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当女配无聊时在线阅读 - 成绩

成绩

        常在委屈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打开电脑,自己玩游戏,他也是有人陪的!

        外头,    时景拉起秦乔,    视线扫过角落的快递,道:“话说,你买了什么书?”

        今天快递到了,保镖送上来的时候,说是他的,但他根本没买过,既然不是他的,那也就剩这一个了。

        秦乔看了眼角落那高高一叠,    想了想,这才想起自己之前下单的书籍,    她连忙奔过去,    拖起那一叠的书到沙发边上。

        时景到底是不是外来的,这件事她好奇的很。

        时景站在一旁,    看她拆快递拆的兴奋,然后一本本书被她拿起,    又塞到他手里。

        时景:“???”

        《宇宙论》《四维故事》《平行时空召唤》……

        秦乔拉着时景坐到沙发上。

        时景翻开看了看,皱眉:“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东西感兴趣了?”

        她看杂书,    看的最多的不是那什么挖肾挖心放血吗?

        秦乔坐到一旁,    双腿盘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找着自己收藏的好几本,    头也不抬道:“这些书是我送给你的。”

        时景看着内容,不说里面有些一看就是增添作者臆想的,就是他真敢兴趣,    他直接看论文不好吗?

        秦乔点开一本,道:“我这有本类似那些的,我觉得你可能感兴趣,我念给你听。”

        “滋拉兹拉,系统2333为您服务。”秦乔努力让自己念念的绘声绘色,然后一双眼睛每念几句就意味深长的看两眼时景,一副我已经看穿你本质的模样,“时三,你已经死了,想要回原来的世界,就必须前往多个小世界,替那些受了冤屈的人讨回公道。”

        秦乔挑着念了两句,时景还按在书页上的指尖轻跳了下,这两者有关系?

        秦乔发现时景脸上半点慌张都没,低头,果断换了一本,他可能是没系统的。

        她又找了本纯穿越的,还是男的穿越的:“时四捂着头醒来,发现四周雕栏玉砌,像极了那些古装片,突然后头一太监打扮的男人……”

        时景抬手按住她脑袋,秦乔仰头,有反应了?

        就见时景看向时钟,言下之意,该睡觉了。

        秦乔看了看,再看了看他,乖巧着:“爸爸,女儿想念故事给你听。”

        时景闻言指尖忍不住颤了下,随即抬手按了下额头,爸爸?

        突然他听到一旁人用着脆脆的声音念道:“时四不信眼前的是太监,惊恐着脱了那太监的裤子,然后看到了……”

        时景一张脸瞬间黑漆漆的,立马收了她手机,抱起她就往房间走,秦乔怂了下,缩他怀里,两手紧抓着他衬衫,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爸爸,你还记得今天是我生日吗?”

        时景脸又黑了点,拿背撞开了她的门,又将她放到床上,最后一手捂住她嘴巴,磨了下牙:“时乔七!”

        秦乔想歪下脑袋,卖个萌,发现歪不动,最后眨了眨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时景。

        “我是你……”时景愣了下,对上那双干干净净,努力嘲他卖萌的眼睛,心脏突然多跳了下,他紧抿着唇,微垂眼眸。

        秦乔觉得他在想什么重要的事,但她现在觉得她呼吸不太顺畅,她想了想,努力张嘴,最后轻咬了下时景的掌心。

        时景连忙收回,神情复杂的看着她。

        秦乔大吸了几口气,然后仰头:“你要是不喜欢这本,我可以再换一本的。或者,你先把外头那些书研究完,之后我再给你念?”

        时景神色更复杂,他转身就走,外头,107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发现周围没人了,想到他们应该回房间了。

        它委屈了下,乔乔居然忘了把它带回房间?

        它耷拉着脑袋就要往秦乔房间走,突然想到什么立马扭头又跑回去要去叼那只大熊,用力拖,死命拖,它拖不动。

        107坐在地上,看到时景,连忙着:“喵~”

        时景:“……”

        107:“喵喵~”

        时景:“……”

        他好像听懂了?

        时景认命的拖着那只熊进了秦乔的房间。

        秦乔还在挑,门口脚步声响起,头一抬,就看到一只大熊堵在门口,然后一点点被塞进来,下一秒,她家系统钻了进来,跳进她床。

        时景看了她一眼,关上门,转身就走。

        107钻进被子:“乔乔,你刚刚把时景怎么了?我看他好像怪怪的。”

        秦乔躺下:“给他念啊。”

        毕竟他自己是不会看这种东西的。

        “哦。”107趴好,继续睡。

        第二天,几人去了学校,各科成绩陆陆续续出来,15班关上大门,拉上窗帘,开始查自己的部分分数。

        秦乔找了张白纸,乐滋滋的开始一桌一桌问分数。

        她看着那些数字,仿佛看到了大批零花钱,以及各位家长不要钱的宣传。

        “我跟你们说,咱们要保密,要等总排名出来,知道不?”秦乔小心翼翼的收好纸,等全部出来,这就是活招牌。

        一整个班乖乖点头,不说,绝对不说,打脸要攒到最后打才爽。

        15班的不说,一副要保持神秘的模样,直接急坏了楼顶重点班。

        15班考好得到的只是零花钱,但他们失去的是尊严啊!

        他们越急,15班的就瞒的越严,甚至有人去找老师套关系,结果老师对着他们劈头就骂,让他们好好学习。

        老师这找不到门路,就开始在大群里吼,普通班的压根不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这么关注15班,只悠悠说了句:“语文没出来呢,急什么?明天才会出总排名跟班里平均分。”

        重点班的也只能不安的等着。

        另一边,杨念从来没想过自己哪天将会用这样狼狈的姿态出国,但她看着新闻,余氏正式宣布破产,同时方从生还潜逃了。

        她跟余临再待在国内,只会被人指指点点,然后这辈子都抬不起头,与其这样,还不如出国,重新开始,况且以阿临的能力,就算在国外靠自己打拼,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差到哪去的。

        杨念这样想着,然后出了余临租的公寓,这是为了躲避记者,特地租的,虽然偏僻了点,环境差了点,但真的没记者找过来,估计在他们眼里,余大少爷不可能会住这种地方。

        她跑到了学校对面的店里,点了杯喝的,盯着门口,还有十分钟,学校就放学了。

        她想到自己当初被全校围观的难堪样,忽然很想知道,秦乔面对杨家人的“爱”,到底是什么表情。

        她等啊等的,陆陆续续有学生出来,还有学生走进了这家店。

        “15班到底考的怎么样啊?”那学生疲惫着道,仿佛遭受了精神类的折磨。

        “不知道啊,这不还有语文没出来吗?他们班,贼的很,居然没一个对外说分数!”

        “我觉得他们考的不好。”

        “别做梦了!你看常在那嘚瑟样,明明笑的嘴巴都合不上,还非欠揍的逢人就说,他这回考的如何如何不好。我现在就祈祷秦乔考砸了,她考砸,我们才不用被迫求教!”

        “对对对,老天保佑,秦乔考砸!”

        那几人买了奶茶就走,杨念恍惚着,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她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嘴里不离成绩,她却仿佛已经不是个学生了。

        她摇了摇头,握着手机,她妈已经给她买好机票了,等到了国外,她就能重新开始,然后做个单纯的好学生。

        忽然,她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劲,她连忙看向学校门口,门口一辆辆车停着,其中不乏一些豪车,不少家长甚至站在车边等着,她惊慌的找着杨家人身影,明明当初他们来找她的时候开了辆那么显眼的大卡车,明明那时候吓的没一辆车敢靠近他们。

        现在为什么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她等啊等的,就看到秦乔出来,她握着奶茶的手骤然缩紧。

        那边,秦乔边走边逗猫,后头时景给她背着书包,几人上了辆车,然后那车就这么走了。

        杨念恍惚了下,又拿出手机给那边打电话,接通后,立马质问着:“你们为什么没来!”

        杨母心虚的看了眼杨父,他们其实已经偷偷到了,不过现在是住在秦乔给定的酒店里。

        “那个,妈白天的时候突然胃疼,就在医院耽搁了下。”

        杨念心头郁闷着,秦乔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那你们明天来?”

        杨母发现她压根不管她的胃病,心头酸了下,却还是道:“我们来晚那么久再给她庆生也没意思,我们想着下次吧。”

        杨念一听,急了,怎么可以下次?

        她压着乱跳的心脏:“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去找她?”

        她后天就出国了,等她出国后,她肯定不会再联系他们了的,到时候万一他们不去找秦乔,时景不就会一直护着她?有时景在,秦孝毅松口那就是时间问题,到时候秦乔不就像个小公主一样活着?

        杨母听着她微急的语气,手颤了下,按照她跟杨父商量好的道:“我们准备下个月再去,那时候正好你爸生日,你们两一块回家给你爸庆祝?”

        她试探着杨念。

        “什么?下个月?下个月我早就……”杨念立马闭嘴,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心脏跳了跳,随即捂着心脏,改口,“妈,你们明天就来,不行吗?她也是你们女儿啊!你们不能不给她庆生?是不是没钱?我有,我给你们!”

        杨母心头疼了下,她女儿真不要他们了,这都不告诉他们她要出国的事。

        杨父靠坐在沙发上:“我就说她是个白眼狼,当年要不是你换了,她现在能有好日子过?”

        杨母闭嘴,不再说话,她虽然疼她,但她也不希望她去个她这辈子都看不到的地方。

        念念,还是留在他们身边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