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莲生三十二

第一百七十八章 莲生三十二

        “浩然天地,纵剑万里,好恐怖的浩然剑!”叶红鱼避开锋芒从领悟的层面退出来,莫山山,隆庆也纷纷退开。

        “锋芒太盛,根本无法领悟!”隆庆不甘心的说道,这样的剑意是大机缘,看得到得不到,他不甘心。

        秦煜说道:“浩然剑是书院绝学,除非修练过浩然剑,才能接受这里的传承。宁缺,这就是我带你来这里的意义。”

        宁缺诧异道:“你是简姨的义子,也算是小师叔的后人,你学过浩然剑,为何你不继承小师叔的衣钵而要我来继承。还有,二师兄说你拒绝了成为书院天下行走,将他留给了我。你教桑桑神术,你让我继承属于你的一切,总要有个理由吧!”

        宁缺心中又很多疑惑,大多都是围绕着这个奇怪的师兄。

        “这一切本该属于你!”秦煜不想解释什么。

        “因为继承了柯疯子的衣钵就是入魔,而他舍不得光明……”嘶哑的声音在白骨之中响起。

        “谁!!”

        众人纷纷警戒,看向白骨之中枯蒿的老人,此人骨瘦如柴,眼窝深深的凹陷,瘦的像是骷髅披了一层人皮,若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这是个活人。

        “我是一个自缚之人……”

        秦煜不屑道:“少在那里装神弄鬼,这座樊笼大阵,以青石为篱,以剑痕为栅,是为镇压魔头而设。莲生三十二,本座为你而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

        “莲生三十二?”叶红鱼不仅惊叹道:“你是失踪了二十多年的裁决大神官莲生神座?”

        “哈哈哈哈!”莲生三十二仰天大笑:“西方有莲,翩然落入世间,自成三十二瓣,瓣瓣不同,各成世界……想不到本座消失人间数十年,竟还有人记得我。”

        “莲生神座?”隆庆接掌了裁决司,自然也知道上代裁决大神官的事情。

        “裁决司司座隆庆,拜见裁决神座!”

        “拜见裁决神座!”一众神圣骑兵和黑衣执事纷纷朝拜。

        “你们是裁决司的人?哈哈,太好了!”莲生三十二笑声不断:“本座犯下大错,困求此地二十多年,如今油尽灯枯之时,竟然送来了我裁决司如此多的青年才俊。昊天垂怜呐。”

        “你是柯浩然的后人,书院弟子,竟然还修炼了魔宗二十三年蝉,西陵昊天神辉,还有佛门功法的痕迹。了不起,了不起!没想到生平之年还能见到学贯三宗的奇才。”

        “还有那个红衣小姑娘,纯净光明的念力,小小年纪竟然到了知命上境,真可谓天才。”

        “块垒的气息,你是神符师……”

        “至于你,书院不器意,又是一个书院弟子……”

        众人纷纷骇然,不过短短功夫,莲生三十二竟然倒出了所有人的底细,尤其是秦煜的底细太过于吓人。

        隆庆沉声道:“堂堂光明大神官的传人,竟然修炼了魔宗功法,秦煜,你竟然背弃光明!”

        “哦?”莲生饶有兴趣的说道“你是这一代的光明传人?哈哈,有趣有趣!不过不重要了,老夫一生如这个小子一般学贯三宗,领悟了道魔相通便可入神的功法,如今我已油尽灯枯,出不去了!你们都是天才,谁上前来,我可以传授他我多年的领悟,继承我的衣钵……”

        “弟子愿意!”隆庆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

        “有问题!”叶红鱼莫山山同时开口,宁缺也挣扎着冲出了幻境,至于秦煜一点事没有。“

        “当然有问题!”秦煜沉声道:“莲生诀蛊惑人心,放大心中的欲望,这老鬼是在寻找食物。”

        除了他们,其他人早已迷失了心智,一位绝顶强者的衣钵传承,谁不想要?尤其是隆庆,刚刚失去了领悟浩然剑的机会,此刻更是陷入了心魔。

        “吼!”话音刚落,莲生的老脸之上猛然窜出了一头殷红色的怪物,魔气翻腾,一口咬在了隆庆的脖子上,疯狂的吸食着血肉念力。

        那些裁决司的骑兵和黑衣执事们一个个倒在了莲生附近,显然已经被迷晕了,排队送餐。

        叶红鱼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秦煜,到现在秦煜都没有出手,并不是不能提醒,而是在借刀杀人。

        “你们几个的确不一般,竟然能如此轻易的摆脱了我的控制!”莲生颇为意外,尤其是看向秦煜之时,眼中闪过了浓浓的忌惮。

        “那大概是你的诱惑不够大!”宁缺沉声道:“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远古异兽饕餮,西陵教典中有记载,有修行者可以召唤异兽饕餮,能够吞噬精血与念力补充修为不足。”莫山山随机科普了一下。

        秦煜说道:“念力功法而已,饕餮大法,连魔宗都厌弃他的邪恶。二十三年前,莲生三十二便以饕餮大法吞吃了柯浩然的爱人简笑笑,嫁祸魔宗,引柯浩然灭宗,而他则率领西陵神圣骑兵和黑衣执事来捡便宜,可惜他低估了柯浩然的实力,诡计被戳破。”

        “柯浩然单剑灭魔宗,以剑化樊笼将他镇压在此地永远承受痛苦。”

        宁缺震惊道:“简姨是简笑笑的?”

        “亲妹妹!”秦煜解释道:“柯浩然痛失挚爱,对这个世界厌弃,选择了向天拔剑,欲问苍天,最终神国之门大开,他也死在天诛之下。”

        叶红鱼问道:“传闻多年前,夫子一怒斩尽,满山桃花,逼得观主南海漂流数十载至今没有上岸,讲经首座深受重伤,石崖枯坐数十年,这一切都是因为柯浩然?”

        “不错!”秦煜微微颔首。

        莫山山眉间微蹙:“他们究竟有和仇怨,竟然施展如此狠毒的手段。”

        “仇怨?”莲生痴狂的大笑:“哈哈哈,没有仇怨,柯疯子是我的好大哥,一切都好,强大,洒脱,讲义气,天下无敌。可就是他太好了,占尽了世间的光芒。与他生在一个时代,是悲哀!”

        秦煜却道“不能与这样的人物生在一个时代才是悲哀。”

        “呵呵哈哈!那是你没有经历过那种屈辱。莲生三十二,瓣瓣不同,世人却总以一瓣之美而负全莲之心。你身负二十三年蝉,这何尝不是宿命?道魔相通步入神道,你已入了神道,难道还不明白,逆天之人必死!这就是你们书院之人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