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当女配无聊时在线阅读 - 修

        那人脸色不太好看,    深吸了口气,转身就回自己的机构,立马跟时老爷子报告。

        时老爷子沉着张脸,    于是又砸了笔钱下去,    然后过了不久,    陈袁又来卖技术,说是有了点新突破,    因为技术部的确觉得之前的资料可行,    于是这回又花了五千万,之所以只有五千万,那是因为也就突破了一点。

        虽然只有一点,但时老爷子也高兴,他嘴角冷漠勾起,    他那所以也该尝尝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的滋味了。

        结果,    第三天,    机构那边传来消息,说秦乔也砸了一大笔钱下去,    做足了宣传。

        时老爷子忽然心脏抽疼了下,他揉着心脏,莫名觉得秦乔就像只打不死的小强,    有点难缠。

        结果就这么缠了一年,时景高考顺利考上A大,    同时,    他注册了公司,开始做小游戏卖出,主打全息研发。

        时老爷子听说后,冷笑一声,    让技术部加紧研发,可项目组自从半年前陈袁说他也想不出来该怎么办后,进度完全停滞。

        时老爷子又砸了好多钱后,项目组战战兢兢的说:“这条路好像不通。”

        他们没敢说他们可能被陈袁给骗了,毕竟他跟时景脸上可半点研发不下去的忧愁,只能证明,两边不是同一思路。

        时老爷子瞬间听懂了他们的潜台词,心脏猛的一抽,他一手撑在桌面,脑中忽然浮现秦乔源源不断的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几人连忙送了他去医院,等时老爷子醒过来后,医生含蓄提醒,他不能再操心。

        毕竟,年纪摆这了。

        时老爷子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于是完全放权给了时玖。

        时玖这几年越发的阴冷,时景亲自送了他妈进监狱,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能受的了,他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时玖掌权后,对着时景这边刚成立的小公司各方面打压,时景在做游戏,他那边就做相同的,类似的游戏,硬生生抢占市场。

        知道他还在研发全息,他就花着大价钱各种挖人,挖技术。

        他信奉的是,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用钱买不到的。

        但他原本以为这么压,就能替他妈出气,可时家因为绑架案的事情,本来就引起重怒,时景是唯一替他们出头的,再加上他念的是莘德本部,上大学后又是A大,人脉广的很。

        时玖不久就发现,无论他怎么打压,都撼动不了他半分,总会有人帮他,他气急之余,却也没余力再去打压。

        时家反而被他折腾的元气大伤,他看着怒火中烧的股东。

        他以前一直以为,拿到了时家大权,他就能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包括整下时景,但等他现在真正接手的时候才发现,他可能根本做不好。

        老爷子身体还算好的时候,一直牢牢把权,时副总之前想着儿子还年轻,还没收心,两人都没给时玖太大权利,忽然掌权,底下人根本不服,时玖年轻气盛,他想先好好在集团站稳脚跟,但就仿佛欲速则不达般,他屡屡想要做出点成绩,却次次失败。

        时景大二时,顺利开发了全息,有着学校支持,政府支持,还有各投资人的大力投资,公司价值瞬间飞升。

        两边一对比,时家的股东就有点郁闷,也搞不明白,时老爷子明明有个优秀的孙子,为什么非要将他赶出家门。

        各股东的想法,传到时老爷子那边,他又郁闷了下,挣扎着要回公司重新掌权,他的公司,怎么可以被一小辈比下去?

        但他刚起来,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然后进了手术室。

        时老爷子中风,叱咤半辈子的时董事长终于结束他的时代,时家的产业瞬间面临被瓜分的状态,同时,时家股价也大跌。

        几天后,时景听说,也只是发了个祝福短信,又继续看着秦乔化妆,今天她生日,难得的有钱有时间,他们终于可以给她大办一场。

        秦乔原本长相就偏可爱,化完妆,她硬生生的多了丝骄傲,那种似乎与生俱来的骄傲,矜贵,注定艳压全场。

        时景发现她好像偏爱黑色的衣服,明明可以做个天使,可她非喜欢做个小恶魔,他看了眼时间,走过去:“时间差不多了。”

        秦乔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妆容,仰头:“好看吗?”

        时景无奈的看着眼前等夸的秦乔,下意识想抬手揉她脑袋,眼前原本骄傲的小脸瞬间惊恐,一双眼睛睁的又圆又大。

        时景手立马停在她做好的发型上方两厘米处,没给她揉乱,秦乔这才松了口气,起身,挽上他手腕,识海里喊着:“小白?”

        107正在蹲在宴会场上,看着来来往往一堆的人,有学校的教授,同学,之前毕业的校友,也有秦乔最近在追的剧的明星,还有政府高官。

        它歪了下脑袋,秦乔给它戴的小帽子随着它的动作斜了下,然后帽子歪了。

        107抬起爪子将帽子推了回去,好不容易正了,它一动,帽子又歪了,它爪子在那边凄凉扶帽子,识海里秦乔声音传来,它可怜巴巴喊着:“乔乔,帽子歪了。”

        秦乔扭头看向窗外,自家系统依旧蠢蠢的,她道:“过来。”

        107一听,立马拖着歪了的帽子场中狂奔,然后扑到秦乔脚边蹲好,仰头望着她,此刻帽子已经彻底拖地了。

        秦乔蹲下身,指尖解开原来的小绳,又一手按在它脑袋上揉了揉,硬生生的将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毛揉的乱七八糟的,再给它重新系好。

        时景看了眼:“我早上看到它很认真的在拿爪子梳毛。”

        秦乔:“毛乱点才不容易掉帽子。”

        107原本正惊悚于秦乔把它好不容易梳好的毛型给揉乱了,此刻一听,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时景:“……”

        他觉得她只是想揉它脑袋。

        不久,两人一猫出场,场内灯光改变了下,众人只见一男一女一块走出,女孩子一身黑色及膝礼服,原本偏纯然的脸上多了丝冷艳张扬,怀里抱着只白猫,萌萌的,一人一猫简直有着巨大反差。

        时景一旁安静的陪着,跟秦乔比起来低调了许多。

        虽然今天主角应该是秦乔,但时景年少有为,人脉极广,又能短短时间内成功开发全息网游,前途不可限量,这样的人此刻却甘愿给一旁女孩子当着陪衬,场内看向秦乔的眼神又羡慕了不少。

        “话说,秦乔生日宴会,秦总怎么没来?”有人问道,他们家孩子进的秦乔的辅导机构,成绩提了不少,所以面子肯定给,就算路程遥远,他们也来。

        “而且居然不是在老家,搞的我们为了参加个宴会跑这么远。”

        “还有秦太太呢?就算离婚了,也不至于女儿生日宴上也找不到人吧?”

        “哦,一天到晚的把自己关在别墅内呢。”

        “不是说有抑郁症吗?这么关着好?”

        “那能怎么办?她一出来,秦乔那机构的宣传哪哪都是,她受不了,就不出来了呗。”

        “好歹是亲女儿,怎么闹成这样?”

        “你不知道吗?那个养女家人故意交换了孩子,阿阮脑子居然进水,把人家女儿当眼珠子疼,对自己女儿不闻不问,后来发现那养女是个白眼狼,你说,她还有脸见秦乔?一看到秦乔,不就想起自己被那种人愚弄?”

        “也对啊。”

        附近,杨念神情麻木着,四周人的讨论声她已经听不到了,她只是怔怔的看着上头切蛋糕的女孩子。

        几天前,许明身边又出现了一可爱类型的女孩子。

        她跑去质问他,他却只是嗤笑一声:“有问题?我女朋友,你是做的最久了,你总不能让我一辈子抱着你一个吧?”

        “好了,看着你这么久来还算尽心的份上,这请柬给你,没准还能找到第三春。”许明带着那可爱的女孩子离开。

        她紧握着请柬,脸色发白的打开,然后一双眼睛泛红,秦乔的生日宴会。

        她看着上头的秦乔,她凄凉发现,她就算知道了,她还是不得不来。

        因为她为了许明抛弃了最爱她的余临,而许明玩弄了她,她只能来这抓最后一丝机会。

        她想到她暑假回家时,原本听说被时家打压的辅导机构,又莫名其妙的恢复了元气,隐隐有要做大的趋势,再过不久,场里这帮人就能看到秦乔自身光芒。

        她紧咬了下牙,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她们差距越来越大,大到她只能仰望的地步?

        杨念感受到了窒息,她扭头看向被众人簇拥的秦乔,又看到时景默默站她身旁,她彻彻底底的被刺激到了,凭什么人家过着那样的生活,她只能压抑的活着?

        过了会,一席裙摆出现在她眼角,她怔怔抬头,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拿着个酒杯冲她一笑:“不甘心?但你也配?”

        杨念双手骤然缩紧。

        徐诺居高临下的看着快要被刺激到的杨念,嘴角讥讽勾着:“人家是真正的小公主。你呢?不过是鸠占鹊巢的野鸡,公主做久了,还真以为自己是真的?”

        “怎么,费尽心思弄到请柬,不就是想靠男人翻身吗?”徐诺弯下腰,一把拽起她,趴在她耳边,低声着,“好好看,你哪里比的上人家秦乔?人家长的比你漂亮,智商比你高,学校比你好,连交的朋友也是各各出色。”

        杨念眼眶刷的一下开始充红,紧紧的盯着里面的人不放。

        “对了,人家男朋友也比你原来的那个出息。”

        徐诺嘴角轻勾了下,松开她,顺便给时玖打了电话:“我先回家了,要不要一块走?”

        宴会上,时玖接到电话,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明明二十多的年纪,硬生生的没了朝气,他跟徐诺半年前结婚,有了徐家的助力才轻松点,但自从爷爷中风后,徐家似乎看出他力不从心,一直想法设法让他们的人渗透进时家产业。

        再加上,他又有几个重大项目出了差错,现在连徐诺都对着他颐指气使的。

        他压下火气:“你先回去。”

        外头,徐诺轻笑一声,打了电话给一人,然后自己开车回家。

        时玖看着那边的时景,更加烦躁,他根本没给他请柬,但这段时间现实打击,他不得不学会弯腰,让人去弄一张,为的就是在场的人脉,现在人脉还没扩展,他怎么可能离开?

        他继续笑着跟人聊天。

        秦乔抱着107,给它擦了下嘴巴:“你到底是从哪弄的?”

        她就放下它一会,它就弄成这样。

        107趴好:“常在给的小蛋糕。”

        秦乔看向不远处那一身红色西装的常在,浑身上下透着股……

        傻气。

        秦乔掂了掂它,好像又重了点,再胖下去,她怕她抱不动它了。

        秦乔对着时景道:“我去洗下。”

        时景看了眼107满嘴脏兮兮的,点了下头,由着她们去收拾,自己则留下来继续招待客人。

        洗手间内,秦乔刚把107收拾干净后出来,走在走廊上,一旁的门突然打开,杨念出现,秦乔皱了下眉头,她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对劲?

        107看了眼,心头一阵恐慌划过,有什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它就懵了下,杨念突然从身后掏出一铜制装饰物,猛的砸过去。

        秦乔倒在地上,后脑勺鲜血直流,107连忙冲过去,一爪子划向杨念,却被发了疯的杨念用着装饰物,砸向了墙边,它趴在地上,身体艰难动了下,恍惚的望着杨念心态崩溃,堪比恶魔的模样,脑中划过什么。

        它来不及去想那是什么,身上的伤迅速好了,看到杨念正准备用那铜制装饰物的顶端划秦乔的脸,它慌慌张张冲过去,一爪子先划了杨念的脸,杨念一阵吃痛,拖起秦乔进了房间,107惊慌之下,连忙要往外跑,却被今天反应格外快的杨念一并拖了回来,然后大门关上。

        杨念提着107到秦乔身边,秦乔模模糊糊的看着疯狂的杨念。

        “不过一乡下来的而已?凭什么要长成这样?”

        “那样的教育资源,你又凭什么有这样的成绩?”

        秦乔听着她近乎疯魔的话,挣扎着就要起来,她刚刚想起来,原剧情原主嫉妒到发疯的时候,说的也是类似的话,做的同样的事,但杨念被男二许明救了,许明一脚踹晕了原主,导致火灾发生的时候,没有及时逃出,从而被烧伤。

        秦乔怕待会真的会发生火灾,她想要爬起来,杨念一脚踹了她一下,她动不了了,意识渐渐抽离。

        107跑过去,脑袋拱了拱秦乔,识海里慌张喊着:“乔乔?乔乔?”

        杨念看着完好无损的107,正古怪着,后头被她关上的门再次打开,她困惑回头,一穿着服务员衣服的男人拿着东西,对着她一笑,杨念下意识觉得哪里不对劲,突然那男人拿着那重物砸向她脑门。

        她晕倒在地,她看着那服务员,这才恍惚发现,附近的服务员都不见了。

        她看着那男人不急不慢的走向最近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打火机,又打开医药箱,拿出酒精,对着地毯一顿浇,然后点火。

        火迅速蔓延,那男人自己走了出去,杨念惊恐的想爬出去,可四周都是火,她绝望了。只能拼命向着里头爬。

        107见秦乔可能动不了了,连忙就要冲出门,可在那男人浇酒精的时候,它怔住了,从心头升起股恐慌,让它怎么也迈不动腿。

        然后,火“噌”的一下起来,107缩成小小的一团,抖个不停,不知道该怎么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乔昏迷中,识海里感受到阵恐慌,还有阵哭声,那哭声中夹杂着107的声音:“乔乔,乔乔……”

        秦乔听着啜泣声问着:“怎么了?”

        可107只会哭,哭个不停,仿佛神智已经完全紊乱。

        秦乔费劲睁眼,满屋的火,还有烟,她看着不远处团成一团的107,那毛抖个不停,她艰难的伸手,将它勾到身边,识海里道:“乖,不怕啊。”

        可她也只能识海里说着,秦乔觉得,她可能要交代在这了,她现在满腔的烟,视线所及还有火,她视线再次迷糊,恍惚间看到有人闯了进来。

        但秦乔依旧觉得可能太晚了,时景慌张的抱起她就走,杨念伸着手想要去勾时景的裤脚,指尖滑落,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留在大火之中,那种恐慌,孤独,满腔恨意喷薄而出,然后下一秒大火开始灼伤着她的肌肤,她发出痛苦嚎叫,打着滚往里缩,可里面也是火。

        时景抱起秦乔正要出门,门外一直藏着的男人忽然的拿起东西砸向两人。

        两人被砸回屋内,时景紧抱着秦乔摔在地上,可那人对着他们阴险一笑,关上了大门。

        杨念看着那两人,忽然痛快了,他们一块死,多好?

        那个徐诺,可是他们引来的疯子呢。

        秦乔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她再次醒来时,身处一片白色空间,一只巨大的白色圆球漂浮在空间,对着她露出慈善的表情,用着可惜的口吻:“好可惜啊,你栽在女主手上,明明差一点你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秦乔看了它许久,歪了下脑袋:“主系统?”

        那只大圆球看着女孩眼底带着点嘲讽笑意,仿佛在看它耍猴,它整只球忽然忽黑忽白,这女孩知道它真正意图!

        “原来,这才是你真面目?”秦乔好奇打量着眼前会变色的球,巨大的一只,两只人眼镶嵌其中,还有只巨大嘴巴。

        “够了!你任务失败,只能乖乖成为我的口粮!”主系统近乎贪婪的看着秦乔,它从来没想过107那种灵魂能引到这种极品。

        “不过,我给你一次机会,跟我签订合约,做我的子系统,等你攒够一定灵魂,你就可以再次为人。”主系统大度着道。

        秦乔靠在墙边,看着面前的东西:“攒够灵魂,然后变成你这种只知道吃的东西?”

        主系统颜色瞬间变为纯黑,连着声音都变的阴森恐怖。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要不是看她聪明,又冷心冷肺,不会被别人影响,是个天生做系统的料,不然它才不会忍着饥饿不去吃她。

        秦乔两手撑着下巴,笑着:“那你倒是吃我啊。”

        主系统愣了下。

        “需要我洗干净给你吃吗?”秦乔拍了拍脸,发现她好像不用卸妆?

        主系统颜色又开始变了,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全来了。

        秦乔感受了下四周温度,不冷不热,躺下准备接着睡:“我都卸妆了,你还没吃我,证明你吃不到我,所以肯定还有什么约束着你。”

        主系统:“……”

        “我想,107应该还没验收,等它签了验收的字,再来找我。”秦乔说完,就开始睡觉,任何交易都是有合同的,现世里几万块的生意都得搞个合同,何况这种卖命的。

        主系统刷的一下,整只球变红,可惜,秦乔真的睡过去了。

        它只好去找107,107还是一只猫的样子,现在趴在地上,两爪子捂住耳朵,拿着屁股对着它,跟一个小时前一模一样!

        它火了:“你到底什么时候签字!!!”

        107抬头,气着:“你骗我,你还出老千!”说完,它脑袋又趴下来,两爪子又捂住耳朵,继续拿屁股对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