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56章别君去兮

第156章别君去兮

        翌日,朝小树的身份彻底揭露,他最大的靠山就是当今唐王李仲易,也是鱼龙帮的龙。

        只可惜,唐王十年布局竟被自己的亲弟弟给毁了。暗中挑唆亲王对付鱼龙帮的人却不知所踪。

        鱼龙帮摆在了明面上,虽说不是世人皆知,可高层已经失去了博弈的意义。朝小树也终于也完成了十年来的承诺,如今冲破樊笼,回归江湖。观鱼破境入知命。

        朱雀南门,唐国门户。

        秦煜又出来溜达了,他发现自己在外面经历这一切,境界反而提高的很快。

        今日朝小树要走,为了他心中的江湖,也为了他曾经的兄弟。也为了向天下第一强者挑战,没错此次南下朝小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向剑圣柳白挑战。

        “我没想到,你会来!”朝小树其实很意外,秦煜低调且神秘,对一切事物都有些漠不关心。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来送他。

        “你走了,都城又少了一个朋友。”秦煜取出了一枚玉牌,玉牌之上刻有七星倒影,四灵虚影,日月同天,玄奥与复杂的剑印。

        “这是?”朝小树也是入了知命的大修士,自然能感应到上面恐怖的剑意。

        “我的七星剑印”秦煜笑道:“说实话,你怕是连柳白一剑都接不来下,不过我更知道,我拦不住你。所以劳你大驾,帮我捎带个信物!”

        “你与柳白或许才是真正的旷世大战!”朝小树知道的更清楚,秦煜可是能催动惊神大阵的人,还有这玉符上疯狂的剑意和诡异的天罗琴,一身手段绝不是他可以比的。

        “走了!”

        秦煜本来是送人的,结果他走的比朝小树都潇洒。

        都城的风雨随着鱼龙帮老大的浮出水面,逐渐尘埃落定,一群笨蛋打着往后和公主的名义在都城搞风搞雨,实则全部是这位唐王一手操纵的好戏,为的只是为了引出幕后之人。

        夏天王后根本无心夺权,公主李渔也知道春风亭老朝和唐王的关系。

        唯一可惜的是,唱了半天戏,只抓到了两个小鱼。不过总归结束了压抑古怪的气氛。

        眼下又有一件大事,书院开考,掩盖了一切无声的波澜。

        旧书楼,秦煜拎着清瓷小瓮悠哉悠哉的来到了余帘面前,放在了她的桌子上。

        余帘清冷的说道:“皮皮都被你带坏了!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好使了。你倒是厉害!”

        秦煜笑道:“我怎么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责备意味,玄冰酒,更适合风雪寒蝉调养。百花酿有什么好喝的!”

        余帘说到:“以前,后山都不喜欢饮酒,现在老八老十都快成了酒鬼了,连君陌都学会偷夫子的酒喝了!”

        “我那不是偷,是光明正大的拿!”君陌不知何时来到了旧书楼。

        “呦!二先生竟然下山了?”秦煜还真挺意外的,君陌一般可不会来旧书楼。后山弟子多是晚上来,他的桌子旁边还有一个夫子设下的空间通道,能够直接从后山来到旧书楼。

        “你要走了,总得有人来送送!”君陌说道:“拒绝了天下行走,简姨竟然同意让你走……”

        秦煜苦笑道:“如果我只是简姨的义子,我其实挺想留在家里,成家立业,幸福美满的过完这一生。可惜,有很多事情,终究要去做的。”

        余帘轻叹道:“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还亲自送来了玄冰酒,为什么你要走,没人告诉我?”

        “告诉你干嘛?”秦煜调侃道:“你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难道还要含泪送别吗?”

        余帘白了他一眼:“你最好活着回来,明年,要挨揍的!”

        秦煜的确是来道别的,他不会让卫光明有走出西陵的机会,所以他得快点了!

        “我走了!”

        今天也是书院开考的日子,外院前来应考的书生都在紧张的考试之中。

        院外却有一个小姑娘无聊的蹲在柱子边数蚂蚁。

        “桑桑!”

        小桑桑猛然一惊:“秦先生?”

        “我家少爷去考试去了,还要一会才能出来!”

        秦煜笑道:“这次不找你家少爷,我是来找你的!”

        “我?”桑桑吓得连忙躲在了柱子后面,认真的说道:“我家少爷说了,让我离你远点!”

        秦煜顿时满头黑线:“你家混少爷,教你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说着凝空一指点在了桑桑的眉心。

        “啊?”桑桑半天才反应过来:“脑袋里冲进来的什么东西?”

        秦煜笑了笑:“给你的礼物,我要走了,以后你也能帮上你家少爷了!”

        说着,秦煜也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宁缺远远的看到秦煜在自家桑桑面前,连忙冲到了桑桑的面前,可是那时秦煜已经消失了。

        “桑桑,他欺负你了?”

        桑桑呆萌的摇了摇头:“没有,秦先生送我个礼物呢!”

        “礼物?什么礼物?”宁缺左看右看,拉着桑桑转了个圈:“我怎么没看到?”

        桑桑轻轻的伸出了食指,指尖多了一抹澄澈纯净的光明:“在这!”

        “这……”宁缺骇然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你从哪学的?”

        人怎么可能会发光呢!除非是修行者,方才能掌握那些超凡手段。

        桑桑说道:“好像叫昊天神辉,秦先生在我额头上摸了摸我就会了,少爷,他说我以后可以帮你的忙了,真的吗?”

        宁缺嘴角抽了抽:“走,我们去找他!”

        桑桑却说道:“他说他要走了!”

        “走?”宁缺莫名其妙的摸了摸桑桑的小脑袋:“这次怕真的错过了一场机缘。桑桑,你除了发光,还会什么?”

        “嗯……”桑桑皱起眉头想了半天,掌心一翻,一道浓郁的光芒轰然爆射而去,洞穿了远处的树木与巨石,惊奇一声巨响。

        二人显然都被这恐怖的威力吓了一大跳。

        桑桑有些后怕的说道:“少爷,我是不是又闯祸了?”

        宁缺反应要快的多,因为反应不快是要被抓起来的,书院考试,举国瞩目的大事,他们这是在考场外搞恐怖袭击。

        “废话,快跑啊!”

        “啊?”桑桑深吸了一口气,蒙着头就往前跑,只不过没有感觉到少爷的存在,猛然回头,少爷已经被落在数十米后了。

        “少爷……”

        宁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