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冰汽时代在线阅读 - 第00010章、困守?

第00010章、困守?

        灯光撕裂飘雪的夜空,两道浑浊的光柱快速前探着,远离身后的小城市。

        这会唯一心安的是有羽绒服了,还有四套备用的,包括野外宿营设备,睡袋等。

        不论食物还是武器,他目前都不缺,唯一担心的是子弹。

        重机枪的还有三个弹盒,一个弹盒三百发子弹,连带枪上的,还有一共1200发子弹。

        也就一场跟几百异兽激战的量。

        至于狙击枪,目前看用处不大因为根本看不到百米之外,AK,倒是有不少子弹,两三千发不止,可惜,已经验证还不如刀更让他踏实。

        霰弹枪,目前还看不出威力,只能当备用武器。

        这会已经接近凌晨,气温更低了,差不多有零下十五度那样,已经相当寒冷。

        他是不会熄火的,最起码到达目的地之前是不会无故熄火,避免车冻了。

        前进中,打斜,光柱映射出一个模糊的东西。

        看样子很大。

        董库只是略微犹豫了下就站住车,下车试探了下周围,发现很平整,但还是徒步走向那个看着像建筑的东西。

        这个位置根据地图是没有城镇的,哪来的巨大建筑?

        随着远离灯光,董库打开头灯的一刻愣了下。

        这个模糊的庞然大物居然是一艘船,还是一艘军舰,一艘看着是近岸防御的小型军舰,长度只有四五十米那样。

        此时,它歪倒着躺在那里,大部分露出的部分被雪覆盖。

        军舰咋跑这来了?

        董库拎着霰弹枪慢慢靠近,心里直嘀咕。

        随着靠近,董库的心渐渐揪紧。

        这是一艘显然完好的军舰,不论是油漆还是舰炮,还是重机枪,高射机枪,还有打斜支着的防空导弹,都说明这不是废弃的军舰,而是还在服役的近岸防御舰艇。

        而这里没有河流,这艘军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冲上来的。

        海啸,是唯一可以制造出这一现象的凶手。

        地震,会引发海啸的,这说明他去的方向,海港恐怕已经被海啸推平,目前是否还有吞吐能力,是不是已经恢复被损毁的基础设施,这些都是未知。

        带着担心,他抓着软梯爬上倾斜的甲板。

        一番搜索证实猜测,这是一艘在役军舰,只是停靠着,没人而已。

        舱门都可以打开,没见到血迹和尸骸,说明异兽没有光顾这艘船。

        连续几个船舱走过,他找到弹药舱。

        细致翻找,他找到需要的东西,一万多发12.7口径子弹,是船上重机枪使用的。

        一趟趟往返,将弹药吊下船,确认周围平整,慢慢开车过来,将找到的一些军粮和弹药装车,但突击步枪没要。

        连番激战已经看到突击步枪作用有,但有限,兽潮面前杀伤力不够。

        所以,除了十几个RPG还有几箱手雷外,其他枪支没动。

        就这卡车也差不多满了,重机枪周围空闲地方都没了,将将能转开身,不过重量远远没达到载重极限,充其量就是一平车物资,大几吨而已,估计连十吨都没。

        不过重机枪弹药这一下就够了,一万多发,五十多个弹盒,足够用一段时间了。

        而备用枪管拿了十根,还有一挺崭新没开封的勃朗宁M2重机枪,跟他用的一样。

        只是那挺是支架的,不是他现在可以固定在大箱上的,没有固定的支架。

        不过一旦车上的机枪坏了,完全可以支上顶替。

        再次起步,车轮下发出咯吱咯吱碾碎冰块的声音,稳稳的开回正途,顺着还能看到的标志在公路上继续行驶在风雪里。

        这会接近天亮了,温度没啥变化,但风却大了不少。

        雪粒打在车门莎啦啦作响,让董库非常担心雪大车辆无法前进。

        一旦陷住就麻烦了。

        这会,积雪已经一尺分开外,董库的担心一点不多余。

        好在他这是毛子产的军车,越野能力超强,这么厚的积雪小意思了。

        不过这依旧不敢大意,因为这里是海啸抵达的位置,海水退去,但坑洼的海水却滞留在里,一旦陷车,能不不能抠出来可是未知。

        公路比周围略高,海水退去路面倒是干的,一天时间早就跑车了。

        一路安静行进中,一个巨大的虚影出现在光柱余晖中。

        董库扭头看去,深吸了口气徐徐吐出。

        那是一艘货轮,不过此时只有船体没有集装箱,但庞大的躯体却让人震撼。

        这是多大浪才能将巨轮冲到这来?

        要知道这里距离海岸线超过二百公里,那海啸来倒时候会不会跟末日电影里一样,要一二百米的高度?

        就算这里地势已经平缓,几乎没啥海拔,二百公里,浪头小了也达不到这里。

        视线还没收回,董库的心一下揪紧。

        这么大的货轮都冲到这了,那海港还不全部淹没?多高的楼估计也挡不住浪峰吧……

        随着他想明白其中关节,车速慢慢降了下来,最终空挡停在风雪中。

        海港,注定被淹没在波涛下了,别说巨大货轮,就算那艘近岸防御用的小军舰,能冲到这里,浪头也最低十米开外,否则船无法保存如此完好没啥刮碰,显然是飘着到这,海水退去歪倒在地的。

        这里再没啥海拔也高出海平面几十米了,这么高的浪峰,海港城市必然不存在了,被推平是必然。

        那还去那干嘛?去看海啸过后的凄凉吗?去了也是瞎耽误工夫。

        坐在那里静静琢磨了几分钟,猛地喷出一口浊气,拽过地图看了起来。

        找到自己大致位置,视线落在一个约莫二三十万人口的城市。

        这个城市距离有一百五十公里左右,但不是去海边了,而是打斜行进。

        海港注定没用了,他必须考虑如何活下去。

        至于回家,连通讯设备都没有,他不知道怎么跟家里联络。

        而要去的这个城市不算大,但好歹也是个城市,就算是小城市。

        那里,会有他需要的东西,如果那里也被兽潮袭击过,那,会留下通讯设备一类的物资,最主要的是有可以生存的环境,起码有可以取暖的房间,为坚守等待救援做打算。

        而这个小城市比路过的那个大,最关键是它海拔在二百米左右高度,应该可以躲过海啸侵袭,保留住大部分物资。

        海啸袭击了海港,在他看来短时间是不用惦记离去了,起码海港没恢复前,救援都无法靠岸。

        至于机场,恐怕航站设施尽毁,飞机也都冲没了。

        要麻烦……

        确定方向董库摇了摇头,驱散乱七八糟的想法,忍着困意启动车,方向一打,直奔大致方向而去。

        地面其实很平整,海啸过后坑洼地带积水冻结,走车完全没问题,都冻透了。

        偏离太多会跟城市擦肩而过,但董库相信,走上百公里后,地势渐高时总能找到公路,最低限度供电线路要有吧。

        沿途又碰到几艘大小船只,有的是游艇有的是渔船,还有冲到这的卡车汽车。

        董库没有停车,盯着前方光柱,小心翼翼的前进,速度只有五十那样,不敢快了。

        沿途偶有障碍物都是绕过去,他连车都不下。

        他非常担心车的后桥齿轮油能不能挺到目的地。

        毕竟这不是防寒防冻的齿轮油。唯有祈祷不停车就不会冻结。

        一个人一辆车在雪中孤独行进两个小时开外,马上三个小时时,雪花翻卷的光柱里,一个雪包静静趴在那里。

        小车!

        董库顿了下,油门略松径直开去。

        还没靠近心里一动。

        被雪几乎全部盖住的车边不远,他看到公路标志了。

        小车在公路上。

        到了近前,拎着霰弹枪下车查看,证实猜测之余心里一紧。

        车,是被野兽袭击过的,车门车棚都有大洞,里面血迹清晰,但没人,也没尸体,只有背包行李。

        头灯转动,他看到不远处还有一个雪包。

        那边是城市?

        这会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就算那座要去的小城市也是估算的距离和方向。

        确认这是被袭击过的车辆,董库掉头就走,快速启动车拐上公路迎着雪包向前开去。

        随着前进,雪包越来越多,有的不得已还要绕开。

        这些车跟路上找到羽绒服的小城镇一样,不用下去看也知道人没了,车上只剩下财富。

        不过,这也间接说明他距离目标不远了,也许正是他要去的城市呢,再不济也是靠近一个城市了。

        行进大约三公里左右,车辆更加密集了,不得已只能离开公路。

        行进一两千米再次拐上公路看清那块指示牌,董库心里踏实了。

        前方一点二公里处就是他要去的城市。

        瞎猫碰死耗子,他在茫茫的风雪中还真一头撞进要去的目标怀里了。

        回到公路,董库松了口气,看着光柱加快了点速度……

        在废墟中穿行,董库不怕浪费时间,在城市里开车转了一个小时左右,所有主要街道都开车转过,寻找可以给车保暖的的位置,也是探查是否存在异兽和昆虫。

        终于,在城市靠南边的郊区附近,一个完好无损的厂房被他相中。

        相中这里,一个是厂房高大宽敞可以随意开着卡车进出,再一个这里是郊区,空旷,周围几百米都没有二楼,一层土房都在地震中倒塌,视野良好,就算只能看出五六十米,那也算没遮拦,便于重机枪扫射。

        而离开,又非常方便,就守着离开城市的主干道。

        一旦遭遇游荡异兽,不论防守还是撤离,这里都非常理想。

        开进没啥损坏的厂房,细细打量了一圈,将卡车开上修理台,用滑轮吊起,挂上一档,四轮驱动,加满油,检查了水箱,怠速着火,让前后轮子也都转动,避免后桥齿轮油冻结。

        看着车微微发出震动,轮子自己转着,董库背着两把霰弹枪,那把斯巴达战刀,腿上是狗腿刀一把匕首和一把格洛克19,推开厂房大门走进风雪中。

        不到俩小时,一大堆各种木材堆积在厂房一侧的一个房间里。

        这里曾经是住人的,玻璃尽碎但门窗完好。

        用找到的铁皮封住窗户留下透气口,这才点燃火堆。

        用锅煮着午餐肉,火腿肠,压缩饼干的大杂烩的粥,准备对付一口睡觉。

        外面的风又大了点,有三级开外,雪,还是没完没了的飘落,这会,已经有超过十五公分深的积雪。

        这里没进建筑细致查探,但可以确定物资充沛,超市里应有尽有。

        他还抱回一大堆的水果罐头,至于新鲜水果已经冻硬,连带蔬菜都一样。

        暂时没想过吃冻菜冻水果,其实也还没心思琢磨这些。

        收拾回来柴火后,他决定好好睡一觉再继续寻找。

        喝着面糊糊一样的大杂烩,董库倍感孤独。

        这么大城市就他自己一个人,不孤独是假的。

        要不是吸收晶体体力早就恢复,加上力量不断增长带来的希望,恐怕心力憔悴下,挺不到现在就崩溃了。

        不到二十分钟,一大锅糊糊进肚才感觉微微饱腹。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能吃,也没时间琢磨这些,强忍困意穿戴整齐推门而出,在房间外布置了诡雷才返回。

        按着电影里的程序,只是进攻手雷的拉环拴上绊线就成诡雷了。

        至于诡雷下的肉眼都能看到,他并不觉得昆虫野兽会发现不妥。

        布置妥当又去看了眼车轮在那慢慢转动的卡车,这才返回屋里,添了些柴火钻进睡袋。

        头一次睡隔潮垫,钻睡袋,他还真是第一次感觉到这冰冷的环境里,睡袋里有多暖和了。

        霰弹枪和大刀就在头边,不一刻他就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