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212章 原罪(3)

第212章 原罪(3)

        陈文光所在的学校虽然很好,但却不及上云城大学。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丑,原来他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他。

        他还听说,小满和白长舟在毕业之后没多久,就结婚了。

        生活美满幸福。

        陈文光听到这些的时候,压抑在心底多年的情绪,终于破土而出,翻潮而来。

        如同一点星火,瞬间燎原。

        一发不可收拾。

        他仇恨,嫉妒,疯狂。

        曾经,他的未来规划里有他们,可他们却早早就打算抛弃他了。

        尤其是,在他努力了这么多以后,有了名有了利,看着空荡荡的大房子,仍然觉得孤独。

        这一刻,陈文光终于确定,他再次被抛弃了。

        他把长命锁从行李箱翻出来,碾的粉碎。

        看着网上那些白长舟对犯罪心理案例的分析,他突然想知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完美犯罪。

        于是,他开始没日没日的研究犯罪心理学。

        不断的做实验,把自己家里模拟成案发现场,再从另一角度来分析发现线索。

        可是逐渐的,只单单是模拟,完全不能达成他的目地。

        陈文光杀的第一个人,是附近智力残缺的流浪汉。

        确定了哪个路段有监控路段后,他刻意避开,把流浪汉带回了家里,请他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饭里,有致命的毒药。

        等流浪汉死了之后,陈文光戴上手套,开始清理他使用过的餐具,以及这个房间里的所有痕迹。

        等一切做完,他找了个行李箱,把流浪汉拉到了他一贯睡觉的位置,摆成睡觉的姿势。

        一个星期后,他才听到楼下有人讨论,附近的那个流浪汉死了。

        最近天冷,他们怀疑,他是被冻死的,殡仪馆直接把人拉去火化了,没有任何人因为流浪汉的死追查。

        可这对他来说,并不能算一个成功的完美犯罪。

        过程太简单了,没有任何挑战性。

        但这却首次让陈文光,体会到了杀人的快感。

        等流浪汉被火化之后,他沿着之前的路线走了一遍,一边走一边观察。

        经过几次来回找寻,还是被他发现了漏洞。

        不久之后,陈文光开始了第二次实验。

        这次,他准备在医院找一个命不久矣的人,来真正实施一次完美犯罪。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巧合是注定的。

        当他从档案袋里看到小满的资料时,整个人是震惊的,但同时,血液深处,开始沸腾。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兴奋感。

        小满得了心脏病,如果迟迟没有捐赠者,她活不过半年。

        陈文光当时觉得,可能这就是报应,他们抛下他的报应。

        几天后,小满来医院检查,陈文光和她偶遇了。

        彼时的小满,已经没有以往的神采,她变得削瘦,憔悴,单薄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陈文光脚步停顿了一下,上去打招呼。

        小满看见他,眼神从诧异转变为落寞,把病历单藏到了身后,哑声开口,叫出了那个已经相隔许多年的名字:“阿光……”

        陈文光笑容温和,像是一个亲密的老朋友一样和她打招呼:“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小满的脸色很差,她点了点头:“很好,你呢?”

        “这两天有点感冒,我来医院开点药。你是怎么了?长舟没陪你一起来?”

        “我……也是有一点不舒服,他学校还有课,我就自己来了。”

        说完之后,两人都沉默了一阵。

        好像无话可说。

        陈文光看了看手表:“我还有点时间,要不出去喝杯咖啡吧。”

        小满笑了一下:“好。”

        在咖啡厅里,他们聊了一下午,虽然小满显得有些尴尬,但陈文光和之前完全不同,他很会找话题。

        说话亲和,斯文温润。

        五点时,小满手机响起,是白长舟打来的。

        小满在接电话时,陈文刚抿了一口咖啡,敛下眼底的光。

        没一会儿,白长舟便来了。

        他和之前没有多大的改变,但更加的沉稳,从容。

        他们一起去吃了晚饭,从以前聊到现在,天南地北的谈。

        唯独谁也没有提起那段决裂的过去。

        那一天,白长舟在小满脸上,看到久违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们三个人,终于又重新在一起。

        但不管是白长舟,还是小满都清楚,他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

        可他们还是把陈文光当朋友,用之前的方式去对他。

        时不时邀请他到家里吃饭,和他分享生活的点滴。

        陈文光也因此,有了很好的机会,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就在白长舟眼皮子底下,进行一次完美犯罪,想想都觉得兴奋。

        他不动声色的把小满每天都要吃的药,换成了能使人情绪激化,变得暴躁易怒的药物。

        白长舟跟学校请假,每天都在家陪她,带她去看医生,吃了许多抗抑郁的药,可始终于事无补。

        她开始越来越崩溃疯狂,她咬人,自残,施暴。

        白长舟没有办法,怕她伤害自己,只能把她锁起来。

        可她的动静很大,邻居多次投诉。

        白长舟便把她带到了书房,那个小小的密室,每天陪她,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缓解她的情绪。

        小满也会有清醒的时候,也能模糊的意识到,自己都曾经做过什么,她怔怔的问:“阿舟,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白长舟轻轻抚着她的头发,柔声道:“会好起来的,医生说你只是因为生了病情绪不稳定,等换了心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们都以为,小满会变成这样,是因为生了病的缘故。

        从来没有往陈文光的身上猜。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直到那天,他在给小满换药时,犹豫了一瞬。

        这瓶药吃完时,她的身体无法再消耗,会死。

        就是他犹豫的那几秒,小满醒了,声音从身后传来:“阿光,你在做什么?”

        陈文光快速把手里的药瓶放下:“没什么,你怎么样了?”

        小满坐在轮椅上,手脚都是被拷住的。

        就在昨天,她拿着水果刀,差点杀了阿舟。

        小满看着陈文光,没有回答,黯淡的眼睛里,起了更深的雾气。

        她说:“阿光,我累了,想休息。”

        “那我改天再来看你。”

        陈文光走了,但小满却望着那瓶药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