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88章 想在这里试试?

第188章 想在这里试试?

        简姝跟着傅时凛进去的时候,没有在客厅里看到许远征,也没有看到顾昭。

        先是许意眼尖发现他们,对许老爷子和许蕴道:“爷爷,姑姑,表哥来了。”

        几人都随即看了过去。

        傅时凛在他们面前站定:“外公,母亲。”

        简姝又开始紧张,结结巴巴的跟着喊了一声:“许董事长,许夫人……”

        许老爷子一派和蔼:“叫的这么生疏做什么,跟他一样,叫外公就行了。”

        他早就想见见能让脾气又臭又硬的傅时凛两次来找他帮忙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样了,真人比照片漂亮多了。

        两人站在一起,果真是郎才女貌。

        如果能早点抱重孙子的话,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简姝闻言,脸红了红,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那么叫,于是换了个称呼:“许爷爷,许伯母。”

        相比许老爷子的和颜悦色来说,许蕴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傅时凛把东西放在茶几上:“这是简姝给您买的茶。”

        许老爷子闻言,稍显意外,大概是没料到她第一次买东西,就能送到点子上,笑着点头:“好好好,我就爱这口,小姑娘有心了。”

        简姝道:“许爷爷喜欢就好。”

        她这会儿真的感谢沈行。

        投其所好准没错。

        傅时凛牵住她已经汗涔涔的手,虽然没说什么,却仿佛给了她无形的力量。

        许蕴喝了一口茶才缓缓开口:“坐吧,别站着了。”

        他们坐下后,立即有佣人过来添茶。

        许老爷子问:“小姑娘是做什么工作的?”

        许意抢答道:“简姝姐姐是艺人,现在最火的明星!”

        上次傅时凛找许老爷子撤热搜的时候,他就料到简姝大概是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平心来说,艺人这个职业,他不太喜欢,圈子太乱了,但跟女警察比起来,还是好太多了。

        他可不想家里又多一个警察。

        能把他气死。

        而且傅时凛到了这个年纪,他已经不挑了。

        许意回答了,简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跟着点头应和。

        许老爷子又问:“那你平时工作很忙吧?”

        “有……有一点,要拍戏的时候比较忙,其他时候都还好……”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

        这话题跳跃的太快,简姝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傅时凛嗓音淡淡,替她回答:“还早。”

        许老爷子语重心长的说教:“我已经大半个身子都埋土里了,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抱重孙子,还早是个什么时候。”

        许意道:“爷爷,你别着急嘛,这种事要顺其自然,更何况表哥和简姝姐姐都还没结婚呢,你这也太快了。”

        “对对对。”许老爷子拍了拍脑袋,“我差点忘了,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

        “外公。”

        沉沉的两个字,瞬间让许老爷子冷静了一点。

        他差点忘了,之前叫傅时凛来的时候,就答应过不在今天谈这件事的。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

        这时候,许蕴道:“我房间床头柜上有一个首饰盒,你去帮我拿下来。”

        话是对傅时凛说的,任谁都能知道她是有意支开他。

        傅时凛薄唇微抿,看向简姝,她朝他笑了笑,表示自己能应付。

        他起身:“我很快回来。”

        许意小声开口:“呃,我……”用不用也离开?

        “宾客都到的差不多了,去把你母亲叫下来,她总不能一直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哦哦哦,好。”

        等他们上楼后,许蕴收回视线,无波无澜的看着简姝,一字一句:“你和他在一起,就要做好守寡的准备。”

        简姝万万没想到,她把傅队长支走,要说的竟然是这个,顿时愣在了原地。

        许老爷子脸色没之前好了,不满开口:“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许蕴道:“实话而已,提前看清楚,总比以后后悔要好。”

        “那你是后悔了?早干嘛去了!我和你母亲拉都拉不住你!”

        许蕴没了声音。

        简姝觉得,这个气氛有点不对,想说点什么打断他们,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下一秒,许远征从外面进来,看到简姝时,以为是顾昭叫她来的,眉头狠狠皱起,不悦出声:“你——”

        “你什么你,宾客都来的差不多了,你们夫妻一个不下楼,一个到最后才出现,早知如此,这个寿宴还办什么办!”

        许老爷子本来就在气头上,这会儿许远征正好往枪口撞,逮着就是一顿骂。

        许远征:“……”

        “小姝?”顾昭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简姝抿了抿唇,站了起来。

        该来的还是来了。

        顾昭开始还以为自己是认错人,等看清楚时,脸色当即大变,快步上前,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他不会傻到以为许老爷子把简姝叫来是作客的,他知道许家人不喜欢他,这样做,只可能是威胁。

        心里又急又怒。

        他这个举动,引得许蕴也看了过去。

        许老爷子没太明白:“你们认识?”

        简姝张了张嘴:“他是我……”哥哥两个字,在喉咙里,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他和简姝是兄妹,没有血缘关系。”傅时凛的声音不冷不淡响起,将人拉到了自己身旁。

        许老爷子左右看了看,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荒唐,你们简直是荒唐!”

        “爷爷……”许意怕他气翻过去,赶紧去给他顺气,又去包里找药。

        “吃什么吃,我迟早得被这一家老小给气死!”说完,杵着拐杖怒气冲冲的上楼了。

        简姝想要说什么,却被傅时凛握住手,示意她没事。

        许蕴跟着起身:“我上去看看。”又对许意道,“意意,你招呼一下客人。”

        许意连忙点头。

        等他们一前一后上了楼后,许远征才看着傅时凛,又看了看他旁边的简姝,皱眉道:“你难得回来一次,就把你外公气成这样,你到底……”

        许意嘟囔着:“不是你气的吗,关表哥什么事。”

        许远征本来最近就因为让顾昭进许家,以及东山区要善后的一系列事情头疼,这会儿又遇到这种情况,太阳穴不住的抽着:“你母亲呢。”

        “楼上。”

        “你没去叫她?”

        “叫了,她不下来。”

        许意说完后,瞥了顾昭一眼。

        这个和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这会儿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她母亲的原话是,“你告诉你父亲,今天有那个私生子,就没我。”

        许远征不想再管这里的事,上楼了。

        许意看眼睛转了转,感觉这里也不需要她,去招呼客人了。

        顾昭立在原地,原本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

        他这辈子,哪怕是曾被人踩在脚下嘲笑,哪怕是许远征曾居高临下的站在他面前,告诉他,只有跟他离开那个家,他才有资格挺起胸膛说话时,都没感觉受到灭顶的侮辱,却在此时席卷了他全身。

        傅时凛是不是一直把他当傻子看待?看着他拼了命想进许家,看着他以他养不起小姝的理由,来阻止他们在一起?

        顾昭上前了一步,脸色阴沉冷鸷。

        简姝立即挡在他们中间,神色平静的开口:“我也知道,本来打算告诉你的,但没想好怎么说。”

        “所以你们是合起来看我笑话?”

        “你为什么就不能明白,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原因,怪不了任何人。”

        顾昭自嘲的勾唇:“是啊,我自己的原因,是我一直不自量力。”

        简姝还想要说什么,去被傅时凛拉了回去,他冷声道:“你和许家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也跟简姝没有关系,谁都不欠你。”

        说完,牵着简姝的手往楼上走。

        简姝本来以为傅队长是要带着他去找许老爷子解释的,没想到却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

        傅时凛摁开墙上的灯,缓声说:“楼下太吵了,在这儿休息下。”

        简姝四下看了看,看到书架上摆放的都是模型枪支,长的短的,各式各样的都有,还有不少奖状和奖杯,和警局的有所不同,应该是从小到大得的。

        她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过去,视线最后落在架子上的相框。

        照片上有一个穿着警服戴着警帽的男人,五官冷硬,不苟言笑,和傅队长很像,旁边的女人很漂亮,眉眼弯起,笑容甜蜜。

        中间的小孩子应该五六岁的样子,脸上肉乎乎的,可爱的不行。

        简姝唇角扬起,刚回过头想说他小时候怎么这么可爱,就被人环住腰,压在了旁边的床上。

        这里虽然很长时间没人住,但佣人每天都在打扫。

        床褥里,是一股清新的洗衣液的味道。

        简姝问:“这是你的房间吗?”

        傅时凛吻着她唇角,轻轻嗯了一声。

        “那你放开,我还没好好参观一下呢,我刚刚看到你小时候的照片,真的好……”

        可爱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唇舌就被堵住。

        傅时凛本来不想弄花她口红,却又实在不想她的注意力,在那上面。

        简姝没两三下就被亲的晕头转向,又加上这是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还是他从小到大住的地方,一股小小的刺激感,莫名升了上来。

        傅时凛最终还是放开她,双手撑在她身侧,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薄唇贴着她耳廓,嗓音沉哑带笑:“想在这里试试?”

        简姝脸瞬间红了。

        “我也想。”

        她浑身都开始发烫。

        傅时凛把她抱了起来:“下次,今天不合适。”

        简姝言不由衷的反驳:“明明是你想,我没有!”

        男人低低的笑出声,给她理了理压得凌乱的头发:“好,只是我想。”

        他越是这样说,简姝越是羞得想踹他,她刚刚差点就忘乎所以了。

        一想到楼下还有那么多人……

        就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过了会儿,简姝问:“你外公是不是很生气啊,我们要不要去跟他道个歉?”

        傅时凛松了松领带,单手往后撑在床上:“没事,他就是这样,气过就好了。”

        “那顾昭那边……”

        今天来这里,简姝便已经提前想好了所有可能。

        “他既然默认顾昭来,就已经说明打算认他了。”

        简姝默了一瞬,今晚的情况她也看到了,顾昭的到来,让许家人都很不开心,尤其是许意的母亲。

        傅时凛揉了揉她的头发:“别想那么多,那是他们该解决的事。”

        “可……”

        “真想来一次?”

        简姝立马闭嘴了。

        很快,敲门声响起。

        傅时凛起身,低声道:“在这儿等我。”

        简姝点头:“你去吧。”

        门外,许蕴神情冷淡的站着。

        “你外公叫你去一趟。”

        傅时凛抿了下唇:“母亲,那些事和她无关,她才知道。”

        许蕴道:“这是你舅舅的家事,我不管。”

        傅时凛笑了下,走了两步,又回过头:“这辈子,我只要她。”

        “这是你的想法,她呢?”

        “一样。”

        见他回答的这么肯定,许蕴似乎无声扬了下唇,继而淡声道:“去吧。”

        等傅时凛走后,许蕴才推开门。

        简姝趁着这个空隙,补好了口红,把床理了理,坐到了沙发上。

        见许蕴进来,她连忙站起来:“许伯母……”

        许蕴坐在她对面:“坐吧。”

        简姝手放在膝上,有些紧张的握在一起。

        “刚才在楼下的那个问题,你还没回答我。”

        听到她的声音,简姝抬起头,抿起嘴角,沉默了一瞬,严肃郑重的开口:“我永远支持他去做想做的事,他的信仰,他的信念,他的坚守,我都支持,不论结果如何。”

        “我也曾经,和你说过相同的话。”

        简姝之前只知道傅队长家里不同意他做警察,却没详细问,但今天在楼下从许老爷子和许夫人的对话里,她基本能猜出来,傅队长的父亲,大约是……牺牲了。

        许蕴又道:“不过你比我幸运,我之前听叶局说,他准备转岗了,调去后勤。”

        叶局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几乎是暴跳如雷。

        简姝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以为她是在表示不满,毕竟自己当初听到这件事的时候,都觉得连累了他:“我找时间跟他说说,后勤……”

        “后勤没什么不好,至少不用成天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