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大主宰之天帝传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母子叙话,太古祖塔

第三百四十七章 ?母子叙话,太古祖塔

        “娘亲~”

        牧尘面露微笑,朝着那白衣女子行跪拜大礼。

        这股血脉相连,忍不住想亲近的莫名亲切之感,不会错。

        “吾儿为何行此大礼,快快起来。”

        气质温婉的白衣女子快步上前,将子嗣扶起。

        于父母而言,自然当得起儿女叩首。

        只是,寻常情况下,很少有这般珍重。

        这就好像家中素来父慈子孝,某日你突然跪下,“哐哐哐”地给老父亲磕三个响头,差点把人送走。

        老爹绝不会开心受下,直呼好大儿。

        而是惊讶地发问,吾儿有何难处。

        “这是第一次见到娘亲真容,故而心有所感。”

        牧尘顺势起身,解释缘由。

        清衍静自生下他后,为了躲避族中追查,亦有保护血脉的意思,不足一年,就匆促离去。

        至今已有二十载岁月,可母子相见,只有寥寥数次。

        一次在灵路位面,出手掩护子嗣离开。

        一次在遗迹大陆,出手镇压圣灵院那头上位地至尊层次的光明圣龙,帮助百灵王族麾下的牧灵院,登顶五大院。

        两次相见,皆是一缕意念,或灵力分身。

        祖地碰面,都是首次见到清衍静的真身。

        “尘儿有心了......”

        清衍静眼眶微微湿润,拉着子嗣的手不愿放开。

        虽说这些年,迫于族中压力,导致骨肉分离。

        她对牧尘只有生育之情,而无赡养之恩,心怀愧疚。

        可牧尘并未忘记她这位不合格的母亲,执礼甚恭。

        “娘亲何故感伤,我们这不是见面了么?”

        牧尘笑着为清衍静擦拭去眼角的泪水,极其开朗。

        或许是子嗣的情绪感染了她,清衍静的愁绪一扫而空。

        ——

        “吾儿可是要吸收祖气,强化浮屠塔?”

        “大可放肆来此,只要不把祖地拆开,娘亲保你无恙。”

        相传,清衍静不是疑似被收监祖塔么?

        后来又说,要向祖塔这件顶尖圣品绝世圣物的兵中神祇告状,借至高祖器之力夺权,篡了浮屠神族的大位。

        观这般自由出入之态,难道是行动成功了?

        “尘儿且看,这是什么?”

        面对子嗣的疑问,清衍静笑得极为开怀。

        只见她柔荑一抚,身后那座庞大到无法形容的古塔突然震动,表面荡漾出道道无形涟漪,幽暗塔身渐渐变得透明。

        一道浑身散发着浓郁腐朽气息的苍老身影,盘坐其中。

        亿万缕祖气被从虚空深处接引而至,尽数压向那人,使得本就不算挺拔的身躯,更加佝偻,苦苦支撑。

        论气机,居然丝毫不弱于清衍静这位圣品灵阵大宗师。

        牧尘心中一动,“难道......”

        “没错,他就是浮屠玄,我浮屠古族现任大长老。”

        “也是迫使我母子二人不得不骨肉分离的......真凶。”

        清衍静,神情平静地颔首回应。

        当年,清衍静行踪神秘,浮屠族强者并未追踪到。

        可她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去。

        一来,族中毕竟有生她养她之恩。

        昔日与摩诃古族联姻,她这位女主角一走了之,令族群在大千主位面颜面大失,自己于心不安。

        尤其是,她出身的清脉,更是因而备受族中打压。

        于情于理,都得有个交代。

        二来,她并非愚孝愚忠。

        当年道行到了关键时刻的她,下一步,就是冲击圣品领域,再也没有比浮屠界更加安全的闭关之地。

        待登圣成功,自然就有庇护丈夫子嗣的力量。

        可离开百灵大陆不久,她便顺利登圣,还遇到了灵溪。

        踏入圣品灵阵大宗师领域的清衍静发现:

        即便她登圣,也无法阻挡浮屠族举教之势,唯独回到族中,彻底掌握大权,才能结束这无休无止的一切。

        按照大长老浮屠玄这个老顽固的意思,是直接毙掉。

        可一来,清脉虽说惨遭打压,依然根基雄浑。

        清衍静的爷爷,一代圣品巨擘,浮屠族上代族长。

        清衍静的父亲,三大主脉之清脉脉首,仙品巅峰巨擘。

        因强行冲击圣品领域,憾然坐化。

        清衍静本身,亦是一位天才灵阵大宗师。

        祖孙三代养望,积累下的人望何其恐怖?

        浮屠玄要杀上代族长的后人,遭到大批族老反对。

        二来,踏入圣品领域的清衍静,妥妥的顶尖战力。

        就因为与族外之人通婚,就要毙掉一尊圣品战力,就是三大始祖那一世,浮屠族都未如此奢侈阔绰过。

        甚至不少人想着,你若能登临圣品,使得族运大涨,再添底蕴,与外族通婚生子又算什么?

        使劲生,生他个十个八个的也不算事,都是小节。

        只是,族中第一强者浮屠玄,非要惩戒清衍静。

        再加上玄脉墨脉两大主脉,有心联手打压清脉,不想看到清脉强势第三世,才导致清衍静被收监祖塔。

        登圣近二十载的清衍静也没闲着,踏入圣品中期。

        直到最近,大长老浮屠玄再次来到祖地,逼问其所诞下的孽子下落,被清衍静联合祖塔轻松镇压,来个反收监。

        故而,才有牧尘眼前所看到的一幕。

        ——

        浮屠玄老儿死不服输,清衍静就一直用祖塔镇压。

        并不急着走出祖地,掌握族中大权。

        而是温水煮青蛙,一面日夜逼迫拷问大长老,一面暗中联络其父旧部,及其清脉族人,悄无声息地接触己方力量。

        如今,已有超过一半席位倒向清衍静,暗中许诺效忠。

        只待这位圣品灵阵大宗师走出祖地,彻底镇压了大长老,浮屠界上下就会瞬间变天,改天换颜。

        大长老虽说顽固腐朽,是阻止母子团圆的真凶。

        可毕竟在浮屠古族族运最颓靡的时刻,挺身而出,苦苦支撑,维持五大神族的位格而不坠,于族有大功。

        若非无可救药,清衍静也不想杀他。

        牧尘听得目瞪口呆。

        不愧是你啊娘亲,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尘儿可想去为娘出生之地,清脉看一看?”

        昔日浮屠古族的护族灵阵,都由清衍静这位灵阵大宗师带领族中长老们,一手修建维护,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而今大长老被镇祖塔,族中上下更无人能制约。

        只要清衍静愿意,随时能在不惊动其他强者的情况下,打通一条空间通道,将自家子嗣送至清脉。

        让清脉上下,提前见见未来少君。

        甚至是...浮屠古族未来的族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