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当女配无聊时在线阅读 - 番外十

番外十

        当天,时景就陪着秦乔回去搬家,说是搬家,也就是拿拿衣服,证件什么的。

        然后就带着东西上车,准备搬到时景那,车路过民政局,秦乔想起包里的身份证,户口本。

        户口是她大一的时候就早早的牵了出来,当时废了不少力气,还特地跟他爸的情妇,还有便宜弟弟秦城大吵一架,最后她“伤心”离家,牵走了户口,一副有他们娘俩就没她的架势。

        秦乔转头扯了扯时景:“领证吗?”

        时景正看着秘书发给他的合同,闻言,转头,愣了下:“你说什么?”

        一小时后,助理一脸懵逼的过来,递上时景的证件,再过一小时,时景一脸懵的握着个本子出来,他转头看向秦乔:“我们不是搬家吗?”

        秦乔塞好新鲜出炉的结婚证,抬头:“嗯?既然都路过了,顺便领证,不好吗?”

        时景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头一低,又看到秦乔在各种社交软件晒了结婚证。

        时景嘴角上扬了下,算了,婚礼好好办就行。

        于是,不到一天,整个圈子傻眼了,一众名媛看着那结婚证,心脏在滴血,千防万防,秦乔还是把人叼走了,一时间,骂宋宁废物的人瞬间多了一大把。

        那边,秦老爷子看了眼自己乱七八糟的儿子,在看了看哭的稀里哗啦的小三,还有懵逼的孙子,整张脸都沉了下来,他们明显是被秦乔算计了。

        他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一辈里,就属秦乔最出色,可她没心,她对秦家还有方家都是冷漠态度,所以他不可能让秦乔继承家业。

        而且他默许秦乔从他们口袋里扒拉走钱,看中的也是她能从方家手里挖出钱来。

        与其说他们由着秦乔坑他们钱,还不如说他们在豪赌,赌秦方两家最后谁能将秦乔收入囊中,独占两家巨资。

        所以,秦乔的婚事至关重要。

        不过……

        秦老爷子想起时景,眉头皱了下,那两人谣言最近有点多,他是真怀疑那位时总看上了秦乔,也有可能是看中了她的钱。

        毕竟,有钱人虽然很多,但流动资金多的却很少,基本都借的银行,然后付着利息。

        有了秦乔,在资金周转困难时,都可以不用看银行脸色。

        “爸,妈,爷爷,秦乔结婚了!”秦城看着好友给他发来的截图,整个人傻了。

        秦家人一惊,连忙凑过去一看,小红本上,秦乔笑的天真又可爱,一旁男人眼底带了丝茫然,嘴角却依旧微微上扬。

        老爷子整个人透着股寒气:“秦乔哪来的户口本?”

        一旁那小三跟秦城身体打了个颤,秦谙微慌着,他当初为了维护一旁这两人,一气之下,让秦乔把户口迁出去了。

        秦老爷子仿佛看到了他多年经营毁于一旦,一大笔金库飞向了别人的家里,心脏一抽,眼前一黑,耳边隐约听到了身边人的惊呼声。

        方家也乱成了一团,秦乔这么多年,明里暗里从他们手里挖走了多少钱?如今,又坐拥满是古玩的别墅,他们之所以还能忍,完全是知道老爷子的想法,但她如今居然直接结婚了?

        还是时景?

        换成其他人,他们还能搞一下,但这人出生名校,人脉广,做的又是高科技,还背靠政府。

        他们没法暗地下手。

        方思云守着方老爷子,看到时,神情恍惚了下,秦乔居然成了时太太?

        一旁,方老爷子整张脸被气的铁青。

        时景看着响个不停的手机,干脆全转了秘书,他没想到,哪天他领个证,全城轰动。

        他看向秦乔,秦乔穿着家居服,整个人嫩嫩的,软软的,然后扑进了他的怀里,时景看着工作邮件,在看了看怀里乱动的人,深吸了口气,压下那点差点涌出的躁动。

        他本来堆积的事就多,最近两人又黏一块,放肆的久了点,导致他现在是真的忙,再加上他还得腾出时间准备婚礼。

        他低头亲了下她额头,然后将她推开了,一旁秦乔傻眼了,领证后,翻脸不认人?

        秦乔正准备气下,手机又响了,出乎意料的居然是她妈?

        秦乔以为先来找她的会是两家老人,她换了衣服就下楼,小区门口,方琳琳正靠着,秦乔猜她是因为结婚证的事来的。

        方思云貌似对她的时爸爸感兴趣。

        “妈?”

        方琳琳看向她,走过去:“喜欢?”

        秦乔困惑着:“嗯?”

        方琳琳看着亲女儿,她嘴角无奈一勾,也对,她自己挑的人,肯定奈何不了她。

        她的思云被她保护的好好的,但这孩子从六岁起就被迫学会算计人。

        “嫁妆。”方琳琳掏出张卡。

        秦乔微微震惊的着接过那张银行卡,方琳琳居然给她嫁妆?明明平常对她抠死了,下一秒,她又听到声音传来:“当年那事,对不起。”

        秦乔捏着银行卡的手瞬间紧了下。

        “被娇惯的大小姐,突然被当工具去联姻,我那时候气性大,看到你只有恨意,根本懒得管你,所以当年的事对不起,是我疏忽。”

        “不过,我虽然给不了你母爱,但其它的会给你,你的嫁妆我不会落下的,跟思云一样。”

        秦乔拿着银行卡,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时景正站在楼梯口等她,就看到她独自走回来,孤零零的,莫名有种可怜兮兮,没人要的感觉。

        他皱了下眉,走过去,秦乔看到来人,张开双臂:“爸爸,背?”

        时景听着那称呼,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领了假证。

        他蹲下身,秦乔趴了上去,脑袋搁在他肩膀,小声着:“要生娃吗?”

        时景深吸了口气:“秦乔!”

        秦乔:“嗯?”

        “婚礼时间还没敲定!”

        秦乔:“哦。”

        忘了。

        但她现在就是闷闷的,时景背着她进了门,刚放下,就被秦乔抵在了门口亲了过来,那小手还乱七八糟,毫无章法的扯他衣服,扯了半天没扒干净。

        时景呼吸微重,见她开始委屈,又无奈的自己动手把自己脱干净。

        一夜缠绵过去后,秦乔彻底不行了,原来她在上面的时候也挺累的?

        她磨磨唧唧的起床,时景已经不在了,一看时间,早上九点半。

        她玩着手机出来,她这两天刚跟老师联系完,准备过去帮他们做会实验。

        然后,一开卧室门,她傻在原地,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外面,一小孩跑过,一年纪偏大的女人穿着个围裙,边擦手边对着不远处一男人:“我说你啊,来都来了,别拉着张脸好不,他躺医院的时候,咱们住的不也这吗?那时候怎么不见你板着张脸?”

        阳台,一男人站着固执的没说话。

        “他这房子也不住,他不会知道的。”女人又道。

        男人就露了半张脸,浑身上下都写着“他不高兴”四个字。

        “爸,妈,你们……”一年轻女人话到嘴边,突然愣住了。

        她看向卧室边上的小姑娘,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没睡醒。

        “不……不好意思,我们可能走……走错了。”那家人看到她齐齐懵了下,他们是开密码进来的,虽然理论上不会走错屋子,但理论上,这里也不该出现小姑娘。

        秦乔也呆呆着打电话:“家里出现好多人。”

        公司里,时景刚开会完,接到电话,愣了下,看向秘书。

        五分钟后,时景站在办公室内,听着秘书汇报:“您父亲的病,要来这边医院治疗,但不肯告诉您,也不肯向您求助,直到今天早上,好像因为他们在医院附近的租房被人抢了,一下子没地方住,您母亲才问我您那套房有没有在住。我就……”

        他这套房离学校还算近,但更近的其实是医院。

        时景抿了下唇,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下,沉默许久:“没事,你这个月工资翻倍。”说完,他又立马回家。

        等着他回去的时候,家里安静到不行,他父亲正板着张脸盯着秦乔,秦乔心头发怵的看向时景,冲着他张了下手:“爸……爸爸。”

        屋内安静了下。

        时母脸色发白的又推着时景出门,然后小声问道:“妈……妈就问你一事。”

        时景看过去。

        “她成年了吗?”时母道。

        时景愣了下。

        秘书完全忘了这回事,她以为那两教授知道他们儿子领证了的事,但时景爸妈圈子跟时景几乎不重合,亲姐姐又是画画的,这消息传到他们那还需要时间。

        时母也不想这么直白,但他爸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富二代,被自己亲弟弟诬陷,又被亲生父亲猜忌后,他堵着口气,进了学校,做研究,他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商人,说什么容易利益熏心,父不父,子不子的。

        时景当年搞研发的时候,他爸还好,但后来经商,两人差点直接断绝父子关系。

        这几年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点,也准许她们跟他打电话,但他现在要是真有钱后,骗高中小姑娘玩玩,他爸今天非跳楼不可!

        时母吓的脸色苍白,她儿子应该没这么禽.兽吧?

        但那小姑娘喊他爸爸啊!

        时母身子软了下,时景他二叔以前玩的多过分,他们可都知道,那什么哥哥,爸爸都乱叫的。

        时景按了下额头,重新开门,里面那个像是没成年?

        然后,门开了,里面秦乔呆滞坐在沙发,跟他爸大眼瞪小眼的人,一身粉粉嫩嫩的家居服,帽子上还有两只兔耳朵,胸前还有只萌萌的兔子,活像个不谙世事,单纯好骗的高中生,尤其是现在还懵到不行。

        时景:“……”

        她成年了,过完十八岁生日好久好久了。

        他揉了揉眉心,走进卧室,几分钟后,又出来,将那两小本本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一手按在秦乔脑袋上,又揉了下:“乔乔,叫人。”

        ※※※※※※※※※※※※※※※※※※※※

        感谢在2020-09-3022:43:01~2020-10-0123:31: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yy25瓶;cc22瓶;七彩鱼、微小的蕾20瓶;雨与鱼与渔12瓶;逾渊鱼、彡丌10瓶;绛9瓶;紫琴7瓶;大白菜对半切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当女配无聊时请大家收藏:()当女配无聊时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