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37章春风亭老朝

第137章春风亭老朝

        三界第一乐师,以乐入道的境界,能差吗??

        闲聊了两句,将秦煜送到了琴师的位置,小草也就离开了。秦煜轻轻的抚摸着天罗琴。

        若不以天地神音催动,天罗琴也不过是件乐器而已。

        夜渐深,红袖招的人也越来越多。热闹的开场舞,莺莺燕燕,不知引去了多少眼球。文人墨客才子风流,他们反而最喜欢留恋风尘之地……

        秦煜修行多年,也没有正经的看过几次这样的舞蹈。他的第一曲,也在这阵喧嚣之后奏响。

        琴音如清风似云烟渺渺而来,闻者,只觉魂出天外,看到了仙宫梦幻,群仙起舞。

        飘渺尽处,演绎了一曲与仙子梦幻般的爱恋,柔肠百折,云缠雾绕。

        “如梦似幻……”不同的人被这乐曲引动,便能看到不同的风景,这才是引人入胜的琴音。

        阁楼之中,简大家闻曲黯然落泪,她一旁还坐着一个高冠儒服的青年。

        方正君子,高冠威严。有这样打扮的,只有一个人,书院后山二层楼上,夫子的亲传弟子,排行第二的君陌。

        “此人……已经以乐入道……简姨……”

        曲终人去,简大家方才回神:“你说什么?以乐入道??”

        君陌微微颔首:“他的乐道修为,至少不会比我那两个痴于乐道的师弟差!”

        简大家讶然道:“没曾想我还捡到了个宝,他倒是展现过平地生秋兰的本事,琴弹得也如此好。”

        “平地生秋兰?”君陌诧异道:“他若有这本领,于草木一道的境界只怕也不会差!这样的人,不该籍籍无名才是,简姨,我想见见他。”

        简大家笑道:“你见他还不把他吓着,我捡到他的时候,他重伤垂死……如今好不容易好些了……再过段时间再见他吧!”

        “简姨!”君陌说道:“他来历不明……”

        “我知道!”简大家感叹道:“当年,你小师叔也是来历不明。秦煜这孩子,偏执了些,待人接物冷漠的有些不像凡俗之人。多半是那种躲在深山的苦修之人……不过,看得出,他不是奸邪之辈……过些日子,我让他考书院!”

        君陌闻言,也只能作罢:“如此也好,若能考入书院,至少我还能好好看看他。”

        “你们这些孩子,一个个都长大了……不过我还没有老眼昏花……看的清……”

        ……

        另一边,水珠儿面前的一位清瘦老者,听到这曲子,也是微微一愣。

        “弹琴的是谁?”

        水珠儿还置身梦幻之中,被他这一叫顿时惊醒,嗔怒的看着老者:“哎呀,美梦都被你吵没了。”

        老者嘿嘿一笑:“说正事呢!你们这位琴师,可不是一般人。”

        水珠儿笑道:“当然不是一般人!不过您老问这个干嘛??”

        “说说!”老者来了兴趣,喝了口小酒揽着佳人在怀。

        水珠儿说道“他呀叫秦煜,是简大家游湖的时候捡回来的,听小草说,他是个修行者。简大家待他如子侄,都不让我们招惹……这曲子弹得可真好!”

        “哈哈!”老者笑道:“我看,你们红袖招,马上要多一位秦大家了!这曲子,凡人奏不出。”

        曲意同人心,音乐是没有国界的,曲子好不好,很容易听得出来。

        一曲终了,众人久久未能回味。可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气氛也就热闹了起来。

        “好听!!红袖招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琴师,还不让我们大家见见??”

        “是啊,是哪位先生奏的琴曲?”

        专管节目的姐姐见状笑道:“看来,这曲子可是弹入了大家心里。这位便是我们红袖招新来的琴师,秦煜先生,也是我们简大家的晚辈。”

        秦煜起身向众人行礼,简大家的生意,总得给点面子。于红尘之中奏曲,他也多了些别样的感悟。

        “嘿嘿,好是好,就是有些太过痴缠,能不能奏点爽快些的。”又有人开口了,不过这位显然是不太喜欢温婉的曲风。

        唐国以武立国,民风开放豪爽,自傲而强大。尚武成风,街边常有发生割掌决战,分生死的场景。

        秦煜笑了笑:“爽快的自然也有,这位先生,想听江湖还是想听军阵的杀伐?”

        雅间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此风花雪月之地,军阵杀伐难免煞风景,不知先生曲子里的江湖,又是什么样子的?”

        “江湖……”秦煜心中自然有一个江湖。

        琴声再起,争鸣之音,急促而浩大,豪气干云。沧海生潮,滚滚而去,人生长恨水长东这是江湖。逍遥平生,纵马江湖,执剑生死的刀光剑影着也是江湖。

        秦煜的曲子酣畅的犹如痛饮,杀人白刃里,藏身红尘中。有快意,有悲欢,有别离的无奈,有相忘江湖的悲痛。

        不知多少人,抓起了身旁的酒壶,猛灌了几口。

        “好!!”

        一曲罢,好声此起彼伏。

        那阁楼之中的轩窗悄然大开,方才说话那人正是窗边那个青年剑客,此人一身青衣,手握青壶小瓮“好曲,听得我荡气回肠,恨不得现在就提三尺剑,纵马江湖一回,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笑傲江湖曲!”秦煜奏的却是他心中的江湖。

        “笑傲江湖!”青衣剑客笑道:“这四个字,足以!不过我还是想问先生,何为江湖。”

        秦煜笑道:“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雄途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哈哈哈哈!不胜人生一场醉……今晚当一醉。”青衣剑客:“我敬先生一杯……”

        “多谢!”

        节目还得继续,可是秦煜今晚的表现太过于两眼,连弹了六曲,方才作罢。

        相比于秦煜的曲子,下面的时间,还是怀中的佳人更有吸引力。当然对于那些单纯来喝酒的人来说,一曲笑傲江湖便足以了。

        “……是挺厉害的……不算是吹牛……”小草絮絮叨叨又开始了。

        “鱼龙帮朝帮主请你去楼上饮酒!”

        秦煜停住了脚步:“鱼龙帮??朝小树?春风亭老朝??”

        小草呆萌的点了点头:“对啊,就是刚才给你敬酒的那个。要去吗?”

        “去!”春风亭老朝,只这一个名字,就值得秦煜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