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终究要面对

第一百七十四章 终究要面对

        “你们聊了什么?”秦煜紧张的问道,他已经有意避着陆晨迦了。

        莫山山说道:“聊了很多,聊了她去唐国寻你,聊到了我们一起在瓦山修行,临摹你的字帖,聊到了她与隆庆的决裂……还有两国的政治婚姻。”

        秦煜无奈道:“我真的什么都没做,隆庆嫉妒心太重,无法得到光明圣火的承认,以为是我的故意施展手段打压。晨迦好心为他送去补充体力的百花酿,却误认为我们有奸情,最终不欢而散……”

        莫山山说道:“我相信你,其中的缘由,我也很清楚,你避而不见总归不是办法。晨迦喜欢的是你,隆庆依仗背景定下了婚约,原本对晨迦还很好,晨迦也不愿意背弃家国的期盼,慢慢接受了命运,如今却被无情的抛弃,成了你们男人争锋的牺牲品。”

        “现在满天下都知道,隆庆和花痴的政治婚姻,因为你的出现而不得不毁掉。人言可畏,哪有几个人知道真相?”

        “避而不见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秦煜说道:“我喜欢的是你。”

        莫山山嘟起了小嘴,既是欢喜秦煜在此刻吐露心扉,又在担心秦煜的事情。

        “我们的事情还是等一等吧!若是在这个关口传了出去,外面还不定传成什么样子呢,说你秦煜喜新厌旧,抛弃了花痴,而且你身边还有个道痴叶红鱼,西陵有传言说,叶红鱼因为你放弃了成为裁决司大司座,甘愿成为光明殿的普通长老,掌教也有意成全你们这对道门的有情人!”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秦煜的好心情一点不剩,得亏莫山山是个知心善良的姑娘,换一个恐怕已经闹翻了天了。

        莫山山调侃道:“天下三痴全都倾心于你,敢问秦先生做何感想?”

        秦煜轻叹道:“或许我们该吵一架!”

        “啊?”莫山山呆萌的小脸上写满了错愕:“为什么要吵架?”

        “你骂我一顿,或许我能心里好受点!”秦煜苦笑道。

        莫山山听懂了话外之音:“又不是你的错,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

        秦煜摇了摇头:“或许让世人知道我们不和,对你来说是种保护。来见你一面,心满意足。给我点时间,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说着取出了一枚阴阳纠葛的生死符。

        “生死符留给你防身,若有解决不了的危险,可以向我金剑传书求援。”

        “你要走?”莫山山自然是不愿的,可是似乎也没有什么挽留的理由。

        “傻姑娘,我不走,荒原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而有些事情,终归是要解决的!”秦煜解释道。

        莫山山心思通透,更会替秦煜着想:“我等你!不管你做出怎样的选择。”

        出了营地,秦煜来到了雪峰的一旁:“还不出来?”

        荒草丛中,窜出了一个人影,一身朱雀甲,腰胯唐刀,这是唐军的装扮,来人却是曾经的梳碧湖砍柴人,如今书院的十三先生,也是颜瑟大师的弟子,他的小师弟宁缺。

        “宁缺拜见师兄!”再次相见,身份已经大不相同的。

        秦煜轻叹道:“浩然剑,不器意,井字符,还有昊天神辉,看来桑桑把我教给她的神术也传给你的了!”

        宁缺脸色微变:“师兄,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那倒不是!”秦煜说道:“你的资质本来就不好,这些全是一等一的绝学,我猜你现在,念力念力不行,飞剑飞剑不行,画符画符也是个半瓶子水吧,至于神术,你恐怕刚找到门槛还没爬进去!”

        宁缺顿时一阵尴尬:“师兄说的不错,我有些贪多了,但……”

        “没有但是!”秦煜也不想多说什么:“你这次出来,书院后山的诸位师兄师姐,应该给你备了礼物。你我符道是同一个老师,我作为师兄,自然也该给你件礼物。”

        秦煜取出了一枚洗髓丹交给宁缺。

        “这是什么啊?”宁缺嗅了嗅,淡香扑鼻。

        秦煜说道:“洗髓丹,易经洗髓,提升资质。一般的修行者,气海雪山十七窍孔与天地元气共鸣。你的念力资质极高,可惜窍孔阻塞,这枚丹药可以助你畅通雪山气海十七窍孔,成为绝世天才。”

        “大通天丸?”宁缺不仅惊叹道,他是服用了道门的圣药通天丸方才通窍的。

        “通天丸算个屁,这枚丹药易经洗髓,服用以后可通百脉。”秦煜说道:“五天之后,来天弃山大明湖,入魔宗山门。届时再教你其他的东西。”

        “魔宗山门,师兄也是来寻天书的?”宁缺自然也知道天书的事情。

        秦煜道:“到了你就知道了。另外,我与墨池院的莫山主关系匪浅……”

        宁缺方才也看到了二人相会:“师兄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犹豫了许久,秦煜还是准备去见一见陆晨迦。不过来的不是很巧。

        数十个神殿骑兵将营地大门堵的严实,秦煜不用猜就知道谁来了。

        “拜见光明神官!”秦煜还没有继位神座,不能称光明大神官,但为了彰显光明传人的身份,现在称光明神官。

        “神官大人,您不能进去!”

        秦煜不禁笑道:“知道我是谁,你们也敢拦我?”

        “不……不敢!”一众神殿骑兵脸色大变,这可是不是个好惹的主,来到西陵第一战就杠上了卫光明,入桃山第一晚上就把裁决司司座罗克敌送进了幽阁,之后因为光明殿临风长老的死,光明圣火不知烧死了多少人,还险些烧到裁决大神官的头上,就连掌教也得让三分,他们那个敢惹?

        他们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营地之中的众人自然听到了动静,纷纷现身。

        “秦煜……”陆晨迦的面容憔悴,双眼含泪,脸颊上还隐约有一道红印。隆庆和罗克敌都在,只是脸色并不太开心。除了他们还有个老太婆。

        “谁打的你?”秦煜心底的火苗一下子就窜了起来,陆晨迦却满是躲闪之意。

        一旁的天擎老太婆却嘲讽道“我当时谁,原来是光明的传人,西陵的光明神官,颜瑟的弟子,你师父难道没有教过你礼数?”

        秦煜冷笑道:“这尖酸老太婆是谁?一把年纪了就别出来晃荡了,气量这么小,气性这么大,把自己气死了又要怪秦某没有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