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210章 原罪(1)

第210章 原罪(1)

        我就是恨你,你明明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明明你那么善良,明明你知道我猥琐的过去还帮我保密,明明你帮我实现梦想,可是我就是恨你,我恨你实现了我想的理想,我恨你有了优越的生活,恨我当初如此不屑一顾的你有了光明的前途,恨我自己运气不够,才能不够,我把我所有的恨一并给你,全部用来恨你。

        ——东野圭吾《恶意》

        陈文光执行死刑这一天,阳光大好。

        他从监狱里出来,一步一步,走向他最终的结局。

        和其他被执行死刑的犯人不同,他的神情很平静,眼里看不出害怕,也看不出痛苦。

        一个连杀了数十条无辜性命的凶手,对待生死,早已麻木。

        从陈文光记事开始,他便在孤儿院。

        他不记得他的父母是什么样,更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父母。

        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是被抛弃的。

        不过,他也并没有因此感到孤独,因为身边的那些孩子,都和他一样。

        他们都被这个世界所遗弃了。

        没有人会爱他们,也没有人会在意他们。

        陈文光从小就在孤儿院,从来没有得到过温暖,他比其他孩子,都孤僻了许多。

        他五岁时,孤儿院来了一个遍体鳞伤的男孩。

        他听那些嬷嬷说,男孩是被继父长期虐待,才会这样。而他的母亲,并没有站在他身边,最后还觉得他累赘,把他送到了孤儿院,和那个男人远走高飞。

        男孩的伤慢慢恢复,但依旧不爱说话,他喜欢在角落里,在一切黑暗的,见不到阳光的地方。

        他的脖子上戴了一个长命锁,上面刻着他的名字。

        男孩很珍惜那个东西。

        可孤儿院里有几个年纪大一点的孩子,想要把长命锁抢过来,最开始是威逼利诱,男孩都不为所动。

        后面他们开始动手,拳头不断落在他身上,男孩死死捂住。

        他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殴打,知道保护着最脆弱的地方。

        陈文光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最后像是疯了一样冲出去。

        结局是,他们连他一起大。

        可能是动静闹得太大,把孤儿院的嬷嬷引来了,他们才作罢。

        等男孩的伤养好之后,他到陈文光面前,说出了他来到孤儿院之后的第一句话:“谢谢。”

        陈文光没有回答,只是紧紧盯着他胸前的长命锁。

        男孩把长命锁取了下来,递给他:“你想要这个吗?这是我爸爸给我的,你要是喜欢的话,送给你。”

        陈文光也没有去接,他不知道爸爸是什么,但他看到那些人都想要这个东西,一定很珍贵。

        男孩走近,把长命锁戴着他脖子上。

        在那以后,他们两个去哪里都一起,成了好朋友。

        孤儿院的其他人,开始孤立他们。

        直到小满的到来。

        小满最初来到孤儿院时,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的干净漂亮,眼睛里都是单纯懵懂。

        和孤儿院里的一切,截然不同。

        她就像是一个天使,美好的不属于这里。

        孤儿院的所有人都喜欢她,包括陈文光和男孩。

        只可惜,他们永远都是被排挤在外的。

        但小满不同,她会主动来和他们说话,问他们问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玩游戏。

        她和他们走的近,渐渐的,就不被其他孩子喜欢,觉得她也是一个怪物。

        他们三个人,每天都彼此作伴。

        小满会讲很多故事,知道很多卡通人物,她都会讲给他们听。

        一般来说,都是她在讲,另外两个安静的听着。

        陈文光觉得,一生中最快乐的,大约就是现在了。

        可是好景不长,小满和男孩都相继被领养了。

        诺大一个孤儿院,只剩下他。

        又过了几个月,总算有人领养陈文光了,但没到一个星期,他又被送了回来。

        领养他的人告诉院长,他的眼神太阴狠,也不爱说话。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小孩。

        他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毫不在意,那又怎么样?男孩和他一样,也不爱说话。

        陈文光就这么静静等着,等着有一天男孩能被送回来。

        那时候他们就能一起了。

        可是没有。

        男孩和小满每个月,都会给他写一封信。

        那些信,是陈文光所有的寄托。

        他又被领养了几次,都以相同的理由被退回。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物品一样,廉价,垃圾。

        等年纪大一点,没有人再领养他了。

        孤儿院不可能承担他的学费和生活费,陈文光便搬出去了,自己一边打工一边赚钱。

        但他每个月会回孤儿院一次,他要去拿他的信。

        在信里,他们约定好,一起考云城大学。

        为了这个目标,陈文光一直努力着,就算是再苦再累,都没有任何怨言。

        等进入云城大学,他就可以和他们重新在一起了。

        开学的那一天,他很早就去了,在校门口紧张的等待着。

        等了许久,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站在不远处,开心的朝他挥着手:“阿光,我们在这里。”

        陈文光抬起头,嘴角牵起,笑了笑。

        阿满就是她想象中的样子,和小时候一样,永远都是那么活泼明媚。

        他再看向旁边时,笑容凝固了。

        男孩……不,他的养父母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白长舟。

        白长舟站在阿满旁边,身形高大,穿着白短袖和牛仔裤,看上去阳光又干净。

        陈文光再也在他眼里看不到阴郁,孤独。

        仿佛站在那里的,是一个对他而言,全然陌生的人。

        白长舟走过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不认识我们了?”

        “阿光,你吃饭没啊,我一早就过来了,什么东西都没吃,我们去吃点什么吧。”

        陈文光低着头,声音很小:“好。”

        他们走进的餐厅,是比他家里还要干净的地方。

        他们点的一个菜,是他一个星期的工资。

        他们有很多话说,一点也没有才见面的生涩疏离,之前应该见过很多次了。

        他们都有手机,而他却用座机打一次电话,都要思考很久。

        陈文光突然觉得,在他们面前,他是那么的卑微,不堪,自尊心在这一刻低到了尘埃里。

        这一天,陈文光完全没有和老朋友见面的喜悦,他只觉得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