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诸天英灵录在线阅读 - 第16章宗门追查

第16章宗门追查

        荒原矿脉,不愧荒原二字,此地一片赤地戈壁,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沙漠了。

        矿脉的位置,布置了大阵守护。秦煜打出了传音符不多久,一个身着黄袍的老者打开了禁制,看到秦煜一身修为已经到了练气后期,不免有些错愕。

        恭恭敬敬的说道:“见过师兄,在下张川”

        修仙界一切以实力说话,不管入门早晚也不管年龄大小,修为高的是师兄,修为低的是师弟。

        就是上百岁的老者,见到二十多岁的筑基期强者也得叫一声师叔。

        “在下秦煜,来担任监工的。”秦煜取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查验过后张川引着秦煜来到了矿脉之中。

        此地有数十个搭建起来的木屋石屋,各自布置了禁制,虽然杂乱却不需要担心会有人来到打扰。

        张川说道:“此地我黄枫谷弟子有七人,每三月轮换一次。大头是天阙堡的,他们有以为筑基期的吴师叔在此坐镇。矿脉占据了八成,因此主要工作都是他们负责。我们只需要轻点账目,将属于黄枫谷的两成看好就行。没三日需要下矿一次,勘察他们挖掘的情况,以防地下妖兽的突袭。”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这是我们的矿脉呢!”原来黄枫谷只占了两成,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分配的。

        “哈哈,听说天阙堡正在和宗门高层商谈,用其他一些资源换取这两成份额。若是能成,我们也不用大老远跑到这里来监工了!”张川笑道,在这里监工的确不会一般的清苦。

        “这倒是!此地太荒僻了些。四周可有坊市?”秦煜倒不缺丹药,想要筑基没有这么简单,其他的丹药药力强横,对于筑基的效果却不好。还得想办法弄到一些筑基丹才行。

        “那倒没有,此地在两宗交界,又是两国交界,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开设坊市!”

        说的也对,荒原距离黄枫谷和天阙堡都不近,反而是距离两国边境极进。

        “那倒是可惜了,道友还是返回宗门??”秦煜好奇的问道,这个张川似乎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三月轮换之期,刚过了两个月,双方有一个月的交叉期,这也是为了防止出现空缺!”张川道:“在下还有一个月,本月轮换的赵师兄已经于昨日返回了!”

        “呵!合着到时间就能走,也不同交接??”秦煜有些无语,修仙者们可没有考勤打卡。

        “此地太过清苦,师兄见谅。”张川笑了笑,来到了一处石屋:“这里就是师兄的住处了。今日好好休息,明日我带师兄去拜见天阙堡的吴师叔,然后下矿去熟悉一下环境,介绍一下其他师兄弟。”

        “好,有劳了!”这里的工作比他想象中的轻松不少,毕竟只是监工而不是挖矿。

        挖矿的是一些散修,他们修为不高,要辛苦的多,灵石不好赚啊。

        第二天秦煜随着张川熟悉了一下环境。那位天阙堡的吴师叔几乎不管事,只有在每年分割灵石的时候清点账目。主要作用是坐镇此处,提防妖兽侵害。

        黄枫谷七人,天阙堡弟子三十多,矿工数百。

        上面看着荒凉,矿下却是热火朝天的很。

        监工虽然轻松却很耗费时间,秦煜无法闭关苦修,只能将经历放在参悟青元剑诀上了。

        这功法非常实用,青元剑气和剑盾威能不小,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吃过亏的。日后若是能找到全套的功法,后期布置剑阵,那威能可是恐怖的很。

        有叶长老的灵在手,修行起来也要快捷的多。

        一个月后,新一批轮换之人到了,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王姓的筑基期的长老。

        “秦煜,叶长老死了!”这位上来就是这一句。

        “哦??”秦煜不禁大笑:“哈哈哈,这老鬼也有今天。”

        王师叔呵斥道:“放肆,目无尊长的东西,本长老这次来就是为了探查叶师兄的死因,他是在你之后出宗,而后被伏击的,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嘛。”

        “哈哈哈,王师叔,你这话问的好,问对了,就是我杀得,他想说杀我不成,被我杀了,怎么样??你满意了吗??”秦煜癫狂的说道。

        “狂妄竖子!就凭你也能杀筑基长老!”王师叔眉头紧皱,他是绝对不相信秦煜能杀人的,而且他也找到了一些痕迹,似乎是鬼灵门所为。他来这里不过是调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这个秦煜这态度,着实有些恼人。

        “王师叔,既然知道我杀不了,为何要来找我??怎么不查查叶长老为何要追踪我出谷??长老追杀弟子,这消息若是传出去,黄枫谷的脸都给丢尽了!”秦煜不紧不慢的说道,装疯卖傻也得有个限度。

        “为何追杀你,你难道不知道吗??”王师叔心里恼火,可这话去不能乱说。

        “休要胡言,什么追杀,你也太看得起你了。叶长老是回家族的路上被伏击了。先前我们宗内追杀以为鬼灵门的贼子,却让他逃了,叶长老多半是被那贼子报复所杀。我来找你,是要问一问,你来的路上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秦煜立刻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我怕死!得罪了长老还不得赶紧跑??弟子出了宗没敢多留,之路直奔荒原而来。只用了三日便到了,绝无耽搁,再说了,要是真碰上了,弟子怎么可能还活着走到这?”

        王师叔盘查了许久,最终也没发现什么线索,看向秦煜的目光越发古怪,这得是多好的运气,才能避开追杀,而且追杀他的筑基期还遭遇了仇敌的灭杀。

        “也罢,此事到此为止,做好你的任务。日后低调些,不要老是顶撞长老,可不是哪位长老都似我这般好脾气!”

        王师叔的确是难得的好脾气,秦煜还以为怎么着也得过两招,说不得还得来点苦肉计,没想到这位王师叔这么好说话。

        “是,弟子谨记教诲。”人家和秦煜又没仇,犯不上死磕。

        王师叔又与驻守此地的天阙堡吴师叔寒暄了两句,方才告辞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