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飞扬人生在线阅读 - 45、刘大力快到老娘碗里来

45、刘大力快到老娘碗里来

        “这……你们要打这么多米?三土,你怕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哦?”

        钱红傻眼了,看着这一拖拉机的稻谷,此刻的她,真的就是迷茫了。

        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你来告诉告诉我,什么叫做他么的惊喜?

        靠,这要搞到什么时候去?

        “钱红嬢嬢,没有开玩笑,就是这么多。真二八经的,全部打出来。”

        “额……你这个我要忙到啥子时候去呢?

        你们把东西搬进来嘛,这真的是只怕机器要响一下午。”

        确实好多,好几百斤能不多么?

        而且,这还是暂时的,接下来只怕隔一段时间就要来这么一车的。

        “嘿嘿嘿那就多谢钱红嬢嬢了,桃儿你龟儿子的鸭子有啥子好看的?

        你娃儿是不是单身太久了,现在看到鸭子都觉得眉清目秀哦?”

        “滚你二爷爷那个顺拐,一边去你个砍脑壳的乱说。”

        油桃儿一脸的无语,你说这个姓刘的说的是人话?

        钱红在忙着给刘垚的稻谷脱壳,随时都要看着机器的。

        因为下面接米的箩筐并不是很大,过一会儿就要换一个。

        打米坊里面,机器的声音非常大,刘垚有点受不了了,在里面待了一会儿就跑出来了。

        “三土,瓜皮的这里还是一个小卖部呢,我才发现哈?

        来,给老子来一瓶这个娃哈哈。

        老子从乡里面跑过来帮你的忙,娃哈哈都不买一瓶我不答应。

        还有,这个辣子皮也给我来几张。”

        好吧,旁边就是小学,钱红这里确实是一个小卖部。

        上学的学生,每天还有个两毛或者五毛钱的零花钱的。

        没有办法,在这里读书好苦的。早上吃了早饭过来,中午是没有饭吃的。

        下午四点半或者五点才放学,所以孩子这么长时间都是饿着的。

        只能家里,给那么两毛钱五毛钱的,来学校旁边的小卖部,也就是钱红这里买点东西吃。

        这个年头,绝大多数人小孩子上学,家里都是两毛钱的零花钱。

        给了五毛,那就是大发慈悲。如果给一块的话,那更是不可想象的。

        除非是过儿童节,又或者你过生日能给你这么大一笔钱。

        豆皮做成的辣子皮,钱红这里是撕开包装一张一张卖的。咳咳,一毛钱两张之类的。

        反正吧,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你龟儿的你还小的很哈?

        滚滚滚,你油桃儿二十几岁的人,你还好意思喝娃哈哈?

        我靠,老子给你一泡那个童子尿你喝不喝?”

        “姓刘的,你给狗ri的,看老子弄死你。”

        “我靠你不要过来啊……”

        两个人还想是两个小孩子,在这里打闹了起来。

        “三土哥哥。”

        打闹的时候,突然一声小孩子的声音出现。

        刘垚低头一看,哟呵这不是自己队上的小娃儿么?

        “你……你是小美啊?也在这里读书?”

        小姑娘好吧,什么他么的破粉雕玉琢,简直就是做梦。

        身上脏兮兮的,就像是一个泥猴子,脸蛋儿都是黑漆漆的。

        “嗯嗯嗯……”

        看到这个三土哥哥记得到自己,这个小美急忙笑了起来。

        “三土哥哥,可不可以请我吃一包方便面我好饿啊。”

        我丢,这个小丫头有点意思哈,你真的是还抓着贵的来?

        方便面两毛钱一包,当然了也有五毛钱一包的。

        “好吧,我也想请你吃,可是老板儿不在家我也没得办法啊。”

        刘垚一摊手,直接无奈的说道。这时候是下课休息的时间,一群小娃儿全部跑了出来。

        “啊不在家啊?”

        这个小姑娘还不相信我,急忙跑进去看了看,发现真的不在家,最后招呼都不打就跑回学校去了。

        这一忙,就是整整五个小时,等搞完了以后,天色都快要黑了。

        双方换着来的,中途钱红出来,刘垚和桃儿两个人进去搞。

        人歇机器不歇,紧赶慢赶的终于弄完了。

        刘垚和油桃儿两个人走出来的时候,全身都是灰扑扑的。

        头发上,鼻子里,到处都是灰尘,搞的两人像是少白头一样。

        “呸呸呸……我是遇得到哦,这个打米竟然这么难搞?”

        刘垚拿着衣服,在自己全身上下拍打。

        鼻子里面都是白色的灰尘,整个人格外的难受。出来以后,说话声音都要用吼的。

        实在没办法,机器声音太大了。

        “我去,三土今天你必须要请我抽包烟。

        你他么的,这个破玩意儿简直就是在打仗。”

        “行行行,老子请你抽烟。钱红嬢嬢,给我这个幺儿拿一包黄果树。”

        钱伟笑眯眯的看着刘垚,就像是老母亲看自己儿子一样,那叫一个慈祥啊。

        “要得。莫乱开玩笑,这么大的人了。”

        说完,钱红打开了小卖部的门走进去,拿了两包黄果树出来,还拿了两瓶那个汽水出来。

        “三土,来你们喝水抽烟。”

        刘垚一楞,随后他看了一眼钱红,又看了看对方拿出来的东西。

        这一刻,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个钱红对自己家那个口水话天才有想法。

        “那怎么行呢,我可不能要您这些东西。”

        “你推辞啥子?我给你的,你就收到起嘛,又不是啥子外人。你放心,不收你的钱。”

        油桃儿羡慕啊。自己怎么就遇不到这样的好事?

        我靠,忙活了一下午,最后人家还要请你抽烟和汽水?

        我丢,人和人真的就是不一样吗?

        刘垚此刻,脸上的笑容那是越发的灿烂起来。

        “不是外人啊?那难道说,钱红嬢嬢您还想成我们家的人?”

        钱红愣住了,随后若无其事的放下东西。

        “我和你老汉儿认识这么多年了,怎么算外人嘛。

        三土抽烟喝水,天还不是很晚,就在我这里吃晚饭了回去,我马上就去生火做饭。”

        额,这个可不行,刘垚急忙阻止了钱红。

        “吃饭就不吃了,嬢嬢今天辛苦您了。

        家里还有事,我要早点回去。这样子,烟和饮料我就收下了。”

        说着,刘垚还把烟丢给了桃儿一包。

        “又不忙,你老汉儿在家,有啥子的嘛?”

        “不是啊钱嬢嬢,主要是桃儿,他要早点回去。”

        “对头对头,我回去有事。”

        钱红有点遗憾,本来想吃顿饭,然后想着问一问三土对他老汉儿找个伴儿的意见的。

        最后给钱的时候,又出麻烦了。不管刘垚怎么给钱,钱红就是不要,最后还生气了。

        好家伙,都这样了,对刘大力没意思的话,说出去鬼都不相信。

        最后,实在是拗不过了,刘垚只能假装把钱收回去。

        然后趁钱红不注意,悄悄把钱放在了她的衣服口袋里面。

        上车的时候,刘垚嘿嘿笑着回过了头。

        “钱红嬢嬢,我其实还希望我老汉儿找个伴儿。”

        说完,刘垚直接就跳上车了,让钱红一下子就楞在了门外的地坝边上。

        “那就是不反对了?这样的话,那刘大力你还不快到老娘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