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55章没谁能真正无敌

第155章没谁能真正无敌

        “住口!”王景略脸色微沉:“你说的那些人,不过是刚刚涌现的青年才俊,我不过是没有机会与他们交手而已,若是真对上,胜负难料,洞玄境之人想要胜我,断无可能!”

        秦煜不屑道:“胜负难料?现在知道胜负难料了?知命以下无敌,你这个名号水分实在太大。还是改个名字吧,否则老是这么自吹自擂,实在有些贻笑大方。”

        “我改不改名号跟你有什么关系!”王景略终于恼羞成怒怒喝一声:“给我杀!”

        “放箭!”

        “不要给他弹琴的机会!”

        数百铁甲一拥而上,有没有铠甲是两回事,箭雨破空。

        “轰!”

        天罗琴柱地,无形的波澜掀飞了数人。箭雨停在了秦煜面前一尺,再不能存进。

        “喝!”朝小树一剑化五,五道小剑来回穿梭,血光抖现。

        南晋剑客见状,腰间宝剑出鞘,犹如大河叠浪一般剑气滚滚而来,与朝小树的剑气轰然对撞。

        “碰!!”

        两人战作一团,互相看不对眼。

        “我认出了你的剑!”雨水沿着两人的剑身不断流淌而下,脚下的雨水已经流淌成了小河。

        “你杀了我兄弟,今晚,你必须死!”

        朝小树是报仇而来,宁缺也是为报仇而来。很不巧,宁缺的兄弟小黑子正是死在了这个南晋剑客的手中,死亡的原因却是小黑子帮他的好二哥朝小树打探消息。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南晋剑客不禁冷笑,他是剑阁弟子,天下第一强者剑圣柳白的弟子,剑道一途,大河剑敢称第二还没人敢称第一。两人境界相当,他可不会怕了朝小树。

        秦煜扫了一眼这边,宁缺解决小喽罗,朝小树与南晋剑客交手,那是他们的对手。如此说来,他只需要解决眼前这个狂妄的笨蛋就行了。

        “破!”

        殷红色的字符从秦煜口中吐出,滴溜溜旋转而去,所过之处,箭雨倒卷,念力破空。

        儒家浩然正气歌,也是天地神音的用法,道家喜欢叫言出法随。

        “咚!”

        王景略面前的元气护罩只撑了一瞬间便轰然破碎,王景略一个咕噜转身躲到一旁,数十道无形劲气再次逼迫秦煜而来。

        书院不器意,不拘泥于束缚,飘然无迹,不可捉摸,无形无相,无法预料。不器意的强大,在于无迹可寻。

        秦煜冷声道:“知命以下无敌已经让你困住了本心,君子不器,怕是都忘光了!”

        “破!”

        依旧是一个破字,殷红色的字迹隔空爆裂,化作一道红色弧光,将秦煜周身来袭的无形元气统统轰碎。

        “你是……知命!”王景略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这个知命以下无敌的确有水分,但是一般的洞玄巅峰,在他面前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能如此轻易的破开自己的攻势,打的自己连还手之力的机会都没有,也唯有知命境界的强者能如此轻松写意。

        “你还不算太蠢!”秦煜掌心一合,两横两纵井字神符缓缓成型。

        “咔咔咔咔咔!”

        天际之上的三重符文接连亮起,随着一阵冰冷的机械声转动,符才是最直白的规则运用。

        霸道的神符不讲道理的轰然砸下,秦煜或许还做不到颜瑟大师那般轻松写意,可威力依旧不容小觑。

        “神符师!”王景略五体投地,护甲爆裂,护体元气犹如无物,方才还高傲的脸狠狠的贴进了水里。

        “刺啦!”朝小树的剑穿过了南晋剑客的身体,宁缺砍飞了靠近的军卒,朴刀柱地,大口的喘着粗气。

        井字神符的出现,彻底压垮了这些军卒的信心,王景略低头不起,他们只能瑟缩的退在一旁,不敢再轻易动手。

        秦煜缓缓的说道:“其实很可惜,秦某于昨日机缘所致破境知命,若非如此,我倒是很想让你知道知道你所谓的知命以下无敌是多么的可笑!”

        “好了好了!”颜瑟大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唐国出个人才不容易,别真给他废了!”

        秦煜挥手散去了井字神符,王景略惊叹道:“井字神符,你们?”

        秦煜说道:“昊天道南门颜瑟大师,他是我的符道老师,若非有人替你求情,你以为我会跟你废话?”

        颜瑟大师嘿嘿一笑,不是因为王景略,而是因为秦煜,玩归玩闹归闹。颜瑟大师的确是秦煜在昊天世界独特符道的领路人。

        “颜瑟大师!”王景略的脑子可不笨:“您是护国大神符师,那朝小树??”

        颜瑟大师笑道:“春风亭老朝,又不是什么小猫小狗,真这么好杀,你以为他能活到现在?”

        小丑竟然是自己,王景略这一下可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错了,都错了!”

        颜瑟大师道:“知道错就好了,走吧,跟我回昊天南门,我会给你个交代。”

        王景略长叹一声,恭敬一礼:“朝帮主,这位小兄弟多有得罪。”

        “各为其主而已,你这身本领实在不该就此埋没!”朝小树何尝不惜才呢!

        王景略这份胸怀,如此杀了他都会觉得惋惜。

        不过,王景略仍然不服气:“秦先生,难道我这个知命以下无敌,就有这么多的水分?”

        秦煜笑了笑:“倒也不尽然,方才我说的那些人之中。能稳赢你的也只有天下三痴和书院后山的几位。当然若其他人到了你这个年纪,每一个都足以与你平分秋色。强中自有强中手,不要在意什么洞玄无敌还是知命无敌,没有谁能真正无敌。”

        颜瑟大师说道:“没错,知命以下无敌蒙蔽了你的眼睛,以你的天资,早该破入知命境,可叹你就是走不出来。今天你栽了跟头,希望你能走的更远!”

        “多谢!”这一次王景略是心悦诚服,能看到一次井字神符,也算得上幸运了。

        秦煜则悄悄拘了那个剑阁弟子的灵,剑圣柳白的大河剑他很好奇。

        似这等纯粹的剑客,在哪个世界都很罕见。来到这个世界要不与剑圣柳白打一架,岂不是白来了?

        “回家吧!没戏了!”秦煜出来溜了一圈,实际上也只是看场戏,即便他不来,颜瑟大师也不会让他们出现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