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神符就是道理

第一百七十六章 神符就是道理

        燕国,漫天大雪,玄武在天际奔腾,狂风怒号,炎炎盛夏,飞起了鹅毛大雪。举世震惊。

        “……就这样,隆庆触怒了光明神官,秦煜一怒掀起神符,要赐燕国大雪三月……”

        “孽障!”面前的桌案,在燕王的震怒之下化作一地碎片。

        崇明太子连忙说道:“父王息怒,秦煜如此不讲道理,必然为天下所不容!”

        “你知道什么!”燕王指着天上的神符震怒道:“这神符就是道理!这就是神符师的恐怖,既能呼风唤雨保证一国风调雨顺,也能换来天地大灾,盛夏之日,大雪三月,将会埋葬大燕帝国的一切!”

        “立刻传讯掌教和裁决大神官,请他从中斡旋!”

        “立刻向月轮国公开道歉,派出使节前往月轮恳求国君相助,并向晨迦公主道歉。”

        “立刻传信唐国书院所有我燕国教习请他们出面求情。”

        “派出使节出使唐国,向唐王陛下求情。求见昊天道门颜瑟大师,请他老人家出面斡旋。”

        “父王,难道我们要向一个小儿低头!”崇明却不这么认为:“他能施展神符,难道天下还没有神符师了不成?”

        “糊涂!”燕王呵斥道:“秦煜此刻符道大成,举世无双。即便是他的师傅颜瑟大师和大河国的王书圣也未必能布置出这等惊天神符,其他神符师不是书院的就是西陵的。你以为其他人会为了我们,去得罪秦煜嘛?”

        “即刻准备,为父要亲自前往荒原求情。”燕王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几岁:“崇明,我走以后你来监国,记住一定要隐忍。”

        没有人能招架的起这样恐怖的神符大师。燕国神符遮天,也根本瞒不住消息。随着燕王四处求援,燕国,月轮,唐国,西陵纷纷派人火速赶往荒原。

        荒人大军立刻提出停战和谈的提议,开玩笑,荒人也害怕,头顶上有道神符可不那么好受。

        次日,前来求情的人络绎不绝,他们找不到行踪不定的秦煜,只能找陆晨迦了,可惜陆晨迦闭门谢客,谁都不见。直到准备南下之时,方才露面,不过这次露面的可不仅仅是陆晨迦。

        梳碧湖畔,南下的长路上。已经围满了人,陆晨迦作为事情的焦点也是挽回唯一的希望,南下的消息根本不是秘密。

        路口处,花痴陆晨迦,书痴莫山山,还有一直神秘不见人影的道痴叶红鱼都来到了此地。

        “想不到天下三痴,是在这种情况下聚齐的!”陆晨迦淡淡的笑道,能在归去时,看到昔日的朋友,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叶红鱼轻叹道:“该来的总会来,该聚的总会聚。”

        莫山山也说道:“天下三痴,缺一不可,晨迦,保重!”

        秦煜一如以往的取出了一个木盒,和当年送给陆晨迦的一模一样,只是里面的东西肯定不同了。

        陆晨迦没有拒绝,两人已经无需多言。

        “晨迦!”隆庆却是无奈,可是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燕王挡住了隆庆,取出了婚书说道:

        “晨迦公主,秦先生,是隆庆鲁莽。今日,我归还晨迦公主的婚书,还请秦先生,饶恕燕国子民。”

        陆晨迦微微一礼,接过了婚书,其实昨她已经恳求过秦煜了,秦煜却说再等等,原来是在等这个。

        “多谢燕王厚爱,晨迦缘浅,愿两国世代修好,更胜往昔。”

        秦煜却笑道:“燕王,请来的朋友还真不少啊!”

        西陵天谕副神座程立雪说道:“秦煜神官,此事事出有因,还请看在西陵的颜面上,手下留情。”

        十三先生宁缺道:“师兄,书院燕国籍的教习们长跪后山,求师兄手下留情。”

        “百姓无罪……请神官手下留情!”

        燕王很识趣,知道找一群人来给秦煜台阶下,否则即便是秦煜愿意散去神符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绕过隆庆。

        “玄武!”

        沉声低呵,东方天空上的恐怖神符逐渐北移,寒风铺路,飞雪扬天。

        “吼!”

        玄武虚影很快来到了秦煜的面前,张口一吐,寒羽扇飞落秦煜的手中。

        “晨迦远离红尘,本座也不愿再迁怒他人,此事就此作罢!”

        说罢,秦煜又神秘的消失了,没有丝毫踪迹。

        马车南去,陆晨迦再次翻开了木盒,一如上次的陈设,三瓶百花酿,中间的空格不再是一本书,而是一把碧绿晶莹的尺子。

        尺子上有八种不同形态的奇珍异兽,隐隐有佛光涌动木意盎然。

        “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你这是……让我悟吗?”说放下,就真能放得下吗?

        “八灵尺……佛……”

        陆晨迦的离开是荒原大战的一个插曲,也是转向的重要因素,因为秦煜来了,荒人不敢继续打下去。和谈顺利的超乎了程立雪的想象。

        天弃山,大明湖,四人结伴而行,大战告一段落,这一次魔宗山门之行才是重点。

        “魔宗山门禁制,应该就在这里!”莫山山对照着手里的地图,只不过上面只有大致的位置,并没有仔细的入口。

        秦煜背上忽然泛起了一道道冰晶羽翼,一声蝉鸣惊艳了波光粼粼的湖面。

        “二十三年蝉?”叶红鱼诧异道:“你到底还会多少东西?”

        “什么是二十三年蝉?”宁缺不懂就问,也不客气。

        莫山山却是担忧的说道:“二十三年蝉是魔宗宗主的功法,秦煜,你怎么会?”

        秦煜笑道:“我若是魔宗之人,你会不会拔剑呢?”

        莫山山嗔怒道:“哼!你教我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很多比魔宗还魔宗呢!这么算我也是魔宗弟子咯?”

        “魔宗功法?”宁缺狐疑道:“我听说简大家拣到你的时候,你重伤垂死,在此之前你的来历无人知晓,不会是魔宗之人吧!”

        秦煜说道:“当然不是,这功法是后来才学的,你要想学,回去求余帘。”

        “三师姐?”宁缺不解:“为什么?她给我这个戒指的时候神神秘秘的!”

        秦煜指了指他手上的白玉戒指:“现在,你才是魔宗宗主!”

        “啊啊??”宁缺完全没有反映过来,不过他的声音已经被惊天的怒涛咆哮之声压倒,大明湖湖水褪去,露出了下面依山而建的重重怪石宫阙!

        “魔宗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