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82章 要我和你一起洗?

第182章 要我和你一起洗?

        简姝本来想给方方发个短信就走的,但是想了想好像又不是太好,还是应该回去给导演打个招呼。

        她收起手机,刚准备走,就被拉了回来。

        傅时凛低笑出声:“口红花了。”

        简姝下意识摸了摸,拿出镜子看了一眼,用湿纸巾擦着,擦完之后,又踮起脚给他擦:“你也有。”

        清理完之后,重新补了口红,把衣服还给他:“那我先进去了,你等等再进去。”

        “好。”

        简姝走后,傅时凛点了一支烟,冷峻的五官隐匿在夜色里,只有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

        这时候,沈行走了过来,站在他旁边:“我不是输给了你,而是输给了她。”

        输给了简姝对他的感情。

        傅时凛神情淡淡,掸了掸烟灰:“都一样。”

        “看样子,你应该还没告诉她?”

        他去查过,他哥,季承北,周豫南,陈斯,几个人从小就喜欢往许家跑。

        最开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某个聚会上,听到许意提起她表哥。

        那时他才恍然大悟,许家老爷子,还有一个女儿。

        只不过远遁红尘已久。

        所以才逐渐被遗忘。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傅时凛就是许老爷子的外孙。

        那和顾昭的关系,也就显而易见了。

        顾昭一直看不上的穷警察,竟然是他梦寐已久想进的许家的正统继承人,想想都觉得可笑。

        傅时凛轻轻抬眼,嗓音偏寒:“这是我的事。”

        沈行举起手,挑了下眉:“我知道,我也没打算管这件事,你们的关系说起来又与我何干呢,我只是觉得顾昭知道后,表情一定会很精彩,至于简姝嘛……”

        傅时凛没再理他,碾灭烟头离开。

        沈行靠在栏杆上,看着沉寂的夜空,眸色是暗淡的。

        不远处,方方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抓了抓头发,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

        傅时凛刚走到大厅,孟远就冲了出来:“傅队,刚才派出所的人给我打电话,之前在酒店楼下行凶的那个小子跑了。”

        男人神色骤冷:“简姝呢?”

        “刚才已经走了,我正要下去找她。”

        ……

        简姝站在酒店外面,这时候粉丝已经都走了,只有偶尔路过的行人。

        她看了看时间,脚尖踢着面前的小石头。

        一阵冷风吹来,她缩了下脖子,刚拿出手机准备玩会儿小游戏的时候,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简姝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等脚步声靠近,她迅速转身。

        对方似乎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快反应,手上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秒后,用更重的力道袭了过来。

        简姝认出他就是之前在电影院和酒店门口攻击她的那个年轻男人,她穿着高跟鞋和裙子,即便是察觉到危险,可动作没有那么利落,往旁边躲得同时,踉跄了一步。

        眼看着他手就要伸到她脸上,一只手突然挡在她面前。

        下一秒,简姝脸上就被沾上了温热的液体。

        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与此同时,年轻男人也在瞬间被制服,被死死压在了地上,藏在袖子里的匕首也被夺去。

        简姝看着眼前的人,完全愣住了。

        他怎么会……

        白长舟收回手,声音依旧温和:“简小姐,你没事吧?”

        简姝的视线下意识落到他受伤的那只手上,鲜血几乎模糊了整个手掌,滴答滴答的落到地面,汇聚了一小摊。

        傅时凛大步走了过来把人抱到怀里,身上冷寒的气息才有所融化,他低低问着:“有哪里受伤吗?”

        “我没事……”

        白长舟在一旁道:“简小姐应该只是被吓到了,没有大碍。”

        傅时凛稍稍松开她,转头看向白长舟,对赶来的孟远道:“给白教授伤口止血,再送他去医院。”

        孟远都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喘着气开口:“白教授跟我来吧……”

        “麻烦了。”

        白长舟朝傅时凛和简姝点头致意后,拖着那只受伤的手随孟远离开。

        等他们走远后,制服年轻男人的警察才起身:“傅队。”

        “怎么回事。”

        这个警察是三队的,一直负责跟白长舟,今天见他靠近简姝,本来以为他要做什么,快速赶了上来,等近了才发现,真正有危险的是简姝后面的那个男人。

        简姝拉着傅时凛衣袖,小声道:“是白长舟救了我。”

        如果不是他替她挡了拿一下,那刀子就是划在她脸上。

        警察跟着点头。

        傅时凛抿着唇,音线冷冽:“先把人带回去审,看紧点。”

        “是。”

        傅时凛转身,拿出纸巾给简姝擦拭溅到脸上的血迹:“没事了,别怕。”

        简姝抬头,怔怔道:“他为什么要救我?”

        她知道那个年轻男人下手有多重,应该几乎刺穿了他的手掌。

        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白长舟应该是丧心病狂麻木不仁的杀人恶魔才对,为什么要救她?

        傅时凛把她抱在怀里,低声哄慰着:“没事了,简姝,没人再能伤害你。”

        隔了一瞬,简姝才道:“我们回家吧。”

        “好。”

        车给孟远送白长舟去医院里,傅时凛把外套脱下盖在简姝身上,打了一辆车。

        等回到她家,已经是晚上十点。

        傅时凛揉了揉她的头发:“乖,先去洗个热水澡,我去给你弄东西吃。”

        简姝拉着他的手,摇头。

        傅时凛轻笑了声,嗓音低沉磁性:“要我和你一起洗?”

        “……”简姝脸红了红,“你成天想些什么呢,我是说,等会儿不是要出去看首映第一场吗,我们出去吃。”

        “那你想吃什么?”

        简姝踮起脚,一口咬在他下巴上,眨着眼睛:“你。”

        傅时凛黑眸沉了下去,幽深一片。

        偏偏始作俑者在说完后,就快速从他怀里溜了出来,跑到浴室门口才回头喊道:“傅队长,我先去洗澡了,洗完澡我们就出去。”

        傅时凛:“……”

        男人舔了舔薄唇,低头看了眼气血翻涌不止的地方,迈动长腿走了过去。

        简姝裙子已经脱到一半,露出光洁细嫩的背部。

        她听见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讶然问着:“你怎么进来了?”

        傅时凛把她困在墙壁与身体之间,低头咬着她的耳垂,嗓音暗哑:“一起洗。”

        “啊……不行!”简姝言辞拒绝他,“等会儿时间来不及了,说好要看第一场的。”

        “来得及。”

        傅时凛吻着她耳后,长指将她剩下的裙子剥落。

        简姝气的咬他,来得及才怪,他平均每次都是一个小时左右,就算是只做一次,等会儿还要吃东西,再去影院,肯定赶不上十二点。

        傅时凛打开花洒,热水潺潺流下。

        他抬高简姝一条腿,缓缓进入,薄唇贴在她耳廓:“你配合我一点,很快结束。”

        简姝眼睛已经被氤氲的雾气湿润,音调软软的:“怎……怎么配合?”

        ……

        事后,简姝完全不愿意去想到底是怎么配合的他。

        说是很快,也要了半个小时。

        从浴室出来,她匆匆擦了擦头发,就去换衣服了。

        最近的温度已经比较低了,而且又是晚上,比白天更冷了一些。

        简姝上次买的情侣装终于派上用场,她自己换好,又把另外一件放在了床上:“傅队长,你记得穿那件衣服,我去吹头发了。”

        傅时凛看着床上那件衣服,唇角勾起。

        进浴室之前,简姝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

        啊啊啊,要来不及了!

        她又要吹头发,又要擦脸,一时有些手忙脚乱。

        很快,傅时凛出现在她身后,从她手里接过吹风:“你弄你的,我来吹。”

        简姝解放了双手,专心擦脸。

        她也没化妆,就是擦了点保湿的水乳。

        简姝从镜子里看着这一幕,男人身形高大挺拔,五官冷峻,此时却温柔专注的给她吹头发,唇角不自觉扬起,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他们还穿着情侣衣服。

        对了!

        简姝拿起放在盥洗台上的手表给自己戴上,又把他左手拉到身前,给他戴上。

        她的头发也被吹的半干了。

        简姝道:“好了,就这样吧,我们该走了。”

        傅时凛左手撑在她身侧的台面上,把她困在怀里,右手继续给她吹着:“吹干,这样会感冒。”

        “可是时间没剩多少了……”

        “随便吃点就行。”

        简姝鼓了鼓嘴:“那好吧。”

        又等了五分钟,傅时凛才放开她。

        出门时,简姝拿了顶鸭舌帽戴上,挽住他的手臂,喜滋滋的开口:“走吧。”

        好在附近就有一家电影院,走十多分钟就能到。

        这条街上小吃也多,简姝几乎是一边走一边吃,觉得好吃的不辣的,就转过头塞到傅时凛嘴里:“傅队长你尝尝这个,好好吃。”

        每一样她都尝了一口,剩下的,几乎是傅时凛吃完的。

        她在买关东煮的时候,傅时凛去给她买水,卖关东煮的阿姨一脸羡慕:“你和你老公可真恩爱。”

        简姝耳朵有些烫,小声道:“他还不是我老公……”

        “不是?看你们这相处模式,我还以为是老夫老妻了呢,他看你的眼神里全是爱,不是也总会是的。”

        简姝抿起唇笑了笑:“谢谢。”

        很快,傅时凛回来,把买来的水拧开递给她:“吃饱了么,电影快开始了。”

        简姝喝了一口水:“饱了饱了,快走吧。”

        他们到电影院时,电影还有五分钟开场。

        时间刚好来得及。

        因为是凌晨,又是首映,情侣厅还没有放位置出来,他们坐的是普通厅。

        买的后排一点的位置。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人,都是结伴来看首映的。

        放映厅的灯光偏暗,简姝又戴着帽子,也不担心会被发现。

        电影开始后,简姝靠在傅时凛肩膀上,专心的看着。

        傅时凛低声问她:“要喝水么?”

        简姝摇头:“我现在不渴。”

        他把水拿走,放到另一边,光明正大的扣住她细长的手指。

        简姝笑容扩大,脑袋在他肩上蹭了蹭,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着。

        稍作交代后,电影的剧情很快走向正轨,从女主人公被凶手抓走开始,便一环扣一环,险象跌生。

        再到简姝饰演的女二号为了案情回忆当年案发时的细节,到了衣柜的那个场景凶手出现时,前面几个女生都被吓得叫了出声。

        简姝手发凉,掌心里是一层薄薄的汗。

        傅时凛扣住她的手紧了紧。

        简姝调整了一下呼吸,慢慢放松。

        电影到最后,凶手被抓到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灯光亮起时,前面几个女生讨论道:“幸好抓到凶手了,那个凶手不是人,那些女孩子都做错了什么?真的太可怜了。”

        “对啊,最可怕的是,这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而且到现在都没有抓到凶手。”

        “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我的天呐,我还以为只是电影呢!”

        “这个案子当年轰动一时,我都是我妈妈给我讲的,不然我也不知道,听说前段时间B市那个杀人案,就是模仿这个,不过好在B市的凶手畏罪自杀了。”

        “真的希望这个案子的凶手能被抓到,给那些无辜死去的女孩们一个交代。”

        有人答:“一定能抓到的。”

        是啊,一定能抓到的。

        等他们都走了之后,简姝和傅时凛才从位置上起身。

        这个地方离警局只有一条街的距离。

        傅时凛道:“先去看看再回家?”

        那个年轻男人的审讯结果,应该出来了。

        简姝点头:“天气这么冷,要不要给他们买一点热的宵夜过去啊。”

        “可以,我去买。”

        警局里,周进和几个队员正在加班,也有点饿了,正打算出去吃点东西,就见门口出现两道身影。

        傅时凛把东西放在桌上:“吃了再继续。”

        周进眼睛都亮了,高兴的搓着手,对简姝道:“嫂子,你简直是我亲嫂子,以前没有你,傅队哪里能想到在我们加班时,还带着宵夜过来看我们。真应了那句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傅时凛:“……”