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44章又一个痴儿

第144章又一个痴儿

        二十三年蝉想要大成的确需要阴阳置换,不过当年创立此功法的初代光明大神官,要的是将冥王之力转换昊天之力,行逆天之举阻挡永夜。

        秦煜不用担心,他本就有阴阳太极图,阴阳置换的关隘对他来说等于没有。二十三年蝉诸多玄妙完全可以施展无碍,至于三师姐的秘密,就让它永远是个秘密吧。

        “七星,分阴阳,定四时……四季流转,只差其一,风雪寒蝉,北冥玄武……看来得去极北热海看一看北方天空的黑暗以及……风雪尽头……”

        “还有……魔宗山门……莲生三十二,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道魔相通……入神……”

        旧书楼中的藏书丰富,从最基础的雪山气海初探到独步天下的书院不器意,浩然剑。

        各派修行理念与解释也都有涉猎,只是没有具体的修行法门而已。

        其中杀伤力最大的毫无疑问是浩然剑,催动天地间浩然之气,纵剑万里,一往无前。

        与秦煜一样走的是“执剑君子!”

        剑光过处,手中的铁剑砰然碎裂,成了一地碎片,寻常的铁剑,根本无法承受秦煜的爆发。

        “时隔多年,又看到了浩然剑……”简大家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小院。

        “勾起了简姨的伤心事了!”秦煜苦笑着起身。

        “没有!”简大家却并不这么认为:“那段时光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当年的他,为了创出浩然剑,不知道弄碎了多少把剑。”

        “寻常的剑,的确难以承受浩然剑的锋芒。”秦煜的剑被昊天所夺,也不知道是不是给自己毁了,除了七星龙渊也就剩下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现在显然是取不出来的。

        平时施展五行剑魄,他向来不怎么喜欢握剑,剑魄很好用。

        简大家说道:“修行的事情,我终究是不懂的。如今你入了书院,成了教习,自然有夫子教导……我来是问问你,你与花痴可有通过书信?”

        “啊?”秦煜诧异道:“您不会是……”

        简大家嗔道:“你这孩子,现在在书院做教习,有了自己的事业,自然要开始准备成家啊……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别呀!”秦煜苦笑道:“您这得先催催君陌,他都多大了!”

        简大家白了他一眼:“君陌在后山,自然是要夫子做主的。你可是在我身边……你可别告诉我,你不准备娶妻……”

        “女人会影响我的拔剑速度!”秦煜一本正经的说道。

        “咯咯!”小草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简大家又气又笑:“这都是什么混帐话……”

        “我和花痴只是见过一面的朋友而已,她是月轮国公主,如今入了西陵天谕院读书,与燕国隆庆皇子结缘。一个公主,一个皇子,很般配嘛。”秦煜无奈的解释道,简大家将他当成儿子一般对待,他又何尝不是将她当成了亲人,不过谈及婚事,多少有点难以招架。

        “皇子怎么了……曾经就在你身边,你不知道珍惜,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这何尝不是他们曾经的往事。

        “吵什么呢,大老远的就听见动静了……”颜瑟大师悠哉悠哉的溜达到了秦煜的小院。

        “你来干嘛!”简大家不客气的说道,生怕这个老头把秦煜带坏了。

        颜瑟大师使劲嗅了嗅:“有好酒……和百花酿不一样的好酒……你小子,有好东西竟然还藏着……”

        秦煜笑道:“颜瑟大师,这回的玄冰酒你可喝不得,您这身板,受不了里面强大的药力……”

        “屁话!上次一壶百花酿,勾的我的馋虫都上来了!”颜瑟大师说道:“弄点尝尝……”

        “老不修,蹭酒蹭到这里来了!”简大家白了他一眼,转而对秦煜说道:“你上点心……”

        颜瑟大师满眼笑意,等到简大家走后方才说道:“你小子也是,红袖招这么多姑娘,你偏偏能坐怀不乱……还得让简大家逼着你找媳妇……”

        秦煜翻了翻白眼:“干嘛!您老来找我,那次有好事??这回又是因为什么?”

        “什么话!”颜瑟大师古怪道:“我堂堂一个神符师,到哪里人家不得供着,怎么在这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秦煜笑了笑,取出了一个青瓷小瓮:“什么叫不待见,上次朝二哥从我这里拿走一壶百花酿可是给了一百两银子……”

        “瞧你那小气的样子!”颜瑟大师抿了口小酒,惬意,舒坦。

        一边喝酒,一边从怀里摸了摸,掏出了一封书信,丢给了秦煜。“什么情况?谁的信?”

        “给你的!”颜瑟大师笑意更甚:“好好把握啊!”

        秦煜有些意外,打开信封,第一页纸上,正是自己抄来的名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不同的是,写信之人在临摹自己的字迹。

        翻开信件,写信之人倒是让秦煜有些意外,不是花痴陆晨迦竟然是素未谋面的书痴莫山山。

        原来,当年花痴南下去瓦山参加盂兰节,岐山大师也邀请了大河国的王书圣与书痴莫山山。

        她们两个相处十数日,偶然间看到了秦煜写的《奇花异草录》

        倒不是多喜欢里面的内容,而是喜欢秦煜的字。

        秦煜的书符一道走的更远,当年的两行字是以四季轮回意境写下的。若是陆晨迦能领悟其中的意境,足可以破境知命。

        奇怪的是,花痴陆晨迦还没有领悟,反而让偶然间看到此书的莫山山有了感悟,破境洞玄巅峰。

        这封信,既是道谢,也是求字。碍于王书圣管的太严,不让她出门,只能以书信道谢。

        “又一个痴儿!”秦煜看完了信,不禁感叹。这件事倒是让他始料未及。

        花痴当年因为一个平地生秋兰的法术便来到了唐国见他。如今这个书痴,若不是师傅不让来,只怕已经到了唐国了。

        “天下三痴嘛”颜瑟大师感慨道:“这可是莫山主央求了她师傅很久,王老头才遣人送信。求字是另说的,王书圣还算大气,送了两幅真迹,不过我忘了带了。要不你随我去南门取??”

        “不必了!”秦煜笑道:“劳烦您老跑一趟,送你了。”

        “嘿嘿,懂事儿哎,”颜瑟大师嘿嘿一笑:“不过该说不说,书痴未来必然是神符师,你也是神符师。我看你俩挺合适,简大家不是催你呢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