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60章道痴叶红鱼

第160章道痴叶红鱼

        “我的确认识,也知道是谁的剑!”秦煜淡淡的说道:“不过你得先告诉我,这把剑你是怎么拿到手的?似乎还认主了!”

        “这管你什么事?”红衣女子急切道:“告诉我他是谁,我就告诉你裁决司接下来的行动。”

        秦煜微微摇头:“这飞鱼是你的本命物吧,一袭红衣,冷艳动人,澄澈光明的念力,这么小的年纪,却已经入了知命境界,你应该是天下三痴之中的道痴叶红鱼,没想到道痴竟然脑子不好使!”

        “谁脑子不好使!”叶红鱼羞怒道:“有本事放开我,咱们再打一场!”

        秦煜叹道:“说你脑子不好使,你还不承认,此刻你身在井中,本命飞鱼在我手中,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无端跑来行刺我,此刻已经命在旦夕,你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隆庆说道:“道痴是知守观弟子,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误会,还是先放开她吧!”

        “知守观弟子怎么了?”秦煜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今日若是没有合适的理由,知守观弟子我也照杀不误。”

        “轰!”

        霸道的井字符轰然落下。

        叶红鱼顿时一个趔趄,蹲倒在地,只能竖起七星剑勉力支撑:“你竟敢杀我?”

        秦煜淡淡的说道:“我已经间接干掉了一个光明大神官,不差一个知守观弟子,你叶红鱼又不是我的妻子,我可没有理由宠着你,犯我者,无人不可杀!”

        “你!”叶红鱼又羞又怒,偏偏秦煜实力齐高,她的剑道在秦煜面前没有半点威力,飞鱼又被抓了,神符在上,竟只有勉强招架的力量,却无还手之力。

        “四年前,有个未知强者救了我一次,这把剑是从天而降,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春秋剑意是从剑上学的。”

        秦煜眉头微皱:“即便你学会了春秋剑意,也绝无可能认主这把神剑。”

        叶红鱼继续说道:“我曾道心受损用这把剑自尽未成,却阴差阳错的成了我的本命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道心受损,引剑自尽?”秦煜的确相信有这种可能。原著中西陵掌教熊初墨当年被还是魔宗宗主的三师姐打的残废,自此不能人道。随后开始心里扭曲,曾蒙面趁着叶红鱼年幼不够强大,以手指毁了叶红鱼的清白之身,欺凌天才少女来满足自己猥琐的内心。这才造就了一个冰冷杀伐的道痴。

        只是此刻,叶红鱼元阴尚在,显然剧情有了很大的变动,联想方才说的神剑救了她,四年前,叶红鱼才十三岁。极有可能就是神剑救了她。熊初墨没有得逞,不过怕也留下了阴影,想要引剑自尽却阴差阳错的将神剑弄成了本命物。

        “你的本命物,不是飞鱼?”秦煜这才反应过来,只是恐怖的春秋剑意破空而来,井字符轰然破碎。

        “小心!”突变来的太快,也只有一直在旁观的隆庆发现了叶红鱼的小动作。

        “很好!”秦煜周身光明显现,六丁天甲符六重护盾保护,即便是春秋绝杀,也只轰碎了第一道防御。

        叶红鱼说道:“在获得这把剑之前,飞鱼的确是我的本命物,但是在哪之后,这把剑才是我的本命物。我告诉了你你想知道的,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

        秦煜说道:“那把剑是我亲手锻造的,名为七星龙渊。四年前有人闯昊天神国,杀入了神国之中与昊天决战,可惜他不是昊天的对手,留下了那把剑。”

        “他是谁?”叶红鱼周身升腾起殷红的煞气。

        “先天神煞?”秦煜猛然一怔,不过很快又否定了:“不对,不是先天神煞,好像是剑煞,这丫头怎么会沾染这么重的煞气。互为本命,麻烦了!”

        本命关系是最要命的一种关系。原著中宁缺能打败昊天全靠和桑桑互为本命的关系。当桑桑成为昊天,宁缺也就成了昊天的本命。

        叶红鱼竟然与七星龙渊缔结了本命关系,日后有的纠葛了。

        若是以前秦煜倒是乐的与一个小美女发生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可如今,他已经有了一个莫山山,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人已经死了!没有必要再提。”秦煜说道:“这把剑……”

        叶红鱼立刻收剑归鞘:“他是我的本命物,我是不会给你的,即便你是他的铸造者。”

        秦煜担心的并不是这个,七星龙渊剑并没有剑灵,当年他前往瑶山之前,在剑上布置了一个龙渊铸剑术之中最恐怖的血涂之阵,一旦沾染血腥,立刻就会发动血祭。那个阵法可是按照战龙悭谀的战力准备的。

        没想到最后两人并未动手,悭谀安稳坐化,他也放弃了夺灵的计划。直到来到这个世界,遭受了昊天的袭击。

        这把剑,一定有问题!

        如果叶红鱼拔剑自刎必然沾染了她的血,血涂之阵一旦开启,血祭了桃山数十万生灵都不是难事。可是血祭之事并未发生。

        那把剑上有浓郁的昊天气息,秦煜一开始也没注意。毕竟自己的剑是被昊天夺了,沾染点气息很正常。

        可是现在就得重新考虑一下了。昊天知道自己还活着,没必要将剑丢下来。剑上的血涂之阵没有发动要么是阵法坏了,要么就是被昊天封印了。

        秦煜显然更倾向于后者,总之,这剑暂时还是不碰的好!

        “当年那人借了我的剑,人未归,剑未归,如今我找到了,你难道也不还?”秦煜反问道。

        叶红鱼笃定的说道:“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告诉我那人是谁,我自己会查,查清楚若是真的,就会给你!”

        “不必了!”秦煜说道:“逆天之人,为世间所不容。你继续执着下去,反而会给他的朋友带来不利。那把剑你愿意留着就留着吧。”

        叶红鱼犹豫道:“难道连他的名字都不能告诉我吗?我至少该知道是谁救了我!”

        秦煜惊讶道:“向昊天拔剑的之人,难道不该是你道痴的敌人吗?”

        “我欠他一条命,会还的!”叶红鱼不再追问,转身就就走。

        秦煜轻叹道:“他叫白澜,他的绝技名为四季绝杀剑,以煞气为根基,伤人无形。你没有修炼过锻体法门,承受不住七星龙渊的剑煞,再炼下去有害无益。叶红鱼……”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光明有难了!”叶红鱼头也没回,与秦煜的初次相见并不算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