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86章 我想再做一次记忆催眠。

第186章 我想再做一次记忆催眠。

        傅时凛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问她:“为什么?”

        简姝摇着头,失笑道:“我大概是疯了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错觉……”

        太荒唐,太不可思议了。

        傅时凛把她牵到沙发前坐下,单膝屈下蹲在她面前,长指轻轻抚着她的侧脸:“简姝,你听我说,那应该不是错觉。”

        简姝愕然的看着他:“什……什么意思?”

        孟远说的对,简姝作为幸存者,是唯一一个真正和凶手接触过的人,没人比她更清楚凶手的特征。

        瞒不住她的。

        “白长舟他,的确不是凶手。”

        “可是……可是……”

        傅时凛知道她要说什么,安抚住她的情绪,低声道:“是我错了,是我从一开始的调查方向错了。”

        或者应该说,他们一直都在被真正的凶手牵着走。

        他们所查到的,了解到的,全是凶手想让他们看到的。

        简姝摇头,这不能怪他,是她察觉到白长舟可能是凶手告诉她,他们才会朝白长舟身上查。

        “可如果白长舟不是凶手的话,他为什么不否认?”

        “我去问过,他不肯说。”

        简姝闭了闭眼,指尖颤着,无法想象,因为她,把一个无辜的人送入监狱,判了死刑。

        “都怪我……都怪我……”

        傅时凛握住她冰凉的手,沉声道:“简姝,这不怪你,白长舟一直在默认凶手的所作所为,在一定程度上,现在的局势是他自己配合运作完成的。”

        简姝脑子里一团乱,越来越觉得刚才那好像不是梦,仿佛是记忆残缺的一部分。

        傅时凛将她抱在怀里,吻了吻她发心:“别担心,会有结果的。”

        后半夜,简姝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白长舟的面容似乎更清晰了些,清俊温雅。

        简姝记得,白长舟似乎眉眼唇角总是带笑,就连被判刑送往监狱那天,他也是这样。

        她一直以为他是伪装的太好。

        从知道白长舟是刻意接近她开始,再加上记忆催眠所看到的那些画面,她便乱了方寸,执拗的觉得他就是凶手,从内心恐惧排斥着他的靠近。

        而且他也是真真正正的救过她,两次。

        她却全部忽视了那些。

        拍摄杂志的空隙,简姝坐在位置上,任由化妆师给自己倒腾。

        简姝望着镜子,有些出神。

        等杂志拍完后,她去换了衣服,却没有立即离开,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对方很快接通,温和的问道:“简小姐,有什么事吗?”

        “陈教授,我……”简姝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陈文光应该也是听出了她话里的为难,笑着说:“不着急,简小姐慢慢说。”

        简姝这次停顿了许久,听筒里只能听到她静静的呼吸声,她缓缓道:“陈教授,我想再做一次记忆催眠。”

        记忆催眠国内很少能有心理医生完成,而且她不信任其他人。

        只能找他了。

        陈文光那边起身,打开了窗帘:“我方便问问,简小姐为什么要想重新做一次记忆催眠呢。”

        “我好像丢失了记忆,想找回来。”

        她没直接说白长舟不是凶手的事,傅队长他们那边还在内部调查,知道的人多了她怕引起麻烦。

        陈文光道:“也对,记忆催眠一直是有漏洞的,不能长时间维持。”他沉默了一下,重新开口,“那简小姐什么时候方便,我们约个时间吧?”

        她抿了抿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尽快,陈教授有空的话,我可以来B市……”

        “这样吧,我过两天要到B市出趟差,等我到了之后,联系简小姐。”

        简姝握着电话:“好,谢谢陈教授。”

        陈文光笑:“不必客气,我不是说过吗,简小姐有任何需要帮助,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那到时候见。”

        挂了电话后,陈文光看向窗外高飞的鸟雀,加深了笑意。

        ……

        这通电话打出去后,简姝心里舒服多了,她看了看时间,离傅队长下班还早,便拉着方方去逛街。

        不用多想,又是一通买。

        现在天气已经冷起来了,是时候该买入冬的东西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

        她还是想给傅队长的外公买个小礼物。

        虽然他说他会准备,但毕竟心意不一样。

        她问方方:“给长辈送礼,要送些什么比较好啊?”

        方方想了想,道:“这要看送哪个长辈了,比如我妈的话,她不需要礼物,我把钱给她她就很开心了。”

        简姝闻言顿了一下,眼里有些暗淡,随即重新恢复了笑容:“年纪大一点的长辈。”

        方方拉着她走到了一家卖佛珠的店里:“简姝姐,这个怎么样?老年人都爱戴。”

        简姝看了一会儿,摇头。

        她听说佩戴这些东西很有讲究,还有开光什么的,而且她也不了解这个,万一她选得不好,到时候冲撞了什么就麻烦了。

        简姝正准备离开,旁边就凑了个人过来:“选佛珠呢?”

        “……”

        沈行今天刚好巡视商场,远远就看到了简姝身影,一边暗骂自己没骨气,一边又忍不住跟了上来。

        他扫了一眼:“这么年纪轻轻就潜心向佛了,看来你的情路似乎不太顺利啊。”

        “……”简姝忍住想踹他的冲动,咬着牙道,“我送人的。”

        “送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

        “你不说说怎么知道我不认识?”

        简姝多看了沈行几眼,看的他有什么发怵,“你这是什么眼神?”

        简姝倒也没其他意思,就是看外面还有一群高管等着沈行,一猜就知道这商场肯定是他的,有了他在,她肯定不会被坑:“我送一个长辈,你帮我给他们说说,选一个最好的,等下请你吃饭。”

        沈行挑眉笑了笑:“你倒是会打主意。”他手指在玻璃窗上敲了两下,“说吧,送哪个长辈,我帮你挑。”

        “傅队长的外公。”

        沈行:“……”

        他撑在玻璃窗的胳膊一滑,略一思索,问道,“他寿宴你要去?”

        简姝奇怪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沈行薅了下头发,回避了这个问题:“你别买佛珠了,他家里一大堆,全是比这些成色好的。你要真想送的话……对了,你厨艺怎么样?”

        “饭能煮熟,菜能咽下。”

        “……”沈行默了一阵,“让你做点心看来是有些难为你的,他喜欢喝茶,你随便买点茶叶就行了,反正他什么都不缺,你有一个心意就可以。”

        简姝还是用同样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认识傅队长的外公吗?”

        沈行咳了一声,把视线放到从他进来就已经缩到了角落的方方身上:“那个谁,你过来一下。”

        被点名的方方四下看了看,指着自己:“我?”

        “不然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方方极其不情愿的挪了过去:“沈公子有什么吩咐。”

        “这商场里的东西你随便挑,多少都可以,我送给你。”

        方方:“……”

        简姝:“???”

        这个禽兽想要对方方做些什么!

        同时收到两道防备的目光,沈行侧开视线解释道:“之前我喝醉了酒,她送我回了酒店,当作是谢礼。”

        后面的事,即便他没有提起,可方方依旧涨红了脸,梗着脖子拒绝:“不用了,谢谢沈公子的好意,我不需要!”

        沈行闻言没有再勉强,快速出声:“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逛。”

        “诶,等等……”

        刚才话题被他岔开,等简姝想起问他怎么知道傅队长外公那么多的时候,沈行已经跟着一众高层走远了。

        简姝回过头,看向脸红到脖子根的方方:“你……”

        “什么都没有!简姝姐你不要听他乱说!我送他到酒店立即就离开了!”

        “……”

        好吧,她什么都不问了。

        最后,简姝选了半天的礼物都没有选合适,还是听取了沈行的意见。

        送茶叶本来就是个不会错的选择。

        从商场出来后,简姝见方方有些魂不守舍的,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你怎么了?”

        方方连忙收回思绪:“没……”

        “我这里也没其他事了,等会儿直接去找傅队长,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先走吧。”

        “那我先送你……”

        “不用,有司机呢,你去忙你的。”

        方方可能这时确实有点不在状态,点了点头便没再多留,离开了。

        简姝把买的东西都放在车上,正要走,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把帽子和口罩都拉开一点,看得更清楚了些。

        前面不远处,就是傅队长的妹妹。

        简姝想着,应该过去打个招呼。

        她跟司机说了一声,让他等等,便重新下车了。

        快要走近时,许意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她抱怨道:“蒋叔叔,这些店有些什么好巡的嘛,我今天都看了十几个了,都一样,我求求你,不要再折磨了我好不好?”

        蒋均面不改色:“这是许董事长的吩咐,要小姐尽快熟悉我们在各大商场的店面。”说着,又提醒道,“这还只是起步而已,许氏旗下的商场都还没开始巡。”

        许意:“……”她想去死一死。

        简姝离得不远不近,没听清楚他们具体在谈什么,但看到蒋均时,她想到了许意曾经说起过的蒋叔叔。

        那时候她没有想太多,等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时,有些东西,才要冲出脑海。

        她一开始,以为许意只是凑巧也是姓许。

        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蒋均和许意明显是认识的,而且还走在后面,应该是低一级。

        能比MR总经理都还要高一级的人,在云城没有几个。

        蒋均这人精明,几句话下来,就察觉到有人在他们,随之看了过去,当即就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许意也顺着他的视线偏过头,却没他那么心虚,跟看到了救星似得,跳着上前:“简姝姐姐,你也在这里啊。”

        简姝朝她点了点头,又给蒋均打招呼。

        情势危急,蒋均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简小姐,好巧啊……”

        简姝扯了扯唇,要笑不笑。

        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反倒是许意,完全在状况之外,这会儿正想着怎么逃出去:“蒋叔叔,这是我表哥的女朋友,简姝姐姐,你肯定认识。”又对简姝道,“简姝姐姐,我们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我都快渴死了。”

        蒋均拼命朝她使眼色,奈何许意完全不打算和他目光交接。

        简姝被许意拉着走了两步,脑海里的有根神经,突然断了。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许意应该是许家的人没错了,傅队长又是她表哥,那……

        她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许意问道:“简姝姐姐,你怎么了?”

        简姝抬头看向她:“你知不知道……”

        “那个,许小姐,我突然想起,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走了走了。”蒋均快速上前,拉着许意就往车里走,同时又对简姝道,“简小姐,有点急事,我们再次见。”

        说着,不等简姝回答,不顾许意的挣扎,把人拉走了。

        上车后,许意有些懵:“蒋叔叔,你……”

        蒋均拍了拍脑袋,艰难的解释着:“许小姐,傅少爷交代过,不能让简小姐知道那个代言是他给的。”

        至于这个代言后面牵扯的更多东西,他还不太搞得清状况。

        许意后知后觉的道:“难怪上次我说的时候,表哥总是打断我……”

        过了会儿,她又问,“只是一个代言,应该没什么吧?简姝姐姐会因此生气吗?”

        “我也不知道……”

        不过刚才看简姝的脸色,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许意觉得心里毛毛的,试探着出声:“要不……给表哥打个电话说说?”

        蒋均点头,这个电话肯定是要打的。

        不过是谁来打,就是问题的所在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出手。

        蒋均拍了拍剧烈跳动的胸膛,还心有余悸,清了清嗓子:“许小姐,你输了。”

        许意:“……”

        她拿着电话,磨蹭了半天,才拨了出去:“表哥……我有件事跟你说,你别骂我……”

        电话那头,男人声音冷冷淡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