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48章网恋奔现

第148章网恋奔现

        “书院,可有通窍的办法?”宁缺满怀期待的看着秦煜。

        秦煜笑道:“当然有,我就会。只是得到你想要的,就必须付出足够多的代价。”

        “什么代价?”宁缺心中顿时燃起了一些希望,只要有,他就有希望。

        秦煜转身看向宁缺的马车,那里有一个小黑碳侍女正在收拾东西,不时看向这里,翘首以待。

        “桑桑?”宁缺目光古怪:“你不会看上她了吧!”

        秦煜微微颔首:“你身边实在没有什么是能付得起代价的,倒是这个小侍女有些意思。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助你通窍。”

        “堂堂书院教习,竟然能看上我家小侍女,您这口味还真独特。可不要告诉我,你要把她娶回家当老婆?”宁缺嘲讽道。

        秦煜却不以为然:“可以考虑,我还没有娶妻。”

        宁缺的目光变了,变得不再那么随意:“多谢厚爱,我家桑桑,是我的命!”

        “你不必急着回答,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这个条件一直有效。”

        桑桑就是冥王之女,也是昊天为了引出夫子降下的分身。

        “我想知道,你看上她那点了?”宁缺目光锐利如刀,桑桑就是他挥刀的理由。

        “她的资质是你的千百倍,若能修行,定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强者。而且如果我没看错,她的体内有寒疾,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是不是随着她年纪变大,爆发的频率越来越高?”秦煜说的每一件事都在狠狠的刺痛着宁缺的心。

        “你能治好她的病?”宁缺再次问道。

        “可以!”秦煜说道:“只不过代价太大,你未必付得起。”

        风声紧,秦煜三句话不离得到桑桑,实在令宁缺懊恼,只是他却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不救,她还能撑多久?”宁缺自始至终都知道桑桑有寒疾,这些年以烈酒镇压,尚且不显。可是秦煜却一眼就看了出来。

        “三年!”秦煜冷冷的说道,昊天撑不了太久。先天神煞不断的侵蚀之下,唯有发动永夜补充能量才行。

        可是夫子的存在让她忌惮,夫子不死,永夜就很有可能失败。发动永夜的时间只会比原著当中的时间提前。因为昊天等不起。秦煜也等不起。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宁缺心中已经很相信了,可是秦煜的表现让他察觉,一定有别的目的。

        “你可以不信!小侍女多得是,失去这一个,我也只是会觉得惋惜一些。毕竟她的生死与我无关。”秦煜要的自然不是桑桑,而是隐藏在桑桑体内的昊天分魂。那才是制衡昊天的最好的办法。

        宁缺一时间又陷入了沉思,让出桑桑是不可能的,可是不让出桑桑,秦煜就不会救她,不会救她,桑桑就会死。

        “我就不信普天之下除了你,没人能救她。我不稀罕!”宁缺依旧不肯答应。

        “不着急!”秦煜笑了笑:“你很快就会知道,这天下除了我,还真没人救得了她。”

        “好了,秦某就不多留了,先行一步!”秦煜指尖微动,画出了一道飞天符,破空而去。

        “他……能飞??”

        昊天世界飞行是个非常奢侈的行为,也未有突破了五境的那些传说中的人物才能飞行。

        可对于秦煜来说,飞天符不过是凡人世界的初级上品符而已,很容易。这就是理念与应用层面的差距。

        吕清臣说道:“他绝不是普通的书院教习,再者说,书院教习不过寥寥数人,又有哪一个是简单的人物。或许,你错过了一场机缘……”

        宁缺却不后悔,拿桑桑换的机缘,他不稀罕。

        秦煜刚刚回到家里,金剑破空而来,莫山山就想个好奇宝宝,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可是有些东西已经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能解释的了。

        秦煜干脆将一些东西整理成册,给她发过去。还好一本书她还需要一段时间消化。

        这姑娘也是够单纯的,才聊了几天,通过几封书信,字里行间的喜欢已经不在隐藏了。甚至于想要来唐国。

        “我这是……隔着万里,偷走了书痴的心??”喜欢一个人其实很简单。

        一眼也就够了。

        可是他们连见都没见过,秦煜还说的过去,他很了解莫山山,剧中的莫山主更是心中的白月光。

        可是莫山山却不了解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仅凭字帖便暗生情愫,几封书信已经熟络,放在现代,他们这种情况已经可以叫网恋了。

        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各层纱。

        可下一步该怎么办??奔现??

        是个不错的选择,秦煜也很想见一见莫山山,至少先见一面。大河国远在数千里之外,可是,若是想去也不远。

        一连几天,秦煜都在忙着处理莫山山的问题,这丫头的问题越来越稀奇古怪,有些他都不好回答,要不是综合个各界精英的记忆,秦煜还真未必能应付的来。

        所以说,开阔视野也得把握一下力度。就这样还有很多事情解释不来,只能等以后慢慢解惑。

        这一日,秦煜刚刚放飞了金剑,立刻察觉到有人窥探:“什么人!滚出来!”

        他这个地方挨着红袖招,有侧门通到这里,可事实上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小院了,一般少有人来。

        “秦教习??”

        黑影落地,别提多郁闷了,来人可不正是宁缺。

        “你怎么在这??”

        秦煜漠然道:“这应该是我问你吧,这是我家!”

        “你家??”宁缺大写的不信,就在这时,小草急匆匆的赶来。

        “一转眼的功夫,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们认识?”小草看两人这大眼瞪小眼的样子,颇为古怪。

        “认识,书院秦教习嘛,他说这是他家,难道你是简大家的儿子?”宁缺不敢置信的说道。

        “你也觉得是吧!简大家果然没白疼你!“小草笑嘻嘻的说道:“我们家秦煜少爷,是简大家的义子,和亲儿子一样。这里当然是他的家了。”

        “简大家让我带他逛逛,宁缺未来是要考书院的……”

        秦煜翻了翻白眼,这丫头的嘴也太碎了:“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