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211章 原罪(2)

第211章 原罪(2)

        然而,这些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小满活泼善良,白长舟阳光风趣,所有同学都很喜欢他们。

        陈文光还是依旧不爱说话,性格孤僻极端,自卑又敏感,在整个学校里,只有他是个另类。

        他们私下里都说,他是个怪物,不明白白长舟和小满为什么走哪里都要和他一起。

        怪物这个词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很多年前,在孤儿院时,也有人这么说他。

        只不过那时候,被排挤的人,还有白长舟,还有小满。

        这次并没有像是在孤儿院一样,因为他们离他近,就都被孤立。

        从始至终,被当做是怪物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他们每天上下课都会一起来等他,吃饭去图书馆,都会带着他。

        每次走在路上,他好像都能听到有人在说,“他们怎么跟陈文光在一起啊。”

        提到他名字时,语气鄙夷又轻蔑。

        每每这种时候,他都恨不得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可另一方面,他们真的对他很好,好到让他可以暂时从这种自卑的情绪中脱离,去真正相信他们。

        他也会羡慕白长舟和男生勾肩搭背,在篮球场上肆意奔跑,挥汗如雨。

        满满都是青春阳光。

        白长舟教过他几次,但每次进行到一半,篮球场上就会出现其他人,他们来找白长舟一起玩儿,白长舟就会带着他一起。

        但是陈文光很不适应,非常不适应。

        好像是和陌生人在球场上一点小小的碰撞,都能激起他的怒火。

        过了一段时间,小满来找他,她的表情看上去似乎很担忧,她说,“阿光,你要不,转到我们系来吧。”

        小满和白长舟都是心理学系,而他是工程系。

        陈文光不解:“为什么?”

        小满笑了一下:“因为我们都在那里啊,你来了我们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

        转系并不容易,可因为她的这句话,陈文光拼命补习专业知识,经常每天晚上背到两三点。

        在白长舟和小满的帮助下,他成功转系了。

        后来,陈文光越来越发现,心理学系的内容,比工程系有意思多了。

        因为,它能探究人心。

        见到他对心理学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不再像是以前那样阴郁孤独,能正常和人沟通,相处,小满和白长舟都很高兴。

        可惜这份友谊,只维持到陈文光转系的三个月后。

        某天,有个女同学跑来问他:“听说小满和白长舟在一起了,你每天当电灯泡不觉得尴尬啊?”

        陈文光从来不知道什么男女之情,他觉得这辈子最理想的生活,就是能和他们两个一直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他同时被最重要的两个朋友背叛了。

        他理想的生活只是一厢情愿,他们未来的生活里,根本就没有他。

        已经低到尘埃里的自尊心,仿佛正在被人狠狠践踏着。

        而践踏的人,正是他曾经最信赖,最亲密的朋友。

        换做以往的陈文光,在意识到这点之后,会暴躁易怒。

        但现在,他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没有去质问他们什么,只是逐渐远离。

        知道他们会来等他下课,他就提前几分钟离开教室。

        知道他们会在图书馆等他,他就在没人的地方看书。

        知道白长舟会来宿舍找他,他就快熄灯了才回去。

        这么过了一个星期,他们都发现了不对劲。

        在一次上课的途中,白长舟拦住他:“你最近干嘛躲着我们?”

        陈文光笑了一下:“没有我,你们应该很开心才对。”

        “你胡说什么呢,这两天没见到你,小满她……”

        “白长舟,我不想当电灯泡。”

        白长舟神色顿了一下,解释道:“我问过你,你说你不喜欢小满的,所以我才……”

        陈文光的表情很冷:“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

        “阿光,我们还是可以一起,什么都不会改变。”

        “什么都不会改变?”陈文光清晰的问他,“你对我和小满还能做到一视同仁吗?你们之间的所有事,都能毫无保留的告诉我吗?毕业以后,你们能和我生活在一起吗?”

        白长舟皱眉:“这是不一样的。”

        “可对我来说,一样。”

        陈文光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份友情的决裂,来的实在太快了,好像以往的十多年,都不存在。

        小满之后也来找过陈文光几次,可他都避而不见。

        该说的他已经都说清楚了。

        陈文光喜欢在没有人的时候,独自坐在学校后面的空地里看书。

        但学校里的流浪猫狗,似乎都住在这里。

        它们的脚步声,呼吸声,都太吵了,导致他完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学习。

        陈文光放下书,缓缓走近。

        看着它们在他手中挣扎,死去,他觉得这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再也没有比这更能令他开心的。

        他从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如同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那段时间,陈文光的性格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他开始主动帮室友带饭,和他们一起交流学习经验,兼职的钱结算下来,他会买些小零食给大家。

        后来,再也没有人在他学习到两三点的时候抱怨。

        陈文光很快融入了这个小集体。

        慢慢的,没有人再说他不合群,说他是个怪物。

        他变得温润有礼,积极向上。

        一切都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有一次,平时相处的很好的一个室友感叹道:“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像白长舟了,诶对了,你们怎么不一起玩儿了?”

        陈文光笑了笑,没说话。

        过了不久,那个室友在一次工程系的实验中,因设备故障,从三层楼高的地方掉下来,摔断了腿。

        在路上遇到白长舟和小满时,他们想要给他打招呼,可陈文光全然把他们当作陌生人,擦肩而过。

        小满眼里的光芒越来越黯淡。

        大学毕业时,陈文光成绩突出,接到了国外学校的邀请,离开了。

        再回来,他成了某所高校的教授,前途似锦。

        就当他以为,他已经足够优秀的时候,偶然一次知道,白长舟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是云城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警方有破解不了的案子都会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