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46章公主回唐

第146章公主回唐

        秦煜看到又飞回来的金剑,也是愣了半天,虽说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法术,可是莫山山可没有术印,她竟然只看了一遍就复制了下来,这符道天赋也太吓人了。

        信中除了感谢的语句之外,还有许多疑惑,显然是期待秦煜再次给她回信。

        “这算什么??线上聊天??万里传符发消息,也是醉了!!!”

        不过该说不说,该聊那就得聊聊。不过也不能太着急不是。

        主要是他信还没写完,又有人来了。

        “朝帮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来人可不正是朝小树嘛。

        朝小树惬意的吮吸着院中的花香:“你这里是一种享受。如果有酒那就更好了!”

        秦煜没好气的甩出了一个清瓷小翁:“某个无良老头刚从我这里顺走了一大壶酒。你们这一个个不带礼物,每次都来蹭我的酒。”

        “哈哈,谁让你的酒好呢!”朝小树饮了口酒:“百花芬芳,久久无法忘怀。这次找你,有件大事需要你帮忙!”

        “说!”

        “金账单于死了,公主李渔即将回到唐国,有人不想让她回来,而我的老大希望她安全回来,所以需要一位高手。”

        秦煜说道:“昊天道南门供奉吕清臣大师随行,据说陛下派出了御林军,固山郡都尉华山岳是公主的铁杆支持者,你操什么心??”

        “不够!”朝小树笃定道:“我们要的是万无一失。你开价!”

        “那好吧!”秦煜将自己的书信写完装好,打出金剑送走,方才起身:“安逸的生活久了,不能让我的生活没有波澜,出去溜达溜达也好。”

        “千里传符……这个时候给谁传信呢!”朝小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好奇的问道。

        “管你什么事,一千两!少一分不干!”秦煜狮子大开口。

        朝小树笑道:“听说简大家……”

        话音未落,秦煜便说道:“不送!”

        “别这样……我还想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呢!”朝小树给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

        大河国,墨池院

        “山主……夜深了……你还没有休息??”酌之华诧异的望着莫山山,直觉告诉她,莫山山肯定有问题。

        “啊……师姐早些休息吧,我再写一会……”莫山山心中欣喜尚未消除,那里能睡得着呢,神彩奕奕的,怎么看也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

        “山主……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酌之华觉得不对,便走了进来,猛然发现莫山山的桌上除了字帖之外,还有一封书信。

        莫山主亲启更是赫然入目。

        “谁……给你的书信??”

        莫山山顿时大惊,手忙脚乱的将书信收了起来,里面的每一个字她都读了又读。

        正要开口解释,偏偏就在此刻,一道金剑破空而来,落到了莫山山的掌心之中。又被她极快的速度藏了起来。

        这一波操作可着实把酌之华惊得不轻:“山主……你……这是……”

        “哎呀!”莫山山眼看瞒不住了,她原本也没想隐瞒,只是害怕师傅知道而已,她这么聪明,隐隐能察觉到师傅对她的爱护有些太过了。尤其是自己要求和秦煜通信的时候,更是被好好呵斥了一番,若不是看到她快哭了,恐怕都不会允许她们通信。

        “师姐,私人信笺……”

        “不会是……唐国来的吧!!”酌之华比莫山山还大上一两岁,如何能猜不到此时莫山山再想些什么。

        莫山山微微颔首:“千万不要让师傅知道……”

        酌之华惊讶道:“你们也太大胆了,怎么做到的??飞符也不能传到唐国吧。”

        “哎呀,师姐,你就别问了,我明天告诉你好不好!”莫山山央求道。

        “好吧!那你早些休息!”酌之华心中有了计较微微一礼,悄悄退下了,说到底,莫山山虽是师妹,却比她的地位高,又是她的闺蜜。

        莫山山拆开书信,秦煜将她提出的问题一一作答,并且叮嘱她早些休息。

        可惜,这些叮嘱,反而适得其反,今夜,她无眠。

        ……

        大唐帝国,举世无双,雄霸大陆北方。北接荒原,与金帐王庭接壤,南邻大泽与第二强国南晋以大泽为界。

        西有月轮国隔葱岭,东有大燕帝国,两国矛盾不少。

        北疆要地,岷山,此地为金账,唐国,燕国三国交接之地,除了边境线之外还有面积极大的飞地,也就是俗称的三不管地带,马贼猖獗。

        边军除了戍边,也将打马贼看做赚外快的机会,他们将杀马贼称为砍柴,其中的佼佼者被称为砍柴人。

        梳碧湖畔的砍柴人,在这里赫赫威名。

        北山道口,一群行迹匆忙的车队,停留在此休息。两辆马车满是刀创剑痕,这一队人马鱼龙混杂,有唐国边军,也有草原骑兵,还有不该出现在行军队伍之中的小姑娘。

        外行人指导内行人,并不少见。

        高贵的女子显然没有听取少年向导的意见,两人似乎还发生了些不愉快。

        可是敌人不会因为他们的侥幸心理而放过他们。一瞬间,箭如雨。

        “敌袭!!”

        少年利落的拔出了朴刀打断了飞来的箭矢,远处的林木之中,一道道黑影窜出,向他们袭杀而来。

        几人合抱粗的大树凌空而来,震飞了数位护卫士卒。

        “修行者!”少年一颗心跌到了低谷,尽管修行者碰到大军也会死,可那是用无数战士的生命堆死的。显然他们就是那无数战士中的一个,战场上出现修行者,是任何战士都不想碰到的。

        “躲起来!”即便心中再不甘,军命在身,他都得保护身后这个蠢女人。

        巨汉将大树当成了武器,无情的横扫诸多战士,人群中又有人御剑杀来,又一位修行者现身了。

        风依旧冷,杀意寒人心。护卫们结阵抵抗,也撑不过多久。马车之中沉寂的车帘,陡然掀起,冷厉的剑光破空杀来。他们也有修行者。

        就在战局焦灼的时刻,一个白衣儒服的青年缓缓走来,一步数十米的出现在战场之中。

        没有说话,可是强大的气场却让交战双方都不禁暂时停止了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