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93章 他一直在看时间。

第193章 他一直在看时间。

        警局。

        周进匆匆走近会议室,汇报道:“傅队,刚刚出入境管理局那边打来电话,说陈文光今晚七点的飞机飞墨尔本。”

        傅时凛看了眼时间,声音低沉冷肃:“所有人准备,立即行动。通知海关,禁止陈文光出境。”

        “是!”

        这次长达一个星期的搜索调查,在最后关头,终于出现了决定性的证人。

        温海清的妻子。

        在温海清出事以后,她因为温海清和赵倩的感情感到耻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柯显去找过她好几次,她都避而不谈,说什么都不知道。

        可不久前,她和温海清之前住的房子要拆迁,她回去收拾整理东西,在温海清的遗物里,发现了一封信。

        信里交代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曾经亲眼看到“铁链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行凶全过程。

        温海清连续两年选修犯罪心理学,又是第一次见到凶案在眼前发生,还是已经轰动全城的连环杀人案,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报警,而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他在窗户外,把所有犯罪现场的细节都记在了脑海里,并且经常在梦里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那个凶手。

        醒来后,总是激动不已,气血难平。

        温海清很聪明,用最短的时间从警方公布出来的受害信息里,找到了凶手行凶的范围。

        那段时间,他就在各大高校外徘徊,看到有晚归家的,独自一人的女学生,就会多观察周围,看看是否符合凶手作案的地点。

        果然,再次被他遇见了。

        其实那天天很冷,好像是年尾,他都打算放弃了回家了,却看到有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从街对面跑过来。

        那一段路,没有人路过,灯也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感觉,就是她了。

        她会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温海清借着黑暗,成功的隐藏了自己,屏着呼吸看着那个女生在那段没有路灯的道路上行走。

        然后,他就听到多出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黑暗中,女生挣扎呜咽了几秒,便没了声音。

        温海清悄悄跟了上去。

        凶手把女生带到了一个废弃的居民楼便出去了,紧紧锁好门。

        在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温海清就躲在灌木丛里,他内心里也有过挣扎和犹豫。

        凶手这么快就出来,那个女生应该还没有遇害,他要是现在报警的话,说不定能救她……

        可他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完美到令所有警察都找不出破绽和线索的连环杀人案,他想看,凶手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这会不会成为一桩永远破不了的悬案。

        挣扎了许久,他最终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一个小时后,凶手回来了。

        手上提着沉甸甸的编织袋。

        温海清偷偷看过去,凭着袋子突出来的形状和提在手上的重量,判定那是凶手作案时用的铁链。

        等凶手上楼,他刚想跟上去,却意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的犯罪心理学的导师,白长舟。

        温海清重新躲回灌木丛里,他发现,白长舟好像也是跟着凶手来的。

        上楼以后,温海清怕被发现,不敢靠的太近。

        他亲眼目睹,白长舟砸开了门,用震惊又痛苦的语气质问凶手,“你到底在做什么?!”

        凶手没有回答他,快速离开。

        温海清在一瞬间有了一个清楚的认知,他的犯罪心理学导师,和凶手认识,并且很熟。

        凶手走后,白长舟没有过多停留,也跟着离开。

        等了一会儿,确定他们不会再回来了,温海清才出来,把自己待过的痕迹,都消除了。

        他下楼就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又连忙躲回了灌木丛里。

        两分钟后,那个女生被刚才上去的男人抱了下来,看样子,她好像还是活着的。

        救她出来的那个人,好像是个警察。

        温海清回到学校,便对“铁链连环杀人案”这件事密切关注着,直到过了凶手以往行凶的时间,他才意识到,凶手这次留下了幸存者,以后都不可能再作案了。

        又加上,白长舟的缘故。

        温海清思考了很久,等到学校放寒假的那天,他去找了白长舟,平静的说,他目睹了凶手作案的过程,并且知道他们认识。

        白长舟只沉默了几秒,便问他,你想要什么。

        是啊,他想要什么。

        这件事案子他们都已经知道凶手的身份,他没报警,白长舟也没报警。

        所以,这便成了他威胁白长舟的筹码。

        这封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从泛黄的纸张来看,应该是几年前写的。

        至于温海清后面是怎么留下悔过书,再选择了自杀,可能只有凶手才知道。

        这封信只能证明白长舟不是凶手,可如果贸然抓陈文光的话,证据还是不足。

        可在温海清的遗物里,还发现了陈文光的照片,上面用红笔简单标注了身高和外貌特征。

        或许是在某次巧合下,他察觉到陈文光可能就是凶手,所以才会从网上找到他的照片,再回忆脑海里凶手的特征,一一对上。

        温海清本身就是凶手,从他身上,又牵出了“铁链连环凶杀案”的案子。

        所以,但凡和他有关的东西,都能从一定程度上指向凶手是谁。

        信和照片一起,已经有了足够的证据抓捕陈文光。

        六点四十。

        陈文光坐在候机室里,神态轻松悠闲,他身上就只带了一个小帆布包,好像这趟只是出差旅行一般,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这时候,有机场工作人员走到他面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能看看你的证件吗?”

        陈文光配合的取出,笑着递给了他们。

        工作人员看了下,随即还给他:“抱歉,先生,请你跟我们来一趟。”

        全程,陈文光什么都没有问,似乎也没有因为被耽误了飞机而感到急躁。

        到了休息室,工作人员道:“先生,请你在这里稍候片刻。”

        语毕,便关上了门。

        陈文光坐在沙发里,双手交握,又看了眼时间,笑意更深。

        十分钟后,门被打开。

        傅时凛站在门口,五官冷峻:“陈文光教授,在温海清的遗物中,发现了指向你是‘铁链连环凶杀案’凶手的证据,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陈文光略微有些诧异:“‘铁链连环凶杀案’凶手不是已经落网了吗,傅队长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不等他继续狡辩,周进和其他几个队员已经上前给他戴上手铐:“有什么话到局里再说吧。”

        陈文光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无奈,路过傅时凛身边时,他却勾唇笑了笑。

        ……

        病房里。

        简姝坐在沙发里,心平气和的给秦可可讲了这大半年来发生的所有事,以及她唯一的弟弟现在就在警局里,只要她上诉,他至少被判三年。

        秦可可弟弟三番四次想要致她于死地,看来他们姐弟感情应该挺好。

        闻言,秦可可被气的眼睛翻白。

        简姝知道她没办法说话,又淡淡道:“你的身体机能会逐渐恢复,要不了多久也能开口,我也不要求其他什么,只是你希望你召开记者发布会,把所有的事,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就行了。至于你弟弟,现在不能放他出来,你还什么都没澄清,万一他再对我动手谁负责?”

        “你要是答应的话,就眨两下眼睛,不答应的话,我现在直接上诉,早点判刑他也能早点被放出来,是吧?”

        秦可可恨恨的眨了两下眼睛。

        简姝笑:“既然你答应,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下次见,祝你早日养好身体。”

        出了病房后,方方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简姝姐,你真厉害,把秦可可说的一愣一愣的。”

        “她就是这样,欺软怕硬,你给她硬起来,她服服帖帖的。”

        到了地下车库,简姝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

        方方问:“怎么啦?”

        简姝皱了下眉,她刚刚没有看到孟远。

        一般孟远都会在她视线范围中,以便有情况随时联系。

        可出了病房到这里,还是有一段距离。

        她却一次都没有看到他。

        “简……”方方才开口,头部就遭到重击,倒在地上。

        简姝瞬间回过头,可对方像是早有防备似得,冰凉的针头迅速打在她脖子上。

        她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眼睛的光点,逐渐开始扩散。

        直至归于一片黑暗。

        男人一身黑衣,带着鸭舌帽看不清脸,快速把简姝装在编织袋里,扔进后备箱后,从她包里找出手机扔到旁边,随即离开。

        ……

        审讯室,单向透视玻璃前。

        周进走过来:“傅队,陈文光一直在辩解,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温海清为什么会对他的照片做标注。”

        傅时凛手撑在桌子上,高大的身形微俯,黑眸紧紧盯着办公桌前的男人。

        “傅队,有什么问题吗?”

        “他一直在看时间。”

        是了,每隔几分钟,陈文光就会看一次手表,动作像是漫不经意,但却一直反复着。

        周进不解道:“可他飞机已经赶不上了啊,他看时间有什么用?难不成他还有其他事吗?不应该啊……”

        傅时凛不知道想到什么,神情骤冷,拿出手机快速拨了孟远的电话。

        暂时无法接通。

        男人大步往外走,气息冷冽,声音犹如染了一层寒霜:“立即定位孟远和简姝现在的位置,查到之后发给我。”

        周进一惊:“是!”

        二十分钟后,医院。

        傅时凛找到孟远的时候,他正揉着后脑扶着墙从楼道出来:“傅队……”

        “出什么事了。”

        孟远后脑还疼得厉害:“我也不知道,简姝刚才进病房,我就在外面等她,突然就被人从后面敲晕了……她失踪了吗?”

        傅时凛嗓音紧绷:“她手机定位还在医院,但我给她打电话一直没接,分头找。”

        孟远连忙点头。

        傅时凛沿着楼道下往地下室走,一直不停的打着电话。

        突然,不远处传来手机铃声。

        他寻着铃声响起的地方找了过去。

        方方躺在地上,简姝的手机被扔在旁边。

        傅时凛探了下方方的鼻息,快速给孟远打电话,让他来地下室。

        孟远很快便下来。

        傅时凛道:“你送她去医院。”

        “傅队。”孟远叫住他,从包里掏出对讲机,“另一个我给简姝了。”

        傅时凛接过,大步离开。

        对讲机只有使用的时候,才能发出信号,被基站接收。

        傅时凛上车,拨了一个号码,说了对讲机的序列号后,让他们随时监测。

        这时候,周进的电话打了过来:“傅队,我调了医院的监控,半个小时前,有一个套牌的黑色捷达从医院离开,往云新大道的方向去了。”

        “知道了。”傅时凛挂了电话,脸色冰冷,把警示灯放在车顶,踩死了油门。

        一瞬间,安静的街道上,迸发了响亮警笛声。

        所有行人车辆见状纷纷避让。

        很快,傅时凛车后就跟了好几辆警车。

        ……

        简姝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麻醉剂的后遗症让她浑身无力,脖子上被针扎过的地方,微微刺痛着。

        她动了一下手指,刚想四处推推,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时,刺耳的铁链声从外面从来。

        不断的撞击在地上,正在慢慢朝她靠近。

        简姝所有血液瞬间冲上头顶,恐惧从四面八方袭来,瞬间将她吞没。

        她不自觉的蜷缩成一团,手脚冰凉。

        不,不对……

        这不是在做梦,也不是记忆催眠,更加不是当年那个场景。

        简姝深深吸着气,手在周围到处摸着,想要找自己的手机,什么都没摸到。

        她摸向外套的内衬口袋,慌忙把对讲机淘了出来,手指颤抖了好几下才摸到开关,刚按下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刺眼的光便从头顶传来。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终于醒了。”简姝想要藏手里的对讲机已经来不及,直接被男人夺了过去,他笑道,“还有后手呢。”

        简姝嗓音发抖:“你是谁?”

        男人蹲在她面前,取下鸭舌帽,拍了拍她的脸:“这么多年没见,当了大明星了,不认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