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当女配无聊时在线阅读 - 先放一半。

先放一半。

        秦乔躺时景怀里,玩着他衣服的扣子,其实,她刚刚说的是真的,可惜没人相信。

        “手不疼吗?”头顶声音响起,秦乔立马觉得手刺痛刺痛的,眼泪开始冒。

        时景低头看了眼,一言不发,抱着她直奔医务室。

        医生看着要哭了的秦乔,让一小护士搭把手,然后自己夹着个棉球,顺着倒下来的酒精,对着那伤口刷刷的搓着,仿佛在刷锅。

        秦乔傻眼了,整天腿仿佛都僵了,107小嘴张了张,蹲在一旁,打了个哆嗦。

        时景看着,眉头一皱:“不能慢点吗?”

        医生清理干净伤口,收手:“好了。小姑娘也别太娇气,长痛不如短痛。”

        秦乔眼泪冒了出来,她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但她忽然想起一更严肃的问题,她看好的小礼服,长度好像在膝盖以上?

        她看了看自己的膝盖,整个人都不好了。

        医生后面还要给她上药,秦乔看着那带着颜色的药水,一手伸过去:“不上!还有,它明天能好吗?”

        医生嘴角抽了下:“同学,别做梦。”

        “换一件。”时景不用猜也知道她脑子里想什么,那件礼服长度到膝盖,根本遮不住伤口。

        秦乔指尖都开始发颤,一旁时景开始怀疑她到底是身体疼,还是心疼。

        秦乔想了两秒,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时景没理她,给了医生个眼神,再两手按住她乱动的手,让医生直接上药。

        五分钟后,秦乔看着膝盖那一片红,整个人都不好了。

        另一边,秦孝毅处理完公司高层差点被全部挖走的麻烦,烦躁的扯了扯领带,余家开价太高,他们现在之所以在动摇就是在观望余家到底能不能起来,一旦余家起来,他们恐怕真的会走。

        一旁陈秘书过来道:“秦总,该去跟周总谈投资的事了,地点是鼎一国际酒店。”

        秦孝毅按了按眉心,又整理好仪容出发,拉到这笔投资,秦氏会好过很多,等他再运作下,很快就能重新活过来。

        司机送着他们一路到酒店,然后酒店人员递了张房卡?

        他皱眉,有点困惑,陈秘书接过卡,两人上了楼,再打开房门,里面的周太太正坐着,桌上放了两杯红酒,秦孝毅一看,整张脸瞬间就黑了,陈秘书整个人都不好了。

        “秦总,都是聪明人,就不拐弯抹角了,怎么样,一夜,我就说服我家那个去投资,如……”

        “砰”的一声,里头话还没说完,秦孝毅甩门就走,后头秘书整个人都懵了,他知道拒绝余家后,他们有大麻烦,但没想到麻烦大到都让别人觉得他们秦总可以卖身的地步?

        等着陈秘书发完呆下去后,这才发现,秦孝毅扔下司机还有他,自己不知道去哪了。

        司机不解的看着他:“秦总怎么了?刚刚脸好黑。”

        陈秘书抬手招车,心情复杂:“没什么,就是长太帅了。”

        司机:“???”

        秦乔放学回来,手机翻着时景让人发给她的礼服照片,要能遮挡擦伤,还要艳压群芳,她找啊找的,发现车已经停了。

        她没想太多,一旁车门开了,她也就捧着手机下车,忽然发现前面两个都不走了,她抬头,顺着两人视线看过去,才发现压根没到停车库,现在还在小区门口。

        然后秦孝毅还靠在柱子边上,一脸阴沉,脚边散落了一堆烟头。

        秦乔第一反应就是物业为什么没出来打他,这得吸了多少,第二反应就是秦氏是不是破产了,不然他吸那么多烟做什么?

        “你这一手玩的可真好。”秦孝毅靠着,他看过去,太阳快要落下,小姑娘长发及腰,夕阳下,看起来软软的,人畜无害。

        “嗯?秦先生,你在说什么?”秦乔听不明白。

        秦孝毅沉着声音:“现在的结果还满意吗?”

        他都差点卖身。

        秦乔更茫然了,时景见他们要谈家事,带着常在先走了进去。

        秦孝毅碾灭手头的烟,站直身体:“刚见面第一天,故意给我留下顽劣不堪的印象,然后传达给我一种你在杨家受罪的讯息。”

        秦乔愣了下,后头107蹲在了她脚边一块听。

        “回家后,我不信陈秘书没提过给你买衣服,但你偏偏穿着最不合身的衣服出现在我们面前,一来表明自己曾经过的可怜,二来容貌上碾压杨念。”

        “之后,被秦安欺负,你妈没好好安排你的房间,所以你设计抢了秦安的游戏间。”

        “以上,因为我们没有如你预期般心疼你,所以开展报复。”

        “明明有考第一的实力,非要说考上前三百,让秦安杨念掉以轻心,最后成绩出来让杨念承受巨大心里落差,这是你让她心里奔溃的第一步。”

        “等他们说你作弊的时候,你明明可以重考一次,非要证辩,证辩条件苛刻到再次让杨念掉以轻心,还闹的全校轰动,最后你成功了,让她在全校面前丢脸,这是你让她心理奔溃的第二步。”

        “她住院,你妈维护念念,她明明没有说过让你离开秦家,你却自己要拿钱走人。让杨念知道我们更疼她,可以帮她解决学校丢脸的事。”

        “你不告诉我们你那三年的经历,不告诉我们你是本部的学生,然后本部学生出手,直接灭了她的希望。”

        “还有杨家人,我打电话问过了,他们说是看到你买房了,才赶来找念念的。”

        “你一步一步的,让她心理跟个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让她现在只能抓紧任何对她有利的东西,逐渐变得趋利避害。”

        “你妈没有安全感,她所有依仗就是杨念,但这时候杨念已经没有精力去照顾你妈的心情。”

        “还有秦氏现在的状况,都跟你有关。”秦孝毅眼眸沉沉的看向她,昨天陈秘书跟他说秦乔故意刺激阿阮还有杨念的时候,他才隐隐猜到,他还一直以为她只是个孩子,不过是聪明了点,娇气了点,一切以不让自己受委屈为重。

        “我亲女儿还真是心思深沉。”他道。

        107一旁趴着,委屈的勾了勾秦乔的鞋带。

        秦乔低头看了眼,弯腰抱起它,垂眸撸着它的毛:“秦先生,我不反击,然后看着杨念若有若无的打压?看着我的至亲,在我替杨念受尽苦楚后,宠爱她,厌恶我?看着自己从一天真可爱的小姑娘一步步因为嫉妒变的面目可憎?”

        “虽然我不知道您到底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打通任督二脉,但现在晚了哦。”

        秦乔背着个书包就往里走,怀里107还是没精神,爪子勾着她衣服,一下一下的。

        后头,秦孝毅愣了许久许久,才开车离开。

        秦乔回去拿着零食逗着107玩,时景过来,问着:“他说了什么?”

        秦乔捏着107的爪子,困惑了:“没什么,就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变聪明了。”

        估计不会再想着认她回去。

        第二天,秦乔膝盖上的伤口果然还没好,她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纠结着自己待会要怎么样才能艳压群芳,气死杨念,然后她摸着重新买的礼服,看向时景,笑的分外的乖。

        时景:“……”

        晚上六点半,余家别墅外,全市排的上的富豪官员一律全来了。

        杨念站在窗边,看着别墅门口停下的车辆,心头跳了跳,一旁她同桌看着她一身白色长款礼服,知性淡雅。

        “念念,你什么时候换这种风格了?”

        杨念低头看了眼,想到那天秦乔试的礼服,紧抿了下唇,后来她也有试过黑色的,还是各种款式,但都压不住那颜色,她想到秦乔今晚会穿那条,郁闷着,最后决定穿跟她风格完全相反的。

        “没什么,就是都快毕业了,想换个风格。”

        “哦,不过这件也好看。”同桌道。

        杨念点了点头,想起今天余临的状态,他今天格外沉默,身上没了那种桀骜不驯的感觉,更像是认命。

        杨念不明白,方叔叔又不是故意的,他也身不由己,阿临为什么一个机会也不给他。

        “念念,我们下去吗?来了好多人。”

        杨念收回思绪,然后点了点头。

        外头走廊,方从生看到突然出现在这的女人,脸上划过丝恐慌,他看了眼余临的房间,确定门是关着的,他一时半会不会出来,连忙将那女人拽到角落。

        “谁放你进来的!”

        时副总甩开他的手靠在墙上,闻言笑了下:“当然是请柬啊,你不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尊贵,玩什么一票难求,在外炒请柬的票价吗?”

        方从生脸色微变。

        “所以,我就花钱买了啊。”时副总看着他才反应过来的模样,讥讽着,“我早说过,你空有登峰的心,没有登峰的脑子。”

        既然不想她来,居然还让请柬市面流通?

        “时婧泷!”方从生火气上来,“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乱来,我就把你做的那些事,全捅给时景!”

        “那孩子狠起来的时候,都能把他亲爷爷弄进医院,你以为他会放过你?”

        时副总往旁边挪了挪,避免被他口水喷到,冷淡着:“放心,你活我才能活,我没那么蠢让你身败名裂。我来就是凑个热闹。毕竟是我前夫/人生蜕变的重要时刻。”说完,她踩着个高跟鞋就往外走。

        时副总走了几步,看到前方站着的两小姑娘,想了想试探着叫道:“杨念?”

        杨念刚刚过来,只听到后面几句,她仰头打量着女人,精致的妆容,一丝不苟的头发,还有锐利眼神,商场常见的女强人。

        就是这个人看上方叔叔,然后强硬抢走,还害得阿临至今不原谅方叔叔?她气愤着。

        时副总看着莫名其妙对她敌意满满的秦念,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就像雄鹰看地面小鸡仔。

        杨念腿此刻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时副总轻笑了下,方从生的儿子还真跟他一样,居然喜欢这种小白花?

        风一吹就倒。

        “同是花,别人是朵娇弱霸王花,你是路边野花。”她轻蔑着道。

        杨念满腔火气正要冒出,一听,懵了下,后半句她听得懂,但前半句……

        霸王花还有娇弱的?

        时副总看她连她话都听不明白,嘴角讥讽一勾,这种女孩子也就只能讨讨方家父子这种对蠢货的欢心。

        秦念咬了咬唇,她觉得她在鄙视她,但她不知道她到底在鄙视她什么?

        ※※※※※※※※※※※※※※※※※※※※

        我修下,再发下面,估计半小时左右

        喜欢当女配无聊时请大家收藏:()当女配无聊时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