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农民工在线阅读 - 第1230章重要线索

第1230章重要线索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李青将撕碎的口袋巾揣进了口袋,而后脱下身上的大衣递给苏小媚:“你穿上,我们回鹿水山庄。”

        话音落下,李青转身沿着街边匆匆向前走。

        苏小媚在后面罩上羊毛大衣,几步跟上来,见得李青正掏出手机打电话。

        “打给老钱么?”苏小媚禁不住问道。

        “嘘。”李青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停下了脚步。

        电话很快接通,苏小媚歪着脑袋仔细听,依稀是个女人的声音,很显然并不是钱黎明。

        “你怎么这么快?”

        李青嘴角轻轻一扯:“你说话注意点儿。”

        “怎么了?”

        “说男人快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手机里沉默了一会儿,才再度响起女子明显不同于之前意味的悦耳嗓音:“李青,你正经点儿。”

        “正经着呢。”李青呵呵一笑,“今天出了点儿变故。”

        还没待对方发问,李青已经继续说道:“我今晚遇到了齐家成,他在寿宴上闹事,被保镖提前架了出去。”

        “然后呢?”

        “我也提前离开了,守在外面抓住机会,教训了齐家成一顿,踩折了他一条小臂。”李青微微停顿了一下,“不过你放心,他不知道动手的人是我。”

        “那你觉得他会认为是江家人?不会怀疑到你么?”

        李青道:“应该不会,今晚江家人对齐家成的态度很冷淡,双方显然是要闹翻了。我请你帮一个忙,齐家成在江家外被袭,可能会有警方参与调查。如果他们调街头的监控录像,我还是有暴露的可能。”

        “你太自作主张了,将齐家牵扯起来,未必对我们有利。”

        李青唇角微掀:“我知道,但对我一定有利。”

        “哼哼,自私的家伙”对方没好气的轻哼了一声,旋即舒一口气,“好吧,我去安排。那条街似乎很偏僻,我猜监控录像应该坏了很久才对吧。”

        “谢谢。”李青笑着点头,“虽然今晚没谈成,但江家人好像很急。如果我所料不差,江俊明明天一定会二次约我。”

        “嗯,别再搞砸了。”

        “放心吧,那就这样,有消息再联系。”李青说罢,挂断了通话,伸手拦下了一辆由远驶来的计程车。

        苏小媚问道:“你在和谁打电话?”

        “督察厅长钟若曦。”李青毫不避讳的回答了苏小媚的问题,而后伸手拉开了停在面前这辆计程车的车门,“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上了计程车,一路返回鹿水山庄。

        “今晚多谢你了,早点儿休息。”回到鹿水山庄之后,李青站在路灯下,对苏小媚说道。

        “嗯,你也早点儿休息。”苏小媚轻轻点了点雪白的下巴,转身往回走。

        “喂!”李青在她后面叫道,“你今晚真美,那件礼服很适合你。”

        苏小媚扭过小脑袋,白了李青一眼,而后一声不吭的回去了。

        李青笑着转身,几步迈上台阶,拉开房门走进了客厅。

        钱黎明正坐在沙发上自酌自饮,不过却显然没有平时的悠闲状态。

        李青瞥了他一眼:“我在门外没看到保镖。”

        “让他们下去休息了。”钱黎明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有大哥你住在这里,用不着那帮废物,正好还让我清静清静。”

        李青脱掉外衣搭在沙发上,而后倒了杯水,在钱黎明对面坐下来:“你有事?”

        “嗯。”钱黎明点了下头,身体微微前倾,“大哥,丽莎儿小姐今晚打电话过来了。”

        李青表现得相当意外,眉梢轻轻一挑:“哦?她可没打给我,什么情况?”

        “她问了你最近的消息,也提起了你上次让她查威尔士勋爵掌管的两家制药厂。”

        李青喝了口水:“嗯,这是我上次离开明台时让她查的,有眉目了?”

        “这我不知道,她没对我说。”

        李青用一副审视的目光打量钱黎明:“既然她没有对你说,为什么是这幅表情?”

        钱黎明歪了歪大脑袋,眉头一蹙:“今晚的丽莎儿小姐很奇怪,她在问你消息的时候,总有一种探听虚实的感觉,同平日里很不一样。”

        李青禁不住满眼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丽莎儿小姐经常给我打电话,询问关于你的事。比如最近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麻烦。”提起这些,钱黎明略显尴尬的笑了笑,“我能感觉得出来,往常她是在关心你。但今晚不同,她好像有心事。”

        李青暂时忽略掉了钱黎明一直向丽莎儿提供自己消息的事实,满脸凝重:“你的意思是说”

        “她怀疑你。”

        “怀疑我什么?”

        “不好说。”

        李青脸色微微一变,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轻轻点头:“知道了,我一会儿给她打电话。”

        “嗯,大哥,你早点儿休息。”钱黎明拎着一瓶酒,起身慢腾腾上了楼。

        李青盯着钱黎明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眼底的疑惑之色更加浓郁了。

        独自一人在沙发上静静坐了一会儿,近十点钟的时候,李青才去洗了个热水澡。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手机拨通了跨洋电话。

        意大利同临港的时差大概在六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临港晚十点,相当于意大利的下午四点钟。

        等待了许久,并没有人接听。李青挂断电话,陷入了深思。他觉得丽莎儿没有听到铃声的可能性不大,最可能的情况是这个女人暂时不打算接自己的电话。

        在李青同丽莎儿数年的相识中,这恐怕还是第一次。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个女人在怀疑什么?

        带着满心的疑问,李青又拨了文扬的号码。上次分别过后,文扬便和秦武朝一起去了意大利,做了丽莎儿的私人保镖。

        这次电话倒是很快接通,从中传来文扬兴奋的声音:“大哥,我出国之后,这是你第一次打电话过来。”

        被他这么一说,李青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哦,你和秦武朝最近怎么样?”

        “还好啊,就是有点儿无聊。那混蛋断了一只手也不老实,成天不干人事,你知道我本来就不爱和他呆在一起。”文扬絮絮叨叨的说着,“对了,你儿子快满岁了吧?我和秦武朝合计过了,要是能抽开工夫就赶回去一趟,见见小侄子。”

        “好啊,不过他是去年八月生,现在才二月,还有小半年呢。”李青笑着点头,“那小家伙现在已经开始说话了,等你们回来,应该也会叫叔叔了。”

        “哦,还有那么长时间呢”文扬嘟嚷道,“大哥,我真想你啊,还是咱们在燕京的时候好。今年八月份也不知道丽莎儿会不会有额外的安排”

        李青好不容易找到了突破口,赶忙问道:“丽莎儿最近在忙什么?你们跟着她也很辛苦吧?”

        “啊,这两天还好啦。”文扬笑道,“丽莎儿去英国了,没带我和秦武朝。”

        “没带你们?”李青眉头皱了皱,“她怎么会不带你们呢?”

        “不知道那女人这次发什么疯,不过我和秦武朝倒是高兴的不得了。丽莎儿毛病太多,一般人可伺候不起。”文扬说道,“不过她这次去英国还是为了你上次交待的事情。”

        李青明知故问:“什么事情啊?”

        “就是你上次不是让她调查威尔士勋爵的事情嘛。”文扬提醒道,“最新消息,威尔士勋爵上个星期突发脑溢血过世了。”

        “啊?”李青从床上坐了起来,“死了?确定是正常死亡么?”

        文扬回答:“应该是,有你之前的交待,而且威尔士勋爵同丽莎儿的母亲有些交情,所以她这次要专程赶去参加那老头儿的葬礼。走了大概有四五天了吧,应该快回来了。”

        李青又问:“关于威尔士勋爵掌管的那两家制药厂,查出什么了么?”

        “啊,这件事丽莎儿自己在查,而且她还搞得神秘兮兮的。”文扬老气横秋的说道,“除此之外,她最近一段时间对你上次让调查的德墨特尔也很感兴趣,我估计她是打算搞出点儿进展,在你面前炫耀一下。女人嘛,就那点儿小心思。”

        “嗯,我知道了。”李青点点头,又同文扬闲聊了一会儿,这才挂断了通话。

        “怎么会这样”李青放下手机,仰头盯着天花板,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足足思量了好一会儿,才猛然间惊觉这一系列事件中的隐秘联系。

        同德墨特尔这个神秘组织的冲突,是因为对方突然间将势力蔓延进了临港。而远在伦敦的威尔士勋爵这条线,却是来自于薛悦欣千里迢迢从港北赶到明台的求助。

        这两方面原本毫无关联,但随着李青将之同时交给丽莎儿去调查,好似异常生硬的将之捏合到了一起。

        但在此之前呢?它们之间真的没有关系么?

        李青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可能一直以来都忽略掉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看似完全不搭边的两件事情,早已经由一个人,相当隐秘的牵连了起来。而丽莎儿只不过是在机缘巧合之下,不经意间窥见到了其中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