灭魔道,弥勒佛主

        雍州以西,临近边境之地,在距离玉鼎宗原来所在的地方也就三百里的一个小山谷中,一座普普通通的禅院静静坐落在其中。

        整个雍州都沐浴在无形的佛光之中,无我梵音传荡不绝,将雍州完全覆盖,但奇异的是,这出偏僻的山谷之中却是没有一点梵音,也无一丝佛光侵入。

        它就像是远在世外,难以触摸,便是连楚牧的无我梵音也无法进入这片区域。

        而这,便是弥勒佛主的所在。

        他就在距离栎阳不远,以二人脚程来说连两刻钟都不需要耗费的地方。

        在楚牧来到此处之前,他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位弥勒佛主竟是不在大乘教的总坛,而是独自一人藏身在这处偏僻的山谷之中。

        在无我梵音弥漫的当下,整个雍州都在楚牧的紫微帝心感应之中,但眼前这地方却如同超脱于世一般,明明尚在雍州境内,却全然无法被感应。甚至于,楚牧在来此之前都没察觉到一点异常。

        “寂灭禅院?”

        此刻的他,站在禅院之前,看着大门上方的古旧匾额,话语中带着一丝疑惑。

        寂灭,乃是佛门涅槃之译语。一切行无常,生者必有死;不生必不死,此灭最为乐,不生不死之寂静安稳即称为寂灭。

        也就是说,寂灭即是涅槃。

        然而这匾额之上的寂灭二字,却是带着一丝令楚牧捉摸不透的气息,令他生疑。

        别看他是道门中人,但真要是论佛学,楚牧也算是一位大师级别的人物。多次穿越的楚牧在那漫长岁月中曾涉及百家,佛门之学也不例外,更别说他在诛仙世界还吸收吞噬了佛门圣人的残留之念。

        若是连他都捉摸不透,那就说明这二字有鬼了。

        “朕曾听闻,昔年佛门之中出了一狂僧,以寂灭为根本宗义,破门出教再开一派。此派言称世间皆苦,不如寂灭,倡导信徒涅槃,遁入那不生不灭之境,但因其教义不为世人所理解,加之门中之人行事越发诡秘,便被归入魔道之中。”

        楚牧似是自言自语,又似说与地藏听,“这一派,便是如今天魔六道中的寂灭魔道。”

        太上魔道、心魔道、补天魔道、幽冥魔道、修罗魔道,五大魔道之人虽也诡秘,但终归是有人识得,楚牧也已经见过这五大魔道之人,唯有这最后一派,也就是寂灭魔道,却是一直未曾见识。

        这一派人行事极为诡秘,便是连魔道中人也几乎未曾和此派中人打过交道,楚牧自然也不可能见过寂灭魔道之人。

        但在今日,他发现自己接下来要揭开既,寂灭魔道的神秘面纱了。

        地藏闻言,也是抬头看向匾额,清淡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从容,“这里,便是世人猜测的寂灭魔道宗门所在,你的想法没有错。”

        “未来佛统历代佛主皆修持《未来星宿劫经》,窥探灾劫无数,某代佛主因此之故,生起未雨绸缪之心,特在佛统之外再开一脉,以待他日之用。若在未来,有巨大灾祸降临,那未来佛统也好提前脱身,以这一脉再传佛统。昔年五大净土被拉下来之前,佛主便察觉到有大祸,以金蝉脱壳之法转移底蕴。而转移的对象,便是世人眼中的寂灭魔道。”

        简简单单一番话,展露的却是不知经营多久的后路。未来佛统确实厉害,弥勒佛主也确实了得,不愧为敢和凌仙都争锋的存在。

        二人一同进入这普普通通的禅院之中,迎面就见一株巨大宝树,枝干高大如龙盘空,树冠亭亭如盖,遮盖住整座禅院,使得入眼之处竟是清幽。宝树之根在大地上蔓延,便是连周围一座座房屋都被枝干树根缠绕,两者比较,房屋都显得相当渺小。

        更有一尊尊石像或站或立或躺,分布于宝树四周。

        而在那宝树之下,一尊金佛静静盘坐,被四面八方一座座样貌动作各不相同的石像共同拱立,形成万佛朝宗之相,给人以一种极强的震撼感。

        每一座石像皆是面带微笑,散发出足以感染人心的极乐,带着一丝清净自在之意。但是这么多做石像以各种不同的姿态露出微笑,聚集唉一起,就有些让人心中发毛了。

        最重要的是,楚牧从这些石像之中,还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生机,他不动声色地扫过前方一座石像,赫然发现这石质外皮之内,沉睡的是真实不虚的生灵。

        这些石像,全都是活的。

        并且感应那内中微弱的佛气,可知这些石像实则都是未来佛统之人,并且每一人的境界都已入道台。

        粗略看看,此地石像竟是有上百座。

        “这些都是我教历代前辈,他们在实力最强盛之时自愿以寂灭之法涅槃,在此地坐化,若他日我教有难,这些前辈便是一大强援。”

        地藏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前方这些石像行礼,如集合山川之秀丽的面容上露出尊敬之意。

        哪怕她是至人武者,对于这些在最强之时甘愿坐化的前辈,也是极为佩服的。

        她带着楚牧走过一座座石像,一路到达那宝树之下,来到那有半边身子都被树根缠绕的金佛之前,行礼道:“佛主。”

        这尊金佛宝相庄严,身形端直,两肩圆满,顶上有肉髻,上身如狮王,身具佛之三十二相,具备真佛之形。

        他静静伫立,就似一尊金色佛像,但若是仔细观之,那便能发现这金佛实则是一个静坐的僧人,其金黄身色实则便是三十二相之一,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并未以寂灭之法沉睡。

        ‘未来佛统的弥勒佛主······’

        楚牧看着这尊金佛,心中也是浮现难言的惊异之感。

        虽未能完全看出此佛底细,但以楚牧的目力观之,此佛之实力甚至要超过未持盘古幡的元无极,他身上的古老沧桑少说也该有千年的积淀才能形成。

        弥勒佛主嘴唇未动,却有清净梵音响于心神,其声洪亮而圆满,如天鼓响,亦如迦陵频伽之音,彰显不世修为。

        “紫微帝君,终于见面了。恕吾不便起身,与你一谈。”

        在弥勒佛主的座下,有一朵虚幻的青莲在绽放,它扎根于树根之内,有小半部分和宝树重叠,乃是一虚幻之物,但在这朵青莲之中,却是有一个真实不虚的存在,一个能让世间绝大多数人趋之若鹜的物事在内中。

        东极妙严青华大帝的神位,就在这青莲之中。

        楚牧看着这朵由青华大帝神位之力形成的青莲,目光精准地捕捉到内中那一道符诏,看到一丝丝金色佛光如结茧一般将这符诏缠绕,用金色将其侵染,并且已经成功过半。

        “佛主是想要以佛意侵蚀神位?”楚牧眼中精光闪烁,问道。

        在此之前他就已经知晓青华大帝的神位在弥勒佛主手中,但他从未想过,弥勒佛主并非是要和此神位合一,成为青华大帝,而是要将其反向侵染。

        “吾欲要改神位为果位,成就我佛陀之果。”从心神中响起的梵音如是说道。

        并非是要成为青华大帝,而是要渡化神位,使其成为佛门之果,真佛之位。

        并且楚牧推测,这弥勒佛主在未来还要将手上的所有神位尽数侵染,使得封神榜成为封佛榜,神位皆为佛门果位。

        ‘何其狂妄的野望啊······’楚牧在心中感慨,‘果真是不能小觑天下人啊。’

        能在这天玄界走到巅峰的人果然是没有一个可以小瞧的,这弥勒佛主所欲行之事若是当真成功了,他甚至可以借此进入至道,若是让他将封神榜变成封佛榜,将那榜上正神变成罗汉菩萨佛陀,那弥勒佛主甚至可能在至道的基础上再进一步。

        “帝君之来意,地藏在来此之前已经传讯告知,吾自然是愿意将神州化作地上佛国的,但有一点却是要告知帝君,那便是如今占据灵山,称霸佛门的凌仙都,他一直和大乾有所往来。若是要动大乾,说不得那凌仙都就要插手。”弥勒佛主道。

        “佛主不打算出手?”楚牧问道。

        若是他观察无差的话,弥勒佛主应当是以信众的念力来对神位进行侵染,若说大乘教中谁最缺信仰,那绝对是弥勒佛主才对。

        如此良机,他还真不信弥勒佛主不会出手。

        “不,只是要通过帝君之口,提醒一下帝君的友人,”弥勒佛主古井无波地回道,“此番行动,确实是吉凶未定,胜负难料,但若错过了此次机会,那在未来就不是胜负难料了,而是九死一生。此次,吾定要抓住机会。”

        一道道佛光从青莲中射出,缠绕在弥勒佛主身上的树根也出现了无数梵文,庄严圣气充塞整座禅院。

        “彼时,佛曰:弥勒当知,汝复受记五十六亿七千万岁,于此树王下成无上等正觉。我以右胁生,汝弥勒从顶生。如我寿百岁,弥勒寿八万四千岁。我国土土,汝国土金;我国土苦,汝国土乐。”

        “而今佛灭三十劫,我当成佛道,转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