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当女配无聊时在线阅读 - 第四章(修)

第四章(修)

        杨父在儿子走后,愣了许久,突然反应过来,火气冲天的上去。

        三年前她干的好事,让她跑了就算了,她现在居然还有脸回来?

        他憋了一股劲,一脚踹开脆弱的门板。

        “你还有脸回来?”

        里头,小姑娘坐在窗前,捏着那只猫的两爪子,闻声,一脸不解扭头。

        “爸?”

        秦乔半点没有自己三年前惹到人家的自知之明,叫的情真意切,她现在就是觉得杨家人其实挺可爱的。

        杨春跟着上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道:“哥,在外头混不下去,人家当然得回来啊。”

        她扭头看向秦乔愣了下,好像比刚刚匆匆一瞥更好看了?

        杨父看着白白嫩嫩,就算坐着也坐的比他们矜贵的女儿,想到什么,脸上划过丝不自然,他满腔火气就这么憋了回去,扔下刚刚随手抄的棍子,道:“从今天开始,禁止你踏出门半步。”说完,就走。

        杨春愣了下,这是他哥?

        “哥,你怎么了?”

        杨春急急忙忙的又追下去,杨父没理她,脑子里想着半月前那轰轰烈烈的大事,慌到不行,杨乔已经越来越不像他们了。

        要是被发现……

        杨木在外听了一路的八卦回来,将买来的菜扔进杨春怀里:“做饭。”

        “不是,秦乔都回来了,我为什么还要做饭?”

        杨父烦躁的抽了根烟,听完更烦:“让你做就去做,不做就别住我家!”

        杨春脸色瞬间不太好,头一转就看到下来的秦乔,漂亮到都不像是他们家人,她脸色更不好了,果然,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妈,怎么了?”此刻,从外头回来一没见过的少女,秦乔回头看过去,恰好对上那少女眼神,满满困惑,杨父尴尬的道:“桥桥现在也住我们家。”

        话一出口,满屋尴尬。

        当年秦乔离开后,杨家夫妇短路的脑子终于灵光了一次,想到万一将来那家人发现女儿被换了,寻着踪迹找过来,那怎么办?

        他们惊慌之下,用着有限的脑子将他妹妹的女儿接了过来,还改名为杨桥,准备在这住两年,然后搬家,到时候就算秦家人找过来问杨乔,凭他们这的老头子老太太,能说得清两个杨乔就怪了。

        但现在杨乔回来了,就尴尬了。

        秦乔茫然着:“乔乔?”

        杨桥认了半天终于认出来面前的这个是她很早以前见过的杨乔!

        “哥,你们尴尬个什么劲?不是你让我家闺女改名为杨桥吗?”杨春憋着的火气总算有了发泄口,冲着亲哥嘲讽着。

        秦乔震惊了,替身?

        于是,当天晚上的饭吃的无比安静,杨木如坐针毡,当初他爸把人领回来还改名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好,现在,他有种修罗场的感觉。

        杨父心神不宁的吃着,每吃几口,就一边尴尬一边害怕。

        杨母精神有点恍惚,盯着秦乔半晌,最后手抖了下,埋头吃饭。

        杨娇盯着秦乔,越看越气,明明以前土到不行,现在是怎么回事?

        秦乔大概是吃的最舒心的,替身就替身吧,她已经决定要乖乖的了,从今天起做个乖巧听话的秦乔。

        “爸妈,需要我洗碗吗?”

        杨家夫妇一听,打了个哆嗦,齐齐摇头,他们最近有股强烈又不祥的预感。

        杨春一看,一股气憋在胸口,杨乔不洗,洗的不就又是她吗?

        秦乔听话的离开。

        杨春看她真走了,憋不住了。

        “不是,哥,你亲女儿,你突然忌惮个什么?”

        “你少废话,吃你的。”杨父起身也走。

        杨春莫名其妙被吼,一张脸铁青铁青,想甩脸色给他们看,又不敢,她借住他家。

        她只能起身去洗碗,洗完回房就拉着自家女儿给她挑衣服,憋了一肚子的火。

        她在医院可看到了,那富家千金跟她女儿长了三四分像,离开医院的时候还是豪车接送。

        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长的相似,命却不一样,人家大房子,豪车,出个事全市震动,她们呢?寄人篱下,看人眼色。

        “妈,那个杨乔.....”小姑娘一脸不高兴,这两年她在这里要什么有什么,现在正主回来,还那副模样。

        “你委屈个什么,一初中就没念完就出去鬼混的,长的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一辈子也就困在这村了。”

        说起杨乔,她是真不明白,她这亲哥要是疼杨乔,以前为什么会那么对她?可要说不疼,他怎么又要求她去她前夫那把她女儿领回来,还要求他改名为杨桥,玩这种睹物思人的把戏。

        她想不明白。

        “对了,妈,那个什么余少真的会来我们村吗?”小姑娘兴奋着,听说是别的村没有的待遇,他就来他们这。

        “你想什么呢?人家就算真来了,也不会看上你。”

        “那你给我打扮个什么劲?”小姑娘嘟囔着,她那天在路上远远的看到了,那个有钱人家的姑娘像个公主。

        “那不以防万一吗?万一人家一见钟情呢?”

        杨桥:“……”

        秦乔待在屋内,玩着107,杨木突然拎着衣服一脚踹开秦乔的门。

        “明天穿这个!”

        秦乔看着那一身蓬蓬裙,懵着:“为什么?”

        “嫁入豪门!”杨木一脸坚定道,他回来的时候听说了,说有什么豪门少爷临时决定来他们村亲自检查。

        秦乔:“???”

        第二天,秦乔看着那一身洁白的公主裙,她五岁后就没再穿过了,宴会上就算有类似的,那也是设计感满满。

        门外,杨木靠着:“你要是不穿,今天就没饭吃。”

        秦乔:“???”

        过了会,秦乔换好衣服出来,杨木这才满意,拉起她就出门,一副誓死要将她塞进豪门的模样。

        秦乔淡定着,她又不是第一次被选,比起没饭吃,她可以出去逛一圈的,况且,这回自己清醒着。

        等他们走到路边,秦乔放眼望过去,看热闹的村民三三两两的路边站着,难得有小姑娘,也是恰好在旁边玩。

        像杨春还有杨木这样有“远见”的一个都没有,秦乔突然觉得,自己晕着应该挺好的。

        她扭头就要走,一个人穿着这种蓬松公主裙,太显眼。

        杨木一把将她拽了回来,火着:“我花十块钱问别人租的!”

        秦乔双眸大睁,他花10块钱准备把她嫁入豪门?

        所以这衣服偏小,偏幼稚,不是杨木眼光不好,是他抠?

        吵闹声接近,秦乔扭头看过去,阳光下,一十几岁的少年双手插兜,一脸不耐烦的在村长他们的陪同下走着。

        “小余先生,我们村绝对没有那种随便拉人来住,安全也绝对好着。”

        姓余?

        秦乔看着那少年,那相貌,那气场,还有那浓浓叛逆的味道。

        男主余临?

        男主,男主,活的男主!

        107就要撒腿跑过去近距离围观,秦乔眼疾手快的将它拎了回来。

        杨木瞥了眼:“一只猫都比你积极。”

        秦乔:“......”

        杨木看了眼那边死命把自己女儿推到最显眼处的杨春,冷哼一声,扭头看向被他打扮好的亲姐,一把将秦乔推了出去。

        秦乔脚下一个踉跄,刚站稳,四周各种各样的目光向她扫来,全部人看着她一身蓬蓬裙,惊呆了。

        秦乔抬头,对上余临冷淡的眼神,余临上下打量了她两眼,那模样像在看路边石头。

        “让开。”

        秦乔乖乖让开,站在一边,看着余临的背影,不解着,书里没写到他会来。

        一群人从她身边走过,秦乔这才注意到,后头跟了一清秀小姑娘。

        秦乔看着那女孩远远的跟着,时不时的抬头望两下那个众星捧月的少年,神情还微微落寞。

        秦念?

        秦乔看着那张跟杨木有几分相似的脸,低头揉着107。

        “秦家人要来了?”

        男女主都出来了。

        107点头。

        秦念是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亲自来这。

        她低着头,看到地上还有坑,不远处还有什么可疑物体,四周还有点臭味,狗还凶巴巴的。

        此刻,前方被人围着的余临走了会,脚步微顿回头,不满着:“”还不过来?”

        余临语气不好,可秦念那一张脸瞬间阴转晴,立马高高兴兴的跑过去。

        余临看着她天真烂漫的模样,插在裤兜里的手紧握了下手机,那个人说,秦家鉴定书昨晚出来了,她......

        不是秦家的女儿。

        秦念跑过去,但刚出院的身体却受不住,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刚刚还一副不管不顾的余临,立马惊慌的跑了过去,接住人。

        秦乔看着那个矛盾的男主,他喜欢秦念,可又因为他父母的事,拒她于千里之外,后来因为原主对秦念的欺负,他不得不护着她,秦念每次以为他是喜欢她的,他又离她远远的,几次下来后,秦念放弃,他又默默守着,使了手段让原主被秦家人送出国。

        后来伤透心的原主在国外遇到伯乐,回国时成了某服装品牌的总监,她将秦念打压到不行,这时候,男主想继续护她,却发现原主背后的人势力不小,他再也护不住秦念。

        他为了帮秦念,经过几番思想斗争,去求了他最不愿意求的人,那人就是抛弃他跟他母亲的生父,他生父手相助的要求就是他做他的继承人,继承庞大家业。

        男主被迫继承后,霸气出场,护了秦念,灭了原主。

        余临接住秦念后,发着火:“你们送她回去!”

        秦乔看到秦念脸上划过丝受伤,却也乖乖跟人走。

        秦念被送走,余临转身就继续走。

        杨木失望的看着那波人,又看了看秦乔,寻思着要不要再让那什么余临看,秦乔指了指自己余临,再上去就惹人嫌了。

        杨木这才作罢。

        但也仅仅是作罢,不代表他不发火,尤其是杨春回来炫耀。

        “我跟你们说,后来那个余少可是盯着我家闺女半天啊,还喊了她过去说了几句话,将来要是还有缘分,我家闺女没准就飞皇腾达了。”

        杨春骄傲着,就因为余临单单跟她女儿多说了几句话,突然觉得在杨家腰杆也直了。

        秦乔同时感受到了杨木的怒火。

        另一边,秦孝毅突然接到了余临的电话,少年声音沉稳:“叔叔,我见过杨乔了。我并不认为那样粗俗的女孩子能在上流社会过好。”

        他想到后来跟着他叫杨桥的女孩子,眉头厌恶的皱起。

        “您如果不想丢脸的话,秦念留着最好。”

        孝毅看了眼还在哭的妻子,道:“多谢。”

        两天,在杨家的腰杆依旧直直的杨春,直接将打扫的活丢给了秦乔,自己则出去玩了。

        秦乔扫着地,107抱着块抹布慢慢擦着,它擦啊擦的,然后坐在床脚边,看着一块小石头,将掉不掉,它爪子一伸,“啪”的一下,扣下一块墙壁。

        107懵了,扭头看了眼还在扫地的秦乔,小心翼翼的捧起那一小块,然后塞回去。

        它松了口气,转身就走,打算换块地方擦,尾巴一扫,“啪”的一下,石块又掉了。

        它慌张抬头,就看到秦乔已经转身向它走来。

        107拖着抹布往后挪了挪,缩进床底下,声音弱弱的:“它……它自己掉的。”

        秦乔拿着个扫把看着角落墙灰满满,又看了眼罪魁祸首,蹲下身,一手撑着下巴,戳着那墙洞,她轻轻一碰,就能掉一堆粉。

        把墙搞成这样,会被骂吧?

        她捡起那石头,看看能不能装回去。

        107爬出来,趴在一旁,看着她装,石块好像被107掰狠了,整个碎了一角,轻轻一碰就能掉。

        秦乔指尖一带,它又掉了。

        一人一“猫”沉默了。

        这个得封吧?

        秦乔看着那洞,里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她随手一掏,掏出一脏兮兮的塑料袋,她指尖拎着它,嫌弃的扔进一旁垃圾桶,起身:“封洞口等杨木回来后再搞好了。”

        她拿着扫把,拿起垃圾袋,往下走,看到那臭烘烘的小垃圾场,随手一扔。

        外头,一辆车缓缓驶入,田边,时不时的有皮肤黝黑,双目无神的老汉停下手中的活,看着那辆浑身漆黑,线条流畅的车缓慢的在他们狭窄的水泥路上开着。

        门口乘凉的老妇门聚在一起,什么话也没说,就看着那辆车。

        最近经济大好,他们小镇这几年也在发展,但他们村地理位置所限,两年前刚修的水泥路,只能容许一辆车嚣张通过,要是对面来车,势必要有一辆,要占路边居民家的门前空间,等另一辆车通过。

        平常情况下,谁让路就是看对方品性的时候了,遇到脾气爆的,那就得僵持个三四个小时,直到一方认输。

        但今天,连着脾气最暴躁的老吴都乖乖让路。

        可见,那车那人,光从外表看,都不是他们能惹的起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种车为什么会来这?

        里头,司机额前冒着冷汗,时不时的看两眼后头坐着的人。

        “秦总,要不我进去接人吧,您在外头歇会?”

        像这样被村民围观,像什么样子?

        秦孝毅皱着眉看向一旁民屋,再看了眼一旁田地及几只牛,养在这种地方的孩子……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黝黑瘦小,穿着背心短裤的小男孩站在他车边,好奇的望着他,他沉声:“不用,继续开。”

        “是。”司机小心翼翼的继续开,他真的这辈子都没开过这种窄成这样,还弯成这样的路,他都怕对面直接冲来一辆车,然后他直接失业。

        不过,索性,小心开了一路,他们总算到了目的地,杨家村。

        他松了口气下车,给秦孝毅拉开车门:“秦总,到……”

        一只拖鞋突然从他耳边飞过,司机懵了,扭头看向来源,就见一穿着背心的中年男人狼狈的跑着,后头一妇人一脚踩着拖鞋,一脚光着踩地,手里还拿着把菜刀。

        司机:“!!!”

        杨家夫妇架打到一半看到一辆豪车,心头慌了下。

        屋内

        “杨乔!!!”杨春从外回来后,照旧去看一眼自己的金首饰,结果……

        她慌里慌张下来,一把拽住她手腕,“我的首饰呢!我首饰在哪?”

        秦乔不解着:“什么首饰?”

        “你还装傻!不是你洞了我床脚的首饰,还能有谁,那么大一个洞,你当我看不见吗?”杨春握着她的手抖个不停,“是不是你妈让你搜我房间的!!”

        她特地藏的,就是怕被那个女人搜出来,拿来交房租!

        秦乔:“???”

        “你别装!!墙就是你抠的!”

        秦乔嘴巴张了张,原来,那团沉甸甸的东西不是用来堵墙防止漏风的?

        “快说!我首饰在哪!!”

        秦乔指着外面:“小垃圾场里。”

        杨春:“???”

        司机深吸了两口气,拽住一路过的,问道:“”请问,杨二明是在这吗?”

        那人指着刚刚打架的男人:“那个。”

        司机绝望了,杨家夫妇也绝望了。

        司机看了眼车里坐着的老板,硬着头皮上:“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叫杨乔的孩子?”

        夫妻两指尖一颤,多年夫妻默契突然来了,齐齐指着正回来的杨桥,齐齐道:“就是她!!”

        杨桥:“???”

        司机皱眉,拿出秦乔照片对比了下,他们找错人家了?

        杨家夫妇看到秦乔照片,心脏一颤一颤的,又齐齐道:“这孩子我们见都没见过。”

        此刻,秦乔抱着107有出门,一脸无辜,她哪知道她会把首饰塞那种地方,那垃圾场是不大,但也臭啊,她要怎么找。

        司机茫然的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秦乔,然后看向夫妻两。

        杨家夫妇:“……”

        ※※※※※※※※※※※※※※※※※※※※

        感谢在2020-08-0518:57:25~2020-08-0618:02: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恋希20瓶;橘子味的猫、吸氧的鱼5瓶;何以解忧唯有暴富2瓶;大大的小甜心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当女配无聊时请大家收藏:()当女配无聊时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