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先挑剑圣,再平书圣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先挑剑圣,再平书圣

        即便是夫子,在此刻也缅怀了起来:“当年我的小师弟领着笑笑来见我,旧人依稀尚在眼前。二十三年前,我没能护得住他,如今我也未必能护得住你。你这一步棋,太凶险!你不后悔?”

        秦煜躬身一礼道:“不论我去不去,昊天都不会放过世人,此战不可避免。”

        夫子又问莫山山:“你知道他要做什么,也不后悔?”

        莫山山郑重的点了点头:“不论他要做什么,他都是我的秦煜,不悔!”

        “若世人都认为他是错的呢?”夫子又问道。

        莫山山温柔的声音并为起任何波澜:“那也是世人错了,他要去,山山生死相随。”

        “痴儿!”夫子喟然长叹:“世间千年,沧桑变幻,多少人来,多少人去。我看尽了悲欢离合,却依旧留恋这美好的人间,可我更想看到一个没有长夜的人间。”

        说着,一道人间之力落入了莫山山的体内。

        “啊?”莫山山有些不知所措,秦煜解释道:“这是夫子的红尘意,是人间之力。”

        “多谢夫子!”莫山山那里还不知道这是得了天大的机缘。

        “去吧!”

        二人再拜,离开了书院,拜别了家人,往大河而去。

        秦煜邀战柳白,决战之日已经定了,各派真正的绝顶高手,终于坐不住了。

        知守观,崖洞之中,滴水石穿,知守观天下行走叶青勘破生死观,出关现世。

        天擎宗,枯崖之上,天擎天下行走七念,破了多年苦修的闭口禅,走下了枯崖。

        书院,后山二先生君陌,十三先生宁缺,南下往大河而去。

        魔宗,仅存的高手,天下行走唐,与魔宗圣女唐小棠南下而来。

        西陵天谕院副院长程立雪,裁决司司座叶红鱼,光明殿玄易长老,携带无数西陵教众下山。

        大河国,墨池院

        远行荒原历练的诸多弟子,终于回到了家。

        一同回来的自然还有一个秦煜。不过,王书圣的脸色并不好看。

        “秦煜见过书圣大人!”

        王书圣道:“不必客气,你是未来的光明大神官,也是强大的神符师,若没有山山,你我足可同辈论交。”

        秦煜开门见山的说道:“相比书圣也有所耳闻,秦煜与山山两情相悦,荒原一路同行,结下情缘,此来也是向书圣大人提亲!”

        “哐当!”王书圣手一哆嗦,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王书圣当即沉声道:“秦煜,你虽是光明神官,可对山山来说实非良配。”

        “师傅!”莫山山猛然一惊,王书圣竟然没有同意。王书圣继续说道:“山山,此事由为师做主,你且退下。”

        “师傅!”莫山山自然不愿意走,她还真怕两人翻脸。

        “退下!”王书圣却是格外严格,不容置疑。

        “一路奔波,山山,你先回去休息!”秦煜轻声道。

        莫山山纠结了片刻,还是选择暂时退下。等她离开,秦煜方才继续说道:“请书圣大人明示。”

        王书圣笑了笑:“我知道你实力非凡,身份显赫,不过你要是以为如此便可以娶走山山,那便打错了主意。”

        秦煜淡然道:“我不愿意让山山为难,也不愿意闹得不愉快,书圣大人,本座以弟子之礼前来拜见,是看在山山的面子上,而不是你。若今天没有合适的理由,秦某怕是要向你讨教一二了。”

        “呵!”王书圣冷笑道:“如此霸道的做派,便是第一个不合适。”

        “花痴与隆庆皇子的婚约,两国瞩目。天下皆知,花痴钟意的是你,你作何解释?”

        秦煜淡淡的说道:“他们吵架将我牵连其中,仅此而已,如今花痴远离红尘,今日书圣旧事重提,未免有些牵强附会!”

        王书圣继续说到:“即便没有花痴,还有道痴,叶红鱼与你关系匪浅,难道你还打算再娶一个道痴?”

        秦煜说道:“道痴与我已经走上了两条路,现在她是裁决司司座便是最好的证据。”

        “即便如此所说,可你这身桃花,未来必然还会有其他女子,这便是不合适”王书圣继续说到。

        “莫须有的罪名,秦某可不会认!”秦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书圣大人,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与山山两情相悦,本座究竟是多么不入你的眼,你才如此横加阻拦,又或者,有什么其他不可说的秘密!”

        “放肆!”王书圣这一次确是被戳中了痛脚,他为何要横加阻拦,当然是因为他也喜欢莫山山。可这不能说出口,若成了还罢,如今莫山山心有他属,还是秦煜这等棘手的人物。一旦走漏了风声,那便是晚节不保,沦为天下笑柄。

        “秦煜,我念在你是光明传人,如今又取回了明字卷天书,即将奉守天下正道,成为光明神座,老夫今天不与你为难。”

        “你邀战柳白举世瞩目,还是好好准备大战吧!若你战胜柳白,继任光明神座,才有资格,来这里与老夫商讨!”

        “送客!”

        秦煜沉声道:“好,那就依你所言。若那日,你还是此等做派,莫怪本座先挑剑圣,再平书圣!哼!”

        “狂妄竖子!”王书圣一拳捶在了桌案上,气的胡子都在发抖。

        先挑剑圣,再平书圣,何其猖狂。

        不过愤怒之余,王书圣却是由心底而生的浓浓忌惮,纵观秦煜的事迹,哪一件不是张狂霸道。

        西陵边境,一道神符拦住了卫光明的去路,逼得这位最伟大的光明大神官归天。

        当晚又召开神国之门逼得掌教低头,引燃光明圣火,逼得裁决次大神官低头。

        荒原大战,一道神符镇压燕国,扬言要赐燕国大雪三月,逼得燕国低头。

        如今又约战柳白,此刻更是放下豪言要败双圣。说实话王书圣还真不是一般的怕。

        玄武神符他也看到了,扪心自问,他破不了。如今秦煜拿到了明字卷天书,继任光明神座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光明殿一众信徒,昊天道大神符师颜瑟,甚至秦煜身后还隐隐有书院的影子。

        到了这个年纪,最看重的就是颜面,而且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