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90章 这次,一定不会再让他逃掉。

第190章 这次,一定不会再让他逃掉。

        做了两次后,简姝嘟囔说饿了,傅时凛抱着她去洗了澡后,便套上衣服去了厨房。

        简姝随便抓了一件他的衣服穿上,拿着手机到了卧室外的阳台。

        今天晚宴上没吃什么东西,回来又体力消耗过大,饿了是真的,也算不上是借口。

        电话拨出去,很久才被接通。

        顾昭没有说话,听筒里,传来的只有安静的呼吸声。

        沉默了一瞬后,简姝缓缓出声:“顾昭,今天的事,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我的错,傅队长他……也才知道不久,我们不是在针对你,也没有在看你笑话。”

        顾昭靠在沙发上,自嘲一笑:“我知道,只能怪我自己。”

        简姝抿了抿唇:“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姝,现在我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你们在一起了。”顾昭的声音带笑,却无比惨淡。

        不可否认,他内心深处最痛苦的,不只是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像是小丑一样在许家外徘徊,被看轻,被不耻,被厌恶。

        更是因为,他真的没有任何理由了。

        只能看着她走远。

        简姝手放在栏杆上,轻声道:“他对我很好。”

        “小姝。”顾昭看着外面,目光涣散,“我后悔了,你之前问我有没有后悔过离开,我现在后悔了。”

        简姝闭上眼,吸了一口气,浅浅出声:“可是你也知道,回不去了。”

        顾昭笑:“是啊,回不去了。”

        当初是他抛下了他们,是他在她最需要胚陪伴的时候,没有在她身边。

        挂了电话,简姝站在阳台没有离开,看着远处的路灯,犹如层层点点的星光。

        人的一生,漫漫数十年,怎么可能没有遗憾的事。

        只能带着那些遗憾,更加努力的,过好以后。

        简姝出去时,鸡蛋羹已经做好了,傅时凛在窗边抽烟。

        听见脚步声,傅时凛转过头,淡声道:“吃吧,快凉了。”

        ……

        两天后,简姝接到了陈文光的电话,说他有时间,下午可以见一面。

        见面的地点约在一个心里咨询室。

        在路上时,简姝给傅时凛发了个消息,说她有点事会晚点回家。

        她没说去见陈教授了,怕记忆催眠的效果不理想。

        还是有结果了,再说比较好。

        简姝一下电梯,就看到那个咨询室,走过去敲了敲门。

        陈文光穿着白大褂从里面出来,笑着开口:“简小姐来了。”

        “陈教授。”

        “先进来吧。”陈文光带着她进了一间办公室,倒了一杯水过来,“这间咨询室是我朋友开的,他正好今天有点事,托我帮他看一会儿。”

        陈文光坐在她对面,双手交握着放在腿上:“我就直接问了,简小姐真的决定,再做一次记忆催眠吗?”

        简姝点头:“我想好了。”

        “方便问问,简小姐是为什么想做记忆催眠呢?”

        “‘铁链连环杀人案’凶手落网的事,陈教授应该听说了……”

        陈文光推了推眼镜,遗憾道:“对,我也没想到,竟然会是他。唉,好歹是同窗一场,说起来,也着实令人惋惜。”

        简姝摇了下头:“白长舟可能不是凶手。”

        “怎么说?”

        简姝呼了一口气:“他判刑后,我做了一个梦,好像看到他了,可凶手明明是戴了面具的,我觉得……那应该不是梦……”

        陈文光问:“除了这点,还有其他细节吗?”

        “没有,所以我想再做一次记忆催眠,看看能不能想起更多的。”

        陈文光笑了笑:“那简小姐今天来,傅队长知道吗,你的情况,如果要做的话,我觉得还是他陪在你身边比较好。”

        简姝道:“不用,我现在能自己调节情绪了。”

        “那我们开始了。”

        陈文光起身,放了钢琴纯音乐,低缓悠扬。

        简姝呼了一口气,走到椅子旁,双手不自觉的握紧。

        她自己可以的……

        陈文光看了眼茶几上没动过的水,坐在了她旁边:“简小姐要不喝点热水再开始?”

        简姝不好意思的开口:“不用了……我怕我紧张想上厕所……”

        陈文光微笑着,没有再多说什么,慢慢开始了催眠。

        又回到了十年前,还是一样的场景。

        简姝蜷缩着衣柜里,听着铁链碰撞在地上发出的刺耳声,看着凶手把编织袋的尸体里拖出来,再一步一步朝她走近……

        她用力捂着嘴巴,惊恐席卷了全身,令她无法动弹。

        凶手戴着小丑面具,缓缓朝她伸出了手。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凶手停下了动作,转过头。

        嘭的一声,门被撞开。

        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

        与此同时,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仿佛和刚才的敲门声一样急促。

        简姝呼吸重了几分,睫毛剧烈颤着,慢慢才意识到,手机铃声是从外界传来的。

        神识逐渐被拉了回来。

        她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手机还在重复响着。

        简姝嗓音有些干,讷讷出声:“陈教授,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陈文光抬手,示意她去接。

        简姝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见是傅队长打来的,缓和了一下呼吸,才接通。

        傅时凛嗓音低沉清冷:“你在哪里?”

        “我……在外面见一个朋友。”

        “我来接你。”

        简姝看了看一旁正在喝水的陈文光,道:“我这边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我完了给你打电话吧。”

        他缓声道:“我预约了餐厅,超过时间要重新排号。”

        简姝难得和他在外面吃一顿饭,闻言只是停顿了一秒:“那我把地址发你。”

        “好,在楼下等我。”

        挂了电话后,简姝对陈文光道:“陈教授不好意思,我们能不能改天,我……”

        陈文光放下水杯,笑容温和:“没关系,我都听到了,你们小情侣谈恋爱比较重要,反正我还要在这里停留几天,而且今天被打断了,重新进入状态也难,你回去好好休息,我们下次在继续。”

        简姝笑:“谢谢陈教授。”

        她收拾东西,离开前,陈文光叫住她:“简小姐,刚刚的催眠,你有想起什么吗?”

        “没什么异常的,还是和之前一样,要是时间再长一点,可能会有发现。”

        陈文光点头:“下次见。”

        出了电梯,简姝腿都还在发颤。

        她完全可以确定,白长舟不是凶手,刚才门被推开的那一秒,她看到他了。

        而且凶手朝她伸出手的那一刻,手上是没有戒指的。

        但上次的记忆催眠时,明明就有,也正是因为这点,才指向白长舟是凶手。

        两次回忆竟然是不同的场景,现在已经排除了白长舟的嫌疑,那……

        说明,上次是记忆催眠,是错误的!

        傅队长这段时间很忙,每天都要加班,饭基本都是她送去的,在抓到凶手前,他不可能有时间带她去餐厅吃饭,再者说,他也不会在明知道她有事的情况下,强行来接她……

        这些东西在瞬间杂乱的冲进脑海,简姝几乎是立刻察觉到问题,她根本没办法来得及整理,只能顺着傅队长的话说下去。

        楼下人来人往,可依旧无法冲散她盘旋在心里的恐惧与慌乱。

        十分钟后,黑色越野车停在她面前。

        简姝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黑色越野车,没有停留的离开。

        楼上,直到看不见那辆车的踪影,陈文光才拉上窗帘,取下眼镜,坐在沙发里,忽而笑出声。

        ……

        车开出一段距离后,才停下。

        傅时凛解开安全带,将简姝紧紧抱在怀里。

        隔着两层衣服,简姝都能感觉到他剧烈跳动的心脏,她动了动唇,声音轻颤:“傅队长,我……”

        傅时凛吻了下她眉心,紧绷的神色有所缓解:“没事就好。”

        半个小时前,孟远和周进的那边调查有了结果。

        白长舟和他妻子不是他们以为的是大学时才认识,而是从一家孤儿院出来的。

        只是被不同的家庭领养了。

        陈文光也是那个孤儿院的,只是和其他的孩子不同,他不停的被领养,再不停的被退回来。

        反复数十次后,他年纪已经大了,没有人再领养他。

        仿佛被遗忘了一般。

        他唯一的支撑,大概就是每个月收到的那两个朋友的书信。

        后来,他们相约考了同一所大学。

        最初,他们走到哪里都是三个人,相对白长舟的健谈风趣,他妻子的活泼开朗,陈文光显得自卑又敏感。

        到了第二年的时候,陈文光发现他们两人在一起了,他们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依旧走到哪里,都带着他。

        陈文光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开始远离他们,更加的封闭自己,也变得更加极端,没日没夜的看书学习,发誓要出人头地。

        那段时间,校园里经常发现流浪猫狗的尸体。

        等到毕业时,陈文光已经从当初那个说话唯唯诺诺不敢和人对视的穷学生,变成了温和有礼,言谈绅士的俊雅青年,并接到了高校的邀请。

        彻底和白长舟夫妇断绝了联系,他们的婚礼也没有参加。

        期间再发生了什么事,无人知晓。

        知道陈文光有问题后,傅时凛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简姝。

        孟远说,陈文光前几天到了云城。

        从上次做了记忆催眠开始,简姝一直都很信任他,又加上白长舟不是凶手,所以她一定会去找他,再做一次。

        他在给她打电话时,心脏狂跳,却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猜测和怀疑,怕陈文光听出破绽。

        好在,她没事。

        简姝哑声道:“傅队长,我又做了一次记忆催眠,这次,凶手没有戴戒指,而且……”她喉咙干的厉害,有种想哭的冲动,“应该是白长舟阻止了他。”

        白长舟救了她,却被她指证,送进了监狱,判了死刑。

        傅时凛轻轻抚着她的背,低声哄慰着。

        过了许久,简姝才从他怀里出来,眼睛红红的:“那凶手是……”

        傅时凛给她擦了擦唇角有些花了的口红印:“等抓到了再说。”

        这次,一定不会再让他逃掉。

        ……

        警局。

        傅时凛把简姝带到办公室,便去找了叶常林。

        叶常林最近也因为重新调查“铁链连环杀人案”这件事,愁得头发一把一把的掉。

        烟灰缸里的烟就没断过。

        听到敲门声,他定了定神:“进来。”

        傅时凛走到他对面,嗓音低冷:“叶局,凶手有线索了。”

        叶常林眼睛亮了亮:“抓到了?”

        “还没,需要确凿的证据还要走程序。”

        “又要走程序?他是……”

        “B市的最出名的心理医生,也属于警局特聘。”

        听到“警局特聘”这几个字时,叶常林差点疯了。

        之前一个白长舟,他已经废了很多时间和功夫去向上面解释,这次居然又来一个!

        叶常林又点了一支烟,神色有些凝重:“小傅,现在的局面你也清楚,证据和嫌疑人都是我们提上去的,已经被判了死刑,推翻重审,不只是警局,甚至……”

        “这次是我的失误,等凶手归案后,我引咎辞职。”

        叶常林先是惊了一瞬,又重重叹了一口气:“你辞什么职,要辞也该我。要怪只能怪凶手太狡猾了,把我们耍的团团转。”

        傅时凛抿了抿唇:“他不狡猾,也不至于十年前作案时,半点线索也没留下。”

        叶常林失笑,仿佛自言自语般喃喃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完美犯罪么。”

        “或许会有,但不管过多少年,只要犯了罪,就一定会有归案的那天。”

        “你尽快找到证据,最好能得到白长舟的口供,先把人抓回来再说。任何事,都有解决的办法。”

        傅时凛点头:“是。”

        等他离开后,叶常林从抽屉里摸出一张合照,上面两个年轻男人搭着肩,满头都是汗,手里拿着演习赛第一的奖杯。

        傅时凛父亲牺牲的时候,比他现在大不了几岁。

        但他们父子,都是一样的固执,死板,严肃,一样的有担当。

        这个社会,黑暗已经太多,总要有人寻着光明,负重前行。

        哪怕被家人不理解,被旁人抹黑谩骂。

        也始终不忘国旗下的宣言。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