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26章天符真人

第26章天符真人

        秦煜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懵了:“又是夺舍??夺舍化神修士???”

        没错,那分明是一道元神,可是夺舍的不是秦煜这个炼气期的小修士,而是向之礼这个化神期的大修士。

        夺舍之术只能由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施展,否则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现在这元神竟然选择夺舍向之礼,那就说明此人生前至少也得是化神期的修士,而且对于夺舍向之礼有十足的把握。

        “呵!看来你生前也是了不得的人物,可惜你碰上了我!”秦煜心中狂喜,敢夺舍化神期修饰的存在,显然并不简单,再不简单又如何??此刻既然是元神状态,那就是他的食物。

        “拘灵遣将!”

        冰冷的拘魂链冲进了向之礼的体内,趁着那人还没有占据向之礼的肉体,拘魂链就能将他拘来。

        只是这一次秦煜竟然感觉到了一股阻力,没错,虽然成功了,却受到了一些阻力。拘魂链上的元神,竟然在疯狂挣扎,似乎是想要逃走。

        “他还有自我意识!”

        “呼!!!”向之礼一把将脑门上的符篆撕掉,大口的喘着粗气。心有余悸的看着秦煜手中的拘魂链以及那枚元神。

        秦煜冷声道:“在本座面前玩弄灵魂,你胆子倒是不小,拘灵遣将!”

        拘灵遣将拘来的灵,没有反抗之力,也会被特殊法门抹去神智,成为一种特殊的灵体,一直存在,不会消散。

        以前拘押的灵都太弱了,炼化的过程顷刻间就能完成,这次秦煜却足足用了大半天。

        好在拘灵遣将足够霸道,没有失败。若是无力制衡这诡异的魂体,他们两个甚至有可能栽在这。不过看到此人的记忆秦煜还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人竟然是大晋天符门的开创者,化神后期大修士,天符真人。

        天符真人才是真正的惊才艳艳之辈,万年前他被称为大晋第一修士。获得了逆天机缘,得了半页金阙玉书的残页。

        这金阙玉书是仙界流传下来的典籍,每一页都记录这一件秘术。他得到的半页记载的正是仙界的制符的法门。他本就是符道天才,从中参悟到了诸多符道秘术,开创了大晋天符门。

        当年也成参加那恐怖的魔灾,只是当时的修为还低,没有资格跟随上古修士前往灵界。只得到了以空间节点前往灵界的办法。

        等到他进阶化身后期之时,才好不容易找到了此地的空间节点。之时那个时候节点已经非常不稳定。为了稳定节点他才效仿灵缈园之法建立了此处秘境。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冲击空间节点的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的弟子突然出手轰碎了节点。最后借助他布置的禁制轰杀了那不肖弟子,可他自己也无力支撑,最终坐化于此。

        “着实有些倒霉啊!”秦煜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位惊才艳艳的大修士还真是倒霉。

        不过这天符真人果然可怕,要不是他拥有拘灵遣将这样的秘术,方才夺舍多半能成功。

        陨落这些年,这天符真人也没闲着,利用三大秘符之一的化灵符制造了这个禁灵之地,更是修炼了诡异的玄魂之术,变成了介乎妖魔之间的特殊存在。获得了长久的寿元。

        以秘术控制了一头银麟蟒,打开了自己的须弥镯,移植龙鳞果树培养这只妖兽。一直等待着有人能找到这里,从而夺舍重生。

        上一次向之礼来,他惊喜万分之余,也知道自己对化神期夺舍不一定成功。只好催动化灵之力禁锢了他的法力,银麟蛟偷袭方才躲过一劫。

        为此他这十年,不惜耗费魂力制造了一张禁魂符,就是料到向之礼一定会再回来,一旦夺舍了向之礼,依靠他知道的秘术,能在短时间之内回复化神修为。

        怪不得原著之中说向之礼灰头土脸的出来,多半是也遭遇了此劫,只是不知道凭借什么手段,夺舍没有成功而已。后期向之礼潜入天符门未必不是为了寻找当年天符真人留下的痕迹。

        秦煜理清了思路之后,再度睁开了双眼。

        向之礼一直在旁边等候,一直以来他对于秦煜也不是十足的相信。尤其是秦煜具备轰杀化神的力量更是半点不信,他只是不愿意平白无故得罪一个灵界大能而已。

        只是当他看到秦煜轻易的拘走了一道化神的元神之后,他总算是信了。在此界的诸多拘灵秘术之中,能拘走刚才的元神,就能拘走他向之礼的元神。

        当然,秦煜肯定做不到,他只能拘走死灵,不能拘走还在肉体里的灵。可是向之礼不知道啊,他信了。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秦煜有了天符真人的灵,完全可以施展化神的力量。只是他这炼气期的修为绝对经不起化神境界的消耗,估摸着能撑三息都够呛。依靠天符真人的魂力施展倒是可以,至少短时间内他不用害怕向之礼,只是他舍不得消耗天符真人的灵。

        这样的灵对他最大的帮助绝对不是战斗,而是经验记忆。

        秦煜道:“你的运气也是绝了,不过就算本座不出手,你也有办法应对吧!”

        向之礼苦笑道:“前辈太高看我了,向某的确有些许手段,只是付出的代价太过高昂。”

        秦煜道:“本座出手一次代价也不小,不过看在你和我做交易的份上,出手一次倒也值得,省的你以为我忽悠你!”

        “晚辈不敢!”向之礼这次是真不敢了!

        秦煜也不在乎他敢不敢,将尸骸之中的令牌丢给他:“你想要去探,就去探探吧!我就不去了,其他的东西归我,是说好了的。”

        “是,多谢前辈!”向之礼已经到了这里说什么也得去探一探。秦煜岂是对此并不抱有什么希望。上面的确有传承,不过不是天符真人的,而是他的道侣的,那些东西他看不上。

        而且,天符真人轰杀他那不肖弟子的时候,用禁制令牌,开启了最后的几个大阵,若是没有令牌硬闯,恐怕向之礼也得死在这。

        倒是天符真人的那个弟子的遗骸之中有一张六天丁甲符,那可是好东西。奈何他现在取不出来。天符真人的弟子遗骸坠落的方向与他们刚好相反,向之礼上去多半不会碰到,还是等以后修为上来了再去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