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春夏已过,秋冬…

第一百七十五章 春夏已过,秋冬…

        “狂妄小儿!”曲尼气的胳膊都在颤抖,手中的木杖连连砸地。

        隆庆沉声道:“秦煜,这位是天擎大德,也是晨迦的亲姑姑曲尼大师!”

        “哦?”秦煜故作惊讶的说道:“曲尼大师出门前是不是把大德忘在了天擎,没带出来,我怎么没看到长辈的样子,只看到了一个尖酸老太婆?”

        曲尼又惊又怒:“秦煜!老身,今天就替你师傅教训教训你个狂妄小儿!”

        木杖之上泛起了浓郁的佛光。

        “不要!”陆晨迦连忙惊呼,然而木杖停在半空,却不得存进,秦煜身侧一道碧青色的井字符缓缓成型。

        “轰!”

        神符之威那里是这么好惹的,曲尼不过洞玄境的修为,瞬间被震飞出去。

        “姑姑!”一众天擎弟子手忙脚乱的将人扶住。

        秦煜冷声道:“看在晨迦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不过我得提醒你,不是所有的神符师,都像秦某一般好脾气。”

        隆庆沉声道:“秦煜,你太放肆了!”

        “你来做什么?你不是退婚了吗?”既然今天赶上了,秦煜就没打算善了,陆晨迦被欺负,还被扇了巴掌,隆庆虽然狂妄但还没胆子打一国公主,定然是曲尼这个陆晨迦的姑姑做的。放肆吗?秦煜已经手下留情了。

        隆庆脸色微变:“这是我们的私事!我为何不能在这里?”

        “我和晨迦有事情要谈,你们都出去!”秦煜淡淡的说道。

        隆庆怒道:“你不要太过分,晨迦是我的未婚妻,婚书还在我父王手里……就算她不愿意,她也只能嫁给我!”

        秦煜已经差不多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隆庆是来逼婚的。陆晨迦的出走,让他颜面无存。挽回失败,心里扭曲,就走到了这一步。秦煜甚至可以猜到,隆庆一定是联合了曲尼才敢如此大胆。现在看不到他如此霸道,也即将失去理智。

        想到这里,秦煜依旧漠然道:“回去告诉你父王,秦某用一道神符交换婚书。”

        神符师最恐怖的绝对不是正面的冲杀能力,而是屠城灭寨的霸道手段。

        一道神符落下,城池也就毁了。那对普通人来说绝对是恐怖的灾难。

        “欺人太甚!”隆庆猛然拔剑,掌心桃花飞舞,只是还未等他出招,秦煜的井字符已经轰然而至。

        霸道的神符直接将隆庆按到在地。

        罗克敌等人纷纷拔剑,将秦煜包围了起来。

        “神官!司座大人与你平起平坐,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要让属下们难做!”

        “滚!”霸道的神音轰然炸裂,周围的骑兵无一例外全都倒飞出去,重创倒地。

        罗克敌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自己又去招惹这个疯子做什么。

        “没有什么欺人太甚!”秦煜说道:“是你弄丢了你的未婚妻,是你亲手毁了这一切。你们本该幸福美满的过一生,至少能换来两国百姓的一些福祉。我与晨迦自始至终都只是朋友,桃山之上不过是见的第二面。她是为了你去求我才换了一瓶酒。而你却让她背负了不该背负的骂名。”

        隆庆颜面尽失,已经逐渐失去了理智:“我是裁决司司座,燕国二皇子,秦煜,你敢对我出手,你这么在乎这个贱人……”

        “执迷不悟!”秦煜双眸寒光大盛,周身恐怖的气息,一跃冲上了第六境的巅峰。

        寒意,满天寒意,天地间风雪怒号。

        “有本事,杀了我,杀了我啊,你敢吗?”隆庆依旧在怒吼。

        秦煜漠然的声音再次响起:“因为你的愚蠢,本座赐燕国,大雪三月!”

        “玄武!!”

        “吼!!!”恐怖的嘶吼,天地间一座玄武虚影冲天而起,神符横亘天际,所过之处,风雪怒号。

        寒羽扇化作一道流光冲入了玄武体内。

        玄武虚影,往燕国而去,天地暗淡无光,人间寒风笼罩。

        燕国的范围不算大,可也不算小,秦煜这一次动用拘灵遣将发动了化神巅峰的实力,以灵宝压阵凝聚神符,大雪三月,绝非虚言。

        “不!”隆庆惊醒了,玄武神符惊醒的时候,他就已经恢复了理智。“都是隆庆一人之过,燕国子民无罪,秦煜,光明神官,你不能这样做!”

        秦煜淡淡的说道:“说白了只是年轻的情侣吵了一架,尚未成亲纷纷和和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可你不该因为嫉妒将本座牵扯进来。并且因此伤害了我的朋友。我本不愿用如此极端的手段,奈何你心灵已经扭曲……世人无罪……晨迦又有什么错要受这样的屈辱?”

        “滚!”

        原地狂风骤起,隆庆与众神殿骑兵直接被扇飞出去,不知落到了那里。

        曲尼吓得连连退缩:“疯子!疯子!”

        秦煜缓缓抬起了左掌,掌心符意凝聚:“是她打的你?”

        陆晨迦按住了秦煜的手腕:“前尘种种,都已经过去了,她毕竟是我的姑姑!你今天,不该来的!”

        秦煜沉声道:“你以为我的脾气就很好嘛?”

        陆晨迦不禁苦笑:“四季轮回是天道,天道无情。在你的眼中,只要与你无关的,天地生灵一如脚下尘埃。可你终究不是天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此刻,我很后悔,当初离开瓦山没有回到唐国而是去了西陵。”

        “经历种种,陆晨迦,花期已过”

        陆晨迦似乎放下了一切,看向秦煜:“我在唐国度过了春,在西陵历经了夏,我要去经历我的秋冬了!”

        秦煜暗暗叹息,春夏繁盛,秋冬凋零。这朵花的四季,历经半生,陆晨迦做出了她的选择。

        “姑姑,我不会再回月轮国。”陆晨迦对曲尼说道:“也不会再嫁给任何人,不管他是裁决司司座,还是光明殿神官。我将在瓦山洞庐佛前枯坐,终了一生!”

        "晨迦!你……”大好年华,枯坐洞崖,这样的选择,这样的选择实在引人辛酸与泪下。

        许是看破了,放下了,花痴陆晨迦的心境再度静如水,引得百花飞舞,竟在此刻破境入了知命。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终究是经历了凋零才能领悟……”陆晨迦叹道:“燕国子民无罪,既然你出手了,晨迦便再求你一次。”

        月轮的礼仪与大河截然不同,却也再次触动了秦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