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虚境调查员在线阅读 - 第315章 神秘买家

第315章 神秘买家

        战后十六年八月中旬,陆澄带着队友完成了诱捕白猫财主的姑苏之行,返回了幻海。

        ——他把飞将军重铸成一口书施放“伪飞虎使者”的b级三十万泉飞剑,并且拿回了他的第四个账户。

        这失忆一年给白猫财主辛辛苦苦打的工,终于连本带利要了回来!

        从取回的账户里,陆澄向红莲的退隐成员“眉间尺”支付了人间的一万银元和十万泉虚境灵光货币,并且附赠眉间尺升级他的铁手和铁脚的材料。

        另外出十万泉赠送给姑苏城隍莲池大王,作为香火钱。

        再出十万泉灵光货币存入姑苏七狸桥虚境的京兆钱庄,算是陆澄对接的寅掌柜鞍前马后的业绩,他也吃点灵光货币的利息。

        以上,都是不能忽视的人情,他们对陆澄无损取回第四账户贡献良多,往后也要保持长期合作。

        本来户头的活钱是五十万泉,如此,就只有二十万泉了。

        陆澄用a级古钱天宝金匮一一接触,又把剩下钱里的十万泉灵光汇入他的a级古钱。

        ——他a级古钱可以抵消灵光物等值的灵光,但对同序列的灵光古钱,两者接触之后a级古钱不是抵消,而是汲取灵光,就像存子钱入柜那样。

        ——a级古钱接触了十万泉的钱,从a级一泉回升到a级十万零一泉。而那十万泉灵光铜钱被吸走灵光之后,也化成了没有异样的细铜砂。

        最后只剩下十万泉“活钱”可用。

        ——一如既往,陆澄仍然把这十万泉活钱,加上失忆后历次调查里攒的五万泉,一共十五万泉都交给白猫财主,

        “猫能耐那么大,过去一个月就把我的十五万泉翻到五十万泉;

        我现在仍然交给猫这么多钱——给猫一年的时间,把这十五万泉翻到一百万泉。

        ——一百万泉,是把我这枚天宝金匮重新充值到常规a级品门槛的数目,也是你半条命的赎金。

        ——记牢,是‘赎金’的本金。如果一年之后仍然没有赚到我百万泉补足赎金。

        ——我也不要猫的命;

        ——我们就开始计利息,每个月利息是7%。我这辈子收不齐账,猫就交给我儿子、我闺女、我孙子、孙女。愚公收账,子子孙孙无穷尽。”

        陆澄向白猫道。

        ——一年来,白猫是资本家,他是打工人。现在,调个个,轮到白猫体验下。

        一旁顾易安的脸微微发红——自己男人想的真是远了,猫势还没治好,已经琢磨开枝散叶了。

        现在,离开姑苏的次夜,陆澄坐回了凌波咖啡馆自己书房的老板椅,当着雪姐和小王在内的所有六个咖啡馆队友,发落白猫。

        ——凌波咖啡馆招牌上的黑猫和白猫算是重新齐了。

        ——这也是雪姐和小王头一次见到陆家的白猫财主——雪姐来到咖啡馆时,白猫财主已经被上任老板娘智多星外派到虚境做小贩了,此后只有陆澄保持与白猫的联系。

        陆澄不挂神职,用他人类之身目前的所有精神力在《及时雨菜谱》上写好了一张一万五千泉的b级《白猫半条命赎金契约》,让白猫财主按手印。

        “其他待遇不变?——好吃的、好玩的,都不短少猫?”

        白猫财主蹲在陆澄书桌上,一面问,一面问陈香雪要夏日清凉冰镇橘子汁吮吸。

        “真是好吃懒做,做了错事都不惭愧。”雪姐是一分手艺换一分报酬的手艺人,信奉勤做多得,诚实劳动,瞧不惯这猫的作风。

        陆家黑猫太平虽然日常偷后厨的饮食,但至少知道躲人;这陆家白猫的脸皮是厚得不知道惭愧了。

        “其他待遇不变,我又不是心理变态,和气生财嘛,我要的只是钱。不会今天要猫一只猫爪,明天要一只猫眼珠。那对我一点用也没有。

        ——猫只管把还钱的日子记在心里,好吃好喝,保持给我打工的好状态。反正,账都记在猫的赎金里。”

        陆澄却点点头,亲自把橘子水递给白猫财主。

        ——师出一门,商人知商人,白猫和陆澄心照不宣。

        ——陆澄恐吓猫的“今要一只爪,明要一只眼”,是商人“借贷b”的超凡能力。

        ——完全掌握“收利息”和“付利息”,才能跨入“借贷b”。

        对于虚境商人,万事万物都可以交易和借贷。自然,万事万物也可以作为“借贷”的利息。

        几个月前和血鹰战斗时候,商人陆澄借取队友超凡技艺,战后向队友返回他战胜血鹰的战斗经验,是掌握了“借贷c”的“付利息”。

        他还差“收利息”一项需要掌握,就能重获“借贷b”

        ——他需要收够一个b级目标的“利息”

        ——远远超过那个b级目标从陆澄借取的本钱,足以把那个b级目标从心到身,彻头彻尾完全卖给陆澄的“利息”。

        那个b级目标的手、脚、眼球……乃至知识、技艺,全部要作为“利息”交给陆澄。

        ——同样是把目标变为“伥”,暴力系会使用简单粗暴的杀戮抽魂,武人劫掠伥、猎人驯服伥;

        ——而正统的商人是用“借贷·收利息”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手段。

        但陆澄只有在白猫严重背叛自己的情况下,才会考虑用这种手段。

        ——白猫见势不妙,卷走陆家家当,自立门户,是其过。其过,大于解散团队的雪姐——雪姐是迷信林洋,脑子糊涂犯过;白猫是脑子又清楚又灵活,就想单飞。

        ——但白猫捡回被林洋毁灭神躯的太平,供应自己重新起家的低级灵光物,算良心没有丢干净。其功,大于还自己最初菜谱和古钱的夏洛克。

        功过相衡,现在,陆澄不会拿白猫心身的任何一个部分。他只是提醒白猫,自己保留“收利息”的权力。

        “我疑猫不用,用猫不疑——等猫交其赎金,这个b级猫笼项圈我就撤下。

        眼睛直直盯着契约,白猫用吸管抿了会橘子水,摸了摸猫脖子上那个b级猫笼项圈,“啪”一声,猫掌在及时雨菜单上按下。

        ——《白猫半条命赎金契约》完成。

        “欢迎归队。”

        陆澄道——现在这个咖啡馆的阵容才算完全。

        白猫恢复了神采,又开始洋洋得意地抖起来,它还记得还雪姐的嘴,

        “猫是跟着老板做大生意的商人,每天都怀着突然破产,东山再起的准备——当然每一天都要吃好玩好,到时无论高空跳楼还是重新爬楼,都已经赚了。”

        ——陆澄不禁撸撸白猫——这猫又开始对自己人耍话术了——不过,猫的觉悟,也是陆澄的觉悟,它说到陆澄的心坎里去了。

        “老板,你从‘马戏团的斯坦尼’的咒金币里看到了什么?

        ——那个马戏团的斯坦尼下一步就会出现在幻海吗?”

        白猫已经迅速进入了打工人的角色。

        这也是其他队友的疑问

        ——猫巫面具的失落是这次行动的美中不足。

        ——老板是从那个猫巫面具的神秘买家斯坦尼留下的咒金币读到了什么?

        培理已经死掉了,这座幻海没有任何魔人、魔物、调查员能够挑战老板。

        那个斯坦尼如果出现在幻海,周知幻海一切的老板马上就能把他揪出来。

        “这一年我忙于工作,也连累大家不能放假。

        ——暑期快结束了,幻海出了一个新的娱乐景点,我们不妨一道去玩玩。”

        陆澄道。

        ——最近半个月幻海的报纸除了东京大地震,还浓墨重彩的报道了一桩本城的娱乐新闻。

        陆澄本来觉得无关紧要,一扫而过——现在,那则新闻在陆澄的心头重新成为了疑点。

        他向众队友出示报纸上的那则新闻。

        ——“花旗国娱乐业大亨沃尔特在幻海自由港投资的‘米奇鼠游乐场’将于八月中在东郊开业。

        ——届时,世界各国顶尖的马戏团会登陆‘幻海米奇游乐场’,带来热情绚烂的‘夏日风暴’环球巡演。”

        “呀,花旗国的沃尔特大亨是世界娱乐业的巨头,电影院每年上映他家的‘米奇鼠和唐纳鸭’。

        ——这个游乐场从去年就开始修建了,号称‘远东第一游乐场’,今年总算开业了。我正准备暑期末去游览一番,然后上大学念书,也带周绵小弟弟去长点见识。”

        婷婷道,这种大城市玩乐的情报,她比陆澄懂得多,

        “老板,有什么问题吗?”

        ——失忆一年,忽略了很多事情。

        陆澄现在才回过味,这个沃尔特大亨的“米奇鼠游乐场”的选址正是废弃了许多年的“东郊游乐场”,是他杀死卡尼斯的地点,也是过去他和徐述之接头的地方。

        ——东郊是海口积沙而成的离岛,和幻海本城隔江相对,并不连接。也无灵脉,不是幻海正神的辖地,也不是现在陆澄可以运用神能的范围。

        ——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有一位泰西佛洛林帝国来远东的冒险家就异想天开,买了东郊那块荒地开辟游乐场,风火过一阵。

        后来佛洛林帝国在上一次大战解体,从地图上被抹去,裂成无数小国。那位亡了国的泰西冒险家也随之破产,游乐场就此倒闭。

        ——十年来成了野猫的窟穴,是陆澄精挑细选的接头地点之一——地方远到不会让人联想到老巢在西区凌波咖啡馆的自己,也有足够多的猫可以做耳目和爪牙。

        ——现在终于有新的大老板接盘。可惜,陆澄的童年记忆,那些斑驳的旋转木马也会成为历史的尘埃,只存在于他的回忆里。

        ——从斯坦尼那上千枚咒金币上,陆澄略过无数他根本够不到的泰西场景,跳过那些古人古事,只留心咒金币留存的斯坦尼最近影像。

        ——于是,幻海的那座东郊游乐场,突兀地出现在陆澄读取的咒金币情报里——

        “我看到那个戴着羊面具的斯坦尼游荡在东郊游乐场,现在是‘米奇鼠游乐场’的身影。

        猫巫面具和白帝有关,如果斯坦尼想挖掘旧唐神灵的秘密和遗物,不惜高价购入猫巫面具就可以理解;

        既然他本人就在进入唐土的门户幻海,我想去见见他,要回我的东西,再问问他脑子里对旧唐的灵光物打什么主意。

        ——大家去米奇鼠游乐场玩的花销,全部我来买单。”

        “哈哈哈。哈哈哈。”白猫笑了起来。

        咖啡馆的众队友,除了周绵和婷婷两个崇拜陆澄的徒弟,都尴尬地笑起来。

        ——陆澄这不是请他们两去玩,是让他们去东郊游乐场带薪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