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40章百花为谁凋

第140章百花为谁凋

        七星印的时空之力虽然逆天,但也不是什么草木都能催生到万年。狗尾巴草一年枯荣,就是催生万年,也只是轮回万次而已,最后得到的还是一年份的狗尾巴草。

        “原来如此!”陆晨迦美眸之中泛起点点惊讶:“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是如何让他们长得如此快?”

        “时间!”秦煜没有隐瞒。

        “时间??”陆晨迦更加疑惑了:“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改变时间??”

        “可以这么理解!”秦煜掌心一合,七星印流转,斗柄流转,四季更迭。

        春风和煦,夏日骄阳,秋雨瑟瑟,冬雪寂寂

        陆晨迦站在院中,经历了一个四季。

        “我领悟的道是四季轮回!”秦煜笑了笑,他一点也不担心别人可以领悟,道的领悟,可遇而不可求。就是他细心的教陆晨迦都不一定能学的会。更不用说只看一遍了。

        “好神奇!”陆晨迦惊喜道:“世间,竟还有先生这样的奇人。”

        秦煜道:“你终究是个花匠,精心的呵护让花成长。看到花你就想呵护,那我问你,养花的意义是什么呢?”

        陆晨迦思索了起来:“养花的意义?”

        “在我看来,花的生命就是人的生命。盛开就是意义!”

        秦煜微微摇头。

        “那先生觉得养花的意义是什么??”陆晨迦继续问道。

        秦煜说道:“我养花,是用来入药,酿酒,调香。”

        “你……”此话一出,陆晨迦脸色微变。或许在她看来,花除了盛开,任何的干预都是对花的摧残。

        “是不是觉得很气愤?”秦煜笑道。

        “不,”陆晨迦纠结道“我只是为他们觉得可惜!”

        秦煜笑了笑,抬手示意:“你要的答案在里面,请!”

        湖畔小筑,唐国都城依山而建,河湖入星罗棋布。藏风聚气,纳水为眼。整座都城就是一座惊天大阵。而湖波便是阵眼。

        因此湖畔的环境都很美。

        小桌上放着几个青瓷小瓮,一旁是一个花鸟纹香囊,不远处还杂乱的放置着一些古怪的器具。

        秦煜双指一蹭点燃了一块香料放到了香囊之中。

        百草的馨香丝丝扰扰,陆晨迦微微闭上了眼睛,犹如置身花海一般,心境从未有过的澄澈而安静。

        秦煜不紧不慢的理清了桌上的杯盏,青瓷小瓮之中涓涓滴落一杯清冽的百花酿。

        “请!”

        陆晨迦总算是明白秦煜说的调香酿酒是什么意思了。微微一礼,轻轻的抿了一小口,百花的芬芳汇聚清泉一般的灵气。

        “素馨花”

        “云梦草”

        “……”

        陆晨迦闭着眼睛,细细的数着,时而思考,时而斟酌,时而回味,可爱的犹如这满院花草的精灵,令人忍不住想要呵护。

        良久,她才睁开了眼睛。

        “花的意义在于……帮助??”

        秦煜依旧摇头,五指微屈,远处的花朵受到这股外力立刻惊得满地花瓣。

        “你做什么!”陆晨迦像是个发怒的小猫,心疼的扑倒在花叶一旁。

        秦煜再度运转七星印,落地的花叶迅速的枯黄,衰落,消失在泥土之中。而被他一掌打的凋零残落的花草也开始了新的轮回。

        “明白了吗??”

        陆晨迦微微点头:“在你的世界里,四季轮回,花开花谢。你根本不在乎花是否会凋零,只在等候下一个四季……火尽薪传……花开花谢……开为谢,谢为开……花的意义短暂而非凡,与你我人类一般,在于奉献,在于传承!!”

        “咚!”

        无形之处的一道涟漪,花痴陆晨迦果然非凡人。一刹那,百花飞舞,化作漫天花瓣之雨,飘零!

        这一刻,陆晨迦的气息也攀升至一个全新的层次,洞玄上境。

        “恭喜!破境!”秦煜笑了笑,他果然没有看错,花痴终究是个花匠。

        “多谢先生解惑!”陆晨迦知道秦煜的境界必定远超于她,他们的理解不在一个层次。

        秦煜微微摇头:“人生在世,知己难求,花痴陆晨迦,算是其中一个吧!你可以直呼其名,我叫秦煜。”

        陆晨迦笑意更浓:“你可以叫我晨迦。”

        花的世界,要比人的世界,简单的多。陆晨迦淡漠而清冷,只有花能令她动心。可是自今日之后,不一样的。她对这世界有了更多的看法。

        用秦煜的话说,当花痴不再痴于花的时候,距离成道也就不远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陆晨迦终究只是个过客。两个时辰之后,随行的总管已经在催促出发了,他们已经耽搁了很多时间。

        “此去瓦山,我们不知道要何时才能相见!”陆晨迦一时间竟有些怅然,有些不舍。

        秦煜说道:“你此刻,正在盛开,当你真正经历了凋零之时,便是你破境知命之日,希望那时,你我能如今日一般,相见欢!”

        说着取出了一个木盒。陆晨迦来时带了许多礼物,这个便是还的赠礼。

        陆晨迦大大方方的接了过来,二人相识一笑,两国截然不同的礼仪,在此刻相赠。

        马车渐行渐远,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马车上,陆晨迦打开了木盒,里面分成两个部分,一面设计精巧的卡住了三个青瓷小瓮,正是她喝过的百花酿。

        另一部分里面是一本书。

        《奇花异草录》

        翻开第一页,出现在陆晨迦的眼帘的是两行龙飞凤舞的大字。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秦煜……”掀开车帘,雄伟的唐国都城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

        奇花异草录之中记载了这个世界大部分的奇花异草,增添了其他世界的用法,为她眼前展现了一个新的世界。

        这是秦煜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

        临湖小筑之中,香料已经燃尽,只留下残留的灰烬。小桌旁,只剩下一个人独酌。

        红袖招的阁楼上,简大家看着二人送别而去,嘴角也洋溢起了笑意。

        “多好的孩子!就是木了点!晨迦公主真的很不错……”

        悄悄的她来了,悄悄的她走了,陆晨迦的路过,只是给秦煜看了一眼别样的风景。他的路还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日子再次变成了原本枯燥而平静的模样。疗伤,练功,弹琴,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