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在线阅读 - 第222章 林彬的实力(W字)

第222章 林彬的实力(W字)

        “嘶!”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钟罩吗?”

        “竟然可以练到这种程度?我还以为只是一种横练外家功夫而已!”

        “真是惊人!”

        远处的众人惊叹不已。

        却没几人发现,六道剑气命中金钟罩后,都被弹开了。

        其中一道,却正好朝段延庆飞了过去!

        段延庆眼皮直跳,只想骂娘,却也假装着面色不变,以拐杖代手指,倾尽全力施展一阳指,才勉强将这一道剑气击溃。

        但这一下,却是让他浑身巨震,几乎散了架。

        特制的拐杖,也是‘悲鸣不断’,几乎破碎。

        若非是段延庆时刻以内力维持,必然已经彻底碎了。

        这一下,差点没给段延庆整成重伤!!!

        但他依然站在那里,杵着拐杖没有退后哪怕半步,有些撑不住了又怎么样?不就是‘有些’吗?

        就是真撑不住了也得称啊!

        滑不动了也不能放下来,你得特么得装啊~!

        ······

        “金钟罩?”

        林彬目中露出一抹讶色,都知道这门功夫是少林绝学之一,但剧版天龙八部还真没人用过。

        就是‘刀枪不入’的横练金钟罩也没人玩过。

        却没想到,在这里见识到了真正的金钟罩。

        “唰!”

        就在此时,一枚绣花针飞来。

        “群主。”东方不败摇着团扇轻笑:“施展独孤九剑得有实质,便用这枚绣花针将就将就吧。”

        “也好。”

        林彬点头。

        虽然有些惊讶于这金钟罩,但要说自己破不了?那是扯淡。

        一旦全力以赴,怕是用拳头都能给他砸烂。

        但没这个必要,还是趁此机会多熟悉熟悉各种顶尖武学来的好一些。

        而独孤九剑说到底,其实还是剑法,虽然可以跟六脉神剑相辅相成,但没有实质性的‘剑’,却还是无法发挥到极致。

        绣花针自然不是剑。

        但也勉强够用了。

        他接住绣花针,随后,便是一套融合武技!

        百战拳经的‘超级大无相功’属性模拟葵花宝典,飞针~!

        六脉神剑剑气套在飞针之外。

        再辅以独孤九剑的手法扔出···

        中指,中冲剑!

        呛!

        剑气森然!

        比方才六脉齐出的任何一剑都要恐怖的多,且竟然给人一种破尽天下万气之感!

        扫地僧的面色顿时凝重了许多。

        不但将金钟罩维持到极致,甚至他本身双手合十,脚步不动,可他整个人和金钟罩却像是陀螺一般,在原地疯狂转了起来···

        “斗转星移?!”

        慕容博眼角余光发现这一幕,人都傻了。

        这特么扫地僧怎么连我慕容家的绝学都会?

        难不成他是慕容家某位先辈?

        但也就是这一下分心,被本就占据上风的萧远山抓住机会,一掌拍在其胸口。

        噗!!!

        瞬间而已,鲜血狂喷。

        肋骨也不知断了多少根,飞出十七八米开外,生死不明。

        “爹!!!”

        慕容复大惊失色、悲呼出声,但却忘了,此刻的自己本就是险象环生。

        哪怕是他一直在施展游龙戏凤游斗也没用,萧峰霸气出手,降龙十八掌刚猛霸道、力可降龙。

        就是全盛状态的慕容复都不是对手,何况此刻?!

        嗷!!!

        九条金龙咆哮而出,接连撞在慕容复身上···

        慕容复鲜血狂喷之余,身上不知传来多少骨头断裂的脆响之声,当他落地,已然气绝身亡。

        这一刻,萧峰父子二人都默契的没有再出手,而是纷纷退后,站在远处,观看林彬与扫地僧一战。

        呛!

        惊人的剑气戳在不断旋转的金钟罩之上。

        金钟罩的旋转顿时顿住,就是扫地僧的‘自转’也在刹那间缓慢了许多,好似变的极为艰难。

        同样是‘融合武学’。

        扫地僧并不弱!

        只是,林彬更强,且融合的也更多!

        砰!

        剑气碎裂,但金钟罩也是应声而碎,化作大片金光点点,逐渐消散···

        撕拉!

        绣花针虽小,但在剑气的和内力的加持下,却是恐怖的狠,竟然如同‘御剑’一般,并且,还夹杂着独孤九剑破气式的威能!

        破!

        扫地僧还在旋转。

        斗转星移也被运用到了极致。

        但说到底,斗转星移,仍然是‘气’!

        独孤九剑看似低端,只是剑法,而非尽皆,可斗转星移仍然在‘武学’范畴之内!

        且林彬的内力也比扫地僧更强。

        简而言之。

        只要内力弱于林彬,且是与‘气’相关的武学,就归林彬的破气式破!

        砰!

        扫地僧高速自转时,在其周围所出现的御力气流轰然破碎,绣花针却依旧一往无前,朝扫地僧胸口而去。

        “好厉害的剑法。”

        扫地僧转不动了!

        面对绣花针,他惊叹一声,运转全身内力,在关键时刻,屈指弹在绣花针尾部。

        叮、咻!

        脆响声中,绣花针瞬间转向。

        这一次···

        ‘瞄准’的是鸠摩智大腿!

        艹?!

        鸠摩智心头一跳,大感不妙,但段延庆都没跑,自己能跑吗?真当自己这个顶尖高手守门员是假的?

        不就是一根针而已,而且还是‘战斗余波’,威力都损耗大部分了,自己还能挡不住?

        拈花指!!!

        他以小无相功催动拈花指,低下身去,想要将这枚绣花针捏住,不但可以保全自己,还能装个逼,何乐而不为?

        没见扫地僧都只能用巧力弹开么?

        若是自己捏住了~

        鸠摩智也的确是有真才实学的,还真让他抓住时机捏住了,但捏住归捏住,能不能捏稳,却又全然是另外一回事。

        唰!

        鸠摩智虽然捏住了,但绣花针却瞬间从他指缝中‘溜走’,而后,直接穿透其大腿。

        噗!

        他右大腿后方,一朵血花爆开!

        绣花针继续以急速飞出,直到射爆一颗大石,才终于失去‘动力’

        鸠摩智:“(# ̄~ ̄#)···”

        这一幕,让段延庆看笑了。

        “秃驴,还撑得住吗?撑不住就赶紧走,这等江湖最顶尖高手的对决,可不是你这等层次便能近距离观看的。”

        “晦气!”

        鸠摩智强装镇定,伸手点穴止血,道:“这世上,能跟贫僧打成平手的,没有几人!”

        “我自然撑得住。”

        “喔~”

        撑得住?

        段延庆直撇嘴。

        装,你丫就继续装,看你还能忍多久,看着都疼好吧~?

        ······

        “好,好厉害。”

        诸多少林僧人,包括岳老三等人,以及诸多看热闹的吃瓜武林人士,全都被林彬与扫地僧的对战吓到了。

        真的太惊人!

        哪怕是乔峰等人的对战,虽然也很吓人,可相隔几十米,便能高枕无忧的看热闹,不用担心被随意误伤。

        就算是打过来了,再躲也来得及。

        可林彬与扫地僧的大战呢?

        哪怕仅仅是余波,都能让鸠摩智这种超一流高手守门员负伤!

        二流高手?根本扛不住,没见岳老三一下就被吓跑了么?

        “这两人,到底有多强?”

        段正淳双腿都在哆嗦。

        刚才见林彬用六脉神剑,他还有些不乐意,毕竟都不是段家人,王语嫣却传给这么多人,他还准备在事情结束后上去理论两句呢!

        结果现在一看,理论?

        理论个鬼!

        谁特么想理论谁理论去,反正自己是不去。

        特娘的,这简直就是要命啊!

        ······

        “阿弥陀佛。”

        扫地僧惊叹一声,终于有些稳不住了:“施主好强的天赋,年纪轻轻,却有如此实力,却又为何如此凶性毕露呢?”

        慕容博父子二人的死,让他有些郁闷。

        最郁闷的是,如今看来,林彬不仅仅功力不弱于自己,就连武学都很有可能比自己更强!

        这种情况下,就真的有些被动了。

        “凶性毕露?”

        林彬呵呵一笑:“错了,错了,大师,我从来都是点到为止,以德服人。”

        “不仅仅是我,我家里那群弟子,我也是这般要求他们。”

        “你说我凶性毕露,我凶谁了?还是杀人了?不过是阻止大师你拉偏架,让他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维持‘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个说法而已。”

        “倒是大师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想来应该是精通佛法才是吧?为何却如此糊涂,拉偏架?”

        “难不成这些年来大师你从未参悟佛理,只是藏起来练武?”

        “若真是如此···”

        “在下便不得不说一句···大师,你老糊涂啦?!”

        其实。

        扫地僧的所作所为,还真就是拉偏架。

        林彬也不知道扫地僧在出家之前的身份,但想来绝对是跟慕容家有很深的渊源,甚至有可能就是慕容家的某位先辈!

        之所以这么说,也并非胡说,更不是空穴来风。

        从他会慕容家的绝学就能看出来一二。

        至于拉偏架,就更明显了。

        萧峰父子严格来说是受害者,虽然剧版里,萧远山也做了很多坏事儿,比如杀乔三槐夫妇等,但说到底,一切都是因为仇恨而心理扭曲了。

        一切都是以报仇为目的。

        慕容博呢?

        摆明了是加害者!

        一个加害者、一个受害者,在扫地僧这里却直接给‘众生平等’了,这特么不是拉偏架是啥?

        而且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双方要打生打死,且慕容父子摆明了不是对手的情况下出现。

        这还不是拉偏架?

        要说实力,扫地僧的确牛皮。

        林彬也佩服。

        但要说对方的做法嘛,他还真佩服不起来。

        乍一看,嗯,得道高僧,不但实力强,佛法也极为高僧,瞬间就‘渡化’了两个绝顶高手,牛皮牛皮。

        可仔细一琢磨。

        嘿!

        因为跟慕容家有关系,拉偏架,而且顺便给少林整来两个绝顶高手···

        还弄了个好名声。

        啥好处都被他占尽了!

        这还不是美滋滋?

        ······

        “阿弥陀佛。”

        一大把年纪了,还被林彬被是老糊涂了,扫地僧的脸色自然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只能道:“施主,你何必要趟这浑水呢?”

        “且看,慕容施主父子,便是因为你出手阻拦贫僧而丧命,难道你就真的没有一点于心不忍吗?”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施主你可知,就因为你的出手,而导致两条鲜活生命,就这般丧命于大家眼前?”

        “啊,哪里来的光?好刺眼!”

        林彬夸张怪叫,随即,又踢了踢脚边的几颗石子:“咦?舍利子?怎么会?!这是谁掉的?”

        “噗!”

        王语嫣等群友不懂这些梗,还一脸懵逼。

        但封于修、魔鬼筋肉人、西装暴徒三人,却是瞬间笑出声来。

        “哈哈哈,群主,那是正道的光啊!”

        “这些舍利子,应该是扫地僧掉的吧?”

        “哦,原来是这样!”

        林彬恍然大悟。

        扫地僧自然听不懂这些话,但林彬这‘阴阳怪气’的表情和语气,他还是能听出来的。

        当即不悦。

        何况,他本来就在等这样一个机会!

        “施主,你着相了!”

        “两条鲜活生命因你而死,你竟然还能如此嬉皮笑脸应对。”

        “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定然会入魔!”

        “以施主你的实力与天赋,一旦入魔,便是一场浩劫,我佛曾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贫僧,今日便愿拼死阻止这场未来浩劫的发生,渡化施主,一心向佛!”

        “哈哈哈!”

        林彬哈哈一笑:“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你打什么主意,我比你都清楚,不就是想找个借口全力出手吗?”

        “想要渡化我?”

        “那便要看看你有多少音响···不是,有多少斤两了!”

        扫地僧脸色不变,倒是鸠摩智猛的一愣。

        嗯?

        为什么这话总觉得有些耳熟?

        “得罪了!”

        扫地僧冷哼一声,悍然出手。

        第一次主动冲出,对林彬发动攻击!

        金钟罩再一次运转,虽然之前被破,但这并不代表他便施展不出来了,事实上,不但能够施展,而且还是一种极为高深的防御性武学!

        一般哪怕是乔峰这种超一流高手,内力外放,也就勉强能抵御一些不算强的攻击,可这大成层次的金钟罩,却是连刀剑劈砍都可无惧,为何不用?

        扫地僧已经知道林彬的厉害,这金钟罩,便是他应对林彬的底牌之一!

        不用才是真的傻了。

        “同样的招数,第一次用是惊艳,第二次用,却就是愚蠢了。”

        林彬站在原地,面不改色。

        这一次,他却没想着再试探、或是熟悉自身武学。

        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全力以赴了。

        轰!

        现有内力,全面爆发!

        天龙武学?

        不用了!

        林彬后退半步,摆开架势,家传展眉拳起手式!

        看似稀松平常,几乎就是三流拳法,但冲过去的扫地僧却顿时脸色大变,他在林彬的起手式中,看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怖。

        “怎会如此?!”

        他不解,却并未退却,反倒是小心谨慎,提起所有内力,同样是全力以赴。

        噗!

        刹那间,摆出起手式的林彬全身衣物猛的绷紧!那是内力逸散之后带来超强冲击力。

        同时,林彬全身体表的血管根根鼓起,如同一条条蜈蚣盘踞于皮肤之下。

        轰!

        一阵恐怖狂风以林彬为中心,朝四面八方呼啸而去。

        接着,滚滚血色狼烟自林彬头顶升腾而起,将他衬托的宛若一尊杀神!

        气血滚滚,全力以赴时,毛孔中排除的汗液瞬间会被蒸发,而被蒸发的汗液,呈血红色!

        气血滚滚如血色狼烟升腾。

        这一幕,顿时让扫地僧明悟。

        “你竟然还是顶尖横练外功强者?!”

        “难怪,难怪你每一拳每一脚都重若万钧!”

        “如此,更要渡化于你,否则,一旦你入魔,这天下还有谁能挡你?”

        “入魔?”

        林彬大笑着,挥拳。

        展眉拳第一式,舒展眉!

        所谓舒展眉,其实就是展眉拳的第一招,简单来说,便是正步弓拳!

        展眉拳如长拳一般,大开大合,又像是眉毛展开,所以这一式,名为舒展眉,看似稀松平常、毫不出彩。

        但实际上,催动展眉拳的内核,却是百战拳经!

        也是林彬在实战之中,第一次动用百战拳经。

        “渡化?”

        “接下这一拳再说!”

        轰!!!

        伴随着弓步、出拳。

        林彬脚下,本就已经开裂的地板瞬间寸寸龟裂,而后土石爆碎,疯狂逆流,竟是有遮天蔽日之威!

        哗啦啦!

        土石逆流,倒飞如雨,其威力,不弱于子弹!

        密密麻麻,飞向四面八方。

        当当当当···

        扫地僧暴起,笼罩着金钟,飞跃数十米之远,同样是对林彬一记炮拳轰来,要硬碰硬!

        诸多比子弹为威力还大的碎石轰击在金钟之上,金钟轰鸣,当当作响,但扫地僧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慢。

        金钟稳固,他破开那大片‘混乱区域’,与林彬轰然对拳!

        由此可见,扫地僧的金钟罩是真的猛!

        就是密密麻麻的子弹轰在上面都无用,要嘛会被直接弹开,要嘛,甚至直接炸裂,变成碎片而后落地。

        哐!!!

        当林彬平平无奇的拳头与金钟罩碰撞在一起。

        前一秒还稳如泰山的金钟罩瞬间破碎,连千分之一秒都未曾撑得住,也就是这一刻!

        两人的拳头,在众人惊骇欲绝的表情之中轰然碰在一起。

        咚!

        一圈极为恐怖的波纹瞬间从两人之间爆发。

        砰、轰!!!

        林彬脚下,本就饱经摧残的土地更是彻底粉碎,化作漫天尘埃,逆冲而上足有数十丈高,波及范围之广,直径过百米!

        而在这个范围之内的段延庆、鸠摩智,毫无意外的首当其冲。

        擦?!

        两人心头瞬间猛跳,而后感受到足以丧命的波动在自己所在的四面八方同时爆发···

        人都傻了!

        我撑!!!

        两人第一反应,都是强撑下去。

        你得特么得装···

        装个鬼啊!

        撑不下去了。

        逃!

        两人二话不说,将所有手段全都用上,护住自身的同时,闷头往外冲出···

        两秒钟后。

        唰!

        两人冲出那大片的爆炸、土石翻滚、逆流区域,早已经是灰头土脸,比乞丐还要污浊。

        而当他们两人回头看去时,更是一副见了鬼的神色。

        “哇!!!”

        接着,两人又是同时喷出大口黑血,显然已经受伤不轻,这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才会出现的情况。

        哗啦啦!!!

        而站在一百五十米,甚至两百米开外的人,都被一阵夹杂着泥沙的狂风吹到东倒西歪、脸色狂变。

        “这,这还是人吗?!”

        段誉惊叫不已:“隔这么远,都有如此惊人的力量?”

        不仅仅是他。

        此刻,所有人皆惊!

        灵鹫宫弟子、少林弟子、段正淳、吃瓜的武林人士···

        谁人不惊?

        惊到全身发麻,头皮都在颤抖!

        太特娘的惊人与恐怖了!

        甚至就是王语嫣等人,也全都难以淡定,虽然他们都出手,挡住了这成片狂风,未曾有半点狼狈,但这种波动,仍然有些‘超纲’了。

        “原来···”

        东方不败双目放光,在震惊之余,兴奋道:“群主已然强到这种程度?!”

        “原来,我等练武之人,可以强横如斯?!”

        “太夸张了!”

        封于修大叫:“这简直已经有了王道长的部分威能!”

        加钱居士也是震惊道:“这还是练武吗?我怎么感觉是在修仙?!”

        王语嫣惊叹不已:“这,这等威势,就是师伯在此,也全然比不过啊,就是不知他们称赞有加的师公与之相比又如何?”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李天然抓耳挠腮,在震惊之余,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一战的结果。

        “尘土逐渐散去了!”

        他们都凝神以待,眯起双目,通过逐渐散开的尘埃,看向两人碰撞的中心···

        “嗯?!”

        隐约看清之后,所有人都再度吃惊。

        林彬站在原地!

        他脚下,乃是一尺见方的土地,完好无损!

        但除那一尺见方的土地之外,周遭直径超过十米的土地,却是直接‘空了’!

        出现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圆形大坑!

        大坑之中,只有林彬脚下的‘土柱’完好。

        扫地僧仍然‘飞着’。

        唯一与地面间接接触之地,只有他的拳头,此刻,两人的拳面仍然碰在一起,像是仍然在比拼内力。

        “没事!”

        少林寺的和尚们喜上眉梢。

        “师祖他老人家没事!”

        扫地僧是谁?法号是什么?哪一辈的?这些和尚根本不知道,扫地僧一直以来都是个透明,谁会注意他啊?

        但他既然这么屌,叫师祖就对了!

        然而···他们的话音刚落。

        噗!

        扫地僧却突然喷出大口黑血,甚至还夹杂着内脏碎片。

        随即,扫地僧也是无力坠落,像是已经失去意识了,坠向坑中。

        林彬见状,轻轻挥手。

        嗡!

        内力勃发,裹挟着扫地僧的身体,飞出大坑范围,而后平稳落地。

        接着,林彬脚步轻点,如同飞鸟一般,轻飘飘飞越这数十米范围,落在扫地僧脚边。

        “你···你住手!”

        有和尚在惊惧之下出声,但刚一出口,他便震惊不已,猛的捂住自己的嘴,瑟瑟发抖。

        太恐怖了!

        林彬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

        让他根本不敢直视,也就是发现林彬看都没看自己一眼,才让他勉强冷静下来。

        林彬伸手,点在扫地僧胸前,一缕内力探入,简单感受之后,不由挠头。

        “我出手好像太狠了一点。”

        “咳咳。”

        “不过,你这天龙第一人也的确有些弱啊,连我一拳都扛不住。”

        这话,哪怕是扫地僧已经昏迷,也是不由全身一颤。

        你特娘的要不要听听自己在说什么!

        “不过好在死不了。”

        这厮又嘀咕道:“他体内那股不断修复受损经脉的力量,应该就是易筋经了吧?”

        “天龙八部里的易筋经作为顶尖内功,这效果倒是也很不错,不过,死不了···也还好。”

        “算了算了。”

        林彬转身就走。

        对与扫地僧,他倒是没有将其杀了,或是吸干的想法。

        无仇无怨,没这个必要。

        留下他,之后还可以当做一个副本不是?比如群友们有了足够进步的时候,是不是可以让王语嫣申请协助,然后过来‘刷一刷’?

        嗯,完全是可以的嘛!

        没人敢开口!

        再林彬走到王语嫣等人身边时,扫地僧终于清醒,缓缓坐起身来。

        众人连忙望去,却发现扫地僧一眼看上去,简直就像是苍老了十余岁,好似油尽灯枯,时刻都会圆寂了似的。

        扫地僧自己也是有不短时间的茫然。

        随即感受着自己的状况,不由苦笑一声。

        别人不清楚,他自己却是很清楚的。

        死,短时间内倒是死不了,但却也已经无法恢复到这一战之前的状态了,就是有易筋经也不行。

        至于寿命,也会缩短不少。

        还能活上几年,但真的不算多了。

        “阿弥陀佛。”

        “多谢施主手下留情。”

        这一战,虽然受伤很重,但却也让扫地僧彻底清醒。

        他知道,自己太自大了。

        尤其是这些年来伴随着自己内力的增长、对于各种绝学的领悟,虽然嘴上不说,但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天下第一。

        理所当然的认为天下人都不如自己。

        林彬之前的表现虽强,但在自己眼中,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因此,‘自然而然’觉得林彬不如自己,自己完全可以将其‘渡化’,让其一辈子都为守护少林而出力。

        甚至还有着一种‘我全都要’的想法。

        想要将萧峰父子、慕容博父子以及东方不败等人,全都收入少林···

        直到现在,扫地僧才知道,自己这些想法,到底是有多么可笑,简直就是天荒夜谈。

        甚至,林彬仅仅是一招而已,自己便已完败。

        若是他要下杀手,自己还能活着?

        看着已经被完全改变的地形,扫地僧又是一声长叹。

        “阿弥陀佛。”

        “罪过、罪过。”

        “更要多谢施主将老僧打醒。”

        此刻,扫地僧内心凄苦,却也无可奈何。

        甚至莫说是林彬、东方不败等人了,就是萧远山,也留不下,以他现在的状态,出手都是问题,何况迎战萧峰、萧远山这类强者?

        至于少林之后该何去何从···

        尤其是玄慈的丑事被爆出来,少林除自己这个重伤老和尚之外,还没有其他高手坐镇,少林的声誉又会被毁成什么样···

        扫地僧也只能呜呼长叹,无可奈何。

        “清醒了便好。”

        林彬淡然道:“大师你的佛法还是不错的,武学造诣也很高,但就是太孤独了。”

        “数十年如一日,难免会有些偏激。”

        “···”

        扫地僧双手合十:“施主教训的是。”

        “所以,我决定之后每隔一段时间,让我这些兄弟中的一人或是几人过来与大师你过过招。”

        林彬笑了,指着身后东方不败等人:“让你不那般寂寞,也不至于一个人钻牛角尖,陷入偏激的思想之中。”

        “···”

        扫地僧嘴角一勾。

        这是要把自己当做陪练啊!!!

        他们的实力的确不错,但如何有资格让自己当陪练?

        可看着林彬的身影,扫地僧却也无法拒绝,只能道:“这自然是最好。”

        同时,他心中又是一阵长叹。

        “只怕,不仅仅是看上了我这个顶尖陪练,还看上了藏经阁中的少林七十二绝技吧?”

        但同样,扫地僧还是无可奈何。

        知道了林彬的算盘,依旧没办法拒绝。

        其实扫地僧还真不大方。

        他可不会无缘无故让少林绝学流落出去,被其他人随意学之。

        之所以让萧远山和慕容博学了那么多,完全是因为他早就有想法,将这两人收入少林之中。

        只要你们是少林的人,学七十二绝技算什么?

        我巴不得你们多学一些!

        但林彬的人要学,自己敢不给吗?

        敢之后把他们变成少林的人吗?

        渡化?

        呵呵。

        “施主,老僧伤势过重,还需疗伤,便不在此逗留了,告辞。”

        扫地僧转身,嘴角的笑容格外苦涩,转身一瘸一拐走向藏经阁。

        “师祖,您···”

        大大小小的和尚们围了过来,都想表达一下关心,但扫地僧却是缓缓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多言。

        但随即,他的目光却是在人群中锁定了脸上还挂着泪痕的虚竹。

        “虚竹!”

        “师祖?”虚竹错愕。

        “你随我来。”

        “这···”

        “快去!”虚竹的师父恨铁不成钢,一把将虚竹推了过去:“赶紧扶着师祖!”

        ······

        “扫地僧的眼光还是毒辣。”

        陈玉娘叹道:“一眼就看出了虚竹的不凡。”

        “的确。”张天志点头:“虚竹的天赋其实不弱,但就是见识的太少了,所以看上去非常蠢笨。”

        “但他的天赋真的很好,一旦开窍,可称为一代绝顶高手。”

        “收服慕容博和萧远山的计划落空,扫地僧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开始自己培养接班人了吧?”

        他们都清楚。

        扫地僧之所以那么淡定,就是知道自己有两个‘接班人’,完全可以护住少林几十年。

        但现在不一样了,这两个接班人一个死、一个注定不会接班。

        没办法,只能自己再培养一个。

        只求能来得及。

        这也只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毕竟自己慢慢培养,哪里有直接把别人‘大号’要过来,来的香?

        但是···没办法啊~!

        ······

        大片吃瓜群众眼巴巴看着虚竹扶着扫地僧入藏经阁,而后又眼巴巴看向林彬、王语嫣等人。

        不敢吭声。

        这特娘的还能说啥?

        就是萧峰父子此刻都默契的保持着沉默。

        少室山一战,完全变味儿了!

        本该是乔峰寻仇,或者说是天下群雄围杀乔峰才对。

        结果呢,却是一出又一出的大戏、大瓜接连蹦出来,让大家吃的目瞪口呆、直接吃撑了!

        接着又是王语嫣、林彬一行人的接连出手,强到令所有人头皮发麻,甚至绝望。

        乃至于大家的三观都被‘刷新’了。

        原来,武学,竟然可以强到如此境界?!

        而现在,林彬等人不吭声,吃瓜武林人士哪里敢哔哔?就是走都不敢走啊!

        谁知道林彬一行人到底是个啥性子?

        万一有人是个捉摸不定的想法,自己要走,他给自己喀嚓了咋办?

        还是鸠摩智。

        实在有些撑不下去了。

        先是大腿挨了一针,接着又被震出严重内伤,眼看着现在气氛如此凝重,他不由干笑一声。

        “啊哈哈哈···”

        笑的要多干有多干!

        他自己都觉得尴尬,见没人搭理,又道:“中原武林果然是人才济济,王姑娘更是让小僧刮目相看!”

        “实力之强,就是放眼整个天下,都难逢敌手呀!”

        他惊叹一声,却发现连拍个马屁都是非常尴尬。

        也没人附和一声。

        艹蛋!

        只能话锋一转:“不过今日小僧还有一些急事,便先走一步了,日后定然带上赔罪礼物,前去王姑娘府上赔礼道歉。”

        “小僧这边,便先告辞了。”

        管你尴尬不尴尬的。

        先溜啊!

        他说完就准备走。

        然而,一道身影,却是默默‘飞’了过来。

        “鸠摩智,你干的坏事儿也够多了,便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吧。”霍元甲拱了拱手,这一刻,他给林彬等人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年轻时期。

        张扬、霸气外露,甚至有些邪性。

        “???”

        鸠摩智人都啥了!

        我特娘的现在身受重伤,勉强还施展个轻功离开就不错了,正准备强撑一口气,出了少林寺大门,拐个弯就吐血逃命呢,结果你要跟我打?!

        “唉!此言差矣!”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鸠摩智脸色微变,露出一抹讪笑,竟然开始讲起了道理:“年轻人行差踏错是常有的事,只要回头是岸,便还有的救。”

        “小僧便已经是回头是岸,施主又何必逮着过去不放呢?”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把,小僧已然幡然醒悟,决定从今往后,做一个导人向善的喇嘛,阿弥陀佛!”

        霍元甲:“···”

        你特娘的跟我搁这儿搁这儿呢?!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霍元甲当了大侠之后,真的是方方面面俱到,但不要忘记,在那之前,他本来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儿啊!

        此刻既然决定出手,哪里还有倒回去的道理?

        何况谁不知道鸠摩智这货是个什么东西,说两句话就改邪归正了?

        信了你的邪!

        “废话少说!”

        唰!

        霍元甲直接动手,霍家迷踪拳。

        噼里啪啦!

        鸠摩智心中大急,但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强撑着出手,然而,才接七八拳而已,便猛的喷出大口黑血,而且喷出的如同‘血箭’!

        这不是他有什么独门武学,而是实在憋不住了,‘压强’太高,喷血如箭。

        气息也是瞬间萎靡了下去。

        甚至连主要经脉都被震断了数根,眼看是不活了。

        “???”

        “你怎么这么弱?!”

        霍元甲错愕。

        他知道鸠摩智受了伤,但却没想到伤的这么严重。

        这也不怪他眼力不够,而是鸠摩智这货是真的太能装了,堪称天龙世界的逼王。

        之前装的那副模样,哪里像是受了重伤?

        所以霍元甲才没怎么留手。

        结果直接给震了个半死???

        “浪费,浪费呀!”

        他郁闷叫了一声,直接上前,施展北冥神功,开始疯狂吸取鸠摩智的功力,本就濒临死亡的鸠摩智哪里扛得住这个?

        当即便翻起了白眼。

        不到一分钟,便直接嗝儿屁了。

        “可惜,太可惜了。”

        霍元甲呲牙咧嘴、摇头晃脑。

        才吸了不到六成!

        简直可惜!

        而这一幕,更是让所有吃瓜武林人士头皮发麻,不敢有任何异动,甚至很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甚至直接就开始憋气。

        怕呀!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你说?

        他们露出恐惧之色。

        这动不动就把人吸死,该不会下一个就轮到我了吧?

        但他们却没想过,就自己这点本事···

        人家根本懒得吸!

        倒是段延庆的神色大变,难看了很多。

        因为他发现,林彬身后,好几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不断游离,好似时刻都会动手。

        这特么是把自己也当成‘补品’了啊!

        段延庆心中大急。

        却听王语嫣轻声道:“段延庆终究与我有着一丝血脉关系,还是···”

        听到这里,段延庆几乎给王语嫣跪下。

        但下一句话,却让他如坠冰窖,浑身冰凉。

        “给他留一成功力吧,免得吸死了。”王语嫣幽幽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