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200章 我们换种惩罚方式好不好?

第200章 我们换种惩罚方式好不好?

        简姝怔了一下,盯着戒指看了两秒后,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抬眼望着面前的男人。

        在她诧异的目光里,傅时凛单膝跪了下去,从贝壳里拿过戒指,抬头看着她,嗓音低沉磁性:“简姝,嫁给我。”

        “你怎么……”

        这场求婚来的毫无征兆,完全在她意料之外。

        她没想过,傅队长会做这么有仪式感又浪漫的事。

        “我不会说情话,还会惹你生气,也没有太多时间陪在你身边。但我会尽我所能,照顾你,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简姝眼睛逐渐被雾气湿润,傅队长哪里不会说情话,他明明就很会撩……

        男人握住她细嫩的小手,黑眸极深:“嫁给我,嗯?”

        简姝吸了吸鼻子,点头。

        傅时凛薄唇勾起,慢慢把戒指戴了上去。

        尺寸刚刚好。

        而后,低头吻在她戴了戒指的手指上。

        简姝现在脑海里只有他曾经给她说过的那句话,“我们会有自己的家”。

        他给了她一个她梦想中,最好,最幸福的家。

        等傅时凛站起来时,简姝直接跳到了他身上,紧紧抱住他:“傅队长……”

        “我爱你。”

        简姝闻言,眼泪终于控制不住,掉了下来。

        哭着哭着,又开始笑。

        哽咽着声音问道:“你什么时候去买的戒指?我都不知道。”

        傅时凛舔了下唇,没告诉她具体时间,只是道:“以前买的,喜欢么。”

        简姝脑袋在他脖子里蹭了蹭,呼吸像是羽毛一样,痒痒的,软软的。

        “喜欢,你送的每一样东西,我都很喜欢。”

        ……

        不远处,季承北穿了个白短袖,和骚到爆的花纹沙滩裤,躺在太阳椅里,把墨镜拉下来了一点,偷偷看着那边,拿手机拍着。

        他的助理站在旁边,手里拿着一沓钱,面无表情的给每一个来沙滩游玩的游客发放着。

        “这位阿姨,你已经来了两次了。”

        来了两次的阿姨红着脸道:“我就好奇那边到底在做什么,看看嘛。”

        季承北头也不回的说:“她要你就给嘛,这喜庆的日子,就应该大家一起分享。”

        助理:“……”

        于是,刚刚领了钱走了的游客,又都回来,沾沾喜气。

        这天上掉馅饼的事,不要白不要啊。

        季承北喝了一口饮料,把照片发到了群里:“傅老大这婚求得真的骚断腿,我真的自愧不如。”

        陈斯:“你懂个蛋,小姑娘就喜欢这一套。你以为跟你似得,以为打一炮就是爱情。”

        季承北:“你说话能斯文一点吗?我那怎么不是爱情了,来得快去的也快,轰轰烈烈爱一场不行吗?”

        周豫南:“你跟过去到底是做什么的,偷看他求婚,不怕傅老大打死你吗?”

        季承北:“我?我最辛苦了,后勤工作不得搞起来吗。”

        陈斯:“你就瞎几把扯。”

        沈止:“你们谁知道沈行最近又在搞些什么东西,成天见不到个人。”

        季承北推了推墨镜:“哦,他好像在追简姝的助理,但是被拒绝了。”

        沈止:“……”

        这他妈是个什么命!追谁都被拒绝。

        季承北没管群里又聊了什么,抬起头一看,那两人都不见了。

        这就完了?不来个激情大拥吻什么的?

        季承北觉得,这波看的有点亏。

        ……

        剩下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简姝除了拍广告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和傅时凛待在一起,把周围都玩儿了个遍。

        不够她好像觉得,她每天早上出门时,傅队长的脸色都不太友善,但却什么都没说。

        晚上回来就没完没了折腾她。

        简姝觉得委屈的不行,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惹到他了。

        直到有一天拍广告的间隙,方方偷偷说:“简姝姐,傅队长真的对你好好哦。”

        这两天被折腾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的简姝:“???”

        “男人的占有欲不是很很强吗,你每天不是吊带裙就是超短裤,他都放你出来诶。”

        简姝:“……”

        原来如此。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觉得其实也还好。

        在国内时,很少有时间会这么穿,不是赶通告就是拍戏,那时候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这次是来海边工作,太阳又大,当然是想穿的美美的。

        而且来这里的,基本都是这么穿的。

        当天晚上,简姝回去后,就趴在了傅时凛身上,眨巴着眼睛看他:“傅哥哥,我们晚上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

        “我们去楼顶泡温泉吧,方方说那儿的风景很好,露天的,晚上有好多人呢。”

        傅时凛皱了下眉:“跑温泉?”

        简姝点了点头:“对啊,我带了泳衣的,给你看。”

        说着,撑起手脚从他身上趴了起来,在衣柜里拿出来一套泳衣朝他晃了晃:“是不是很好看?”

        傅时凛看着巴掌大的两块布料,太阳穴狠狠一抽,喉结滚动着:“简姝!”

        简姝眨了眨眼:“不好看吗?”

        “不准穿那个。”

        “为什么?”

        傅时凛紧紧抿着唇,黑眸危险:“过来我告诉你为什么。”

        简姝闻言,连忙后退了几步。

        傻子才过去。

        傅时凛起身,迈动长腿,两步就走到她面前,将她拦腰抱起进了浴室,将她放进了宽大的浴缸里,薄唇贴着她的耳廓,嗓音低哑暗沉:“就在这里穿。”

        简姝抖了抖,快速把手里的东西裹成一团扔了出去。

        她压根儿没打算穿这个,就是想刺激一下傅队长,谁让他这几天故意折腾她,又不说原因的。

        这会儿有那么丁点儿的后悔了。

        傅时凛薄唇顺着她的脖子往下,深深浅浅的吻着。

        没一会儿,简姝就开始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在浴缸里做了一次后,她迷迷糊糊的,感觉傅队长把她抱回了床上,又离开了一下,很快便回来,在她耳边沉哑着声音:“穿给我看,嗯?”

        简姝睁眼看到的就是刚才被她扔到不知道去哪儿了的泳衣……

        她才不要在这种情况下,当着他的面穿那个,穿了还要被他脱!

        实在太羞耻了!

        简姝抱着他的脖子,在他唇上吻了两下,眼睛湿漉漉的:“傅哥哥,我们换种惩罚方式好不好?”

        “嗯?”

        简姝翻了个身,跨坐在他身上,头缓缓低了下去。

        傅时凛黑眸骤紧,喉结剧烈滚动,伸手去拉她:“简姝……”

        简姝摁着他的那只手,鼻音有些浓:“你别动。”

        当她含住那一刻,傅时凛额角青筋明显,喘息声加重。

        温暖又湿润,毁天灭地舒适感到了极致。

        ……

        躺在床上时,简姝觉得腮帮子有些酸,但也还好,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

        傅时凛轻轻抱着她,嗓音沙哑沉磁:“下次别这么做了。”

        他刚才控制不住力道,险些弄伤了她。

        简姝小声问他:“舒服么。”

        隔了半晌,才听到男人低低“嗯”了一声。

        她扬起笑容,环着他的腰,把脑袋埋在他胸膛。

        只要他舒服就行了。

        她早就想这么做。

        过了几分钟,简姝道:“傅哥哥,我行程明天就结束了,后天回国。”

        “我还有两天时间,要去其他地方么。”

        “回国吧,我想回去了,以后再出来玩儿。”

        傅时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吻了吻她的眉心:“好,回去。”

        两天后,云城。

        简姝是和工作团队一起走的,刚坐上保姆车,方方就道:“简姝姐,你快看,秦可可召开媒体发布会了。”

        秦可可身体刚好转了一点,现在只是能坐起来而已,还不能下床走动。

        选择在这个时机召开记者发布会,有两个原因,一是想快点把她弟弟救出来,二是她现在这个情况,更能博取同情。

        就算她以后可能无法再做艺人,但这波同情分,还是必须刷一下,毕竟之前留下受伤时,手上的工作不得不停掉,品牌商各方总要趁着这个热度,找点损失。

        采访开始时,秦可可坐在病床前,脸色苍白,神情憔悴虚弱。

        有个女记者问道:“可可,你现在的身体还好吗,要不今天的采访改一下?”

        秦可可捂着唇咳了两声,无力的开口:“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可以的。大家有什么问题,都问吧。”

        “那……我们就开始了?”

        秦可可点头:“好的。”

        紧接着,问题纷至沓来。

        “关于导致你受伤的那个综艺,有人说那本来是简姝的行程,临时被你抢了,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个我真的要好好解释一下,我也是临时接到通知要去拍摄,都已经快开拍时,才知道这是简姝的,当时有点误会,我也没搞清楚,就争执了两句,才会有大家后面看到的那些。”

        记者群又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后,有人道:“那关于之前《目击证人》拍摄时,你和简姝以及那个刑警队长,陷入了三角恋情的事是真的吗?”

        “或者说你和简姝都不知情,是那个刑警脚踏两只船,把你们都瞒在鼓里?”

        “可可,你别担心,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大家会为你主持公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