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56章 先砍一刀月亮助助兴

第256章 先砍一刀月亮助助兴

        不光是夜乞族的族母……

        修罗族两个正在赶路的鬼仙大统领,甚至冥界中所有的生物,都目瞪口呆。

        秦广带着仵官嬴驷站在秦广城头,正打算抒发一番胸中壮怀。

        罗酆山已归位,山内,有秦广的宫殿,龙宫的建筑群,嬴驷的登天台阶,有大齐的山川图,还有新建起的酆都城墙。

        都城已就位,如今府君携灭东海龙宫之威,以天地法相之躯回归冥界。

        这是要干什么?

        这是昭告冥界,他要一统冥界,要称王啊!

        可一番未来还没来得及展望,便看到孔寒安抽出天罚,一剑插入了冥月之中。

        “府君这是要干嘛?”

        如此问题,当然要由追随孔寒安最早的人来解答。

        一旁摸鱼的顾强快把胡须撸秃了,才想出了理由。

        “可能,府君想一统冥界了,先砍一刀月亮助助兴?”

        冥界一众虽然不太清楚,但当事人孔寒安是清楚的。

        其原因,是盘坐在他头顶的马王爷开口了。

        “孔府君,上面那月亮,便是害的大帝转世的起源。”

        东岳大帝已经转生了?

        孔寒安有所猜测,但并不十分明了。

        他传音问道。

        “这是为何?”

        马元帅声音传来。

        “大帝本就是五岳正神,其前身也是巫神,体内还有信仰残留……”

        这剧本听得好耳熟……

        好像衡山那会儿,财神这么和孔寒安说过。

        不过,东岳大帝与南岳却又不同。

        东岳泰山大帝,虽是五岳,低于四御,但其地位超然。

        传闻,天地初开之时,五岳撑起了天地,而泰山最高,民间对他多有信仰,此其一。

        泰山离黄河不远,最早的人族部落便发源于黄河流域,自古以来,许多人王皆在泰山之上封禅,此其二。

        道圣协助大齐皇帝一统天下之后,也于泰山之巅祭天,仙界多有传闻,道圣有意捧泰山进四御,此其三。

        所以,泰山大帝与衡山,大不相同。

        而巫神一脉,为了暗算泰山大帝,也是下了血本。

        月神有一点引渡的权柄,有一些关于死亡与永眠的权柄。

        可她还有一份关于诡秘的权柄。

        夜深人静,多有鬼怪,月光照射,能让妖魔获得强化,便源于此。

        大帝已经十分谨慎,将那些诡秘的权柄封印在了月神尸体内,将她做成了月亮,丢入了冥界。

        可诡秘权柄,既然沾了个诡字,自然没那么容易避开。

        泰山大帝因此身上埋下了一份暗伤,以至于之后重伤,又不得不提前转世,道圣捧泰山大帝的谋划便彻底断送。

        马元帅解释完,拍了拍孔寒安的头顶。

        “孔府君,这月亮害得大帝提前转世,你替我砍她一剑吧!”

        哦~!这该死的率直啊~!

        孔寒安差点用六臂捂住了自己的三颗脑袋。

        小马你要不要这么直接。

        月神都死了,还拿她尸体泄什么愤?

        更何况,这冥月目前替地府担当着引渡亡魂的功能,孔寒安哪能随便砍?

        我砍了这月亮,小马你以后来替我冥府引魂啊?

        还有,这冥月出现之后,冥界的阴气越发精纯,这相当于冥界妖魔的修炼加速器啊。

        之前孟愈曾有说过,这方天地世界,清者向上形成了天,浊着向下,凝聚成了地。

        距离九天越近,越能感悟道。

        同样的,冥界曾经污浊不堪,其间战力一直堪忧,修罗族三只鬼仙,牛马也才八只,夜乞族听说也不多。

        瞧瞧黎更族,之前族长只是一个鬼王,冥界战力之低下,可见一斑。

        杨林突破人仙境,在冥界完全无法提升修为,也是源于此。

        这也是道家诸神一直瞧不上冥界,没有在此间布局的原因。

        可自从有了冥月,那就不一样了。

        看看牛马,他们本是普通的冥妖,跟随孔寒安之后,除了沾了些功德,更多的都是在冥界依靠冥月突破的。

        据秦广的不完全统计,冥月升起,让地府的鬼王境增长了一倍,照此速度下去,冥界鬼仙或许可以更多。

        孔寒安可不想这么轻易的砍了月亮,他不想他一手建立的地府受诸天神佛的欺凌。

        随着地位的提升,孔寒安如今的野心,已不再满足于一通冥界了。

        他想让麾下的妖魔鬼怪们,都能晋升为鬼神,乃至鬼神以上的境界。

        既然如此,这冥月,岂能轻易去砍?

        可他欠马元帅的情分太大了。

        小马同志这一直给他提供神力,让他东海闹了一番,又在冥界显圣,他一时有些不好拒绝。

        正犹豫间,马王爷又开口了。

        “对了,那月亮是月姑的尸体,其间还有神血与法则,不知道你那物化神通能不能炼化?”

        马元帅您早说啊!

        有好处我还犹豫个屁呀!

        孔寒安二话不说,抽剑便插向了头顶的月亮。

        冥月皎洁的圆盘上,露出了一张女性的面容。

        平平无奇,但满是惊恐。

        马元帅哈哈一笑。

        “我就知道,你压根没死绝,躲在这冥界之中妄图重生!”

        月亮中的那张脸张开了嘴,可没等她发出声音,天罚已插入其中。

        月亮发出了无声的哀嚎。

        天罚剑紫光大盛,令冥月也充满了紫气。

        孔寒安心头生起了那般可以抹杀一切的感觉。

        想到之前这月亮谋害了大帝,还挂在天上看了自己和地府这么久。

        孔寒安便没有一点犹豫,心念一动,抹杀!

        伴随着孔寒安法则施展,冥月中的那张脸,如同孔寒安上辈子劣质咖啡上的拉花一般,逐渐消散殆尽。

        孔寒安抽出了天罚,剑身上满是紫金色的神血。

        他抬起一只手,轻抚其上的锈斑,一股感悟自心头升起。

        关于静谧与永眠的一些法则传入脑海,同时,还有一些接引亡魂的知识。

        这些感悟,可比大司命那交出了权柄的半吊子要强太多了。

        孔寒安闭上眼,正要细细感悟,却听到马元帅提醒。

        “孔府君当心了!”

        孔寒安又睁开眼,只见地面上的海水泛起了强烈的波澜。

        东海妖兽们惊慌失措,躁动不安,地行夜叉们也纷纷自水中跳起。

        北海老龙王急急的蹿到了孔寒安身边。

        “冥王殿下,海水失控了!”

        马元帅笑道:“不是海水失控,是他藏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