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87章 我有一个朋友

第187章 我有一个朋友

        孟远在外面办完事回来,看见一个人影抱膝蹲在警局门口,拿了根树枝,有一搭没一搭的戳着地面。

        他看的好奇,走近了几步。

        简姝戴着帽子,垂着头,脸上的情绪被遮去了一大半。

        孟远蹲在她旁边,瞅了瞅她戳的那个地方:“你干嘛呢?”

        “走神。”

        “看出来了……”

        孟远咳了声:“怎么不进去?跟傅队吵架了?”

        简姝的声音闷闷的:“不是。”

        “那是怎么了?”

        简姝拿树枝的手顿了顿,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过了一会儿,她才总结道:“我有一个朋友——”

        她才刚开口,孟远就给了她一个“我明白”“我了解”“你那个朋友就是你自己的眼神”。

        简姝:“……”

        “诶诶诶,你继续说啊,我一定做你最忠实的观众……不对,听众。”

        简姝戳着地面,才又道:“就我有一个朋友吧,她最近发现,她的男朋友,和她的……最重要的一个亲戚,好像是表兄弟来着。”

        她没说是哥哥,怕孟远直接听出来,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她。

        孟远听的很认真:“然后呢?”

        “那个很重要的亲戚,其实和我朋友,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从小一起长大,和一家人也差不多。我朋友的那个亲戚,在很多年前,跟他有钱的亲生父亲走了……”

        简姝把大致的背景简单的说了一遍,孟远听的津津有味的同时,帮她分析道:“那你……那个朋友,现在是因为她男朋友,没有把和他和那个很重要的亲戚之间的关系告诉你朋友,而生气吗?”

        “也不是说生气,就感觉一直被瞒着,而且他明明都知道,却不说……”

        “其实我听了听啊,你们这个人物关系挺复杂的,也不是那么一两句能说清楚的事,说不定是你……那个朋友的男朋友,也没想好该怎么跟你朋友解释呢。”

        简姝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

        孟远道:“我还有点事儿,一起进去吧?”

        “你先去吧,傅队长应该在忙,我现在进去说不定会打扰他。”

        “那行。”

        孟远起身往里走了几步,还在回味她刚刚那个故事。

        简姝嘴里的那个朋友是她肯定是毋庸置疑的,那她那个跟有钱的亲生父亲走了的很重要的亲戚,肯定就是顾昭了。

        等等!

        顾昭是许远征的私生子啊!

        那他和傅队是表兄弟的话——

        孟远脚下一滑,差点给歪了。

        ……

        办公室。

        傅队长挂了许意的电话,本来要给简姝打过去,但刚好其他事打扰,就给耽搁了。

        直到孟远来敲门。

        “傅……傅队……”

        傅时凛抬眼:“怎么?”

        孟远小心翼翼端了一杯咖啡进来,大有一副讨好的味道:“这是局里新采购的,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他简直不能想象,平时跟着他们一起风里来雨里去,甚至比他们更能吃苦的人,竟然是云城首屈一指的富家少爷。

        这实在太惊悚了。

        而且……也实在太令人佩服。

        傅时凛道:“我早上喝了。”

        “哦哦哦,那你饿了吗,我看周进家里给他寄了点特产,我去给你……”

        傅时凛打断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今天的孟远似乎格外的……殷勤。

        听见他厉了声音,孟远立即站直:“那什么……简姝蹲外边呢。”

        傅时凛不动声色皱了下眉,看了眼电脑上还没打完,立即要交的报告。

        孟远察言观色的本事也十分厉害,当即冲了过去:“傅队,我来我来,你去忙吧。”

        傅时凛起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他:“你怎么了?”

        “没没没,傅队你放心,我永远都是你最忠实的粉丝!会永远支持你!”

        傅时凛:“……”

        他出去时,简姝还蹲在地上,脚似乎有些麻了,却不愿意起来,正伸手锤着。

        傅时凛走过去,单膝取下,蹲在她面前。

        前方人影罩下,简姝下意识抬头,随即瘪嘴:“孟远那个大嘴巴。”

        “在这里做什么。”

        “看蚂蚁搬家。”

        傅时凛瞥了一眼,拉住她的手腕,让她坐在自己屈起的那条腿上,另一条腿跪在地上,支撑力道。

        简姝猝不及防,下意识搂住他的脖子:“你干什么?”

        男人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人轻轻给她捏着小腿,嗓音低低传来:“不是脚麻了么。”

        警局外本就是一条街,又加上是下班时间,路过的人不少。

        他们这个姿势,难免不引人注目讨论,还伴随着羡慕的笑声。

        简姝捂着自己发烫的脸,小声在他耳边道:“好啦,不麻了,我们别在这儿了。”

        傅时凛站起来,似乎一点都没被周遭的嘈杂所影响,扶住她的胳膊:“还能走吗。”

        简姝胡乱点着头,拉着他的手就往警局里面走。

        大厅里几颗脑袋本来汇聚在一起偷偷看着外面,见他们进来,又连忙散开,假装无事,各做各的去了。

        简姝一言不发的把傅时凛拉进了办公室,关上门和百叶窗,让他坐在沙发里,自己坐在茶几上,和他面对面。

        “现在说吧。”

        傅时凛把她有些挡视线的帽子取了下来放在旁边,声音缓而慢:“对不起。”

        “我不是……要听这个。”简姝本来是气势汹汹的来算账的,谁知道他这三个字一出来,她就偃旗息鼓了,鼓了鼓腮帮子,重新开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有一段时间了,我不常回去,所以不太清楚家里的状况。”

        “那……顾昭知道吗。”

        傅时凛道:“应该不知道。”

        简姝点了点头:“也是。”

        顾昭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成天以傅队长养不起她这个借口来阻止她们在一起了。

        见她低着头不再说话,傅时凛舔了下薄唇,正要开口,简姝忽然抬眼:“说起来,那个手表的代言,是你帮我联系的吗?”

        她的手表戴了才几天,代言就找上她了。

        而且各方面条件都给她签的是最好的,MR还给她介绍了不少好资源。

        现在回头看看,真的是匪夷所思。

        难怪蒋均当时说的漏洞百出,一会儿说她是去门店购买,工作人员看她合适,一会儿又说工作人员是她粉丝,极力推荐她。

        简姝想着,觉得有些泄气,之前她还高兴了很长一段时间,以为有钱可以养傅队长了。

        没想到,却是一直被他养着。

        傅时凛环住她的腰,将她拉到怀里,嗓音低沉磁性:“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简姝道,“你让我跟你回家,不就是想告诉我这件事么,只是……今天刚好遇见了许意和蒋总……对了,顾昭是许意的亲哥哥吗?”

        “嗯。”

        “那他们的父亲是……你舅舅?”

        也就是许远征。

        傅时凛轻笑了下:“季承北说,你那次差点和他打起来了?”

        本来简姝还因为许远征是傅队长的舅舅,有点发愁的,这会儿听到他这么说,脸顿时有些红,结结巴巴的回答着:“我……我哪有,就是和他呛了几句,不过也不是那一次,前段时间他找过我,又……”

        反正她和许远征说话,从来都是挑最狠的,最能戳他痛处的地方说的。

        也从来没有掩饰自己的讨厌和敌意。

        许远征应该也非常不喜欢她。

        傅时凛看出她的担心,手抚着她的头发:“没事,他和我外公也经常吵架。”

        “那……我和你外公是站在同一边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傅时凛笑着嗯了声:“他会很喜欢你的。”

        “因为我也和许远……你舅舅不对盘吗。”

        “不是,他总觉得我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

        简姝闻言,极其赞同的点头:“我也觉得,除了我还有谁能忍受得了你这个臭脾气。”

        傅时凛勾唇,除了她,他也没打算再找其他的。

        ……

        接连几天的时间里,傅队长都特别忙,一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

        简姝知道,他在重新调查“铁链连环杀人案”。

        她私下里又联系了陈教授一次,陈教授说他还有一点工作没有处理好,晚点再联系她。

        很快,就到了周六。

        采访比预期时间长了一点,等做完已经是下午两点。

        简姝顺便换上了自己带的衣服,让化妆师再给她重新弄弄妆和造型。

        在化妆的时间,简姝握着自己,几次想要给顾昭发消息,打出的字又删了。

        她现在终于明白,傅队长明知道和顾昭的关系,却没有告诉她的心情。

        这个事,换谁来说,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化妆师道:“好了。”

        简姝抬头看了看镜子,今天是去傅队长外公的寿宴,要见那么多他家里的长辈,她选得裙子从颜色到款式,都大方得体,妆容也不夸张。

        她看了看时间,快五点了。

        此时,傅队长的电话打了进来:“结束了么?”

        “好了,我来警局找你吗。”

        “不用,下楼就行。”

        简姝闻言,唇角忍不住翘起:“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傅时凛道:“出门前看了看你手机上的行程。”

        “那你等等,我马上下来。”

        简姝收起电话,朝方方和化妆师挥手:“我先走了,你们也快回家吧。”

        她的速度快到,两人完全没反应过来。

        简姝一下楼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黑色越野车,拉开车门钻了上去。

        傅时凛左手随意搭在车窗上,薄唇间松松垮垮咬着一支烟,见她来,把剩了一半的烟碾灭,拧开旁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口。

        简姝偏头看着他,眼睛亮亮的。

        “怎么了?”男人的低沉磁哑。

        “就觉得……你今天特别好看。”

        傅队长平时的衣服,基本都是休闲的,出任务行动什么都方便,可他今天却穿的是一身西装。

        她从没见过的。

        最简单的白衬衣,黑西装,禁欲又清冷,五官俊美沉俦,令人移不开眼睛。

        完完全全看不出来是个刑警队长,说是霸道总裁也不为过。

        傅时凛勾了勾唇,替她把安全带系好:“晚上回家慢慢看?”

        虽然这句话他说的特别正经,但简姝耳朵却开始发烫,不用想都知道他指的“回家慢慢看”是什么意思。

        她把窗子降下来一点,试图吹散脸上的燥热:“走了走了。”

        一个小时后,车缓缓驶进许家大宅。

        院落里,已经停了不少车,泳池旁人影绰绰,都是些商政名流。

        这一年来,简姝也参加不少酒会,算是见惯了大场面,可现在却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车行驶进大门,便有佣人上前,恭敬的唤了声:“傅少爷。”

        傅时凛下车,把钥匙给他,去开副驾驶的门,朝她伸出手。

        简姝把手放在他掌心里,逐渐平静下来,走了两步又道:“啊……东西还在车里忘了拿。”

        傅时凛道:“我拿了。”

        她买的茶叶,他准备的礼物,都带着的。

        简姝这才呼了一口气,越往里面走,越忐忑。

        傅时凛扣着她发汗的手:“不用怕,有我在。”

        “不是……我在想,万一等下我和你舅舅又吵起来了怎么办,不过我一定会努力克制我自己的……”

        傅时凛笑:“不用克制,吃亏的是他。”

        “这倒也是,反正他吵不赢我……”

        而且今天来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客人,许远征是绝对拉不下那个脸来和她吵的。

        简姝发现,和傅队长说了几句后,她好像没那么紧张了。

        一路上佣人看见傅时凛都微微俯身,显然认识他。

        相对那些佣人来说,其他的宾客却完全不知道他是谁。

        一时间,人群中爆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最多的大概是这样的对话:“那是哪家的公子,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太帅了吧!”

        客厅里,许老爷子被逼着穿了一身喜庆的衣服,正别扭的坐在沙发里。

        但看的出来,还是开心的。

        他旁边的许意笑眯眯的和她母亲收着礼物,另一侧单人沙发上,坐着一个神情淡漠,穿着素雅,手握佛珠的中年女人。

        她坐在那里,安静冷然到了极点。

        仿佛与这热闹喧嚣的地方,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