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五神器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五神器

        一剑斩断了伏魔山,宇文拓重重的落到了地上,轩辕剑挡在了胸前,保住了他的性命,可是那恐怖的万劲贯体,却只能自己扛。

        黄金甲千疮百孔,几乎破碎,十几年没有受过如此重的外伤。

        “撤!”

        事不可为,唯有撤退。宇文拓相当果断,他的属下看到无敌的宇文拓都败了,更是一个比一个逃得快。

        秦煜微微摇头,神火上道的法术终究不是剑仙之道,轩辕剑威能恐怖,宇文拓要是会天墉城的剑诀,秦煜不出剑绝对刚不过他。

        “哇,大哥你也太厉害了!”陈靖仇立刻化身小迷弟:“天下无敌的宇文拓都败在了你的手里!”

        挞拔玉儿执着的说道:“你修为如此之高,要神器又有什么用,请你把昆仑镜给我,挞拔一族必有重谢。”

        秦煜说道:“你挞拔神族拥有神器神农鼎,你有何必强求昆仑镜。”

        “我有不得不求的理由!”挞拔玉儿说道:“借给我也行,用完之后,定当奉还。”

        话音刚落,两只饕餮,一个陈辅厮杀而来。

        秦煜的饕餮终究不是真正的饕餮,或许是吞吃了几道饕餮元灵,可惜和真正的饕餮异兽比起来,还是差得多。

        “大哥,还请你出手,帮帮我师傅吧!”陈靖仇连忙央求道。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秦煜沉声道:“若你遇事求人,何时才能担负起大地皇者的责任?”

        说罢,直接化剑而起,落在远处的山峰之上,静静的观战起来。

        “啊?你怎么这样啊!”

        挞拔玉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还不是你自己笨啊,想办法收集九十九滴眼泪啊”

        九十九滴真情的眼泪,威力无穷,可惜只是一炷香英雄,一炷香足够了。

        “对啊!”陈靖仇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跟我来!”

        其实这些年,鬼谷村的村民一直沉浸在梦中。他们的皇子不是英明神武的大地皇者,而是一个苦修十年也没有入门的庸才。至今使不出一个法术。

        陈辅为了给这些人希望,只能让他们活在梦中。用玄光境法术拍了一部部电影给他们他,所以他们看到的皇子是英明神武的中兴之主。

        如今饕餮肆虐,越来越多的人被饕餮侵蚀。陈靖仇只能拿出了这些年的花絮,告诉他们真相。

        为难面前,希望破灭,一个废柴皇子却依旧在拼尽全力的去拯救自己的子民,复国幻梦的消失,新希望的崛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情。

        九十九滴眼泪凝结之时,便是他们重新恢复神智之时。同心结解开,陈靖仇也获得了一身神力。

        “好强啊!”陈靖仇一拳轰碎了面前的墙壁。

        “笨蛋,还不快去帮你师傅!”挞拔玉儿也在经历了种种之后对这个废柴皇子有了些许改观。

        “哦,对啊!”陈靖仇拔出了陈国皇室祖传的宝剑,杀了出去。十八年前,他的父亲手持这把剑被宇文拓的轩辕剑一剑斩断,如今他即便用断剑,也能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啊!”

        剑气纵横,竟不比陈辅弱。

        陈辅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看到了挞拔玉儿还有远处的秦煜,他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

        “秦道友,请你代为照顾靖仇!”

        陈辅心念传音道。

        秦煜缓缓说道:“本座可以灭杀此兽。”

        “不!”陈辅说道:“靖仇跟在我身边,他永远也长不大。为了陈国未来,贫道杀身成仁又如何?秦道友绝非奸邪之辈,还请代为照顾靖仇,集齐五神器。”

        “炼妖壶归我,鬼谷上道法术借我一观,我便保他三次性命无忧!”秦煜开出了自己的价码,虽说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但是秦煜却不喜欢给人家当保姆。

        “可以,不过炼妖壶需要等靖仇成材回来解救我等才能给你!”陈辅自然也不会直接答应下来。

        “成交!”炼妖壶,乃上古异宝之一。内部有着奇异之空间,空间之大似能将天地收纳于内,还拥有不可思议的炼化之力。

        陈辅打定了注意,怒喝一声:“乌雪剑气!”

        神剑凝空一指,呼风唤雨,万气凝冰,顷刻间漫天飞雪。

        “师傅!”陈靖仇虽然资质不行,没有练出多少功力,但是这十年来却将鬼谷上道的每一种法术都尝试了个遍。乌雪剑气正是禁术之一,引天地玄冰,冰封万里,连自己也会冰封于此,这是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招数。

        “靖仇,快走!”陈辅挥手将陈靖仇震开,鬼谷村的村民纷纷冲了出来。

        “皇子快走!”

        陈辅急忙说道:“解决饕餮的唯一办法就是将他冰封,快走,带着陈国的希望,集齐五神器,再回来拯救我们!”

        “师傅!我不走,要死一起死!”陈靖仇还是那个单纯的少年。

        “走!”陈辅沉声道:“秦道友,鬼谷典籍任你取阅,希望你按照我们的约定,保护靖仇,快走!”

        说着,将炼妖壶抛给了陈靖仇。

        秦煜身形一晃,来到了陈靖仇面前,一把将起抓了起来。

        “我们走!”挞拔玉儿和红红再度上了白龙香车,紧随其后。

        乌雪剑气外加漫天寒霜,慢慢封印了整个鬼谷。

        “师傅!”陈靖仇跪在山峰之上,痛哭不已。

        秦煜再度结印,玄武神符换换浮现,落入鬼谷村上空,消失不见,这是他的后手。

        “莫要辜负你师傅的一片苦心!”

        陈靖仇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什么,你明明这么厉害!”

        秦煜缓缓说道:“我厉不厉害,出不出手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与你师傅有约定,会保护你三次。但不代表我会惯着你,你的事情一切自己做主。生死不由人。乌雪剑气冰封十年内他们不会死,可是如果超过了十年,他们都会因你的无能而死。因此你没资格在这里浪费时间。”

        “啊啊啊!”陈靖仇痛苦的发泄着,灾难就这样漫不经心的到来,毁掉了他所有的一切,令人猝不及防。

        白龙香车缓缓落下,挞拔玉儿看着此刻的陈靖仇良久才开口说道:“哎,我们也要找五神器,本公主大发慈悲带上你,等找到了可以借你用用。”

        “五神器!对!”陈靖仇猛然惊醒:“死拖把,快出发,我们去找五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