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89章 我们会有自己的家。

第189章 我们会有自己的家。

        简姝一直都知道刑警这个职业危险,每次傅队长去出任务的时候,她都会担心的睡不着。

        可傅队长穿着警服,身姿笔挺,站在领奖台上时,却是那么耀眼,完全让人挪不开眼睛。

        她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为了她,甘愿放弃一身信仰与荣誉。

        虽然转岗那个事,最终是被叶局驳回的。

        但每每想起,她就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堵着似得。

        这么久以来,傅队长为她付出太多了。

        许蕴没再说什么,只是把之前让傅时凛去拿的那个盒子推到她面前:“既然他认定你了,那就好好过吧。之后的事你们自己商量,有消息通知我一声就行。”

        许蕴常年住在寒山寺,几乎已经不问世事,这次要不是许老爷子八十大寿,她也不会回来。

        她这一生,其实活的很失败,为女不孝,为母不慈。

        不论是哪个,都没有尽到半点责任。

        许蕴起身:“我先走了,你就在这里等他吧。”

        简姝本来还呆呆在看那个首饰盒,闻言连忙站起来:“许伯母,我……”

        “有时间让他带你来寺里住住,那个地方清静。”

        许蕴走后,简姝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羊脂玉的手镯。

        她正看的出神,门被推开。

        傅时凛坐在她旁边,视线放在手镯上:“我母亲给你的?”

        简姝轻轻点头。

        傅时凛笑了下,拿过手镯给她戴上,声音低低的:“很漂亮。”

        “这个东西会不会太贵重了啊,要不我还是还给她吧?”

        这次来,傅队长说,只是外公过生日而已,她也没想那么多,就没给家里其他人买礼物,哪知道傅队长母亲反倒送了她一个,难免会觉得不好意思。

        “送了你,就是你的。”傅时凛牵着她的手,“走了,下楼。”

        简姝没再纠结要不要把手镯还回去的问题,偏头问道:“许爷爷怎么样了,气消了吗?”

        “差不多。”

        楼下,许老爷子脸色虽然还有些绷,但比之前气头上那会儿好了太多。

        正在和来的宾客说话。

        许远征和一个面色憔悴的女人站在身侧。应该是许意的母亲。

        没有看到顾昭的身影。

        简姝和傅时凛下来的时候,正在和许老爷子聊天的人好奇的问着:“许老,那是哪家的啊,怎么之前从来没见到过?”

        许老爷子瞥了一眼,语气隐隐带了丝自豪:“我外孙,是警察,平时工作忙,没怎么露过脸,这次好不容易才把他请回来。”

        对方似乎有些诧异:“警察?”

        “对啊,据说当年他念警校留下的记录,现在都没人能打破,次次搞训练也是第一,每年警局的颁奖典礼他都是拿奖拿最多的,家里都快放不下了,他们领导隔三差五就给我打电话表扬他,说他是整个警界的楷模,都是小事小事,不值得一提。”

        对方:“……”

        一直听闻许老爷子因为女婿牺牲的事,对警察存有偏见,今天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啊。

        许意在旁边听的忍不住笑,平时最不满意表哥做警察的人是他,现在拿出来吹嘘的人又是他。

        “那他结婚了吗?”

        “快了快了,旁边那个就是他女朋友,漂亮吧。”

        对方看了看,撇了下嘴:“那是个女明星吧,我是说看上去有些眼熟……”

        许老爷子不满道:“女明星怎么了,任何职业都应该被尊重。”

        对方可能也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太对,打着哈哈把这个话题绕走了。

        他们长辈在那边说话,傅时凛和简姝也没过去打扰。

        这时候,季承北端了一杯酒过来:“小嫂子,上次是我不对,我自罚一杯。”

        简姝:“……”

        她还没从这奇异的称呼中反应过来,季承北就已经一口饮酒下杯子里的香槟。

        他喝完后,本以为能得到原谅,谁知道傅时凛手却放在一旁的吧台上,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抚着酒杯。

        季承北咬牙,又拿了一杯。

        傅时凛的手依旧没收回来,神情闲淡的站着。

        他正要去拿第三杯的时候,简姝小声开口:“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在……道歉。”

        简姝还是有些不明所以:“我们有什么矛盾吗。”

        季承北松了一口气,看向对面的男人:“傅老大,你看小嫂子这完全都忘了这件事,说明根本没放在心上,我……”

        傅时凛不冷不淡的眼神扫了过来,季承北忙道:“……喝喝喝,我喝还不行吗!”

        等他又喝下一杯的时候,傅时凛手终于从吧台上收了回来。

        季承北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沈止跟周豫南一同走近,看着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季承北,表示同情。

        打过招呼后,周豫南道:“现在去跟许老爷子聊天的,全是听他说你在警局有多厉害,抓了多少犯人,立了多少功。”

        傅时凛:“……”

        季承北咳了一声,知道拍马屁的时间到了:“我们傅老大的光辉事迹,那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现在时间有限,只能寥寥几句,还真是为难他老人家了。”

        他们几人一人一句,就跟说相声似得。

        虽然吵吵闹闹,但看的出来关系很好。

        简姝站在旁边,唇角一直挂着笑。

        她甚至有点能想到,傅队长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去哪儿都有这么一群好兄弟跟着,一定很有意思。

        寿宴结束时,宾客陆陆续续走了。

        许老爷子让人单独把简姝叫了过去。

        傅时凛揉了揉她头发:“去吧,没事,我在这里等你。”

        书房里。

        许老爷子重重叹了一口气:“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这也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都怪他舅舅太混账了!”

        简姝很赞同最后一句,克制着没有随之点头。

        “小姑娘,我问问你,你觉得顾昭是个什么样的人?”

        简姝抿了下唇,缓缓出声:“他才到我家时,只有八岁,很孤僻,不爱说话……他学习成绩很好,经常被老师表扬,对我很好,对我父母也很好……”

        许老爷子静静道:“他当初还是选择离开了你们。”

        “我曾经也因为这个一直耿耿于怀,但他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我们不能替他做决定,也留不住他。”

        后来,她也就释怀了。

        说到底,她也没有资格去强行把他困在那个小地方,顾昭现在发展的,比以前好了千倍,万倍。

        许老爷子默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我查过他,他在回云城之后,没有借住他父亲的关系,仅仅用了两周时间,就让几家老工厂商户破产倒闭,手段雷厉风行,你知道这件事吗?”

        简姝愣了一下,摇头:“我没听说过……”

        “罢了。”许老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隔了许久才又说,“这些人终归都是上一辈的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你先回去吧。”

        简姝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几步,回过头道:“许爷爷,虽然我不知道曾经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也没办法去评论谁对谁错,但是顾昭的母亲……付出了自己的一生。”

        说完后,她朝许老爷子微微弯腰,转身离开。

        许老爷子神色更凝重了一些,当初他提出只要对外宣称顾昭是许远征和妻子遗落在外的孩子,就可以让他回许家时,却被拒绝了。

        他有些意外,本以为顾昭为了进许家能不折手段。

        也是因为这一点,他才重新考虑了这件事。

        顾昭虽然在很多地方让他不满意,但的确是一个重感情的孩子。

        简姝出了书房,就看到不远处的许远征。

        尽管知道他是傅队长的舅舅,她也没法用平常心态,喊出许伯伯或是其他什么。

        相信许远征应该和她是同样的想法,谁也没想到,他们到最后会成为一家人。

        这场尴尬的会面,是许远征先打破:“你和傅时凛什么时候认识的?”

        “十年前。”

        简姝本来想趁机挖苦他两句,说是他带顾昭走的那一天,想了想又算了。

        许远征大概是没料到他们竟然在这么早之前就认识了,沉默了一阵,本来还想说什么,视线却不经意落在她手腕的镯子上,太阳穴又抽了两下:“顾昭今晚心情很不好,如果……你还把他当哥哥的话,就给他打个电话。”

        说完就快步离开了。

        简姝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往外走。

        其实她一直没想明白,许意二十二三的样子,顾昭却已经二十八。

        她之前偷偷在傅队长那里打听了一下,许远征结婚第二年就有了许意,应该不是婚后出轨。

        那些陈年旧事,具体的细节,可能只有许远征自己知道了。

        简姝走下楼,便见到傅队长靠在墙边等她,薄唇间咬着一根烟,火光衬得他冷峻的五官柔和了几分。

        她翘起唇角,走了过去。

        傅时凛掸了掸烟灰:“说完了?”

        简姝点头,声音轻轻的:“我们走吧……要跟你母亲说一声吗,我刚刚没有见到她。”

        许意母亲那边,很排斥顾昭,她作为顾昭的妹妹,还是不要去的好,免得让她看了心烦。

        “不用,她已经走了。”

        “她之前跟我说,让你有时间带我去寺里住,她……”

        傅时凛缓声解释道:“她在寒山寺清修,常年住在那里。”

        简姝想起许蕴之前的那些话,道:“她一定很爱你父亲。”

        傅时凛淡笑着嗯了声,把烟头碾灭,牵着她的手离开。

        回去的路上,简姝趴在窗户边,任由冷风吹乱头发。

        如果顾昭最终能回到许家,她应该是为他开心的,许远征再怎么不济,也是他的亲生父亲。

        有个家,胜过所有。

        车停在路边,傅时凛点了一支烟,低声问她:“在想什么?”

        简姝收回思绪,也没隐瞒:“我在想,顾昭真的能回去的话,不论如何,他终于能回家了。”

        傅时凛黑眸沉了几分,知道她真正的意思是什么,从她父母离开以后,她便一直压抑着自己。

        他伸手给她理着被风吹乱的发丝:“简姝。”

        “啊?”

        “家,我也能给你。”

        这句话来的猝不及防,简姝怔了几秒后,红了眼眶。

        傅时凛解开安全带,偏过身吻在她湿润的眼角,嗓音低沉磁性:“我们会有自己的家。”

        这一句,胜过万千情话。

        简姝抱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怀里,哽咽的点头。

        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傅队长,能一眼看出来她在想什么。

        她太想,有个家了。

        傅时凛手轻轻抚着她后背:“乖,回家了。”

        简姝抱着他不撒手。

        男人低低的笑:“我忍了一晚上,你再不松手,就在这儿来一次。”

        简姝眼泪瞬间收了回去,手忙脚乱的坐回位置里,眼睛到处看了看:“这里人有点多,要不……换个地方?”

        傅时凛闻言,喉结剧烈滚动,把跃跃欲试的女孩摁了回来,嗓音哑了不少:“坐好,回家。”

        简姝眨了眨眼睛,她是真的挺想试试的……

        门一开,小家伙就窜了出来。

        简姝抱着他,看了看空了的碗,添了粮和水,这又才把他放下去。

        转过的时候,正好看见傅队长随手解了领带扔在沙发里。

        动作随意又透着野性,又帅又man。

        简姝舔了舔唇,扑了过去。

        傅时凛稳稳接住她,勾了勾唇:“回房间还是在这里?”

        以往她从来不肯在客厅,每每都觉得一转头,就能看到小家伙站在地上,歪着小脑袋一脸好奇不解的看着他们。

        今天看到他穿西装,之前又在他的房间擦枪走火,刺激是以往的几倍。

        简姝也想换个新环境,小手把他的衬衣从西裤里拽出来,眼睛水汪汪的:“就在这里……”

        “好。”

        傅时凛抱起她,压在了沙发里,吻也随之落下。

        简姝柔软的手指,一颗一颗解着他衬衣的纽扣,气息不匀的说:“傅队长,你要是去做商人,应该也很厉害……”

        傅时凛含着她的耳垂,大掌在她腰线游移,音线沉哑:“我做什么都很厉害。”

        几分钟后,简姝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的确是做什么都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