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在线阅读 - 1507、硬核的金雷楴

1507、硬核的金雷楴

        一曲《欢庆》的优美舞蹈之后,宴会到了最后,皇上起身在满殿皇亲国戚以及文武大臣们的恭送下离开。眼见着韩允景匆匆与一些朝臣们客气之后,就离了席。萧明珠忙借口累了,也拽着韩允钧打道回府。他们一直监视到韩允景出了宫门,没再发现有什么不明人士和韩允景接触,更没有发现纸条之类的秘密。

        萧明珠往韩允钧身上一扑,哀嚎道:“好累啊。”

        探子真不是人做的活儿,还好有008它们在,要不然她都想急得冲过去揪住韩允景的衣襟,给他几拳,然后大吼,交代不交代!

        韩允钧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还要一回到家,你先眯会儿?”

        萧明珠摇头:“睡不着。”她现在好兴奋。

        不过,她还是忍了一路,直到回到了王府,她的小院里,她才把密信的事儿告诉韩允钧。

        末了,她问:“你觉得这个事儿,我想得对不对?”

        韩允钧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神色凝重,但替她取首饰手动作没停,还依旧很轻,就怕扯痛了她。待所有首饰取完,松了发髻,他拿了象牙梳细心的替她顺发时,才开口道:“你想得没错。若是韩允景有心在宫里在演戏,那信上就不应该使用密文。”

        被人发现他在宫里看密码信,能提醒别人他很可疑外,还有其它的什么用途?

        萧明珠点头,叹息道:“可惜,我们解不开那密信。”

        038一直在反复的尝试,可到现在也没个结果。

        “无妨,我们只要盯紧韩允景,自然就能找到答案。”韩允钧放下梳子,轻柔的替她把长发织成辫子,在发梢尾端用绸带系紧。

        萧明珠应着,在镜子里左右照了照:“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都能抢商嬷嬷的活了。”她调皮的捏着自己的发尾,扫了下他的鼻尖,笑道:“你也不怕旁人知道,笑话你。”

        韩允钧弯腰轻爬在她肩上,看着镜子里的一对佳人,笑道:“古有张敞画眉,今有我替你梳头,有何不妥?旁人,又有谁敢来笑话我?”现在朝堂上下,除了畏惧他的,也只剩巴结他的了。若说他们以前畏惧他,是因为父皇,而现在让那些人恐惧的,却是真正的因为他的能力。

        萧明珠偏头,与他鼻尖对鼻尖,得意又嚣张地笑着:“就是,看谁敢。”

        这样的阿钧比以前内敛的,要可爱得多了,也更直率。看来同意他入朝,还真是做对了。

        次日,关于要不要去南华楼的事儿,萧明珠又和韩允钧起了小小的争论。

        面对萧明珠的“我想去”这三字必杀技,韩允钧在没有外援(林老夫人)的相助的状况下,丝毫就没有抵抗力。

        他只得退让一步,与她谈好条件。保证不露面,保证不出声,保证不冲动与人动手,先探明韩允景的用意再做打算。

        萧明珠满口应下,但也贪心的提了点小条件,若是韩允景那边没有重要的事儿,他们偷听完之后,她要去逛一逛东门大街,听说现在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韩允钧又与她讨价还价,最后商量换成,陪她去看元宵灯会。

        两人偷摸着只带了几个心腹护卫,先行一步,乔装打扮去了南华楼。南华楼很大,不仅前头有三层的酒楼,后面还有花园楼阁之类的,可以赏景之处。

        韩允钧没有包下最好的亭阁,而是拣了个最隐蔽的,用他的来说,订最好容易引人注意,而且他们现在也不知道韩允景会挑哪个角落。一切等到韩允景坐定,他们再做调整也不迟。

        萧明珠知晓,他是怕离得太近,自己冲动时他拦不住。不过,他会打韩允景吗?呃……这个,真的很难说。若是他的阴谋诡计是害阿钧的话,她确实是很难忍受的。

        大概是未时一刻的时候,韩允景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儒袍,乘坐着一辆没有王府标记的马车,不声不响的到了南华楼,他同样没有挑最好的风景地儿,而是挑了个与萧明珠他们仅仅只有十步远的一处安静的小亭楼。那亭有二楼,二楼四面都是窗,视野不算很好,但前有湖后有树,足够的安静。

        可是,他们一起等了足足有一个时辰,金大夫人都没有来。

        那边的韩允景等得发了火,茶壶都砸了两套,萧明珠倒是越等越开心,还越幸灾乐祸了起来。

        就在韩允景要走的时候,008发现了金雷楴的身影,他是一路纵马而来的,匆忙而又没什么遮掩和顾及。他进了院子后,就直接问迎上来的跑堂道:“我是应恭郡王之约来的,恭郡王现在何处?”

        他没有故意压低声音,反而隐隐有一种张扬的架式,四周的人几乎都听到了。早早拿到了赏银的跑堂一震,都不知道该如何应他这话。恭郡王可是说了,他想要安静的喝茶,不让人去打扰他的,但他真的约了……金少将军?

        金雷楴似乎没什么耐性,见跑堂不说话也不带路,他径直就推开跑堂进入园子,扯着嗓门就喊:“恭郡王,在下前来赴约了。”

        约约约……约!

        韩允景咬牙切齿,又砸了第三个茶壶,唤身边的心腹侍卫:“去把人给我迎出来!”都到这个时候,他若继续不做声,那才叫心虚。他到要看看,这金雷楴想要做什么。

        侍卫出去,很快就把金雷楴领了进来。

        金雷楴过来后,直接站在门口向韩允景行礼,韩允景闷不吭声,也没叫他起身。金雷楴等了一下,也不见他说话,就自动直起了腰,然后道:“郡王之约,小将不能不识抬举,不过,眼下我金家一身嫌疑还没洗净,不敢与王爷有过多的接触,省得给王爷带来麻烦,还望王爷见谅。”

        韩允景恨不得冲过去给他两个大嘴巴子,他这是明明已经知道金灵芝在自己手上了,还一定要与自己划清界线吗?

        好,真好!

        他恨恨地道:“你别后悔!”

        金雷楴一点也不畏惧:“我金家世代忠君,从不后悔!”

        偷听的萧明珠差点没笑死,这一波忠心表得真好,金雷楴果然是个硬核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