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84章 忏悔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第184章 忏悔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天亮后,白长舟以及所有证据被移送检察院,等待开庭判决。

        整个过程中,他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平静淡然。

        白长舟被押出去的时候,傅时凛看着他的背影,眉头微蹙。

        周进问道:“傅队,怎么了?”

        “没什么。”

        有一个点,也是最关键的点,他一直没想明白。

        案发时,他一直在国外,有出入境记录可以证明。

        虽然在密室里,发现了详细的作案过程。

        但却始终没有具体交代时间是如何运用的,这其中的细节,可能只有白长舟本人才知道。

        上车之前,白长舟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简姝,神色有些莫测不明。

        简姝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收紧。

        傅时凛牵住她:“回家吧。”

        远处,阳光明亮的刺眼。

        简姝收回视线,她总感觉白长舟刚才的那个眼神,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她说。

        而且莫名的熟悉,好像在哪里,也是这双眼,同样的讳莫如深,欲言又止。

        可她想不到,也想不起来了。

        她抱住傅时凛的胳膊,小脸仰起,扯出一个笑:“先去吃早饭吧。”

        很快,记者们也得到了消息,纷纷堵在警察局和检察院的门口。

        下午时分,叶常林接受了采访。

        说“十年前铁链连环凶杀案”的凶手确已落网,证据确凿,检方已经提起了诉讼,一个星期后开庭。

        这个消息出来后,全网沸腾。

        “终于抓住这个杀人狂魔了,请求立即除以死刑!”

        “还真是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啊,那些女孩子受害的时候都还那么年轻,他到底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凶手竟然还是云城大学的犯罪心理学教授?我的天,那他每天上课,是在分享自己的犯罪经验吗!”

        “我上过他的课,而且他还给我们讲过‘铁链连环凶杀案’,他不就是在炫耀他有多厉害吗,连警察都抓不住他,一想起就觉得毛骨悚然!天呐,那时候活下来的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

        “他长的就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哪里知道背地里心肝都烂坏了,万人血书请求执行死刑!”

        “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白教授竟然会是凶手,跟我们平时所认识的那个白教授,还是一个人吗?”

        “朋友,节哀顺变,这种人向来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

        ……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好像是《目击证人》首映啊?我记得电影好像就是根据这个案子改编的。”

        “对对对,我正想说!我凌晨就看了,《目击证人》简直是个神奇剧组,他们在拍电影的时候,谁又能想到有朝一日能真正抓到凶手呢,可刚巧首映这天,凶手就落网了!”

        “可能冥冥中自有安排吧,这逼坏的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因为白长舟的落网,《目击证人》再次登上热搜榜首。

        可剧方却没有因此炒作,只是发文沉痛悼念在当年的事件中,遇害的那些女孩。

        简姝微博转发了这条文章,却一个字都没说。

        她想说的,可能永远都无法表达出来。

        审判的那天,简姝和傅时凛都去了。

        她坐在最后一排,看着白长舟坐在被告席。

        他已经换上了狱服,下巴有浅浅的胡渣,不复以往风度翩翩的模样。

        右手手掌的伤没有再被处理过,白色的纱布泛黄,纱布上的血迹泥污干涸。

        整个审判过程中,他依旧没开口。

        似乎面对已知的死亡,并不恐惧,也并不挣扎。

        从被捕到现在,他甚至没有提出找律师。

        好像只是在等待最终的结果,属于他的结果。

        当审判长宣判,判处死刑,一个月后执行时,简姝感觉心底的某处颤了颤,却又很快归于平静。

        明明他已经得到了他该有的惩罚,可她总觉得,好像不该是这样的。

        但心底的那一点奇怪的想法,却又始终抓不住。

        傅时凛始终看着白长舟,他依旧维持着原由的姿势坐在那里,宣判死刑后,他脸上反而出现了一丝释怀,轻轻抚摸着左手的婚戒。

        不对。

        傅时凛皱了皱眉,突然想起,在东山区挖出来的那个皮箱里,照片被裁过,意味着少了什么东西。

        白长舟家密室里摆放的那些相框,全是正方形的。

        如果两个人拍照,照片有横竖很正常。

        可那些照片,尺寸不对。

        傅时凛眸色一冷,快速起身。

        简姝看向他:“怎么了?”

        “我去个地方,一会儿孟远送你回去。”

        简姝点了点头:“你忙吧,我等会儿这里结束了,要回公司一趟,完了给你打电话。”

        “好。”

        傅时凛说完后,大步离开。

        白长舟家已经被封锁,检方来二搜过,东西被杂乱扔在地上,铺了满屋。

        一股烧焦的味道从书房传来。

        里面一片狼藉,灰烬漫漫。

        这时候,巡警见门开着,走了进来:“你是?”

        傅时凛拿出证件。

        巡警立即敬了一个礼:“傅队,今天凶手不是已经被判死刑了吗,还有什么需要调查的吗?”

        傅时凛冷声问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巡警看了一眼书房:“哦,昨天半夜,突然起了一场火,好在只烧了那一个房间,我们把火扑灭后,看到地上有打翻的酒精瓶子,应该是昨天保姆来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弄洒的……”

        “收拾东西?”

        “对,她说她有点东西忘拿了,我们就让她进来了。”

        傅时凛紧抿着唇,走进了书房,不只是书房,整个密室都被烧了,什么东西都不剩。

        巡警不放心的跟了进来:“傅队,有哪里不对劲吗?”

        “保姆之前回来过么。”

        “没有,就昨天。”巡警回想着,“应该都是晚上十点左右了,她说她今天要回老家,收拾的行李的时候才发现有东西落这里了就回来拿。”

        “火是什么时候烧起来的?”

        “等我们发现的时候,都已经一点了,应该是十二点后开始烧的。”

        这不是意外,而是有预谋的纵火。

        偏偏是今天,偏偏是白长舟宣布死刑的今天。

        傅时凛迅速转身离开,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立即查白长舟保姆的家庭住址,她本人及父母兄妹丈夫子女所有户头,最近有没有大笔款项汇入。”

        一切都太巧了。

        从保姆报案开始,再到他们来搜查,所有的证据都像是整理好了摆在那里让他们发现。

        白长舟固然有很大的嫌疑,但越是这样,越绝对不会犯这种把受害人照片放在书架上的低级错误。

        他们都错了。

        ……

        法院门口。

        除了被害人的家属以外,还聚集了很多人和记者。

        一见白长舟铐着手铐被带出来,都纷纷涌了上去。

        有一个五十左右,头发花白的中年女人死死拉住他的胳膊,眼睛通红:“你这个魔鬼,我女儿她还那么小,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白长舟垂下眼睛,情绪不明。

        此时,有不少东西砸过来:“去死吧,你这种人活在世上就是垃圾!”

        “死刑都是便宜他了,他这种人就该被五马分尸!”

        “你死了都不会有人给你收尸!报应,这都是报应!你活该!”

        面对各种辱骂,以及砸过来的东西,白长舟始终不躲不避。

        两个警察带着他往前走,穿过了人群,走到车前。

        简姝站在旁边,静静看着他。

        他这一走,可能下次听到他的消息时,就是执行死刑的那天。

        孟远跟押解白长舟的两个警察打了声招呼,他们三个都走开了一点。

        简姝问:“为什么?”

        白长舟停顿了一会儿才笑道:“这应该是你这短时间以来,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

        他的声音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话的缘故,嘶哑残缺。

        简姝重复问道:“为什么?”

        白长舟笑:“已经结案了,再说那些没有任何意义。”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除去前不久秦可可弟弟攻击她的那次,还有几个月以前,在剧组外,她差点被车撞。

        都是他救了她。

        如果他想要灭口的话,这两次不用动手,都是最好的机会。

        白长舟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赎罪吧。”

        “你真的忏悔了吗。”

        “忏悔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简姝没有什么想问他的了,转身离开。

        她刚走两步,白长舟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简小姐,凡事都多加小心。”

        简姝猛地回过头。

        白长舟已经弯身上车。

        孟远走了过来:“他最后跟你说什么了?”

        简姝觉得脑子有些乱,喃喃道:“也没什么,他让我多小心……”

        “还有什么能比他更危险?”

        简姝轻轻开口:“走吧。”

        进监狱时,需要取下身上所有东西。

        白长舟在原地伫立了许久,缓缓摘了左手的婚戒放进盒子里。

        如同放下了一生的重担。

        ……

        从公司出来以后,简姝接到了顾昭的电话。

        电话通了,他却迟迟没有说话,隔了很久才道:“小姝,想去见见爸妈么?”

        简姝闭了闭眼,嗓音有些干:“好。”

        这是父母去世后,简姝第一次来他们的墓地。

        当初葬礼是父母朋友帮忙办的,葬礼结束后,简姝把存折里所有的钱取出来给他们,他们只要了一半。

        剩下的那些钱,就是她念书的学费和生活费。

        天空飘着细密的小雨,整个墓地灰青一片,雾霭沉沉。

        简姝站在站在父母的墓碑前,看着上面的照片,心像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样,生疼的厉害。

        顾昭只知道她曾经被凶手带走,父母在找她的途中出车祸身亡。

        但不知道,她那天是因为出去找他。

        这个就当作是秘密,永远藏在心底吧。

        顾昭撑着伞,站在她身侧:“小姝,凶手已经落网,他们可以安息了,你也不用再自责。”

        尽管简姝紧紧咬住唇,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她转过身,头抵在顾昭肩膀上,终于放声大哭。

        就像是小时候做错了事,被父母责罚,可以依靠着他,不用顾忌任何哭泣一样。

        顾昭抚着她的背,喉结滚动:“小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简姝哭的失声,像是小孩一样抓住他的衣袖:“可他们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还有我。”顾昭抱住她,“小姝,我会一直陪着你,永远都不会离开。”

        把简姝送回家后,顾昭直接去了公司。

        秘书上来道:“顾总,许董让你今晚去一趟会所。”

        顾昭揉了揉眉心:“他有说是什么事吗?”

        “他没具体说,但我听说,过几天就是许老爷子的七十大寿,应该是为这件事……”

        上次东山区停工,导致后面的项目无法按时进行,许远征发了很大的火,这段时间都没再找他。

        这次许老爷子大寿,很多人都会去,许远征可能是想借此机会,让更多人知道他的存在。

        顾昭脚步顿了一下:“沈行最近还每天都在拳击俱乐部?”

        “这倒没有,开始回公司打理业务了。”

        “他没去找简姝了么。”

        “应该没……”

        顾昭脸色冷沉,进了办公室。

        ……

        傅时凛打开门的时候,简姝正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出神。

        听到声音,她连忙站了起来,朝他露出一个笑容:“傅队长,你回来了,我叫了外卖,热热就可以吃了。”

        傅时凛大步走近,将她抱在怀里。

        简姝嘴角的笑慢慢收起,小脸埋在他胸膛里,声音闷闷的:“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应该是开心的,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无法放松下来……我今天去墓地看了我父母,他们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像以前那样……我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们了,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她昏昏沉沉的说了一长串,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傅时凛吻着她冰凉的唇瓣,低低道:“想哭就哭出来。”

        简姝眼眶很红,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哽咽出声:“傅队长,有时候我真的好恨我自己,为什么那天要那么冲动,如果我能听他们的话,一切都就都不会发生了,他们会好好的活着……都是因为我……都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