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45章金剑传书

第145章金剑传书

        “我又不是你儿子,您老跟着起什么哄!”秦煜翻了翻白眼,这一个个的都这么喜欢替别人操心。

        “这话说的!”颜瑟大师乐道:“不管怎么说,我的井字符你看了一遍就学走了,是不是也得算我半个徒弟??你总不能不认账吧!”

        这话倒是没错,井字神符强大恐怖,放眼昊天世界都排的上号,秦煜一开始也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见到了之后才发现,井字与九宫极其相似,九宫天乾符触类旁通,竟也可以凝空成符,这倒是让秦煜受到启发,符道大进。

        金阙玉书上那几个符篆,一个比一个强大。只是缺乏材料搞不出来,若是能用以天地元气入墨的形式施展,反而摆脱了材料的束缚。

        “还好意思说呢!你非要找我切磋,输了还不认账,还不许我偷学点本事?”

        颜瑟大师不乐意道:“我也没想到你小子领悟的是朱雀神符啊,惊神阵下,你让我怎么打??”

        开玩笑,惊神阵里就是朱雀神符的主场,若是在外面,还有可能较量一二。可是在阵中,井字符也干不过。

        “要不咱们去城外较量较量,我不用井字神符和朱雀神符如何?”秦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颜瑟大师顿时一个机灵:“不去!你小子打什么鬼主意。话说,你倒是快回个信啊。王老头好不容易求我一回,总不能给办砸了吧!”

        “好吧!唉,做人难呐!还有个无良老头从中剥削啊!”秦煜故作可怜。

        “你刚才说你送我的!”颜瑟大师才不管这些,他可是从来没把自己当外人。

        书痴莫山山,痴于书符,在墨池院长大,临摹诸多名家著作。心思细腻而豁达,心灵纯净而美好,犹如一朵白莲花一般纯真善良。

        原著中因主角宁缺一张鸡汤贴暗生喜欢,荒原共同经历了生死,互生欢喜,只是同游都城之后,宁缺醒悟,小侍女桑桑是他的命,他离不开桑桑。

        莫山山坦然相爱,得知宁缺无意后,却也只能黯然离去。

        秦煜对于书痴的欣赏犹在花痴之上,只是欣赏,喜欢终究不是爱。

        能观他的字破境,也算是一位知己了。

        秦煜重新写了一张字帖,一封书信,封好之后,交给颜瑟大师。

        “这就完了??”颜瑟大师狐疑道。

        “不然呢?”

        颜瑟大师手指头点了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喜欢就去啊,你不去怎么把人娶回来??”

        “您老想多了!”秦煜淡淡的说道:“我相信缘分,若是有缘自会相见,若是无缘,苦求也没有意义!”

        秦煜真的不喜欢女人吗??当然不是。所谓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那是单身狗的自我安慰。

        他纯粹是没有碰到喜欢的人,或者说并不那么迫切。

        当年他给花痴观看七星印,未必没有结一段缘的想法,只是如今花痴依然走上了命运的轨迹。

        书痴……他也不想强求……毕竟秦煜对她们的印象还停留在书里和剧里,现实中并未见过面。

        “你个混小子,你知不知道你那张无情贴,已经在大河传开了。助你成名的,正是书痴莫山山。”

        “无情贴?什么鬼?”秦煜嘴角抽了抽,这个名字取得。

        颜瑟大师解释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其中无情二字最为传神,因此也就叫无情贴了!”

        秦煜不由哑然,无情二字书写的正是花瓣凋零的枯寂与肃杀,那两个字的意境最吓人,因为煞气最重。

        “我不管!没人给你跑腿送信,自己送去!”颜瑟大师又开始耍无赖了。

        秦煜微微摇头,十指交错,引动阵阵灵光,一股独特的气息从莫山山写给他的书信之中浮现。

        而后凝做一道金色符剑,秦煜不紧不慢的将书信夹在金剑之上,以符印封好。

        “去!”

        金剑破空,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这……”颜瑟大师不敢置信道:“这就行了??飞符传讯也传不到大河啊,你那是什么东西??”

        “想知道啊,我不告诉你!”秦煜耸了耸肩,这是修仙界常用的办法,金剑传书,只是这个世界不流行而已。

        大河国,墨池院

        莫山山一如往常的临摹着字帖,此刻正在临摹的正是秦煜写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被她成为“无情帖”的书帖。她喜欢这字,可是她更明白,四季流转,一如天道冷漠。从陆晨迦的口中,她已经知道了秦煜也是个冷漠的人,他会回信吗?

        就在此刻,虚空撕裂,一道金剑破空而来。

        “啊!!”莫山山惊起身,后退了两步,可是这道金剑并不是为了杀伐而来,静静的悬停在莫山山的面前。

        “这是??”

        莫山山看到了金剑上的符印,还有符印后的书信,上书“莫山主亲启”五个大字。

        “回信??”

        秦煜的字迹她已经临摹了许久,怎么会不认识。小心翼翼的伸出小手,手指轻轻连点,竟是将上面的符印复制了下来。

        符印解除,书信落到了莫山山的手中,金剑也逐渐消散。

        “传闻剑圣柳白可纵剑万里,没曾想他的剑,竟然也到了这等程度。”

        莫山山心中惊讶之余,打开了书信。

        “有墨书自大河来,甚是欢喜……”

        没有丝毫的甜言蜜语可是莫山山却觉得甘之如饴,书中秦煜只是简单的问候了一下反而说了很多新奇的符道。

        莫山山久久无法平静下来,心中再次浮现起无数疑惑,秦煜的眼界和理解,远远超过于她,这一次真的获益良多。

        思虑许久,莫山山还是没有忍住,提笔又写下了一封书信。这次却没有找人寄出去,而是双手结印,竟将金色符剑,原原本本的复制了出来,附上书页之后。

        运足了功力,金剑破空而去。

        “成功了!”莫山山暗暗欣喜,只是就在此刻,外面响起了师姐酌之华的声音。

        “山主,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有道金光飞出去了??”

        莫山山的小脸嗖一下变得羞红:“啊,我在修炼飞符传书……不必大惊小怪……”

        “飞符传书?”酌之华一脸茫然,大半夜的练飞符??再说这个符术不是很久之前就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