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95章 什么叫做喜欢一个人

第195章 什么叫做喜欢一个人

        回去的路上,简姝趴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

        现在的天气还不算太冷,街道上总是有着三三两两的行人。

        当路过一条步行街的时候,简姝转过头道:“傅队长,我们去逛逛吧,我有点饿了。”

        虽然才吃了白粥不久,可那东西不抗饿,她现在就想吃点有味道的。

        “好。”

        傅时凛找了个地方停车,从后备箱里拿出外套,把简姝裹得严严实实的,又把衣服的帽子给她戴上。

        简姝仰起小脸,笑容明媚,眼睛弯弯的:“走吧。”

        步行街正是最热闹的时间,灯火辉煌璀璨,街道两旁全是卖小吃的。

        简姝一边走一边吃,但每次想要买稍微辣一点的,都被傅时凛拦住了。

        她眨着眼睛撒娇:“傅哥哥……”

        傅时凛唇角抿起:“只能吃一点。”

        简姝笑容扩大,踮起脚飞快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跑去买吃的了。

        傅时凛笑了下,迈着长腿跟了上去。

        一条步行街逛完,简姝吃的撑撑的,还买了不少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她拿了一只尖叫鸡捏了捏,转过头笑道:“傅队长,这个可以买回去给滚滚当玩具,他肯定很喜欢。”

        “买吧。”

        简姝又选了几样小玩具,傅时凛结账。

        走到步行街的尽头,简姝看着不远处正在开发的楼盘,停顿了几秒。

        “那里是……”

        傅时凛道:“要去看看么。”

        简姝轻轻点头。

        这一片在两年前就已经拆迁重建,楼盘修到了一半。

        完全看不出来往日的痕迹。

        她以前的家,以前的学校,以前走过的每条街,以前买过水的超市……

        都消失了。

        “这是许氏旗下的房产。”

        简姝问:“顾昭负责的吗。”

        “嗯。”

        简姝环顾了一下四周,她已经辨认不出来,哪里是哪里。

        可站在这个地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她曾经在这里被凶手带走,父母也曾经在这里遭遇车祸。

        傅时凛牵住她的手,嗓音低沉:“都过去了。”

        简姝靠在他肩膀上,看着远方,声音轻轻的:“傅队长,我才知道一件事,我觉得我以前都错了,我想跟他道歉,可我却无法说出口,因为那是他的伤疤,最不愿意让人提起的过往……”

        “没关系,他不会怪你。”

        简姝闭了闭眼,微凉的风在耳边拂过,丝丝缕缕。

        所有的过去,就像是这个地方一样,经过时间的推移,总会老去,总会改变,总会被新的东西覆盖。

        过了很久,她道:“回家吧。”

        回到,属于他们的家。

        ……

        几天后,叶常林被停职的消息传了出来。

        周进听了着急忙慌的跑到傅时凛的办公室,气喘吁吁的道:“傅队,不好了,叶局他……他被停职了!”

        傅时凛條的站起身,脸色微冷,大步往前。

        局长办公室,叶常林正在收拾东西,拿起手边的合照,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老傅啊,你儿子很优秀,我能放心把这里交给他了。”

        “叶局。”傅时凛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了眼桌子上的纸箱,“我现在去上面汇报,所有的事,由我一人承担。”

        叶常林叫住他:“你回来,去什么去,过来坐这儿。”

        傅时凛站在那里,身形笔直,没动。

        叶常林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叹声道:“小傅,你过来,我跟你聊两句。”

        “叶局,这件事不……”

        “这件事就这样了,你别再多说。”叶常林换了个姿势,“你站在我的角度想想,我也一把年纪了,从警这么多年,一直没好好放过一次假,你就当我去休个假行不行?更何况我早就想退休了,一把老骨头,干不动了。”

        傅时凛皱着眉,薄唇紧抿。

        叶常林又道:“这件事本身,错不在我们,但你也知道,误抓误判,总要给外界一个交代的,你辞职也顶不了事,所以现在这样,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而且你忘了我跟你说过吗,你年底的评优很重要,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不能出现。”

        “那不重要。”

        “重要,怎么不重要!”叶常林气的敲了敲烟斗,“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吗,你当初走上刑警这条路想的是什么,付出了多少,又承受了多少,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小傅,你走到今天,背负的不仅是你的信仰,也是我的,更是你父亲的!你应该知道,他生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现在你已经替他完成了一大半,不能半途而废。”

        “我走之后,上面很快会调新的局长过来,在这段时间里,局里的大小事务,由你负责,陈文光的案子还有很多善后处理,过几天开庭还有的忙。小傅你记住,不是只有在一线才能抓犯人,有些时候,你做的决定,你做的判断,能直接影响案子的最终结果。”

        过了很久,傅时凛才答:“叶局,我知道了。”

        叶常林终于松了一口气:“行,我这里也没什么事了,你出去忙吧……诶,等等。”

        叶常林站起身,把桌子上的相框递给他:“留给你做个纪念,想我的时候就看看。”

        ……

        傅时凛刚走到大厅,一群人就围了过来:“傅队,怎么样了,叶局怎么说?”

        他冷淡着声音:“都去做事。”

        一群人想问又不敢问,只能偷偷溜了。

        周进溜之前道:“傅队,你办公室有美女等你啊。”

        傅时凛:“……”

        简姝上午去了一趟公司,结束后又不想回家,就直接过来了。

        傅时凛关上门,走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语调温柔:“吃饭了么。”

        “吃了,你呢?”

        “也吃了。”

        简姝看向他手里的相框,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傅时凛坐在她旁边:“我父亲和叶局的合照。”

        简姝刚才来的时候就听到周进他们在讨论,叶局被停职的事。

        她咬了咬唇,望向他:“是因为陈文光的案子吗?”

        傅时凛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下,将她拉在怀里:“没事,就当他去休假了。”

        简姝默了一瞬,出了这种事,傅队长心里肯定比她还难受。

        叶局不仅是他师父,更是类似于他半个父亲的存在。

        而且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累。

        “傅队长,我昨晚没睡好,你陪我再睡会儿吧。”

        男人唇角勾起:“怎么没睡好?”

        简姝本来是想找个借口让他可以休息一下的,谁知道他却这么来一句,至于为什么没睡好,还不是因为……

        她红着脸从他怀里出来,鼓了鼓嘴:“不睡了不睡了。”

        傅时凛低笑出声,将她重新拉回来:“睡吧,我陪你。”

        简姝没怎么睡,她睁开眼,悄悄从傅时凛怀里退出,让他枕在了自己腿上。

        过了半个小时,孟远来送资料,刚推开门,看见的就是这一幕,瞬间瞪大了眼睛。

        简姝连忙朝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后者表示了解,轻轻退了出去。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有小幅度的起哄声。

        声音不大,可傅时凛还是醒了。

        简姝连忙捂住他的耳朵和眼睛:“继续睡。”

        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几点了。”

        “一点半,还可以再睡半个小时。”

        傅时凛握住她的小手,坐了起来:“我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简姝也猜到他醒了就不会再睡了,跟着一起出了办公室。

        人群中,许意正笑容甜甜的,给大家分着下午茶和糕点,孟远站在她旁边,脸上透着不自然的红晕。

        简姝眨巴着眼,他们发展这么快的吗……

        有人道:“傅队和嫂子来了。”

        孟远转过头,刚想要解释,就听许意开心的喊了声:“表哥,简姝姐姐。”

        包括孟远在内的众人:“???”

        所有嘻哈打闹的人,瞬间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这孟远喜欢的小妹妹,是傅队表妹?

        这小子下手可够快的啊。

        傅时凛舔了下薄唇,视线在她和孟远身上来回扫了一下,淡声道:“跟我进来。”

        许意完全在状况外,高兴的跑了过去。

        孟远忙道:“傅队……”

        “在外面等着。”

        孟远刚迈出的腿,瞬间收了回去。

        办公室门关上后,一群大老爷们儿都面面相觑,提心吊胆的。

        尤其是孟远。

        周进跟赶鸭子似得挥着手:“好了好了,都回自己位置上做事。”

        简姝拿了一杯奶茶,站在孟远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这么紧张,他就问问,不过你们这发展速度,简直超出了我的想象。”

        孟远收回视线,抓了抓头发:“也没什么进展,就之前你让我把东西给她嘛,然后她请我吃了一顿饭,我当然不可能让她付钱了,就偷偷把帐给结了,她今天说要来局里看我,我也没想到,她会买这些来……”

        “只是这样?”

        “她说她从来没去过游乐场,我前两天不刚好休假吗,就陪她去了……”

        简姝笑:“玩儿的开心吗。”

        孟远不好意思的回答:“开心。”

        “我问她,她玩儿的开心吗?”

        “也开心……”

        其实她理解许意,从小被养在许家,有很多事身不由己,许远征那样的性格,是肯定不会带她去游乐场玩的。

        看样子,许意和孟远挺聊得来的。

        孟远有些担心的问:“傅队会不会骂她啊?”

        简姝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要骂她?”

        “就……”

        “你别想那么多了,许意那么大了,有交朋友的权利,你放心,他们家里人都挺好的。”

        “她家里……”

        孟远说了三个字,瞬间顿住了。

        他险些忽略了,傅队是许老爷子的外孙,这么说的,那许意……

        孟远觉得太阳穴抽了抽。

        很快,许意就出来了,还是之前那个样子,仿佛没有谈到什么不愉快的事。

        傅时凛走在她身后,对一脸欲言又止的孟远道:“把陈文光开庭要用到的资料整理一份给我,白长舟明天下午从监狱转到检察院,相关的资料今天下班前送过去。”

        “是。”

        孟远应完声后,没有立即行动,干干的看着他。

        傅时凛道:“还有事?”

        “没……没……”

        这就完了?

        孟远连忙离开,走了两步又倒回来结结巴巴的对许意道:“我……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了……”

        许意笑道:“没事,我等会儿和简姝姐姐去逛街。”

        简姝知道傅队长工作忙,也没打算多待,正愁下午该怎么安排呢。

        傅时凛看向简姝,给她理了理头发:“你跟她去玩儿吧,晚上我来接你。”

        简姝点头:“那我们走了。”

        商场的奶茶店里。

        许意咬着吸管,若有所思的问道:“简姝姐姐,什么叫做喜欢一个人呀。”

        “你表哥跟你说什么了吗。”

        “他就问我是不是喜欢孟远。”

        简姝道:“那你怎么回答的。”

        许意慢慢出声:“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跟他一起聊天很开心,他会讲段子逗我笑,也会请我吃饭,还会陪我去游乐场玩儿……我从来没有像这几天这么开心过。”

        “你会不自觉的想他,想要立刻见到他吗。”

        “有诶。”

        简姝笑了笑:“这种就叫喜欢。”

        许意趴在桌子上,又有些惆怅:“不过我表哥说,让我想清楚再做决定。”

        “对,感情是一辈子的事,你首先要确定,你是只把他当朋友,还是想和他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如果是只做朋友的话,是不是就是以后他有了女朋友,就会和我保持距离,甚至不再联系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

        许意皱眉:“可是我不想。”她停顿了一下后,又扬起笑容,“简姝姐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

        简姝笑着摇头:“没事,孟远人挺好的,你表哥也只是希望你能分清楚对他是什么感觉,避免你们受到伤害。”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后,许意问:“简姝姐姐,你和表哥,什么时候结婚啊?”

        简姝一时语结:“这个……我也不知道。”

        “我听说姑姑已经把手镯给你了呀,爷爷天天在家里念叨呢。”

        “手……镯?”

        “对呀,那是姑父的妈妈给姑姑的,既然姑姑现在又给了你,就说明已经承认你这个儿媳妇了。”

        简姝怔了怔,原来那个手镯的意义……是这个?

        说起来,她是想过结婚,但傅队长最近挺忙的,也完全没有提起过这方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