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各方交锋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各方交锋

        “大先生!”大战将启,莫山山反而缓缓走到了众人之前,或者说三痴,同时站在了前面。

        “莫山主,此刻,秦煜更需要你照顾!”大先生很佩服莫山山的勇气,只是,此刻他们的力量不足以取胜,更很难来分出人手保护莫山山,打起来只怕自顾不暇。

        “我不认为我们会输!”莫山山缓缓说道:“请诸位为我争取些时间!”

        强大恐怖的符意开始缓缓凝聚,惊天的锋芒,惨烈的杀气,死亡,凋零,杀戮,战争。这样的气息,唯有经历过最惨烈杀伐的战神才有可能拥有,此刻出现在这样一个温柔如水的姑娘身上显得格格不入,可是无法否认,这股符意的强大和恐怖。

        书院十二人,上前一步,大先生缓缓开口说道:“我等愿向观主讨教!”

        观主微微颔首:“秦煜能败尽你们十二人,我也很想试一试,倒是莫山主,你真的很让我意外。这道符,必定惊天动地,我却不能让你施展!”

        大先生施展无距之能贴身缠斗,余帘泛起蝉翼寻找机会突击,二先生君陌,十三先生宁缺相继拔剑。

        琴音贯耳,箫声夺命

        布局,布阵,画符,每一个人都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与那青年道人交锋

        剑圣柳白缓缓起身:“先前与讲经首座交锋片刻,未能一战,未免遗憾。”

        讲经首座叹道:“柳阁主,这终究是书院的事,你相助秦煜拔剑向天已经做的够多了,此刻你已经身受重伤,何必继续搀和下去,老衲愿结个善缘,请剑圣下山,此事再于你无关!”

        “哈哈哈哈!”柳白不禁大笑:“我教导我的弟子,人可以死,可我剑者的骄傲决不能丢。我宁愿死在敌人的剑下,也不愿我的剑,在沉寂中腐朽,看剑!”

        大河崩腾而起,即便是深受重伤,剑圣依旧是剑圣,柳白依旧是柳白,大河剑依旧纵横万里,一往无前。

        金光罩体,手印遮天。肉身精神都破了五境的讲经首座强大在防御,金身无量,是为昊天世界最强防御。巧了,柳白是昊天世界最强的攻击。

        两大最强撞到了一起,谁更胜一筹怕是只有分出胜负才知道。

        熊初墨缓缓上前:“叶红鱼你是裁决神座,难道也要叛教不成!”

        叶红鱼拂过冰冷的七星剑:“这把剑,你应该很熟悉吧!”

        “什么?”熊初墨心中一沉:“叶红鱼,事情毕竟没有那一步,此刻你若愿意……”

        叶红鱼冰冷的杀意丝毫不加以掩饰:“我一心向道,苦练至今,就是为了此刻!拿命来!”

        没有人知道叶红鱼为什么执意要杀掌教,不过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之中,已经听出了些许,他们之间必定有世人不知道的恩怨,可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探究了,因为选在此刻解决我恩怨的太多了。

        王书圣望着眼前的老朋友,不禁叹道:“人字符已经耗尽了你的心血,颜瑟大师,何必呢!”

        “你又是何必呢!”颜瑟大师说道:“你是山山的师傅,我是秦煜的师傅,他们两个孩子喜结良缘,即便你是西陵客卿,也可以选择两不想帮吧。只要你愿意罢手,我便不再出手!”

        王书圣沉声道:“先前我就不同意这桩婚事,今日我必须要带走山山。”

        “我们十几年没有切磋了!”颜瑟大师直接邀战:“让我看看这些年你进境如何!”

        “那就来吧!”王书圣错过了今天再无战胜秦煜的可能,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动手。

        随着一阵冰冷的声音,井字神符显现,王书圣不敢怠慢,上来便是用了自己的绝技大泼墨,两位强大的神符师交上火了。

        七念缓缓了将念珠盘在手腕,挡在他面前的是魔宗的天下行走唐

        “你我相争多年,一直胜负未分。如今魔宗宗主已现,本座更不能让你们离开了!”

        唐缓缓的抽出了腰间的双刀:“以前我有部落挂念,每一战都要格外小心,今日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战一场。”

        魔刀犹如弯月,一前一后,一正一奇,配合魔宗诡异的功法,似隐似现,杀机了然。

        七念一道道金光泛起印诀与这位纠缠了多年的大敌战到了一起。

        虎背熊腰的老人,一身雄壮霸道的朱雀铠甲,即便在此刻依旧是勇猛无敌的战神,一把唐刀挡住了燕国大将军燕西风,金账大祭司,两位知命境强者。

        “岐山大师,您是天擎大德,难道不该与天擎站在一起吗?”程立雪实在不愿与眼前这位老人动手,身后却是白塔曲尼与宝树大师

        “晨迦,你到底着了什么魔,还不快杀了秦煜……”曲尼狰狞的面目,刺耳的声音,即便是一旁的程立雪都皱起了眉头。

        花痴轻叹道:“你们都曾是晨迦的长辈,我们已经走上了不同的路,说不通,只要得罪了!”

        岐山大师叹道:“众生本该平等,粉饰太平,自欺欺人没有任何意义。”

        “师兄!”宝树大师劝道:“此刻已经不是有没有意义的事情了,秦煜不死,世人就要死。天擎,月轮,乃至天下都要在此刻消亡,若能有千年喘息之机,人间还有希望……”

        岐山大师惨然一笑:“这不该是一个天擎弟子说的话,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为兄痴长几岁,若要动手,你们一起来吧!”

        这位天擎硕果仅存的大德高僧已然准备好慷慨赴死的准备,众人见说不通,也只好动手。

        入眼可见,处处皆是厮杀,场场足以惊世骇俗,最次的都是洞玄巅峰,基本上全是知命巅峰和五境之上的强者。

        只不过,不管他们打的再狠,战得再凶,都在有意无意之间看向中间那个人影。

        天下三痴中的书痴,温柔如水,娴静温婉的姑娘。此刻正在凝聚着足以改变人间的力量。

        符意在凝聚,玄奥的神符,一点点的汇聚,此刻不过凝聚了三分之一,已经可以感觉到惊天的锋芒。

        胜负的天平再次晃荡了起来,一切又充满了未知。一道从未现世的恐怖神符,还有一个生死不知的秦煜。那道符已经是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