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92章 想要认识她……

第192章 想要认识她……

        晚上十二点,简姝抱着黑猫警长坐在床上,手机上是傅队长刚发来的消息,说他今晚不回来了,要去一趟B市。

        她脑海里闪过的,全是和陈文光交谈的那些内容。

        可能因为他是心理医生的原因,从第一次聊天开始,他就能清楚的知道你内心在想什么,用最舒服最能令人接受的方式的来让你敞开心扉的相信他。

        他看上去比白长舟更加的温和清雅,斯文内敛,毫无攻击性。

        但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人,手上却沾了那么多女孩子的性命,却还能若无其事的谈笑风生。

        一整夜,简姝都没怎么睡着。

        第二天上午,她接到了许意的电话。

        许意的声音像是哭过似得,有些沙哑哽咽:“简姝姐姐,你能出来一趟吗?”

        简姝一下坐了起来:“好。”

        她匆匆洗漱换了衣服,给小家伙换了水抓了粮,下楼正要打车时,看见孟远朝她招手。

        简姝走了过去,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昨晚她到家后,想着不会再出门,就让孟远回去了。

        孟远道:“来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傅队长说如果你有工作的话,基本会是这些时间出门。”

        “傅队长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有进展的样子,可能一两天,慢的话,那就说不定了。”

        简姝抿了抿唇,白长舟还有半个月处刑,傅队长一定会在这之前,找到证据的。

        早上的咖啡厅里,人不算多,只有偶尔买杯咖啡带走的上班族。

        许意坐在角落,眼睛还是红的。

        简姝走了过去,坐在她对面,轻声问道:“怎么了?”

        闻言,许意抬起头,吸了下鼻子:“简姝姐姐,我真的不知道该和谁说了……”

        寿宴结束后,许老爷子又找许远征谈了一次,具体的谈话内容,谁也不知道,只是再次之后,对于顾昭进许家的事,便松口了。

        今天早上,许远征在饭桌上正式提出,要挑选一个日子,让顾昭进祠堂,认祖归宗。

        许意的母亲本来这段时间就因为这件事心力交瘁,彻底认回顾昭这件事,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许远征说完这句话,便彻底爆发了,当即提出离婚。

        但许老爷子和许远征都不同意,许老爷子让他们好好协商这件事后便离开了,等他一走,两人开始大吵。

        整个过程中,许意都安静的坐着。

        简姝听完,张了张嘴,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本以为,许意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长大,应该比顾昭幸福千倍,万倍,可并不然。

        在这件事里,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考虑过她的感受。

        面对突如其来的哥哥,原本恩爱的父母,现在却像是仇人一样争吵,她应该心里比谁都难过。

        简姝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那你……恨顾昭吗?”

        许意摇头:“我不恨他,爷爷说过,如果能选择,没有人会选择生下来就被唾弃厌恶,都是上一辈的错。而且,我一直挺想有个哥哥的,但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他……是一个好哥哥。”

        许意笑了下:“我表哥也挺好的,有他在,从来没有人敢欺负我。”

        简姝也跟着笑。

        其实许意只是想找个倾诉对象而已,这些东西憋在心里太久,说出来就好了。

        大人们的事,有他们自己的解决方式。

        ……

        孟远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跟着两个女生走在商场里,手里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

        他从来不知道,逛商场竟然是这么累的事。

        早知如此,他宁愿跟着傅队去B市。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废了的时候,跟简姝一起的笑起来很漂亮的那个小姑娘,递了一杯奶茶给他:“这个给你。”

        孟远愣了愣,手忙脚乱的去接:“谢……谢谢。”

        “不客气,麻烦你了。”

        孟远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突然觉得好像也没那么累……

        简姝结好账过来:“快中午了,找个地方吃饭吧。”

        许意和孟远都能吃辣,午饭吃的是火锅。

        吃到一半的时候,简姝发现,孟远的话好像比平时少了许多,处处透着一股大男生的羞涩。

        她看了看旁边笑的甜甜的许意,明白了什么。

        吃完饭,许意的司机来接她。

        孟远帮简姝提着东西,放到了车里。

        回去的路上,他扭捏了半天,终于问出口:“那个女孩子,是你朋友吗?应该不是艺人吧?”

        简姝憋着笑,一本正经的回答:“嗯,她不是。”

        孟远问的更加小心翼翼了:“那她……有男朋友吗?”

        “大约是……没有的。”

        “这怎么还能有大约呢,她……”

        简姝道:“你喜欢她啊?”

        孟远脸瞬间就红了,支支吾吾的:“也……也不能说是喜欢吧,毕竟才见第一面,就……想要认识她……”

        “行,我帮你问问,如果她同意的话,我就把微信给你。”

        之前她追傅队长的时候,孟远没少在其中出力,现在他也有了情感这方面的问题,简姝自然是义不容辞的。

        孟远又有些担心:“她要是不同意怎么办啊……”

        简姝想了想:“没事,一次不行就两次嘛,你看我当时追傅队长的时候,被他拒绝的多狠,不也过来了吗。”

        孟远非常同意:“这倒也是。”

        当初的傅队拒绝的有多么彻底,现在就有多打脸。

        简姝下午没事,直接窝回了家里。

        第一件事就是帮孟远探探许意那边的口风,但这事儿总要有一个开端,不然就这么硬梆梆的去添加,好像会双方都会很尴尬。

        她找了个借口说许意买的一样东西落在她这里了,她又忘在车上,让孟远联系许意把东西给她送过去。

        反正今天她们都买了不少东西,也不是每一样都能记住。

        许意同意后,简姝就把她的微信推给孟远,让他去添加。

        之后嘛,就看他们自己的发展了。

        简姝做完这件事后,把沙发边的小家伙捞在了怀里,摸着他的小脑袋,叹道:“滚滚,你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过等他回来的时候,就能抓到凶手了。”

        像是赞同她说的话似得,小家伙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手指。

        简姝笑了笑,看向窗外。

        ……

        这几天,简姝基本都是广告综艺采访挨着来,新戏还在筹备中,距离进组还有一段时间。

        综艺录制下来,一天也就过去了。

        她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方方拿着东西过来:“简姝姐,刚刚你电话响了。”

        简姝接过来看了一眼,唇角微微抿起。

        是陈文光打来的。

        方方见她脸色不太对,小声问道:“简姝姐,怎么了?”

        简姝定了定神,摇着头:“没事,你先去收拾东西吧,我打个电话。”

        “那我在门口等你。”

        “好。”

        等门关上,简姝才吸了一口气,把电话拨了过去。

        响了三声后,接通。

        “陈教授……抱歉,我刚才有工作。”

        陈文光笑道:“理解的,我打电话是想说,我明天晚上就要回B市了,简小姐如果还想做记忆催眠的话,明天下午如何?”

        简姝握着手机的手收紧:“明天……可能不行,我有广告要拍。”

        “没关系,其实我也不建议你再做记忆催眠,那个东西做多了没好处,反而会混淆你的记忆。”

        “谢谢陈教授。”

        陈文光又道:“那就这样吧,简小姐你忙。”

        挂了电话,简姝觉得自己手心都是汗。

        她已经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凶手对话。

        简姝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两口,起身离开。

        等会儿要和节目组的人吃饭,吃了饭方方和司机会送她回家,简姝就让孟远回去了,这几天他都跟着她,都没好好休息。

        饭吃到一半,她听到有工作人员在讨论,说秦可可醒了。

        上次秦可可的弟弟袭击后,她没有起诉,但由于情节严重,他现在还在拘留所。

        消息是一直照顾秦可可的护工爆料出来的,据说现在已经有不少媒体堵在医院,想要第一时间去采访她。

        虽然事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秦可可也几乎被人遗忘,但简姝是现在炙手可热的女星。

        要是从秦可可嘴里挖出什么料来,也够本儿了。

        但据说,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些媒体却没能进得了医院。

        吃完饭上车,简姝道:“我想先去一趟医院。”

        如果秦可可醒了的话,那她担心的那些事,都可以有一个结果了。

        方方抓了抓头发:“简姝姐,现在医院门口都是记者,阮兰姐刚才打电话说了,不让你去……”

        不管简姝是出于什么原因去看秦可可,被媒体拍到后,难免有一两家挑事的,说她是因为心虚害怕,才第一时间去确定秦可可是不是真的醒了。

        简姝皱了下眉:“总要面对的,现在她已经醒了,我们就不会再像是以前那样被动。”

        方方道:“简姝姐,你先别急,我今晚去确定了她是不是真的醒了,如果是的话,我明天早上来接你,到时候我们再去会更好一些。”

        简姝顿了一下后,点头。

        反正那么久过去了,也不急着这一晚上。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公寓楼下。

        简姝跟方方道别,便进了小区。

        不远处的墙角,有一个男人带着鸭舌帽,抽着烟,视线一直跟随着她。

        到了家,简姝倒在沙发里,摸出手机看有没有傅队长发的消息。

        这两天就没联系过。

        她也怕贸然打电话过去,会打扰她。

        对话框上,聊天记录还停在一个星期前。

        简姝换了个姿势趴着,把所有的聊天都翻着重新看了一遍。

        看完,脑海里不自觉想起了许老爷子问她的话。

        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

        简姝唇角翘起,打开了搜索页面,浏览着婚纱。

        之前还担心傅队长家里人不喜欢她,但现在看来,担心果然是多余的。

        他们都很好。

        除了许远征。

        不过那也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简姝想的是,就算是不公开,在今年年底前把证领了应该没问题。

        就是不知道傅队长那边是怎么安排的。

        简姝本来是想看一会儿就去睡觉,明天早点去医院的,可谁知道越看越精神,存下了好几个喜欢的款式。

        直到两三点才逼着自己放下手机,赶快入睡。

        早上八点,方方给她打电话,说秦可可确实醒了。

        但因为长时间昏睡的原因,她每天醒来的时间还很短,方方问了问医生,说今天应该会跟昨天差不多的时间醒,也就是晚上五六点的样子,她们那时候过去就行。

        挂了电话,简姝给孟远发了个消息,告诉他,她今天不出门,要等到下午,让他可以晚点再过来。

        消息发完后,她又窝回被子里睡了。

        到中午,简姝才打着哈欠起床,洗漱完出来打开手机一看,有一条傅队长发的消息。

        【我回来了,晚上见。】

        是两个小时前发的。

        简姝不自觉扬起笑意,去冰箱里拿了食材弄了点东西吃。

        每次和傅队长住在一起,冰箱总是满满当当的,什么都有。

        吃完饭,简姝把家里又打扫了一遍,给小家伙洗了澡。

        等到五点时,方方来了电话。

        简姝穿好外套下楼。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和泄露更多案子的细节,孟远就没有和她一辆车,紧紧跟在后面。

        医院外,媒体记者已经散了不少。

        方方和简姝避开他们,从后门进去。

        病房里,秦可可睁着眼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旁边,医生护士正在给她做检查。

        方方敲了敲门:“医生,我们可以进来吗?”

        主治医生回过头看了一眼:“进来吧。”

        他收起听诊器,又道,“病人现在情况还不是很稳定,身体各方面的机能还在恢复,不过能醒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基本能听见说话,但要回答的话,可能比较困难,得过一段时间了。”

        方方点头:“谢谢医生。”

        “行,你们聊吧,我们走了。”

        门被关上,病房里只剩下安静。

        秦可可现在只有眼睛能动,她慢慢看向简姝,不知道是被刺激到了还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连嘴皮子都颤了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